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北京大觉寺藏清代木刻书板概述
发布时间: 2020/3/14日    【字体:
作者:宣立品
关键词:  北京大觉寺 清代木刻书板  
 
 
位于北京西山的大觉寺,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禅宗寺院。该寺历辽、金、元、明、清五代至今,在世事沧桑的变幻和岁月风雨的消磨中,虽几经兴圮,仍完整地保留了殿堂、禅房、佛塔等古代建筑,并藏有各类文物千余件。在这些文物中,应重点提到的是寺存的一批佛教木刻书板,其文献价值,在目前所发现的佛教文物中较为罕见。更值得一提的是,其中部分木刻书板,还曾经与清代“龙藏”,即乾隆版大藏经结下因缘,被雍正帝御批“辑入经藏”;却又因种种原因而被查抄,以至它最终与“龙藏”擦身而过。这批书板本该是被毁弃的,却被大觉寺清代高僧不顾风险代代相传保存了下来。如今,就让我们翻开这些书板,来了解一下它们真实的历史风貌。
 
一、大觉寺藏清代木刻书板概况
 
大觉寺所藏佛教书板计有519块,梨木质,片状。内容均为佛教典籍,共8种,大体可分为内典、外集两类。其中内典为清代高僧语录,5种,分别为《宗鉴语要》、《宗鉴指要》、《集云百问》、《佛泉安禅师语录》、《月天宽禅师语录》;外集为当时增削编纂的佛教旧籍,3种,分别为《是名正句》、《宗鉴法林》、《杂毒海》,包括了中国佛教禅宗六祖慧能而下,以南岳系临济宗为主线的禅宗师徒上堂、小参、普说、垂示、垂代、勘辨、对机、偈颂、颂古、拈古,以及行状、遗诫、遗表、奏对、请疏、塔铭、赞语、序跋、祭文等,约25万言,是反映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禅宗思想、研究清代佛教历史的重要典籍。
 
二、大觉寺藏清代木刻书板外集与内典
 
(一)外集
 
《是名正句》
 
现大觉寺存《是名正句》书板45块,序言部分散佚。半页10行,行20字,四周双边,白口。凡8卷,每卷题下署“宗鉴堂编”。今国家图书馆藏有据此书板刷印的线装本一部,正文前保存了编撰者迦陵的序言,其中记述该书收录内容与编纂缘起:
 
“因驱古人而就今人,集宗鉴法林七十二卷,得公案二千七百二十三则,各有拈颂,列次其下,亦欲使学者知所趋向,去其习染,行之海内,然虑挟袱担囊之徒,或苦其繁重,复就旧本拈颂中集,其不落情见者亦非情见可凑,自者汇为一帙,共得八卷,题曰“是名正句”,盖窃取诸岩头云。斯役也,岂余之得已而不欲已哉!知我罪我,是在后之览是集者。”
 
国家图书馆藏《是名正句》一书,除钤有“北京图书馆藏”印章外,在《序》的落款“京西大觉山佛泉寺性音撰”之后,还钤有“性音之印”、“迦陵”二枚印章,这是目前我们已知古籍善本中留下的关于迦陵性音的难得印记,说明此部著作在雕版之后即已印刷,流传于世。
 
《宗鉴法林》
 
大觉寺所存迦陵编《宗鉴法林》书板计226块(间有残佚),版式、规格均与《是名正句》相同,只是在中缝上部镌有“支那撰述”字样。此书凡72 卷,每卷卷首题下署款“集云堂编”,可知系重新编讫于当时京师雍亲王藩邸的集云堂。此书广泛搜录历代诸师之古则、公案、拈颂,计2720条。其所列顺序为:世尊、诸经、应化圣贤、西天祖师、东土祖师、旁出诸祖、未详法嗣者、自大鉴下一世至青原及南岳下三十七世、嗣法未详之尊宿等。又因康熙五十一年(1712)春,于塞北之法林寺会集编书,至五十三年(1714)夏,镌板完工于京师柏林院之宗鉴堂,故题名曰《宗鉴法林》。
 
 
据国家图书馆藏康熙五十七年(1718)刻经山藏本《宗鉴法林》记载:“宗鉴法林贰版,一存京都敕建柏林禅寺,一存浙江杭州敕建理安禅寺。”大觉寺之书板,应为迦陵性音由柏林寺转至西山大觉寺入主方丈时随行带至该寺。民国十八年(1929),胡改庵居士曾出资对已佚和残裂书板进行添补和修刻,并印制了一百部流布世间。在补刻本中,胡氏作《补刻宗鉴法林序》,专议迦陵高行与该书价值,当时的北平西山大觉寺主持福振,在前言中详述了这次补刻的缘起:“中华民国十八年春,黄陂胡改庵居士为其亡夫人盱眙吴慧娴女居士补刻《宗鉴法林》,计添新板四十二块, 修补板七十八块, 共字二万五千四百五十八个,先后用银二百元。请由退院方宗和尚董其事。当斯宗风不振之秋,得此慷慨布施之举,甚盛事也。板藏本刹,愿十方缁素广为印刷,以资宏扬,庶吾宗有中兴之望焉。补刻既成,欢喜赞叹,用识数言以垂纪念云尔。”
 
另外,国家图书馆还保留着民国三十年(1941)十一月王访渔《宗鉴法林校勘表》一份,他在前面的识语中说:“宗鉴法林有南北二本,资福、柏林二寺所藏者皆为北本,而拈花寺则为南本。河北董伯因先生依据南本乃发现下列各种之错误,作成勘误表数页,承嘱在馆藏本上亦加改正,余爰特照录一道附诸书端,以备后阅者之助。”目前已知《宗鉴法林》有以下4种藏本:一是康熙五十七年(1718)善本;二是康熙五十七年微缩制品;三是民国十四年(1925)《大日本续藏经》收录本;四是民国十八年补刻刊印本。以上4 种藏本均现藏于国家图书馆。其中除第三种的底本为“南本”——即理安寺刻本外,其余3 种均为现藏板于北京西山大觉寺的“北本”。
 
《杂毒海》
 
大觉寺现存《杂毒海》书板计60块,凡8卷,略有残佚,板式、规格一如上文所记之《是名正句》。卷首题下署“京都佛泉嗣祖沙门性音重编”,可知系性音入主大觉寺方丈后,在理安寺本基础上重新编就的“北本”。《杂毒海》又名《禅宗杂毒海》、《大慧禅师禅宗杂毒海》、《大慧普觉禅师语录》。宋代法宏、道谦等编录,绍兴元年(1131)刊行。曾收在《万续藏》第114册、《禅宗全书》第93册。宋代禅宗名师大慧宗杲迁化后,最庵道印将参禅居士追忆记、方外道友赞、佛祖赞等,以及法宏、道谦所编之大慧在洋屿庵所提唱之先德机缘法句与对参学者之开示,辑录成册,而成此书。书名中之“杂毒海”3字,系自大慧所述“参禅不得,多是杂毒入心”之句而来。明代洪武初年,龙山仲猷祖阐(号归庵)鉴于此录颇多误舛,故删其繁冗,摭其精要,并广搜诸师之偈颂,分类增编为10卷本。内容包括佛诞、成道、初祖、众赞等30余项,732首。清代顺治十一年(1654),南涧行悦复增补为870余首。康熙五十三年(1714)六月,迦陵性音将10卷本重编为8卷本。内容依次为佛赞(收诸尊宿之佛祖赞、自赞等)、杂赞(收礼祖像、礼祖塔、示徒、赠别等)、投机(收诸尊宿之投机偈、留赠之偈颂等)、钞化(收依托事物提撕宗乘的偈赞)、杂偈、道号、山居等,并附有普明之牧牛十颂、梁山之牧牛十颂。《万续藏》收录的《杂毒海》有题记曰:“康熙甲午夏六月古柏林寺沙门性音叙”、“京都柏林嗣祖沙门性音重编”;而《四库未收书辑刊》中收录的《杂毒海》及大觉寺寺藏经板内则记为:“康熙辛丑夏五月大觉山佛泉寺沙门性音叙”、“京都佛泉嗣祖沙门性音重编”。康熙甲午当为康熙五十三年(1714),而康熙辛丑则为康熙六十年(1721)。今综合零星记载推测,康熙甲午年间,性音主京都柏林寺方丈,而康熙辛丑年则主京都佛泉寺方丈,大觉山佛泉寺即今之大觉寺。据大觉寺内雍亲王亲撰《送迦陵禅师安大觉方丈碑记》,可知康熙五十九年(1720)迦陵性音在和硕雍亲王胤的力荐下入主大觉寺方丈,康熙辛丑版《杂毒海》为性音被派往大觉寺主方丈后重新雕版而成,2000年辑录的《四库未收书辑刊》则依据大觉寺经板印刷版收录。《四库未收书辑刊》依据《四库未收书分类目录》收集整理而成。《四库未收书分类目录》主要收录清乾隆时四库馆臣未见和清乾隆以后至清末问世的书籍,几乎网罗了当时存世的《四库全书》以外的优秀典籍。20世纪20年代末,30余位国学大师开拟了一串有2万余条目录的书目,名曰《四库未收书分类目录》,试图补《四库全书》之未备,并将“四库学”发扬光大,《杂毒海》即被收录于内,这进一步肯定了该书佛教经典的地位。经比对分析,《四库未收书辑刊》内所收《杂毒海》确与大觉寺寺藏经板为同一版本。略感遗憾的是,《四库未收书辑刊》内收录的《杂毒海》独第6卷第4页缺失一页,而又值得庆幸的是,缺失之页在大觉寺寺藏经板中完好保存,倘日后《四库未收书辑刊》再版,则可据之补齐。
 
(二)内典
 
《宗鉴语要》与《宗鉴指要》大觉寺藏《宗鉴语要》书板38块,板式、规格一如《杂毒海》。凡2卷,上卷完整,下卷缺4页。卷首题下署“侍者如编”。内容为迦陵禅师语录,其中记禅师来京缘起、大觉寺开堂演法及同雍亲王辩谈的部分,价值尤高。书尾附雍亲王法语一则。本书刊于康熙末年,是研究迦陵佛学思想及与雍正皇帝关系的重要文字。《宗鉴指要》现有书板18块,缺佚3块。凡1卷,版式、规格与《宗鉴语要》同,亦应是康熙末年刊于京西大觉寺。此书为语录体,记述迦陵之言行。书正文前有序,署“东瓯仙严法弟佛鉴拜撰”。佛鉴在序言中叙述了该书撰写刊印缘起,盛赞迦陵眼明识卓:
 
“鉴癸巳岁(康熙五十二年)卸仙严院,欲蹈无著之故辙。因过柏林,每于捶拂之下,不独耸耳,且乃惊心,遂依无载,领首众事。乙未(康熙五十四年)冬,众请普说,竟若决江河而莫之御,无一处不发人之未发,无一句不闻人之未闻,会下五六千指,皆恍然自失,无不欢喜踊跃。然泽宜于普,法宜于遍,鉴恐穷隅僻壤耳目所不及者,错过甚多。是请而梓之,必有会心于千里外亦如鉴之惊心耸耳者矣。”
 
《集云百问》
 
大觉寺存《集云百问》书板13块,板心高20厘米,宽30厘米,半页9行,满行18字,单鱼尾。凡1卷,计25个半页,署款“集云堂编”。书板保存完整,无缺佚,但字形竖长略小,雕制粗率,部分字句受损模糊。此书用问答体阐发禅宗义理,多机锋之句。正文前有《集云堂百问叙》,述编纂缘起:
 
“余于问寝视膳之余,尝栖心内典, 巨岳虽不克尽其峰峦,汪洋渤海,亦稍得窥其涯际,予生太平无象之秋,恰遇佛日增辉之候,因将宗门语句叠成百问,集作一编,每怀道旷无涯,非敢一言金石之意,实为逢人,不尽庶几百城烟水之思。惟冀大方宗匠耆德宿学,少随时宜,不吝珠玉,拈颂机言,惠而教我,非惟光生梨枣,亦开将来人天正眼,慧炬千古矣!癸巳万寿日。”
 
据文中叙述语气,作者应为尚在藩邸的皇四子雍亲王胤。编写《集云百问》的胤,便是后来做了清朝第四任皇帝的雍正帝。与此前中国历代的封建帝王相比,雍正帝崇信佛教的程度,似乎更为彻底、更为深入。雍正帝一生参究佛理,佛学方面的著述可谓宏富,如《当今法会》、《经海一滴》、《宗镜大纲》、《大觉禅师录》、《圆明语录》、《拣魔辨异录》、《悦心集》、《破尘居士语录》、《御选语录》等。大觉寺藏的《集云百问》,是雍正帝早期的一部佛教著作。该书后来未编入1738 年刊行的《乾隆版大藏经》内,所以,现在大觉寺的书板,也许是存世的孤品,极应珍视。
 
《佛泉安禅师语录》
 
现寺存《佛泉安禅师语录》(包括《后录》)计有书板93块,每块板框高20厘米,宽30厘米。半页10行,行20字。白口,中缝上部镌有“支那撰述”字样,四周双边。分两部分,一题为《佛泉安禅师语录》,一题为《佛泉安禅师后录》,此书镌刻于乾隆六年(1741)春。《语录》共6卷,嗣法门人际机等编第1、4卷,际宽等编第2、5卷,际寰等编第3、6卷。《后录》4卷,嗣法门人际融、际太等编第1卷,嗣法门人际善、际存编第2卷,门人际有、际寰编第4卷,第3卷因卷首缺失,编者无考。实有经板34块。第4卷结尾处撰有佛泉禅师行状,因卷尾缺失,故只余一句:“师讳安,号佛泉,楚之湖北安陆府景陵县张氏子。”
 
《佛泉安禅师语录》正文前,有署名“古吴查行者元昭氏”撰写的序言,序言中称:“今我佛泉大和尚具笃实之性,生秉冰霜之操守,未入归宗之门,已如临济之在。黄檗位下三年,行业纯一,暨受迦老人付嘱之后,潜心苦志,参则真参,悟则真悟,修则真修,真云居所谓行之之人,而余所谓行而后能言之人也。及乎老人辞世,佛公奉其灵龛,建塔于京畿西山大觉寺之傍。庐墓而兼主席,一瓢自爱,足不入城者十有余年。凡城中之学士大夫慕佛公之名而求一见者,山城迢递,邈不可得,盖其真实践履,能令人一望而生欢喜心。而出一言吐一气,亦使人当下知归。噫!不意际此佛法陵夷之日,而得我佛泉和尚之笃行,君子哉!”
 
佛泉禅师是清代传临济正宗第三十四世传人迦陵的嗣法弟子,清代中早期著名禅僧。雍正四年迦陵示寂后,佛泉继任京西大觉寺方丈,成为传临济正宗第三十五世传人。乾隆九年(1744)冬,佛泉示寂,其灵塔立于北京西山大觉寺之南塔院,其碑铭云:“传临济正宗三十五世佛泉安和尚塔”。佛泉性情笃实,潜心佛理,参悟甚深,其语录便是其研修悟证的结晶。此书目前未见有印本传世,因此书板得以保留至今,可称幸存。
 
《月天宽禅师语录》
 
大觉寺藏《月天宽禅师语录》书板19块,其版式、规格一如《佛泉安禅师语录》。此书分上、下两卷,今佚散过甚,缺失16块。卷内有“嗣法弟子了睿等同诸昆仲敬述”字样。月天禅师是清代著名僧人, 雍正十二年(1734)至京西大觉寺参礼佛泉禅师,因其深明大法而得继佛泉禅师衣钵。清乾隆九年(1744)佛泉示寂,月天禅师奉庄亲王命继任大觉寺方丈。
 
月天禅师任大觉方丈共有9年,“开堂演法之日,四方纳子云臻座下, 千指环绕。” 月天因其“住持得体,真心实行”而远近闻名。乾隆十二年(1747)即月天任大觉寺方丈的第三个年头,当朝皇帝出内帑重修西山大觉寺:“幸蒙今上恩被山林,重新香界,佛殿僧堂焕乎金碧。斯之际遇,千载斯逢,若非夙有胜缘,何乃天龙释梵之宫一朝顿现如斯乎。” 月天禅师在工程告竣之后结制谢恩,上堂拈香。《月天宽禅师语录》中有一节详细记载了重修寺庙之事:“纶音一出。直下承当,彻底掀翻,重新梵宇,山门,佛殿,厨库,僧堂,露柱,灯笼无一不新者也。苟非帝力,孰以为之。” 月天禅师在任期间,值遇皇恩重修大觉寺,堪比希世之奇逢。此后数年,月天以弘扬佛法为任,力振宗风,欲以此来“报皇恩浩荡”。寺藏《月天宽禅师语录》书后还附有其《行状》一文,从中我们可以更多了解月天禅师的生平:
 
“师讳宽,号月天,系遵化玉田县孙氏子。母张氏,生于康熙癸未十一月二十四日戌时,童年颖异不凡。二亲强之娶,生二子。性好施,每怀出世之心,年二十九,辛亥依出头山净和尚雉染,次年诣盘山和尚授具戒,至甲寅往京西参大觉师翁一载,深明大法,师翁以从上法印并源流衣拂付之,有掀翻窠臼法眼流传之句,戊午调叔祖奉上命主万寿,师以深心力辅之,后因正师主江西归宗,遵师翁命代理兴善方丈,居座元寮三载,至甲子春,归省大觉,遂留山中,辅之一载,至甲子冬,师翁谢世,庄亲王命继主大觉方丈,未逾一载,遐迩称其真心实行,住持得体,值遇皇恩重修大觉,此亦希世之奇逢,至辛未春,又荷命兼理印务,非师所尚,唯以佛法为己任,结制打七,单提向上,力振宗风,到乾隆十七年壬申三月九日示微疾,就医于灵鹫庵,师觉病体沉重,急命归山告众,跏趺坐化,蒙发帑金,津送入塔。师住大觉九载,谨守祖风,实心为道,可谓无愧于龙天者也,有语录二卷,嗣法弟子共七人。”
 
《月天宽禅师语录》前附有释实瑄撰写的序文,序文中称迦陵为迦伯,称佛泉为佛兄,称月天为月侄,依此排序分析,实瑄乃月天的法叔,他在序文中对月天的评价甚高:
 
“今庚午初夏,余诣山中信宿丈室,展阅数年来提唱语要。能继迦伯之嘉声,佛兄之法印,而吾月侄和尚,可谓滴水兴波,狂澜砥柱,则大觉海中前波后浪, 沃日涛天。总发源于涧南一滴,滹沱一派, 诚千江普会万派朝宗之妙唱者也。古德云:非父不生其子。是非吾迦伯佛兄门庭光大,堂奥幽玄,又安得如是后贤之振耀乎?正脉流通端有赖矣。”
 
目前,尚未发现《月天宽禅师语录》有印本传世,所以,今大觉寺所存这套书板,亦应视为仅存的孤本。遗憾的是,书板在流传过程中散佚过甚,今已难窥全豹了。
 
上述书板刊刻于清代康熙后期至乾隆初期,因多种原因,既未收入当时官刻的《乾隆版大藏经》(即《龙藏》),又印行很少,多未流布于世。今距始刻之时,已去二百余年,代移世徙,流传愈稀,而这些文字所载,又多为当时其它诸籍所未备。为使这批禅宗典籍不至淹没,大觉寺管理处特加整理、考证,拓出影印,辑成一帙印行,即2008年初由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大觉寺藏清刻禅宗典籍八种》,供研究者使用。
 
善本古籍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权需要统一根基吗——《世界人权宣言》起草过程中的宗教和哲学论争 \化国宇
摘要:《世界人权宣言》起草正值自然法复兴的重要时刻,作为新自然法学派的一大分…
 
20世纪初中文世界对法国政教分离政策的诠释 \汲喆
【摘要】:1904年法国通过了《禁止宗教机构办学法案》,1905年又通过了著名的《政教分离…
 
民国时期政府宗教治理的举措及启示 \任杰
一、宪法明确信教自由原则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政府,首先明确地提出了信教自由原…
 
浅析美国宗教自由政策 \张会贞
本论文旨在探究在很多其他国家正在经历宗教衰退的时候,美国宗教为何会依然保持其…
 
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的法理思考--基于S.A.S.V France案的启示 \毛俊响
摘要:立法禁止在公众场所穿戴蒙面罩袍往往涉及对个人宗教信仰表达自由的限制。国际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元代敦煌伊斯兰文化觅踪
       下一篇文章:龙角仙都 ——一个唐代宗教圣地的塑造与转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