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使臣授职:明代西北丝绸之路上的羁縻政策
发布时间: 2022/5/27日    【字体:
作者:张文德
关键词:  使臣授职 明代 丝绸之路  
 
 
内容提要:明王朝与西域诸国的关系通过来往于丝绸之路的贸易使臣得以持续,明廷基于维护国家长远利益,鼓励使臣往返,对来往于西北丝绸之路上的使臣授予官职。明廷可以根据西域国王或使臣的请求,报皇帝批准后,授予西域来华使臣不同级别的武职。其晋升顺序按武职级别,由低到高进行。不同的武职具有相应的品级,授职使臣因其品级的高低而享受不同的等级及其给赐待遇。对授职使臣,明廷除了给予诰敕外,还赐予冠带、袭衣等物。这种使臣授职制度与朝贡给赐制度相结合,是明朝维护西北丝绸之路上中央王朝与边疆民族以及藩属国关系的羁縻手段,是明代外交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明朝朝贡制度在政治上的反映。
 
       明代西域,指的是嘉峪关以西西域诸国,《明会典》称“嘉峪关外,并称西域”。对此西域,以哈密为界,可分东西两部分,一是哈密以东、嘉峪关以西,二是哈密以西部分。如以关系的亲疏和对明朝的重要性而言,明朝实际上对这两个区域的西域使臣在待遇上有所区别。明朝以哈密领西域朝贡,以“关西七卫”作西陲屏蔽。“关西七卫”指明朝设置在嘉峪关以西、哈密以东地区的七个羁縻卫所,一般认为是指安定卫、曲先卫、阿端卫、罕东卫、沙州卫、赤斤蒙古卫、哈密卫。这些卫所负有保境抚民、服从明廷征调之责,卫所官员要定期朝贡,奉明朝为正朔,以示接受明朝统治。对于卫内事务,朝廷一般不予干涉,亦不需向地方缴纳赋税,皇帝和朝廷则以诏谕形式推行政策,并以赏赐、谴斥甚至军事弹压等手段进行统治,又以茶马互市、朝贡贸易等方法来加强联系。明朝对各羁縻卫所的朝贡人数、贡道、贡期、贡物以及羁縻卫所官员的升迁、罢黜、袭替都有明确而具体的规定。对羁縻卫所的来贡使臣,明廷因其贡献大小,授职有差。对哈密以西诸国朝贡使臣,明廷主要根据该国与明朝关系的亲疏以及使臣来往的次数授以一定官职。对西域来华使臣授职制度,笔者虽曾有所阐述,但对西域来华使臣授职的一些细节尤其是其政治影响尚需进一步探讨。从某种意义上说,西域来华使臣的授职展示了明朝在西北丝绸之路上的羁縻政策,体现了明廷对西域诸国政治上的信任程度。
 
       对于明代使臣授职制度,《明会典》没有专门记载。根据《明实录》的记载,大体可以认为,至少在永乐年间,明廷便对来贡的外夷使臣授以武职,但级别不高,且没有俸禄。来贡的外夷使臣主要是羁縻卫所的使臣,所以,使臣都被授以武职。使臣申请授职,需经明朝皇帝批准,皇帝根据情况确定批准与否。至于西域来华使臣授职时间,大体上始于永乐四年(1406)三月明设哈密卫之后。
 
       对哈密以东、嘉峪关以西七个羁縻卫所而言,因哈密职掌西域诸地朝贡事,哈密进贡使臣官职升授的人数远远超过其他卫所乃至西域其他地面。据《明实录》记载,明廷对哈密使臣授职前后有30多次。永乐年间,明朝的强劲对手是“北虏”即北方蒙古人。为控制哈密,断北方蒙古人右臂,明廷需笼络哈密,并借哈密与西域诸国保持友好关系。由此,明廷对哈密使臣授职人数较多,级别也较高。如,永乐十二年(1414)十月,哈密忠义王免力帖木儿遣使掌吉帖木儿等贡马,明廷授掌吉帖木儿为都指挥佥事等官。永乐十三年,明廷命免力帖木儿使臣赤丹不花为指挥佥事,撒都儿为副千户,买丹为百户,薛丹为所镇抚。次年升遣使朝贡的哈密都指挥木纳法虎儿丁为都督佥事。永乐十六年(1418)二月,免力帖木儿遣使把失忽里等贡马及方物。明廷命把失忽里为指挥使,余为百户,各赐冠带袭衣。宣德至天顺年间,明廷对哈密进贡使臣或授职,或升职、袭职,至少有10余次。官职有都督佥事、指挥佥事、千户、百户、镇抚等。成化九年(1473),哈密被土鲁番侵吞,哈密失去统领西域诸国朝贡的地理优势。成化十五年(1479)五月,哈密使臣指挥使米列乞等五人入贡,援例求升职。兵部言:“哈密部落久失所据,若所求不与,阻归附心,宜越常例许之,各升一级。”但到了成化十六年,哈密卫右都督罕慎等遣使臣阿黑麻等来朝贡马驼。罕慎奏乞明廷照忠顺王时例给赏。礼部覆奏:“哈密地方为土鲁番侵占,与忠顺王存日事体不同,递减其赏。其后屡请加赏,奉旨复加以绢。今前后七请,辞益恳切,殊不知忠顺王之在哈密,遥控诸番,以奠西夷,传报夷情,多有劳勋,此朝廷所以厚其赏也。今罕慎侨居苦峪,未能克复故境,宜止如递减及加赏绢例。”明宪宗从之。从中反映出明廷赏赐和授职哈密使臣的原因。
 
       哈密以西地区诸国诸地面,不在明朝实际管辖范围,但这些地区若称臣纳贡,名义上承认明朝大国地位,明廷对这些地区的进贡使臣多授予官职。
 
       永乐十三年(1415),明朝吏部员外郎陈诚使西域归,土鲁番遣使随陈诚入贡,遂授其酋长为都督、都指挥等官。进贡使臣如愿意归附明朝,明廷安置的原则是有官职的参照原有官职,无官职的则新授官职并给予相应的待遇。宣德、正统年间来贡的土鲁番使臣大多愿归附明朝,明廷授其官职,予以安置。如土鲁番城千户他力麻敏何秃于宣德三年、都指挥佥事爱鬼着儿于宣德四年,爱鬼着儿所部舍人哈因虎里、土鲁番回回撒都、指挥佥事猛哥帖木儿于宣德五年,舍人卜烟川儿于宣德九年皆奏愿居京自效。回回僧海失都于宣德八年奏愿居甘州。土鲁番城都纲佛先、舍人南忽里于正统二年入附,分别安置在京寺院和锦衣卫。土鲁番地面回回所镇抚撒法儿于正统十一年来归,安置于南京锦衣卫。
 
       经常朝贡的使臣一般根据条件或使臣请求,授予官职。至成化初年,一些土鲁番使臣被明廷授予都督佥事以下各级官职。成化九年(1473)四月,土鲁番速檀阿力侵哈密卫,掳其城。明廷认为,哈密乃朝廷所封,世为藩属,非他夷可比。土鲁番虽来朝贡,终系远夷,不能统属赤斤蒙古等卫。遂遣人赍敕往谕速檀阿力,令其退还哈密城池,速归本土。成化十八年(1482),明收复哈密。其后,土鲁番使臣朝贡,明予给赐。成化二十三年(1487)十一月,土鲁番兀也思王为其使臣火者马哈麻等十三人奏乞职事。兵部言:“各夷原无授职敕书,又无捷报劳绩,但今甘肃方有警,请予常格赏赐。外少加彩币以慰其意。”新任皇帝明孝宗从之。但其后明廷给土鲁番使臣授职很少,其原因一是明廷仍视哈密为西域诸国朝贡之首,不愿抬高土鲁番的地位,对土鲁番量减其赏,以突出哈密之地位;二是土鲁番其后有两次侵占哈密,不尊事明廷,损害了明朝的国家利益。诚如嘉靖年间翰林院学士霍韬在《哈密疏》所言:“土鲁番酋志吞哈密,并为一国,遂霸西戎,且连北狄。尔时若假之封爵,是虎而借之翼也。”
 
       为对付北方蒙古势力,明廷对土鲁番西边的别失八里(亦力把里)及其以西诸国比较友好,永乐十一年(1413),明太宗敕甘肃总兵官丰城侯李彬曰:“别失八里王马哈麻敬事朝廷,遣使来贡。如至,可善待之,其市易者听其便。盖远人慕义而来,当加厚抚纳,庶见朝廷怀柔之意。”永乐十六年(1418)二月,別失八里头目速哥、克剌满剌等来朝贡方物,具言其王纳黑失只罕为从弟歪思弑之而自立,徙其国西去,更号亦力把里王。明廷命速哥为右军都督佥事,克剌满剌为指挥佥事,赐诰命官服、金带、彩币。宣德二年(1427)七月,明廷命歪思王遣来正使马黑麻迭力迷失为指挥佥事,副使马黑麻癿纳速儿剌为正千户,乞儿麻地面使臣火者忽思老为正千户,肉迷地面使臣哈只阿黑蛮为副千户,俱赐诰命给冠带。八月,又命亦力把里等处使臣满剌马黑麻、阿昔儿丁、陕西丁为副千户,满剌马黑麻为所镇抚,皆赐冠带。宣德三年(1428)正月,明廷命亦力把里遣来使臣法黑儿者罕为都指挥佥事,别帖木儿为指挥佥事,哈密遣来使臣满剌亦蛮,舍黑马黑麻为指挥佥事,其下授官有差,悉赐冠带。正统十年(1445)三月,明廷命亦力把里使臣马黑麻为副千户,速来蛮为百户,嘉其奉使来朝也。九月,又“命亦力把里使臣捏者舌为副千户,失哈里赛夫丁为百户,牙忽哈只为所镇抚,俱以往来朝贡能效劳勤也”。正统十一年(1446)六月,明廷命亦力把里使臣木儿马黑蛮哈撒俱为百户。正统十三年(1448)五月,明廷命亦力把里地面使臣撒亦剌夫丁为副千户,舍儿马哈麻忽鲁都、哈麻迷儿马哈麻为所镇抚。天顺五年(1461)四月,明廷命亦力把里等处地方使臣虎歹癿儿的袭父指挥同知,升指挥同知虎都帖木儿为指挥使,指挥佥事哈马里丁为指挥同知。
 
       从永乐十六年至天顺五年这43年间,明朝虽然不断授予亦力把里使臣官职,但授予的级别逐渐降低。乃从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双方关系逐渐疏远。至于亦力把里以西撒马儿罕及其以西诸地面,因其路途遥远,朝贡不易,明廷因其请求,多授予武职,但总体数量不多。主要有:
 
       宣德八年(1433)二月,以肉迷副千户哈只阿黑蛮导哈烈等处使臣来朝。明廷升其为指挥佥事,赐诰命。正统四年(1439)八月,失剌思所遣使臣都指挥佥事阿力乞恩进秩,明英宗诏以为都指挥同知。正统九年(1444)二月,明廷命戎地面正使沙力免力为正千户,副使舍黑马黑麻为副千户。正统十三年六月,明廷命撒马儿罕地面使臣舍黑马黑马秃买秃等三人为副千户,乃只木丁等五人为百户。天顺七年二月,明廷命黑娄等处使臣指挥佥事马黑麻舍班为指挥同知,纳麻都剌等七人俱为所镇抚。成化二十年(1484)九月,明廷升撒马儿罕都督佥事怕六湾马哈麻为都督同知,指挥佥事哈只儿辛等四人俱指挥同知。
 
       成化以后,土鲁番实际控制西域贡路,撒马儿罕等地多依附于土鲁番入贡,明朝对土鲁番及其以西地区实际上已经不能通过通贡形式达到政治上羁縻的目的。使臣热心于明廷的授职既在于这种授职能在经济上给他们带来好处,也在于使臣愿意并能够经常往来。明朝规定的三年、五年贡期,给赐又越来越薄,授职对贡使的吸引力越来越小。除非归附明朝,但明廷是否授职,对使臣来说已不太重要了。
 
       来华使臣朝贡情况主要由礼部报告,其袭授事项则由兵部奏准。如,嘉靖十一年(1532)兵部题准夷人袭授等项,照礼部奏行事理,附入朝贡数內,方准袭授。使臣授职系武职,兵部奏请批准要说明理由。如,景泰三年(1452)八月,亦力把里等地面遣使臣来朝贡方物。兵部奏:“亦力把里虽处遐方,恪守臣节,往年不随也先犯边,今复遣使来朝,忠诚可嘉。其使臣舍哈三等,乞授官职,宜不限常例,允其所请。”诏俱授为副千户。
 
       首先,来华使臣授职在级别上有等差,即按照明朝武官职级序列。明朝武官职级晋升序列大体是:军人有功,升一级至小旗。舍人升一级至冠带小旗。万历年间舍人止升小旗,小旗升一级至总旗。冠带小旗升一级至冠带总旗。总旗升一级至试百户。冠带总旗升一级至实授百户。万历年间冠带总旗止升试百户。试所镇抚升一级至实授所镇抚,实授所镇抚升一级至实授百户,实授百户升副千户,副千户升正千户,正千户升指挥佥事,佥事升指挥同知,同知升指挥使。该升都指挥、都督者,类推而行。
 
       其次,使臣授职还有冠带有无之区别。一般情况下,使臣授职,悉赐冠带。但冠带作为身份标志,是“朝廷名器”,不能不分可否,一概给赐。在授职、袭职的使臣中,明廷也有不予冠带者,例如,成化八年(1472)六月,哈密故右都督把塔木儿子罕慎、都指挥使阿都剌子舍剌甫丁、都指挥佥事鬼力赤子你饹俱乞袭其父职,并求冠带。明宪宗下旨是:“允其袭职,而不与冠带。”
 
       第三,使臣授职给授诰敕按武官要求执行。根据《明会典》,按洪武中职掌所定,一品至五品官曰诰命,六品以下曰敕命。见授职事与流世相同。在成化年间土鲁番侵吞哈密之前,西域使臣所授官职的诰敕是得到正常赐予的。如,宣德二年哈密忠顺王弟北斗奴四月来贡,五月明廷封其为都督佥事,七月便赐诰敕。两个月内明廷便给了敕书。
 
       对夷人敕书,明廷有具体的管理办法。《明会典》记载:“成化十四年革夷人袭升总敕,另给分敕。嘉靖年间,夷人奏有总敕,要行分给袭替者。行巡抚衙门查明咨报,照例奏请分给。各夷有奏称原授敕书被抢及遭水火等项无存者。若系成化年间招抚之数,译审查对明白,仍行巡抚衙门,查勘无碍,咨结前来,议拟上请。不系招抚之数、毋得一概混同奏扰。对夷人上缴敕书,如无抢冒洗改情弊,行该边巡抚衙门勘审咨报,覆行辩验明白,不拘所缴多寡俱于原授职事上量升一级。若不系同卫、同族及尊幼未曾绝嗣、恃强抢夺改洗、希图升职者,止与原授职事。其并缴敕书,译令赍带回寨,交还本夷收领。嘉靖十二年(1533)又规定:凡来贡夷人赍有年远旧敕、例应换给者,巡抚译验真正,明白开写何等旧敕,连人咨部查议定夺。”
 
       敕书是使臣袭职的重要凭证。使臣申请袭职,明廷要查验先年授职敕谕,是否是相应承袭子孙,并令本族夷人自相保勘,取具承袭的名由奏缴,换给诰敕,方准令袭职。《明会典》规定:凡哈密等处使臣求袭父职者,查有原降诰敕,照例袭替换给,其余外夷乞讨官封,俱临时奏请定夺。此与来降夷人的袭职大体相似。
 
       第四,已授职使臣的升职年限没有明确规定,但任职25年以上,本人申请,巡抚衙门可以授职。《明实录》提供了一些使臣升职的例子,如哈密使臣捏伯沙正统九年(1444)十二月被授为百户,正统十一年(1446)十月,经忠顺王倒瓦答失里奏请,捏伯沙升为指挥佥事。升职时间不到两年。正统十年(1445)八月,哈密卫故都督佥事脱脱不花子撒力袭为都指挥同知,天顺元年(1457)四月,作为哈密使臣的都指挥同知撒力升为都指挥使。升职时间为12年。使臣升职时间似乎没有明确,但《明会典》载:“凡夷人奏系二十五年之上,例应升级者,会同译审明白,行巡抚衙门勘结授职,二十五年之内,果无犯边情弊,年数相应,连人咨报。有碍者,径自阻回。”如此,外夷任职25年之上,请求升职,巡抚衙门就可以授职。25年之内申请升职需上报朝廷。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使臣授职高低与明廷的给赐待遇一致。对来华使臣而言,除了政治荣誉,使臣授职能为其带来许多实际利益。
 
       根据明朝的规定,到京进贡使臣一般分为五等。对五种等级使臣,明廷给赐彩段与绢的标准数量依等级逐次递减。据《明会典》,哈密进贡到京使臣分五等:一等彩段五表里、绢四疋;二等四表里、绢三疋;三等三表里、绢二疋;四等二表里、绢一疋、布一疋;五等一表里、绢一疋。由此,其彩段与绢的数量分别是5∶4;4∶3;3∶2;2∶1;1∶1。其中第四等加了布一疋。各等级俱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存留甘州男女人等,有进贡者,照五等例赏;无者,每人绢布各一疋。奏事到京使臣,不分等第,每人彩段二表里、绢一疋、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成化十二年奏准,寄住苦峪城使臣赏例仍分五等。比前表里、绢各减其一,不与衣服靴袜。存留甘州有进贡者,照前五等例。无者,与绢一疋。嘉靖四十三年,到京正使从人名色,照四等例赏。隆庆五年,照五等例赏。寄住甘州有进贡者,俱与彩段一表里,不与衣服靴袜。使臣赏例总体趋势是减低,但使臣分为五种等级一直存在着。
 
       使臣五种等级区分与使臣官职高低存在某种联系。使臣官职高低可与其品级相联系。《明实录》记载了使臣品级高低的赏例。
 
       永乐十九年(1427)正月,礼部尚书吕震上蛮夷来朝赏例:“三品、四品,人钞百五十锭,锦一段,纻丝三表里。五品,钞百二十锭,纻丝三表里。六品、七品,钞九十锭,纻丝二表里。八品、九品,钞八十锭,纻丝一表里。未入流,钞六十锭,纻丝一表里。”明太宗认为:“朝廷驭四夷,当怀之以恩,今后朝贡者,悉以品给赐赉,虽加厚,不为过也。”其中“朝贡者,悉以品给赐赉”成了明朝朝贡制度的重要内容。
 
       分析上述赏例,使臣赏例实际上分为五等:三品、四品(各品级均含从品)是一等;五品是二等;六品、七品是三等;八品、九品是四等;未入流是五等。这样,使臣的等级与其官职的品级结合在一起,形成高下等第。而使臣的高下等第是明廷给赐的主要依据。明廷规定:“凡诸番四夷朝贡人员及公侯官员人等一切给赐,如往年有例者,止照其例。无例者,斟酌高下等第,题请定夺。然后礼部官具本奉闻,关领给赐。”此为洪武二十六年(1393)定。
 
       使臣等第与其官职高低相一致,享受相应的待遇,《明会典》《明实录》提供了一些事例可以为证。如,罕东、赤斤蒙古,永乐二年(1404),赏赐差来都指挥、指挥,彩段三表里、织金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千百户、镇抚,彩段二表里。舍人,一表里。俱与素纻丝衣一套、靴袜各一双。存留甘州男妇、有进贡者、彩段一表里、生绢一疋。无者、生绢一疋、布一疋。这次给赐可以理解为:都指挥(正二品)、指挥(正三品)享受一等使臣待遇,千百户(正五品、正六品)、镇抚(从六品)是二等使臣待遇;舍人(未入流)享受五等待遇。这是永乐早年的赏赐。
 
       又如,弘治四年(1491)三月,升授迤北并瓦剌贡使官职有差:一等正使者授指挥使,副使授指挥同知;二等者授副千户,三等者授百户,各给冠带,其原职者各升一级。其中,指挥使是正三品、指挥同知是从三品,是一等使臣待遇;副千户,从五品,是二等使臣待遇;百户,正六品,是三等使臣待遇。
 
       由于进贡使臣分等第,明廷的管待也是量其来人轻重,礼部主客部官一员或主席或分左右,随其高下序坐。进贡使臣若去世,其享受的葬礼也与其官职大小有关,例如,正统六年(1441),迤北使臣都督阿都赤卒于会同馆。明英宗命礼部比汉官都督例行丧礼,赐文祭之。又命有司具棺敛葬。阿都赤附葬于崇文门外其先世墓旁。这些可能是进贡使臣相应的部分政治待遇。
 
       明廷对西域使臣的授职制度是明廷维护朝贡贸易实施羁縻政策的一部分。具体执行这项政策的是明廷的礼部和兵部。据《明史·职官志》,礼部主客分掌诸番朝贡接待给赐之事。各国使臣往来,有诰敕则验诰敕,有勘籍则验勘籍,毋令阑入。土官朝贡,亦验勘籍。其返,则以镂金敕谕行之,必与铜符相比。与东南亚各国使臣进贡入关主要验勘合不同,西域使臣进贡入关主要验表文(国书)或诰敕等凭证。对于常年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的贸易使臣而言,由于明廷授职给予的诰敕是其入关进贡的重要凭证,这大大便利了双方贸易往来。
 
       尊事明廷,勤劳朝贡,服务边关,是使臣授职的主要原因。但使臣要想提前升职,该使臣所代表的国王为此事的奏请报告非常重要。哈密使臣的授职或提前晋升与哈密王的请求有关。此外,使臣本人的请求也很重要。保存至今的《回回馆来文》《高昌馆课》还有一些使臣的晋职、求职报告,例如,《回回馆来文》第六篇:哈密卫使臣满剌哈三上位前奏,奴婢原是都督佥事职事,今蒙圣恩,升奴婢都督职事,有例该更敕换名,乞照旧例便益。《高昌馆课》第八十篇:火州地面千户亦思马因叩头奏:奴婢是安定卫所管的头目,在边效力年久,未蒙升赏。羊儿年土鲁番抢掠,也曾效力。仰望天皇帝怜悯照例加升都指挥(duwqekuy)职事。奴婢在边好用心补报,今为此奏得圣旨知道。
 
       进贡使臣一旦获职就可以在经济上、生活上得到更好的待遇,因而他们会热心于获得更高的官职,哈密使臣在这方面的表现尤为明显。哈密使臣在经济上得到比其他西域诸国使臣更多的赏赐,政治上也比西域其他诸国使臣得到更高的待遇,充分体现了哈密在西域诸国的独特地位。这种地位是明廷赋予并极力予以维持的,是明廷羁縻政策的体现。土鲁番的兴起打破了哈密的这种地位。历史上土鲁番也是中原进入西域的重要门户,一旦兴起后似乎可以取代地小人少的哈密,但这不符合永乐皇帝以来明朝在西域的策略。哈密不仅是西域诸族与明廷通贡的要道,也是北方瓦剌与西域诸族及中原地区贸易的中继站和奴隶买卖的转运站,是明廷和东西蒙古封建主争夺的要地。明廷希望借助哈密及其他羁縻卫所发挥隔绝蒙古与西番,拱卫西北边疆,充当明朝控制西域的前哨作用。因此,弃哈密并不符合明朝当时的国家利益。而土鲁番回夷在明人眼里却是“性极狂狡”“诚伪不可知”,明朝与其通贡缺少政治上的信任。但也不能由此绝贡土鲁番,诚如嘉靖五年兵部尚书杨一清所说:“盖土鲁番于我中国,所利甚多,若终于拒绝,不予通贡,则失所以为生,彼亦不能帖然安静,必将时复遣兵骚扰边疆,我边疆亦无宁时也。”哈密政治地位的下降和土鲁番的不可信使得明朝中后期对西域使臣实际授职较少,使臣授职政治上的羁縻意义难以体现。弘治、正德、嘉靖以至万历年间,土鲁番虽不断朝贡,但其使臣一直没有获得以往哈密使臣所享受的政治地位。
 
       使臣授职制度某种程度上是宗藩制下称臣纳贡的象征。明左春坊大学士曾棨在给明朝出使西域使臣傅安汇编的《西游胜览》序中谈到:“洪武中,西域撒马儿罕遣使进贡马驼骡衣甲之属,礼意甚恭,既而西北诸蕃往往倾向中国,欲尽事大之诚而弗可得。盖当其时,太祖皇帝方大施恩信以怀远人,使其知所感慕,乃遣礼科给事中傅安往使其国,以通道,且修报施之礼焉。”曾棨阐述了明太祖对西域诸国的政策,即西域诸国“欲尽事大之诚”,明廷“大施恩信以怀远人”。两者之间是一个双向互动,实现这种互动的是双方使臣。永乐八年(1410)明成祖在致哈烈国主沙哈鲁的敕谕中希望其“能恭修职贡,抚辑尔民,安于西陲”。此项对西域诸国的要求为宣德皇帝所继承。宣德元年(1426),明宣宗在致哈密忠顺王的诏谕中说:“昔我皇祖太宗皇帝临御之日,尔大小官员、军民人等,能识达天命,竭力效忠,恪修职贡。”“尔等自今宜笃初心,归诚朝廷,安处本境,打围飞放,自在生理。”宣德七年(1432)正月,明宣宗遣中官李贵等出使西域哈烈等国,在致哈烈沙哈鲁锁鲁檀敕书亦有:“昔朕皇祖太宗文皇帝临御之日,尔等恭事朝廷,遣使贡献,始终一心。”“近闻道路以通,特遣内官李贵等赍书往谕朕意。其益顺天心,永笃诚好,相与往来,同为一家,经商生理,各从其便。”明朝皇帝的这些要求充分体现出明朝对西域诸国的羁縻政策,即西域诸国对明朝要“顺”,对内部要“和”。核心是“恪修职贡”“安处本境”。恪修职贡的主要表现就是尊事明廷,勤劳朝贡,对此,明廷要笼络,使臣授职就是其笼络的重要体现,展示出明廷在西北丝绸之路上对西域诸国羁縻政策的掌控手段。
 
       对使臣授职,明廷总体上是非常慎重的,所谓“朝廷名器”“不轻升授”。使臣授职人数的多少和高低,也是使臣所在国在明朝心目中政治地位的外在表现。明朝在丝绸之路上实行的这一羁縻政策展示了国家的对外战略、经济实力以及双方关系的密切程度。使臣授职,首先,明朝在西域地区树立了政治影响力,展现了明朝维护丝路畅通、安定的政治目的。其次,明朝借此笼络了丝绸之路上的贸易家族尤其是世家贸易家族。而朝贡贸易使臣也借此从明朝那里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和社会地位。从哈密与土鲁番使臣授职待遇的变化也可以发现,政治上是否互信是影响双方贸易关系发展的重要因素。政治上的不信任也许暂时不会中断双方持续的传统朝贡贸易关系,但双方贸易的数量、规模会因此难以拓展,最终影响双方的长远利益。
 
使臣授职:明代西北丝绸之路上的羁縻政策
叙拉古之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参与与贡献:萨法维伊朗与早期世界贸易体系
       下一篇文章:“作为日常学的民俗学”思考——以东亚的“共同协作”为视角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