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非洲各国政教关系
 
埃及
发布时间: 2008/2/3日    【字体:
作者:沙宗平
关键词:  政教关系  
 

 

                                                                                     沙宗平


      埃及的历史可划分为古代史、中世纪史、近现代史和当代史等四个部分,相应地,埃及的政治与宗教关系也应该分为上述四个部分;限于篇幅以及埃及当代史资料的缺乏,本文将一般性地探讨埃及古代、中世纪和近现代的政治与宗教关系。笔者相信,通过对埃及历史上的政治与宗教关系的具体探讨,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把握和认识当代埃及政治与宗教的一般关系。

      一、法老时代的埃及及其政教关系

     古代埃及大致可以划分为如下几个历史时期:
     1. 古王国时期(公元前3200—公元前2280年);
     2. 中王国时期(公元前2280—公元前1567年);
     3. 新王国时期(公元前1570—公元前1090年);
     4. 衰微时期(公元前1090—公元前332年);
     5. 希腊罗马统治时期(公元前332—公元前30年;前30—公元640年)。
     考察古代埃及的政治与宗教关系,唯有从上述5个历史时期中去把握和探讨;鉴于埃及历史的悠久、史料的繁多和限于本人的学术方向,本文只能是一个初步的和粗浅的探索,更加深入和全面的研究当有待于有关方面的专家学者来完成。

      (一)郡主与神权相辅相成

      埃及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埃及文明具有鲜明的尼罗河流域的特色,反映了埃及人及其自然环境所独有的特点。尼罗河流域气候酷热、雨水稀少,西临利比亚沙漠、东接阿拉伯沙漠,南有努比亚沙漠和大瀑布,北为大海。尼罗河流域出土的陶器,年代最早的可以上溯到公元前1.3万年—1.5万年。尼罗河的定期泛滥,使埃及在公元前5千年献出现了定居的农业文明。农业文明的发展,使埃及早在公元前4241年就制订了人类最早的太阳历,岁首相当于公元的7月19日。该历法规定1年为365日,划分1年为3季,每季4个月,每月30天;余下5日,埃及人认为这5日不古祥,作为岁尾欢宴的日子。尼罗河水的定期泛滥,不仅带来了大片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淡水,也给埃及人民提供了交通上的 便利,使古代埃及走向统一。过去人们一般地认为,公元前3500年,在上埃及和下埃及出现了两个独立王国;约公元前3200年,上埃及下埃及首次统一为埃及王国,统一者是第一王朝的奠基人、上埃及国王美尼斯(Menes,一译米那)。然而,当代学者的研究成果表明,早在约公元前4240年,定都布利俄波利斯的“荷拉斯(鹰)神”的信奉者们已经统一了埃及。古代埃及自统一至祭司马奈图时代共经历了31个王朝(一说30个),据说,马奈图(Manetho)是公元前3世纪埃及的一名祭司,他记录了31代王朝的历史(约公元前3200—前公元332年)。公元前525年,波斯帝国征服埃及。自此以后,尼罗河流域不断遭到外来的侵略,尼罗河文明亦不断吸纳包括波斯文明、希腊罗马文明、阿拉伯伊斯兰文明等各种外来的东西方文明,兼容并包,融通为一,形成了历史悠久、丰富多彩的阿拉伯埃及中世纪和近现代文明。

      古代埃及的宗教信仰,经历了由原始的图腾崇拜、自然神崇拜以及多神崇拜到一神崇拜的演变过程;神灵的形象则经历了从纯然兽形、半人半兽(包括兽首人身和人首兽身)到纯然人形的转变。大约在公元前4000年左右,尼罗河流域进入了铜器和石器并用时代,原始公社逐渐解体,地域性政权,“诺姆”(州)开始形成。这些“诺姆”由原来的部落或部落联盟转化而来,分别拥有自己的军队、都城和兽形守护神,如牝牛、牡羊、赤鹭、神鹰等。大约在公元前4000—3100年的前王朝时期,古代埃及人业已创造了最初的文字即“象形文字”。古代埃及人认为,“象形文字”由文字之神“图特”(Thoth)所造,他用图形来表示“神意”和“神力”;“象形文字”作为“神”的文字,能够传达具有巨大魔力的神圣咒语。该咒语对国家、社会和个人均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将它镌刻于“诺姆”的神庙和王的墓穴里,可以使政权稳固;用它书写某个人的名宇,可以使这个人的灵魂在其肉体消失之后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而获得一种永恒。“图特”既是文字之神,又是知识和魔力之神。于是,文字与知识、知识与魔力便有了一种内在联系。如此,知识与权力便密切联系起来:只有沟通神与人的祭司才能掌握神的语言—— 象形文字,而“诺姆”的最高当权者便是神的最高祭司。如此,崇高的神权和世俗的行政权开始结合起来;这种结合非常牢固,以至于在经历了数千年的风风雨雨之后依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这一时期,埃及形成了42个“诺姆” (州或省)其中22个“诺姆”在上埃及,20个“诺姆”在尼罗河三角洲即下埃及。上、下埃及各自独立,互不相属。约在公元前3200年,随着第一王朝建立,上下埃及统一为埃及王国,上埃及的都城蒂尼斯成为统一后埃及的都城,国王孟菲斯后来又在上下埃及的交界处建立新都孟斐斯(又称“白城”)作为北方的都城,国王所属部落的原都城保护神—— 荷拉斯(Horus)遂上升为全埃及的大神。埃及国王“法老”则是其在人间的化身,同时,荷拉斯还被视为众神之王、宇宙的主宰和太阳。由此,古代埃及的政治与宗教关系更加紧密结合起来:世俗的政治统一导致了宗教的至上神的出现,宗教的至上神又反过来证明世俗的国王法老的地位和神圣性,证明法老不仅是联系神与人的中介,而且是神在俗世的体现和化身。于是,法老在俗世的统治成为神意的体现,法老统治的合法性问题获得解决:另一方面,接受法老的统治也就成为获得神恩的条件,法老的统治又获得了相应的神圣性。法老作为政治领袖是埃及国王,作为大神荷拉斯(另译霍鲁斯)的化身就是宗教的祟拜对象;法老等于神这一特点,此后一下变成为古代埃及政治与宗教关系中的一个基本方面。另一方面,对于诺姆神的崇拜也经久不衰;这种祟拜,作为上古地域性崇拜的遗迹,一直延续到埃及古代历史的终结。及至此时,地域性神灵的崇拜已与全埃及主神的崇拜紧密结合、融通为一。

      随着埃及的政治统一,埃及人的宗教观念亦为之一变:即由原来的图腾崇拜、自然崇拜转变为主神崇拜、至上神崇拜,作为崇拜对象的神的表象则由纯然兽形向半人半兽和纯然人形转变。王朝时期,荷拉斯史前时期,荷拉斯是一只或坐或站的鹰;太阳神“拉” (Ra)则是一个日轮。表象为魔首人身神,后来因与太阳神“拉”结合而成为头顶日轮的鹰首人身神。然而,纯然人形神的出现在时间上要早于半人半兽形神,说明半人半兽形神并非是兽形神向人性神的一种简单过渡,而是一种较为成熟的形式。


     (二)神话与神谱遥相呼应

      公元前2700年,埃及都城迁至下埃及的孟斐斯(Memphis)。随着孟斐渐成为国家的政治中心,孟斐斯的守护神、工匠的保护神“普塔赫”(Ptah)遂成为官方所奉的全埃及的主神。为了论证“普塔赫神”是埃及主神和宇宙的主宰,孟斐斯的祭司创立了以宇宙起源学说为核心的孟斐斯神学。孟斐斯神学认为,“普塔赫”为雌雄同体的原始瀛海,是初始之神“阿图姆”(Atum)的父母,还是赫利奥波利斯神学中“九神团”(Ennead)的“心与舌”,即思想和语言。“普塔赫”正是用睿智的思想和神圣的语言创造了世界和其他诸神。“普塔赫”造化宇宙万物,决定伦理秩序和政治秩序,建立城镇、安置诸神,保护法老的神圣统治。公元前2500年左右,埃及第五王朝开始,该王朝的发祥地是太阳神祟拜的中心赫利奥波利斯 (HeIiopoIis),又名“希利俄波利斯”,即“太阳之城”)。随着政治权力的转移,宗教神学系统亦随之更新。长期与孟斐斯的祭司们在神学领域较量长短的赫利奥波利斯的祭司们,创造了系统的宗教宇宙起源说。该说将太阳神“拉”(Ra)与始初之神“阿图姆” (Atum)结合,认为“阿图姆一拉”(Atum-Ra)是宇宙万物的起源和诸神的创造者,确立了对“阿图姆一拉”的祟拜。赫利奥波利斯神学的神谱是:
 
      从原始瀛海“努”(Nun)中升起“原始丘阜”,即初始之神“阿图姆一拉”;“阿图姆一拉”创造了男神“舒”(Shu,“大气”)和女神“泰芙努特”(Tefnut,“湿气”);二者又生男神“格卜”(Geb,“大地”)和女神“努特”(Nut,“天空”);然而男神“大地”和女神“天空”紧紧拥抱、不肯分开,世界一片昏暗,最后他们的父神“舒”(大气)将大地和天空分开,于是天地开辟。天空和大地生有2子2女:长子是奥西里斯(Osiris),次子塞特(Seth);长女伊西丝(lsis),次女奈英蒂斯(Nephthys)。奥西里斯是人间的国王,伊西丝是其妻子。“阿图姆一拉”神的一目为太阳,另一目为月亮。“阿图姆一拉”神用眼泪造化人类。

      约当公元前2100—前公元1800年,即第11和第12王朝时期,底比斯成为埃及再次统一的政治中心;底比斯所崇奉的太阳神“阿蒙”(又名“阿芒”,Amon;“阿门”,Amen)遂跃居为全埃及的主神,并与此前的至高神“拉”相结合,从而成为埃及的新主神“阿蒙一拉”(又名“阿芒一拉”,Amon-Ra)。而在此以前,阿蒙只是宇宙神之一,或者是“赫尔摩波利斯”(HermopoIis)的八神之一。一方面,国家政治中心的地方守护神跃居众神之首,成为全埃及的主神;而与此同时,随着国家的统一,另有一些地域神的享祭范围也随之扩大,并专门化和职业化,成为某类(或某些)职业和行业的护佑者。如“赫尔摩波利斯所奉之神托特(赤鸳神),成为书吏和学者的护佑神;喜乌特所奉之神阿努比斯,成为冥世之神;拉托波利斯所奉之神,成为征战女神”等等。

      尽管古代埃及的宗教信仰十分庞杂,但是依然可以看出这样的两个系统:即作为官方信仰的太阳神崇拜和作为民间信仰的奥西里斯崇拜,法老作为太阳神的化身和儿子成为太阳神崇拜的核心;奥西里斯作为尼罗河神和植物神而成为民间农事崇拜的中心。而“在埃及的古朴时代,流行着‘神圣统治’的教义。国王就是神,他的身份是神圣的,他的诏谕也是神圣的,‘凡人’不能够和他对抗。他的人格高于国家一切政务之上,甚至他的贵族离开了他的恩典就不能生存”。古代埃及人认为,太阳每天从东方升起,然后在天空航行,每天傍晚在西方下山;夜间太阳在地下旅行,然后作为新生的太阳于第二天早晨再一次从东方升起。古埃及人想象太阳是乘船航行,神圣的国王则乘船在太阳神之后旅行,国王由于 经常受到太阳神光辉的照耀,所以永远受到太阳神的祝福。在第五王朝末期的金字塔题辞中,国王在今世是荷拉斯和太阳神“拉” 的儿子,在后世则被称为“奥西里斯”(即冥世之王)。在埃及古代史末曾流传着这样的神话:
 
      埃及有一位贤明的国王叫奥西里斯,善良贤惠的伊西斯是他的妻子,他们受到人民的爱戴。赛特是他们的一个兄弟,因嫉妒奥西里斯的统治,遂图谋杀害他们 ......(阅读全文请点击附件)埃 及.doc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我国宗教财产的法律保护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 \佐文江
摘要:在我国当代市场经济环境中,宗教世俗化的趋势越来越强,宗教财产已经开始向商…
 
中国的宗教自由与宗教俗世化 \陈锦航
关于中国宗教自由问题,虽然确实有西方对中国宗教自由意识形态的偏见,但是其中还…
 
运行在历史和现实中的教会法体系 \孙怀亮
摘要:自11、12世纪欧洲西部法学复兴以来,教会法体系和世俗法体系的形成和推进构成…
 
论18世纪美国政教分离制度的确立 \周蕊蕊
摘要 宗教在美国社会的地位十分独特,一方面,美国是个完全建立在宗教基础上的国…
 
宗教法本质考 \何勤华
公元前15世纪以后,在古代印度和西亚地区,逐步发展起了吠陀教、婆罗门教、佛教、扰太…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没有文章
       下一篇文章:没有文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