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观察
 
庙宇与神像:传统社会的民间信仰
发布时间: 2016/10/20日    【字体:
作者:宾水林 丁铨
 
它们或大或小,或新或旧,或拜北帝,或拜关公,或供奉洪圣,但它们都是三水大地上民间信仰的载体,这些供奉不同“神仙”的庙宇,也被认为是三水传统社会的“NGO组织”,把附近的居民牢牢地凝聚在一起。
 
白坭金竹村的康真君庙,如今显得空空荡荡
 
每年北帝诞时,人们从芦苞胥江祖庙抬出北帝像
 
西南思贤滘旁、昆都山下是供奉华光大帝的五显庙
 
西南渡口附近武帝庙的香炉
 
两年来,我们行走在三水土地上,随处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庙宇。它们或大或小,或新或旧,或拜北帝,或拜关公,或供奉洪圣,但它们都是三水大地上民间信仰的载体,这些供奉不同“神仙”的庙宇,也被认为是三水传统社会的“NGO组织”,把附近的居民牢牢地凝聚在一起。
 
民间信仰的复活
 
三水庙宇众多,其中以芦苞胥江祖庙最为有名,这座拥有800多年历史的古老庙宇,与佛山祖庙、德庆悦城龙母庙并称为广东三大最有影响力的古庙,其建筑之精美,砖雕、木雕、陶塑之精细,均为人津津乐道。
胥江祖庙供奉的主神是北帝,除了北帝,三水主要信仰的神灵还有关帝、洪圣公、康公真君、华光帝等。西南渡口附近的武帝庙、胥江祖庙附近的关帝庙供奉的就是武圣关二爷;芦苞独树岗和西南南岸村有洪圣庙;而白坭金竹村则有康真君庙;西南思贤滘旁、昆都山下则独立着供奉华光大帝的五显庙。
 
这些庙宇均香火旺盛,并有专人负责打理。然而,香火的重新延续是近10多年的事情了,其间香火一度中断四五十年。白坭金竹村康真君庙曾被简单地认定为“迷信”,遭受破坏。“这个庙1957年前还是香火旺盛。”77岁的村民陆永然说,1958年后庙宇就遭到破坏,神像被拉倒,搬出去烧掉或沉入塘底。芦苞关帝庙、独树岗洪圣庙无一不是如此。
 
关于民间信仰,中山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刘晓春教授认为,广东民间信仰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民众创造的文化,不能简单地以“迷信”定义之。近10多年,民间信仰又复活了。1999年,康真君庙恢复,重塑神像;2002年,芦苞关帝庙修复一新,并被评定为佛山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独树岗洪圣古庙进行了第三次大修。
 
泛神崇拜与众神和谐
 
中山大学副校长、历史学教授陈春声谈到岭南民间信仰时指出,民间信仰没有系统性,没有排他性。“民间信仰可以拜天后,可以拜三山国王,可以拜一个猴子,拜一棵树,拜什么都可以,但是不会因为你拜了这个就不能拜其他的。”
 
这在学界被称为“泛神崇拜”,这一点在三水的庙宇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芦苞祖庙名闻广东,除了其历史悠久、建筑精美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儒释道”三教合一,一个庙之内同时供奉着道教的北帝、儒教的文昌星和佛教的佛祖。在其他庙宇中,也存在众神和谐的现象,如康真君庙中,里康公与财神、文昌帝君和谐共处;独树岗洪圣庙里,也供奉着北帝。
 
民间信仰常常有非常功利的目的。费孝通先生解释中国人的信仰特征时说:“我们对鬼神也很实际,供奉它们为的是风调雨顺,为的是免灾逃祸。我们的祭祀很有点像请客、疏通、贿赂。”胥江祖庙的修建,就是源于当时的水乡环境。数百年来,三水一带传唱:“南雄洒湿石,清远大三尺,三水佬拉屐。”意即南雄地区洒点小雨,到了三水已水涨田淹,逃难都来不及了。于是,北帝以真武水神之身出现在三水芦苞胥江河畔。而北帝庙旁的文昌庙,则可以满足人们祈求儿孙学业进步的愿望。
 
传统社会的NGO组织
 
民间信仰是身份认同的标尺。金竹村的康真君庙成为金竹村村民的身份识别器,“金竹村的人都来祭拜。”村民陆永然说,大家都有这种默契,互相认同。洪圣大王是南岸民间信仰祭拜的神祇,也是社区神祇。每逢节日,村民都会到庙里祈福,而村里哪一家人要办喜事,都会请出神像,以祈求平安。
 
也有学者把这种在某特定地域内、基于共同的民间信仰的非正式组织叫做华南传统社会的“NGO组织”。这种组织承担着一种社会管理的功能,把村民紧紧团结在一起。著名明清社会经济史专家罗一星谈到芦苞祖庙时说,芦苞祖庙把附近社区紧密联系起来,其价值超越了宗教,超越了民间信仰,蕴藏着中华文明的精华。
作为传统社会的NGO组织,庙宇由附近村民共同出资兴建或修整,由当地人共同管理。同时,这些庙宇也曾是议事的地方,庙宇所得的香火钱,也会捐献出一部分救助穷苦人,或者捐助办学。(记者 宾水林 丁铨)
 
转自中国妈祖网
http://www.chinamazu.cn/xsdg/msxy20160120/30138.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高度重视宗教信仰问题 \王冬丽
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约占国土面积的64%,西部和边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少…
 
论基督教对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王路遥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同时西方社会人群的主体目前也是信奉是基督…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潭柘寺
       下一篇文章:多支台湾进香团 赴妈祖故里湄洲岛谒祖进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