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观察
 
教宗方济各讲授要理:什么是圣周,圣周都要做什么?
发布时间: 2017/4/13日    【字体:
作者:天主教中文网
 
亲爱的弟兄姐妹:
 
我们即将进入圣周。圣周四当天下午我们将以“主的晚餐”弥撒展开纪念基督受难、死亡和复活的逾越节三日庆典。这是整个礼仪年的高峰,也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高峰。
 
逾越节三日庆典从纪念主的最後晚餐开始。耶稣在祂受难前夕,以饼和酒的形式将自己的身体献给天父,把它们作为食粮赐给宗徒们,并命令他们一直延续这献祭,以纪念祂。“主的晚餐”礼仪福音记述耶稣为宗徒们洗脚,从另一个视角表达了感恩祭的同一个意义。耶稣好似仆人,为西满伯多禄和其他11位宗徒洗脚(参:若十三4-5)。耶稣藉着此先知性举动,表达了祂的生命和受难的意义,即为天主和弟兄服务:“因为人子不是来受服事,而是来服事人”(谷十45)。
 

 
我们在圣洗圣事中,当天主的恩宠洗净我们的罪过,我们穿上了基督时(参:哥三10),也是如此。我们每次在感恩圣祭中纪念上主,也是如此:我们领受与基督忠仆共融的圣事,是为听从祂的命令,彼此相爱,如同祂爱了我们那样(参:若十三34;十五12)。若我们领受圣体,却没有诚意彼此洗脚,我们就认不出上主的奥体。那是耶稣彻底自我奉献的服务。


 
在圣周五的礼仪中,我们将默观基督的死亡,朝拜十字架。在祂生命的最後一刻,在祂将自己的灵魂交托於天父之前,耶稣说:“完成了”(若十九30)。耶稣说“完成了”这句话是什麽意思?意思是救恩工程完成了,《圣经》中每句话在基督,即被宰杀的羔羊的爱内达到了圆满。耶稣藉着祂的祭献,将最大的不义转化为最大的爱。
 
世世代代以来,许多男女以他们的生命见证反映着这完美、圆满、纯洁的爱。我愿意缅怀一位当代的英勇见证者,安德肋·桑托罗(Andrea Santoro)神父,在土耳其传教的罗马教区司铎。他在特拉布宗(Trabzon)遇难的前几日曾写道:“我来是为了居住在这些人中间,让耶稣藉着我的身体施展作为……。唯有献出自己的身体才能拯救世人。带走世上的恶,分担世上的苦,将它们吸入自己的身体内直到极限,如同耶稣所做的那样”。愿我们当代这个人的表样,以及其他许多的人能帮助我们效法耶稣,将自己的生命作为爱的礼物献给弟兄姐妹。

 
 
今天也有许多男女是真正的殉道者,他们为了宣认信仰,仅仅为了这个理由,而与耶稣一同献出了生命。这是一种服务,是为见证基督信仰而流血牺牲的服务,是基督为我们所做的服务,祂为救赎我们而耗尽一切。这就是“完成了”这句话的意义所在。当我们在生命的最後,带着我们的过错与罪恶,也带着我们的善行和对近人的爱,如果可以像耶稣那样对天父说:“完成了”,该有多好啊!或许我们不如耶稣说得那麽完美,但我们可以说:“主啊,我已经尽全力了。完成了”。在朝拜十字架、注视耶稣时,我们应该想想爱,想想服务,想想我们的生活,想想基督徒殉道者,也应该想想我们生命的终结。无人知晓这事何时发生,但我们可以祈求恩宠,好能说:“父啊,我已经尽全力了。完成了”。
 
圣周六是教会默观基督以十字架光荣战胜後,在墓穴“安息”的日子。教会在圣周六再次与圣母玛利亚站在一起,教会全部的信德都集中在她身上。她是第一个及完美的门徒,第一个及完美的信徒。在黑暗笼罩受造界之时,她独自一人手持点燃的信德火把,在绝望中仍怀着希望,相信耶稣的复活(参:罗四18)。”
 
在复活前夕守夜盛典中“阿肋路亚”的欢呼声再次响起,我们庆祝基督的复活,宇宙和历史的核心与终点;我们充满希望地守夜,等待祂的再度来临,等待复活奥迹完全彰显出来的日子。
 
 
有时候夜晚的黑暗似乎闯入心灵;有时我们想:“已经无事可做了”,心中再没有爱的力量。然而就在那黑暗中,基督点燃了天主之爱的火焰:一道浩光打破了黑暗,宣布了新的开始,在黑暗的最深处,某个事件开始了。我们都知道,在黎明前的一瞬间,黑夜是最黑暗的时辰。然而,基督正是在那黑暗中得胜并且点燃了爱火。痛苦的石块被推倒,给希望腾出空间。这就是复活奥迹的伟大之处!在这至圣之夜,教会把复活之光交给我们,以免我们像某些人那样恼恨“早知如此……”,而是像某些人那样拥抱当下且充满对未来的希望:基督战争了死亡,祂与我们同在。我们的生命没有停留在坟墓的石块面前,藉着对基督的望德,我们的生命越过坟墓,因为基督正是从那坟墓中复活了。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做清晨的哨兵,知道认出复活耶稣的标记,如同那些在一周第一天的清晨向坟墓跑去的妇女和门徒们那样。
 
亲爱的弟兄姐妹,在这神圣的逾越节三日庆典期间,我们不要局限在纪念耶稣受难上,更要进入基督复活的奥迹,将祂的心情和态度化为己有,如圣保禄宗徒所教导的那样:“你们该怀有基督耶稣所怀有的心情”(斐二5)。这样我们才能互祝“复活节快乐”。
 
转自天主教中文网微信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高度重视宗教信仰问题 \王冬丽
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约占国土面积的64%,西部和边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少…
 
论基督教对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王路遥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同时西方社会人群的主体目前也是信奉是基督…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大足石刻——人类历史世界文化遗产古迹
       下一篇文章:“活佛”是活着的佛吗?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