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经济
 
帖木儿帝国的社会政治经济状况
发布时间: 2017/11/23日    【字体:
作者:吴重庆
关键词:  帖木儿 政治 经济  
 

帖木儿帝国信奉伊斯兰教。统治者以伊斯兰教的保护者自居。伊斯兰教的教职人员在社会上有崇高的地位。

政治体制上有中央、地方两级政府。中央政府设大臣会议,由七人组成。一人管理行政,包括商业贸易、财政、治安在内;一人管理军事;一人管理客旅和无主的产业;一人管理素丹王室的宫廷事务。另外三人掌管边境和内地事务。地方有大州、小州之分。各有长官三人。一人掌民事,一人掌军事,一人掌无主产业。又军事及民事辅佐人员协同处理政事。基本军队由40个蒙古部落构成。各个部落按照其人数调发士卒。一切后勤物资以及运输所需的牲畜,都要由民间征集而来。兵种有先锋队、轻装部队、骑兵、流动督察部队等。还有管理军事机械的技术人员。军队中也有不少外国人。帖木儿招募兵士不限国籍、不限地位,连败军的士卒也被录用。国内有一套系统的司法制度。据出使帖木儿帝国的卡斯提使臣克拉维约报导:“帖木儿每次出征,军中置有法官多人,随时接受诉状,加以裁判。帖木儿将民、刑各事,及行政诉愿分开;一部份法官专理刑事案件,另一部份则处理官吏贪污案件……境内司法,有条不紊,职责之划分,极为清楚。”他又把首都撒马尔罕城中“好斗之人以及首倡作乱者,皆送上战场”。因而“城内治安,极为良好。其严肃之处,使居民彼此之间,不敢口角。邻居相处,彼此亦无敢有故意欺侮凌辱之处”。有些官吏因擅作威福,对人民残忍暴虐,滥用职权,被帖木儿处以死刑,没收财产,如撒马尔罕省长底纳即是。赫拉特城,据中国明代两度(1414、1416年)出使该地的使节陈诚所见,也是秩序井然。那里“不用刑法,军民少见词讼”帖木儿注意国内外的商业贸易发展,曾为印度、波斯东部地区开辟了一些陆上的新商道。他曾致书法国国王,要求法国派商人来,并说世界由于有商人活动才能繁荣起来。

帝国各地区间有畅通的大道。道上遍设驿站,建有供使者住宿的馆舍,并备有换乘的马匹。较大的驿站,常备良马百匹,多至200匹。帖木儿之使者每至一驿,立将原马交与站上更换新骑,继续前进。马匹如在途中疲乏或倒毙,使者即自路上所遇到的骑者(包括王公、贵族)借用坐骑,赓续前进,绝不停顿。这样安排既使各地消息灵通,也能保持密切联系,有利于商业贸易。帝国政府很重视城市的建设。一些城市虽然毁于战火,但不少城市得到发展与保护。在建设过程中,利用各种方式集中技术工匠。帖木儿占领、劫掠著名城市设刺子、巴格达、大马士革、德里等城,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掠夺财富和技术力量去建设中亚。为了充实他的国都撒马尔罕,“不惜用种种手段,招致商人来此贸易。并于所征服的各城市中,选拔最良善、最有才干及有巧艺之工匠,送来此间”。大马士革的珠宝商、丝织工匠、弓矢匠、战车制造家及制琉璃、瓷器的陶工、土耳其的造枪匠、镂金匠、建筑师等各行业手工艺人都送往该城。来自各处的技术匠师数目超过15万以上。所以“此都中凡百行业,皆无缺乏专门技工之感”。

首都之外,繁盛之村落中,也有“帖木儿从所征服之各地移来人民,充实其间”。这些工匠、移民皆被逼而来,很不自由。但是帖木儿对他们生活的某些方面也有安排。送往途中,移民“有骑牛者,有骑驴者,亦有牧放畜群而来者,逢村吃村,遇站吃站,因帖木儿之规定是如此”。在城市中曾营造了一些大工程。建造撒马尔罕时,派定官员督率工程的进行。全城有统一的规划,划定拆除线,线内民房、旧屋一律清除。拆后,两旁建筑立刻动工。工人分昼夜两班,完工极为迅速。建成商肆后,所有百货,都集中到商场里。花园及果林之间,皆开辟广场和往来大道。最华美、最富丽的楼房、别墅、亭、园、台、榭,都建在四郊。除了撒马尔罕,还有不少城市得到重建与扩建。如沙鹿海牙,曾于蒙古人西征时被毁。1392年帖木儿重新建设,移民充实。出现“人烟繁庶”,“园林广茂”的景象。又如阿姆河畔的古城迭里迷,1407年开始在旧城附近另筑新城,“城之内外居民数百家牲畜蕃息……新旧城相去十余里”。

在边陲地区,结合防御、出征的需要修建一些桥头堡,并把那里发展成新的居民点。如在阿史不来河上建了一个堡寨,并采取措施恢复该地区的农业。在热海也建筑了另一个堡寨,在卡布尔河谷和木干草原地区修建了大型的灌溉工程。在重建、扩建、新建一些城市的同时,还有不少城市在繁荣发展,如俺都淮、八刺黑、塞蓝、建失干、卜花兜(布哈拉)、苏丹尼叶、尼沙卜儿、安胡叶、替而米兹等等。它们大都方圆10余里,城池雄伟,人口稠密,有多达万户家口的。有的以农业生产为主,城市沟渠完整,五谷蕃殖;有的商货云集,是商业的中心,各国商旅汇聚城中,民物富庶,消遣场所皆备。

帖木儿帝国处于沟通亚欧大陆大干线(即丝绸之路)的中段。有相当一段,特别是中亚,是地理条件最差、交通极不便利、经济落后的地区。那里或为乾旱无雨的沙漠荒原,或为陡峭绝壁的崇山峻岭,猛兽、毒虫相杂,盗贼、强梁出没,行人却步,商旅稀少。又经常受到游牧民族的侵袭、骚扰;不能长期有效地保证安全与繁荣。帖木儿帝国在这里兴起后,实现了中亚与西亚的统一。东西通道站驿相望,道路无阻,远地商旅,咸得其济。在广阔的版图内,一度出现兴盛的景象。对这个地区的建设,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载于《外国历史大事集》
转自知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立法与宗教管理”学术研讨会 \徐玉成  冯雪薇 等
编者按:2016年12月10日,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本…
 
早期基督教的人权观念与人权实践 \魏治勋
提要:作为现代宪政制度核心理念的人权原则起源于基督教的伦理规范。基督教伦理规范…
 
我们的法律与宗教危机 \方灿
——读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有感 摘要:梁治平先生的《死亡与再生:新世纪的曙光…
 
大智大勇巧安排,复兴佛教绘蓝图——纪念赵朴初居士诞辰110周年 \徐玉成
内容提示: 2017年11月5日,是伟大的爱国者、中国共产党亲密的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
 
略论宗教改革对国际法发展的影响 \钟继军 邱冠文
摘要教会否定国家间的相互独立,阻碍了国际法的发展。宗教改革促进了欧洲近代民族国家…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述评宗教经济学
       下一篇文章:推动全球伊斯兰经济实现包容、创新和高效发展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