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庙祭民俗在现代新兴庙会中的再现
发布时间: 2018/3/15日    【字体:
作者:马西沙
关键词:  庙祭民俗 庙会 五显财神信仰 莲花池庙会  
 
      ——以北京莲花池庙会五显财神信仰为例
 
      摘要:庙祭民俗在传统庙会的形成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为传统庙会产生的前提和基础,它不但成为传统庙会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传统庙会大都是以相应的庙祭民俗作为其不断存续发展的保障。在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中曾一度消失的庙祭民俗,在现代新兴庙会中得以再现。北京五显财神祭祀在当今北京莲花池庙会的再现,不但赋予了庙祭民俗更多的娱乐性,而且庙祭民俗的再现,成为对民间传统文化加以展现或应用的一项实践活动。
 
  传统意义上,庙会是以社区庙宇为中心,围绕庙祭民俗而形成的具有丰富功能的社区组织。它以祭祀活动为基础,包含了娱乐和商业等丰富内容,创造了反映社区生活的庙会文化。因此,庙祭民俗在传统庙会的形成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了传统庙会产生的前提和基础,祭祀性也成了传统庙会的本质属性。就这种意义而言,庙祭民俗不但成为传统庙会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传统庙会大都是以相应的庙祭民俗作为其不断存续发展的保障。正是由于庙祭民俗与中国传统庙会之间存有如此密切的关联,以致庙祭民俗一旦消失,中国传统庙会也将难以为继。这一现象,从新中国建国以来的庙祭民俗境遇可以较好地说明。北京作为千年古都,拥有源远流长的庙会文化传统,形成了浓郁的庙会文化。但是,在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下,承袭千年传统风韵的庙祭民俗也曾一度遭到历史风暴的涤荡而相继消失,北京的传统庙会也随之销声匿迹。上世纪80年代以来,北京庙会文化传统再度复兴,而作为传统庙会产生基础和存续保障的庙祭民俗又得以在现代部分新兴庙会中再现。本文将以北京传统的五显财神庙会的五显财神祭祀在当今北京莲花池庙会的再现为例,对当今庙祭民俗在现代新兴庙会中的再现进行描述和分析。
 
        一、五显财神信仰的历史变迁
 
  (一)五显财神溯源
 
  五显财神作为信仰的神灵对象,在民间被称为“偏财神”。在2012年莲花池庙会五显财神信仰活动专区,对五显财神作了如下记述:
 
  “传说五显财神,是五个异性金兰兄弟。大哥是‘都天威猛曹大元帅、显聪王’曹仁广;二哥是‘横天都部刘大元帅、显明王’刘义广;三哥是‘丹田降魔李大元帅、显德王’李诚广;四哥是‘飞天风火大元帅、显真王’葛信广;五弟是‘通天金目大元帅、显正王’张智广。这五兄弟不但有万贯钱财,而且还侠肝义胆、扶弱抑强,乐善好施,仗义疏财。他们死后被明英宗于天顺二年(1458年)敕封为‘五显元帅’,建庙奉祀。万历三十年(1602年),晋奉为王。”
 
  北京文史资料中也有关于五显财神的记述,所记五显财神与上述宣传资料所述一致。据民间故事所述,五显财神庙内供奉的五位财神,“据说五位财神原来是五位结拜的把兄弟,他们分别叫曹显聪、刘显明、李显德、葛显真、张显正。他们劫富济贫,被官兵抓住下了大狱。受尽了酷刑,最后定为死罪。在押赴刑场的途中,走到离广安门三里多地的地方,这五兄弟由于伤势太重,再也走不动了,被官兵就地斩首了。”在田野访谈中,丰台区莲花池公园管理处韩主任也介绍到五位财神相传是五位结义的兄弟,因为杀富济贫,被老百姓尊崇为财神。五位财神在老百姓的信仰中是作为“偏财神”而出现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能反映出人们对信仰具体哪位财神并不太关注,他们更注重财神信仰的实际效果,这也体现出民间信仰具有较强的实用性和功利色彩。
 
  (二)五显财神信仰的庙宇空间——五显财神庙
 
  据《北京丰台区志》所载,五显财神庙建于明英宗天顺年间(15世纪中期),原庙坐落在今六里桥,即广安门路与西三环路交汇十字路口南边路西,1987年因修建立交桥被拆除。据该书记载,五显财神信仰的空间当建于明代。据档案资料显示,民国十九年北平社会局《寺庙登记条款总表》中,对五显财神庙的名称、区域地址、建立时代、住持姓名、法器等诸项都作了登记。其中对建立时代登记为“建立明代,至乾隆年又光绪元年各村公建重修”。在民国二十五年北平市政府第一次寺庙总登记中,五显财神庙的建立时代登记为“明代建筑,乾隆年间重修”。对于五显财神庙重修的情况,乾隆五十一年石碑有详细记载:“京都广宁门外柳巷村,有五显财神庙。盖起自前明,其详不可闻也。历年久远,庙宇塌坏,欲行修造,工用浩繁,僧力维艰,因商之好善乐施者,幸仰赖神灵感应,人心踊跃,于是年二月,醵金鸠工,至九月正殿两庑殿,全行完竣。”在关于地处北京丰台地区的“五显财神庙”故事中,由于穷苦百姓十分感念上文所述的结义五兄弟,“便在他们殉难的地方修了一座庙。因为哥儿五个名字中间都是‘显’字,便称这座庙为‘五显财神庙’,建于明朝天顺年间。”综合上述地方志、档案记录、碑刻所记和民间故事所述,可以看出,五显财神庙建于明代,属于公建庙宇,清代有过重修。据此可知,五显财神庙有600多年的历史。因此,处于五显财神庙这一空间的五显财神信仰便成为北京地区具有悠久历史的信仰。另外,据上述关于五显财神庙庙产登记的档案也可看出,当时,广安门外五显财神庙解放前是当时政府管理的重要对象,其庙宇实体解放后依然存在。直到1987年修建立交桥,“昔日神庙剩下的戏楼、前后大殿、配房、仓库均被拆除,仅存两棵古槐矗立在六里桥小学分校内”。至此,北京地区历史上信仰五显财神的庙宇空间也随之消失。
 
  (三)五显财神信仰的盛衰变迁
 
五显财神信仰从一开始,就在广大民众的信仰生活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被人们所笃信奉祀。过去北京的寺庙中,财神庙的数量不多,依《乾隆京城全图索引》统计,仅有十座,但大多香火一般,唯独五显财神庙被老百姓所尊信不疑。每年农历的正月初二及九月十五至九月十七,都有庙会,以正月初二为盛,进香祈祷吉星高照、求福发财者甚多。不少人在进香归途中,还要买些蝙蝠和“福”字的绒花插在帽子或头发上,说是“带福还家”。从史料记载来看,五显财神信仰在历史上香火曾一度非常兴盛。清崇彝在《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记载:“初二日,以广宁门外五显财神庙天未明即有侯城者,终一日千万计,有借元宝之俗,发财后加倍还之。”清震钧的《天咫偶闻》记载:“广宁门外财神庙报赛最盛,正月二日,九月十七日,倾城往祀,商贾及勾阑尤多,庙貌巍焕,甲于京师。庙祝更神其说,借神前纸锭怀归,俟得财则十倍酬神,故信从者益多,而庙祝之利甚溥。”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记载了九月间五显财神庙会中五显财神信仰的盛况:“财神庙在彰仪门外,每至九月,自十五日起,开庙三日。祈祷相属,而梨园子弟与青楼校书等尤为多。士大夫好事者,亦或命驾往观焉。彰仪门即广安门也。”综合上述记载可以看出,五显财神信仰在清代曾香火极盛。《旧都文物略》对五显财神信仰作了如下记述:“新年之二日,则于广宁门外五显财神庙祈财,争烧头一炷香。倾城男妇,均于半夜,侯城趋出,借元宝而归。元宝为纸制,每出若干钱,则向庙中易元宝一二对,不曰‘买’,而曰‘借’,归则供之灶中,更饰以各色纸制之彩胜,盖取一年之吉兆也。”《民社北平指南》记有当时正月初二到五显财神庙祭财神的记述:“二日晨,居民商肆,均祭财神,焚香放炮,供以雄鸡、鲤鱼、猪头、羊肉等品。同时燃酒杯中酒尽,持财神马(神马者,即纸绘之神像也)置于庭中之松柏枝、芝麻秸上,与黄钱千张元宝等并焚之。亦有赴财神庙焚香借元宝者,谓借之则财旺,次年加倍还之。”20世纪30年代,在正月初二五显财神庙会这一天,由于上香逛庙的人多,当局破例提前开城门,还从东华门到财神庙专门开过专车,票价每位5角。据档案资料,1938年,北平郊四分局在呈报“管内六里桥五显财神庙庙会情形”中,呈报“兹日,广安门早六时即行开放,市民前往且香络绎不绝。本分局为维持治安计,虽于沿途(广安关庙)增设岗哨。……当日,旦到男女香客约十三万余人。”至1948年,北平市警察局郊四区警察分局第四分驻所呈报的“管界六里桥五显财神庙请照例年开放庙会情形”中,指出当时六里桥一号五显财神庙住持呈请警察分局于正月初二庙会之期派警前往保护维持秩序。由档案资料可见,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一方面,五显财神庙会每年春节正月初二举办庙会的传统仍在传承;另一方面,从警察局派警维持秩序、广安门提前开放以及当日香客人数综合来看,当时的五显财神庙会还相当繁盛。
 
《北京名胜古籍辞典》在介绍五显财神庙时,指出解放前香火的盛况在解放初期尚可见到。可见,在解放初期,五显财神信仰及祭祀民俗依然在民众中间传承。笔者在2012年正月初二对莲花池庙会五显财神信仰活动的田野调查中,抄录了关于“莲花池畔五显财神庙的历史”资料,其中有“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庙会停办”的记述。
 
  综合上述资料的记述可知,五显财神信仰伴随着五显财神庙会的举办,在其兴起之后的较长历史时期内曾相当繁盛,曾是老北京民众享用的一项典型的民俗事项。历史上五显财神信仰有其固定的空间、固定的时间和具体的信仰活动,民众依托五显财神庙会,尤其是在正月初二对五显财神上香祭祀。随着上世纪50年代后期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对五显财神信仰的冲击,民众在五显财神庙这一固定实体空间内对五显财神信仰的庙祭活动也随之消失了。
 
      二、再现的五显财神信仰
 
  为了再现自明代即已存在的五显财神信仰的特色,北京丰台区政府相关部门组成的莲花池庙会组委会在学者的学术支持下,从信仰空间、信仰时间、信仰活动等方面创造条件再现昔日五显财神信仰的景况。据田野调查,第十届莲花池庙会(2010年)专辟了五显财神信仰活动专区,五显财神信仰在现代春节庙会上得以首次再现。随后又对活动专区进行了专门整修,筑起院墙,建起南、北、西三座“山门”,并分别在各“山门”上方挂着书有“五显财神”的匾额。经“山门”进入“庙”内,是由民间艺人打造的塑有五显财神像的五显财神影壁墙,从而营造并再现了五显财神信仰的实体空间。历史上的五显财神庙已经消失,但是在莲花池庙会空间内重新营造信仰的实体空间以来,这一北京地区历史悠久的民俗信仰活动又得以再现,近年春节期间,都有民众络绎不绝地来祭拜五显财神。
 
  在信仰时间上,依照传统习俗,每年的正月初二在莲花池庙会期间举办“五显财神祭祀”仪式。由于历史上五显财神庙会会期只有一天,因此信仰活动也在一天之内结束。与此不同的是,现代莲花池庙会中的五显财神信仰活动自正月初二开始一直持续到庙会结束。信仰活动和历史习俗相比,没有上香和借元宝的活动,再现的活动仿照传统习俗活动,主要包括拜五显财神、摸元宝、投金蟾、打金钱眼、走财路等祈福活动。
 
  就信仰活动而言,与财神相关的各项祈福活动分布在“庙”内的不同方位。靠近西门的是“投金蟾”和“打金钱眼”民俗活动区,在“庙”内正中央由南向北依次排开的是“走财路、摸元宝和拜五显财神”活动区。每年的祭拜五显财神活动都以“五显财神祭祀”仪式开始。2012年的祭祀仪式,莲花池庙会主办方特意邀请广宁寺居士到五显财神祈福区主持祭祀仪式。祭祀仪式开始后吸引了大量的民众围观,居士首先在五显财神塑像前摆好供桌、供品,然后经过焚香、诵经、跪拜等一系列仪式,最后向财神祈求降幅于民众,并将供品分与围观的民众。整个仪式持续可将近一个小时。仪式结束后,民众可以自由地进行祭拜祈福活动。新年伊始,民众在五显财神活动专区纷纷通过不同的祈福形式来祈福。在五显财神塑像前祈福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他们向五显财神像跪拜叩首,然后向功德箱内投入数量不等的钱币。在跪拜叩首祈福的人流中,包括不同年龄段的人。成人独自行事,少年和儿童则是在大人的陪伴下模仿着大人的样子去做,他们多半还不知道其中所蕴含的意义,但是他们凭着些许的兴趣参与其中,在某种程度上就受到该习俗潜移默化的影响,并能形成一定的记忆,这在不自觉中传承了财神信仰的民俗文化。
 
  五显财神庙内的其他祈福活动也吸引着大批民众,有的甚至出现了排长队的现象。人们谨慎地按照要求去做,生怕出半点差错,影响祈福的灵验度。他们恭敬虔诚地对待每一个环节,顺利成功地完成祈福活动对他们来讲意味着一种吉兆。人们逛庙会是带着休闲娱乐的意味,但是人们一旦参与五显财神庙内的祭拜祈福活动,祈福求吉的心理在很大程度上便成为他们主要诉求。
 
  田野调查发现,尽管信仰空间已不再是传统的信仰空间,但从参与信仰活动的民众数量来看,民众对财神信仰有潜在需求。只要满足了这一需求条件,不管是在真正的庙宇内,还是在重新构建的信仰空间中,民众就会重拾这些需求,从而使得记忆中的传统信仰习俗以新的形式再现。
 
      三、有关五显财神信仰失而再现的思考
 
  通过历史的回溯和现状的描述,我们对有关五显财神信仰再现现象的思考如下:
 
  首先,五显财神信仰虽然都是在庙会空间中进行的,但是在与庙会的关系上却出现了不同的表现形式。历史上的五显财神信仰是当时庙会产生和存在的基础和前提,庙会是因信仰而出现的。民众对五显财神的信仰是当时庙会的主要活动,占据主角地位,其他商业性、娱乐性活动则依此而生,处于附属地位。但是,再现的五显财神信仰却是依托庙会而出现的,庙会是其再现的基础。庙会的活动丰富多彩,五显财神信仰只是其中之一,并不占主要或突出的地位,相对于当前庙会的商业性和娱乐性活动而言,信仰活动甚至可以说是处于附属地位。因此,五显财神信仰与庙会的关系在失而再现后已今非昔比。
 
  其次,在信仰活动时间上,历史上的五显财神信仰是一年定期两次,且以正月初二为盛。正月初二的信仰活动只有一天。再现的五显财神信仰一年只有一次,信仰活动则持续四五天。从年度次数上看信仰活动的时间少了,但是从总体上看信仰活动时间比原来还要多。不可否认活动时间多,有利于强化民众对传统文化的认识,有利于向民众宣传传统文化,但是也应考虑信仰活动在现代庙会中的角色作用因时间增多所产生的客观影响。
 
  再次,五显财神信仰的失而再现,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政府行政与民俗文化之间的关系。五显财神信仰的失而再现,一方面表现在民俗文化依托政府的行政策略。在新时期,主要指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信仰意识形态领域渐显自由,这在客观上为信仰民俗文化的复兴创造了较宽松的环境。法国思想家布迪厄(Pierre Bourdieu)曾指出文化资本存在三种形式:具体的状态、客观的状态和体制的状态[12]。从文化资本存在形式的角度来看,五显财神信仰在现代庙会的再现,是文化资本体制化状态的体现。五显财神信仰的体制化状态或其在现代庙会得以再现,政府的行政认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它赋予了五显财神信仰在现代庙会中以正当和合法的身份存在的资格。另一方面则是政府利用民俗文化的行政策略,这主要指政府的文化资源开发策略。政府利用民俗文化资源发展地方经济,活跃和繁荣地方社会文化,服务社会建设。
 
  最后,从上文描述中可以看出,相比于历史上的信仰活动,再现的五显财神信仰活动更趋新颖和丰富,将信仰活动寓于娱乐之中,信仰活动的娱乐成分和娱乐性明显增强,更加符合当今民众的春节文化需求。
 
  总之,五显财神信仰再现,是在产生这一民间传统的社区之内,在新的语境中对传统习俗的仿照性展演。这类在现代新兴庙会中再现的庙祭民俗,从其传承性质上来看,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对民间传统文化加以展现或应用的一项实践活动。
 
转自中国民俗网
http://www.chinesefolklore.org.cn/web/index.php?Page=2&NewsID=17282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和儒教差异对宪政的影响 \贾志民
摘要:宪政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其中与文化、宗教、伦理等因…
 
从亵渎宗教到煽动宗教仇恨 \汤洪源
对诋毁宗教、破坏宗教声誉、伤害信众宗教感情的言论进行立法管制,涉及表达自由与宗…
 
论公民宗教 \汲喆
  每个概念都有其自身的命运。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N.Bellah)…
 
什么才是中国人?——从多元价值、叠合认同视角的解读 \张志鹏
最近“D&G辱华事件”引发网络上的大量关注,“辱华”一词吸引了众多的眼球,也刺…
 
我国宗教财产民事保护的实务研究 \陈世佳
一、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权利保护实践 当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将其拥有的各种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育、文化与福利:从庙产兴学到兴老
       下一篇文章:明清北京的信仰、组织与街区社会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