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观察
 
台湾选战中的“宫庙政治学”
发布时间: 2018/3/23日    【字体:
作者:肖唐镖
 

 

 
 
 
春节期间,一段台湾民众抢头香的视频片段在网络上走红:当宫庙大门打开时,信众们像百米冲刺一样涌入庙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中的香插向香炉,场面激烈。
 
  台湾的大小宫庙人群络绎不绝,这样的场合对于政治人物来说也是不可错过的机会,可以在此与选民互动,与民众“搏感情”。可以说,“宫庙政治学”是台湾选举抢票的必修课。
 
  基督徒也来拜神明
 
  2月16日,大年初一下午,记者路过台北文昌宫的门外,看到络绎不绝的人群排成“之”字形队伍进庙,庙中的人则各自忙着敬香、点灯、许愿、求签、掷筊。不一会儿,记者看见台北市市长柯文哲从远处走来,许多信徒便向他挥手致意,甚至跑上前来握手、合影。
 
  这只是柯文哲当天到访的宫庙之一。当天柯文哲先后去了台北行天宫、觉修宫和松山慈惠堂、慈佑宫等14间宫庙,加上初二的行程,总计要跑28间宫庙,比往年数量多。
 
  面对2018年县市长选举的到来,候选人们为了抢选票,和选民们多互动,都很重视春节期间到宫庙进香的行程,甚至颇有暗中较劲的意味。比如有意参选台北市市长的国民党前“立委”丁守中,春节期间3天造访22间宫庙,与柯文哲在行天宫的行程几乎是前后脚。即便是笃信基督教的云林县长李进勇,为了选举所需,也在大年初一至初三期间,马不停蹄地跑了全县42间庙宇,展开地毯式的宫庙“拜票”。
 
  用红包礼物“搏感情”
 
  除了进庙拜拜,与民众寒暄,政治人物往往会在宫庙发放红包或礼物,向民众表达新年祝福,更好地“搏感情”。
 
  由于台当局在2004年修正有关贿选条款,规定红包一旦超过30元新台币(约等于人民币6.6元)将被视为贿选,因此政治人物发放的红包面额并不大,民众讨红包更多是为了讨个好彩头。除了红包,有的政治人物还会送改良版的“福袋”,里面除了附赠小红包外,有时还会有该年生肖吉祥物的吊饰,或是“刮刮乐”专区(彩票的一种),让民众觉得有福气也有新意。
 
  比如,嘉义市议会议长萧淑丽春节期间制作“旺旺福气狗”狗毛巾、金笔等文宣小礼物,到各大庙宇发放,争取选民的认同与支持。前嘉义市市长黄敏惠也透过新春走访庙宇的行程分享创意红包。
 
  借宗教力量影响大
 
  台湾政治人物都希望通过宫庙争取选民的投票,原因就在于宫庙对于台湾民众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
 
  庙宇是多数台湾民众的信仰中心,遍布于全台湾的宫庙超过1.5万座,其中以妈祖、郑成功、保生大帝、关公的宫庙为主。除了能提供信仰上的精神纽带,台湾的宫庙还有提供医疗、教育和慈善服务的团体,平时和灾难发生时为民众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甚至有的宫庙还可以提供小额借款服务以及其他众多社会服务,这也使得宫庙在信徒们心中更有分量。
 
  因此,每逢节日或重大庆典,相应的信徒就会自发前往宫庙进香祭拜、参与活动。而此时政治人物的出现有利于他们接近民众,让大家了解自己。如果这些政治人物与宫庙的主事者或董事会成员私交好,那么这些宫庙的负责人也会帮忙拉票,对选举结果有一定影响。
 
  前不久在台南学甲举行的世界保生大帝庙宇联合总会成立活动上,记者就亲眼看到众多政治人物利用活动的舞台为2018年台湾县市长、议员选举的参选者造势、拉票。这样的形式让参选者省下了自行组织造势晚会、意见说明会的人力物力财力,他们何乐而不为?
 
不过,也有台湾媒体批评,民众节日时拜神,是带着敬畏之心求“保庇”。但政治人物的烧香拜神行程,不过是一种选举拜票的动作,只是个人利益的追逐而已。
 
转自人民网
http://tw.people.com.cn/n1/2018/0302/c14657-29842768.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中国基督徒3969的新数据是怎样得出的 \石衡潭 卢云峰 杨凤岗
——卢云峰回应杨凤岗与大家 石衡潭按:10月22日,我在微信中发表《基督宗教研究…
 
中国基督徒人数究竟有多少? \杨凤岗
2018年10月20-21日,在北京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举行了基督宗教研究论坛。媒体报道的题…
 
美虽新邦 其命惟旧:读《美国秩序的根基》 \刘军宁
任何秩序都是建立在特定根基之上的:如果根基是细弱且摇晃的,那么秩序的坍塌就是可期…
 
赵朴初居士对于创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的贡献 \徐玉成
内容摘要:本文介绍了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在中共十一届…
 
论我国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法律制度的发展与完善 \黄沛景
摘要 随着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开展和深入、与世界的日益接轨,宗教信仰自由在今天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岳庙
       下一篇文章:教宗主持圣枝主日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