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从政教关系看日本靖国神社问题
发布时间: 2007/8/29日    【字体:
作者:张雪松
关键词:  宗教 政教关系  
 
    
                                            张雪松
 
 
    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8月8日向外界表示,他在五年前竞选自民党总裁时所作的承诺仍然有效。这意味着他决意要在今年“8·15”参拜靖国神社。过去的五年,小泉迫于国内外的压力避开“8·15”选择其他的日期“拜鬼”,因此今年的“8·15” 是小泉可以兑现其所谓承诺的最后一次机会。然而今年7月20日,《日本经济新闻》披露了日本前任宫内厅长官富田的笔记,该笔记显示日本已故昭和天皇裕仁,曾对靖国神社合祭二战甲级战犯表示强烈不满。这一消息立刻在日本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让执意参拜靖国神社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处于更加被动尴尬的地位。这条消息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裕仁是日本第124代天皇,1952年,日本结束美军占领状态后,裕仁天皇于该年10月至1975年11月,前后8次参拜靖国神社。但在此后,裕仁天皇,以及1989年继位的明仁天皇,都再也没有前往靖国神社参拜。
 
    这里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在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期,日本裕仁天皇参拜靖国神社时期,东条英机等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还没有被靖国神社供奉。1978年10月,靖国神社宫司松平永芳,决定把以东条英机为首的14名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偷偷移入靖国神社合祭;而日本公众是在半年以后,迟至1979年4月19日,才得知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的牌位,被偷偷地供奉在靖国神社里。靖国神社这种偷偷摸摸的做法,本身就说明了他们这种行径是见不得人的。被披露的富田笔记显示,昭和天皇得知此事后说:“所以,我在那以后就不去参拜了,那是我的真正想法。”
 
    富田笔记的公布,无疑又给了小泉一击重拳。作为一国领导人,参拜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拒绝要求靖国神社将二战甲级战犯牌位去除,于情于理于法,都是说不过去的。于是小泉只有将民族传统、宗教信仰搬出来,作为最后的遮羞布,但这块最后的遮羞布也没有让他摆脱困境。
 
    如果认为靖国神社是宗教场所:根据政教分离原则,日本政府无权要求将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搬出靖国神社,但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恰恰又违背了政教分离原则,属于违宪。因为日本宪法第20条“政教分离”第3款明确规定:“国家及其机关都不得进行宗教教育及其它任何宗教活动”。
 
    如果认为靖国神社不是宗教场所:则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并未违背政教分离原则,不属于违宪;但日本政府应当要求将二战甲级战犯的牌位搬出靖国神社,否则就是公然为二战甲级战犯招魂,是对国际法和人类普遍道义的公然蔑视,连最后的遮羞布都没有了。
 
    在参拜靖国神社这个问题上,小泉已经陷入两难困境。实际上,靖国神社本来就是日本军国主义“神道设教”遗留下的一个怪胎。日本神道教,本是没有基本教义和经典的,以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为主的非常朴素的原始宗教;后来随着各地神社的发展,以及外来佛教和中国儒学的影响,日本神道教逐渐从原始宗教演变为有许多不同教义和教派的宗教。近代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统治者通过“废佛毁释”等手段,运用国家权力,打击佛教等日本固有宗教信仰,而将国家神道确立为国教。但国家神道并不同于一般的政教合一的国家宗教,正如日本著名宗教学者村上重良在《国家神道》一书中指出的:国家神道“是近代天皇制的国家权力在宗教上的反映,是高居于神、佛、基督教等公认宗教之上,缺乏内容的国家宗教。在这种意义上,国家神道同欧洲基督教国家所见到的......作为历史遗制而延续到现在的国家制度,其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日本国家神道宣扬绝对崇拜“万世一系”的天皇,皇国国民都是神皇的子孙,在神的支持下,有统治全世界的权力和义务,公然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政策摇旗呐喊。二战前,日本统治者,不仅在日本全境,而且在东南亚、太平洋占领地都建立了名目繁多、数量惊人的神社,培养了大量神职人员。靖国神社更是彻头彻尾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工具。靖国神社在二战前,是由日本陆军、海军省直接管辖的特殊神社。靖国神社建立的目的,绝不是什么对战争中死难者的纪念,而是为了鼓舞侵略军的士气,宣扬只要立有战功,“为国捐躯”后就可以获得天皇的祭拜,引诱更多的人成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炮灰。
 
    日本学者大江志乃夫在《靖国神社》一书的开篇引述了一位日本农村老大娘的话:“被军舰上的大炮炸死的老百姓的亲属不算数,只有当兵被打死的人的亲属才算遗族。我的命苦啊。”在战争中死去的平民、甚至民兵都没有资格进入靖国神社,靖国神社只存放战死的士兵、军官的牌位,但皇族战死则是另外高规格安置的(这种情况“二战”后有所变化)。而且不是每一个死后的士兵的牌位都可以进入靖国神社,有时牌位进入靖国神社的标准十分“苛刻”,带有“恩典”的性质。至今靖国神社还是被少数几个利益集团所左右,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对战争死难者的纪念机构或宗教团体。
 
    总之,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时期,反动统治者利用神道愚弄日本人民所遗留下来的怪胎,绝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宗教(更何况现在日本宪法明确规定了政教分离原则)。因此当前日本个别领导人力图以尊重传统宗教信仰为借口,来为参拜靖国神社找理由,完全是枉费心机的。靖国神社以战死后可以得到天皇的祭拜为诱饵,来引诱日本人民为军国主义卖命,但现在日本天皇都反对参拜靖国神社,这无疑是釜底抽薪。
 
          (来源:中国民族宗教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赵忠龙
【摘要】近代商法发端于中世纪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习惯。封建教会的宗教信条和…
 
道教与嵩山中岳庙的国家祭祀 \张广保
 中国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传统,说者以之归属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宗教工作者必须把握宗教问题的特殊复杂性
       下一篇文章:各国政教关系和宗教事务管理模式初探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