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民间信仰和新兴宗教
 
厅官龙王、学霸申公豹与不公的天庭——《哪吒》乱谈
发布时间: 2019/8/8日    【字体:
作者:孔德继
关键词:  厅官龙王 申公豹 天庭 《哪吒》  
 
 
7月份马上就过去了,除了《乐队的夏天》里的“专业乐迷”,这个月我最讨厌的是马东问彭磊为什么选《生活因你而火热》?创作背景是什么?彭磊的回答是中年危机,随后张亚东在点评中讲了《月亮和六便士》中的故事。于是这首歌的被人们定调为中年危机抑和移情别恋的线索。有些心绪彭磊未必愿意和公众分享,但说出来的部分倒可能限制了人们对作品多样化理解,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感悟。
 
我的意思是,《哪吒》带给我的感悟是私人性的,并非我对创作者意图的揣测,大家不必较真。下边就分享下我对《哪吒》的喜欢,和《哪吒》带给我的联想。
 
首先要说,《哪吒》里笑点多当然是好事,让观众笑是创作能力的体现,是走心的成果。欢笑与一个片子的深刻并不冲突。以往无数的片子,看上去严肃深沉,客气点儿说叫曲高和寡,不客气的说也可能是装13。总之不那么有思想。
 
其次,我喜欢太乙的设计,喜欢他“做法”时忘记了咒语——密码,最后以指纹识别完成仪式的这个包袱。观众有了代入感,传统题材的喜剧因此有了时代感,非常好。非要营造得古色古香,在细节上强化原汁原味就更好吗?未必。
 
最近几年,与“教授”有关的新闻不断,“叫兽”的故事被人们津津乐道或义愤填膺,原因无外乎现实与国人心中对师者定位的反差所致。太乙作为师父还没有熟练掌握变身术,“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这个不新鲜的道理通过太乙的世俗化设计呈现我们时,倒给人一种猝不及防的真实感。现实中,教授的品性如果与太乙相仿,有他的热心和责任感,又何尝不算个圣人呢?
 
“命运由我,不由天!”,这真是一个好作文应有的中心思想,没毛病。可作为心灵鸡汤或座右铭。在信息爆炸的年代,这类金句其实是最廉价的。哪吒最牵动我心的,其实是他的孤独和委屈。主角哪吒能力爆表,理应是个强者,却长期遭受孤独与偏见,前途不幸且还被蒙在鼓里。现实社会又何尝不是这样,强弱是相对的,有谁是绝对的强者?多数人眼中的强者,烦恼真的就比弱者少吗?
 
通常,卓越和个性强的人可能更易有孤独感,有大爱而不拘小节的人更容易被误解。对强者来讲,遇强则强,遇困难则强。只有面对委屈,才算是对强者的有力考验。编剧能设计出哪吒的大爱、委屈,还能设计出哪吒祛妖伏魔后对父母的夸赞假装不在乎:“别理我,烦!”这样的小心机就是神来之笔,想必少有人不喜欢。
 
“体制内”的龙族
 
我对此片最钟意的是其对“反派”的刻画。戏剧都有冲突,坏人为什么坏,是个很关键的问题。龙王和申公豹虽为“反派”,但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坏人”,而且“坏”得有逻辑、有社会根源。本片因此在逻辑上圆满了。很多忙于打来打去的大片,对那些强悍的坏人执着作恶原因的交代,往往不够清楚。
 
先说龙王。龙王是一个称职的父亲,除了教子有方,作为龙族共同体的领袖,还将带领龙族实现阶层上升的梦想寄托在了儿子身上:“你只有在封神大战中建功立业,封神登天,才有机会将龙族带离这海底炼狱。”
 
在一般观众的认知中,说龙是《哪吒》里的“反派”,我并不接受这样的定性。虽然本片中龙王不再象征吉祥,也不保百姓风调雨顺,但镇守妖兽的龙王明显是一个厅局级干部,相当于司法部下属的监狱局局长。只不过龙王对自己的处境不满:“龙毕竟是妖兽出生,哪能得到天庭的信任。龙王这个官职,镇住的不仅是海底妖兽,我们龙族也将永远禁锢在了天牢里。”
 
龙族治理其他妖兽有功,得到的却与为恶的妖兽差不多,留守地狱。对这样的处境,龙王认为根源于天庭对兽类的歧视。对天庭的不公,龙王绝不会反抗和申诉。熟稔官场规则的龙王除了私下抱怨。能做的就是在不违反八项规定的前提下,谋求时机搞出政绩,进而实现升迁。龙王在体制内是既得利益者,不反朝廷,连“两面人”都算不上。
 
龙王并没积极作恶,顶多就是绥靖,等待魔丸哪吒爆发惹出事来,再让儿子敖丙平事,建功立业。这几乎就是现实中官场的常态。干部们通常不会出于公心指出政令的不合理,但没有人会拒绝时局变化给自己创造的升迁机会。虽然申公豹指挥敖丙差点儿灭了陈塘关,但这也是为了龙族共同体的利益,免遭灭顶之灾——“龙族的存亡就在你一念之间”,情有可原。
 
“学术权威”申公豹
 
申公豹的金句也引起了观众的共鸣:“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申公豹认为,他作为元始天尊的座下最勤勉的弟子,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受天尊器重,这一切也只是因为他是豹子精修炼得道。
 
申公豹的遭遇与龙族类似。回想一下1990版《封神榜》电视剧,申公豹虽不厚道,但才华不输姜子牙。申公豹错在助纣为虐,但这个问题又是建立在对商无道、周有道的预设之上的。
 
《封神榜》里申公豹与姜子牙看上去是师兄弟里面法力最差的,但具体差在哪儿呢?基本就是手里没有师父传下的宝贝。就像《哪吒》里面太乙有的江山社稷图,申公豹也没有。如果有众师兄手里的那些宝贝,申公豹和姜子牙照样会使。
 
我在设想,现实中哪种角色最接近申公豹。最接近申公豹处境的很可能是一个学术大咖,但没有显赫的学术封号,不掌握各种体制内的资源。
 
申公豹的师父是改革开放后负责某学科重建的老先生,也可称“祖师爷”。申公豹作为宗师的晚期弟子,习得了师父的功法,相比师兄更精通理论和方法。但大师兄、二师兄们是77、78级本科生,早早毕业占据了学界要职,系主任、院长,学会会长,基地负责人,学术领军人物,期刊掌权者……统统都是他们。在祖师爷地位最高的年代,大师兄们得到了师父的荫蔽,甚至继承了祖师爷的“爵位”。待到申公豹再进门和毕业时,祖师爷已退居二线,同门众多,已经没有资源可分了。各大山头结构稳定,申公豹们越来越难出头。申公豹以二三流待遇游走于江湖之间,平时可以和道友、道兄们打打招呼,帮期刊组组稿,但进入大佬俱乐部很难。虽然申公豹的学术水准能得到学术共同体的承认,但由于没有充足的科研经费,也没有人事权搭建自己的研究团队,没有行政职务,故申公豹没有非常高的引用率,也没有徒子徒孙给他树碑立传。
 
不能指望的天庭
 
龙王对敖丙说:“儿啊,全体龙族已将身上最硬的龙鳞给了你,这万龙甲坚不可摧,就靠你啦!”人们将其理解为父爱,比较恰当,但是不是还有别的可能呢?我想起了这两年一些落后省份的重点高校,在建设“双一流高校”的背景下,倾全校、甚至全省之力申请和保卫“一流学科”。代价很高,成则飞黄腾达,鸡犬升天。比比皆是。
 
最后说说李靖。李靖作为地方官员,遭遇孩子的不幸,也期盼天庭开恩,上天庭以理以情谋公道。悲剧的是,李靖几次上访都吃了闭门羹。上访虽没有谋得支持,但从小仙那讨得了换命之符。这相当于上访人被批转回原籍解决,地方有多少资源,就平多大的事。因为你哭你闹就多给你?没有的事儿。
 
相比哪吒说的“我命由我,不由天!”,我更喜欢片子的结局。喜欢这个并不是由“天庭”主持公道下才实现公平的结局。天庭在本片中是隐匿的,不公道,无作为。相比天庭的真实,“我命由我,不由天!”现实中则太难实现。
 
田野拾遗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的宗教财产权属地方立法研究 \佴澎 李琰琳
【摘要】我国宗教财产权属纠纷以财产归属及相关权益为争议点。基于我国宗教财产权属…
 
“天命观”及政绩合法性在古代和当代中国的体现 \赵鼎新
一、引言   本文将探讨在中国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政绩合法性。这一概念是政…
 
英国宪政中的知识与智慧 \蒋志如
【中文摘要】通过《自由大宪章研究》一书,我们可以离析出英国早期宪政的三个因素:…
 
论尊重和保障宗教自由在国家治理中的意义 \杨合理
【摘要】国家治理的根本任务与目的在于尊重、保障人权。宗教自由是人权的重要内容之…
 
“礼仪之争”在法国 \陈喆
“礼仪之争”是近代早期中西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凡…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楚帛书甲篇创世神话研究述评
       下一篇文章:没有文章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