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政教关系
 
台湾地区系列专题:长老会批判民进党
发布时间: 2007/10/12日    【字体:
作者:胡忠信
关键词:  基督教 国家  
 
  
 
                                  
                                      胡忠信 


    台湾长老教会在发表“人权宣言”30周年的时刻,由总干事张德谦牧师发表专文,对民进党执政绩效不彰大表不满。张德谦说:“民进党执政也有贪腐问题、买票文化,民进党立委倾向财团,拼经济却缺乏社会公义,甚至漠视环境污染的问题,尤其生命教育不够,自杀率又高,这都是必须走出的旧酱缸文化。”
  
    30年前,在国民党执政的白色恐怖时代,台湾长老教会率先发布“人权宣言”,对国民党大加批判,成为社会的道德良心;30年以后,国民党已交出政权七年多,民进党却陷入了黑金政治的历史循环;政党已经轮替,黑金却没有轮替;政党轮替只是换了一个执政的头颅,旧有的躯体依旧,台湾长老教会也重新诠释了“新与独立”的意义。
 
                               陷入权力的迷宫

  
    “新是政府组织官僚体系的革新,去除贪婪腐败的黑金官场,重建廉洁、爱心的公仆文化;独立是自信、坚持上帝所赐给台湾人民的人权与自决,以负责任的态度建造国际社会看重并尊重的国家。”除了上述声明,张德谦直率地批判民进党“在心灵、心性、人格的生命深层文化内涵上,仍充满贪婪、争小利。”
  
    陈水扁执政最后一年,引来物价飞涨、人民怨声载道,台湾长老教会基于反对运动“革命情谊”,未曾公开出面批判民进党,如今由总会总干事出面,具有一定的指标意义。教会不能成为政治人物的传声筒,仍然要扮演“旷野呼声”的先知角色。虽然批判力道仍相当含蓄,而且比媒体政论人士慢了大半拍,但长老教会的作为值得肯定。如果民进党人士仍沉沦不悟,不愿面对现实,则教会的力道必然升高,对“新黑金”的民进党政权严加批判。
  
    1982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马奎斯曾撰《迷宫中的将军》一书,描绘十九世纪中南美洲革命者波利瓦尔获得政权以后,那一代的革命英雄沉迷于权力的滋味,堕入了贪腐的深渊而不可自拔。理想主义者陷入了权力的迷宫,如吸食鸦片般不可自拔,最后只能哀叹:“啊!到底我怎么做才能脱离迷宫!”
  
    目前民进党执政的困境,正是“迷宫中的将军”。即使昔日同为战友的台湾长老教会也看不下去而发出呼吁,教会毕竟要反映人民的心声,不能一味护短。
  
    以南非教会为例,也有类似台湾长老教会的处境。当曼德拉领导黑人对白人政府进行抗争时,以南非圣公会主教图图为领袖的教会界,也与黑人反对运动站在同一阵线,同心合力推翻白人的种族隔离政策。等到黑人取而代之出掌南非政府以后,同样也是黑人的图图主教说出了令人深省的一句话:“知道怎么反对不困难,知道怎们赞成就不容易了。”其意思是说,黑人支持黑人政府,仍需要经过深思,也就是应坚守是非公义标准。
  
    民进党执政初期,台湾长老教会基于过去同属反国民党阵线情谊,对陈水扁的作为多所辩解,即使陈水扁在连任后陷入贪腐风暴,长老教会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愿公开站出来批判。反而是电视政治评论者率先出面批判陈水扁,成为一股引领风潮的舆论力量。长老教会如今与时俱进,晚是晚了一些,但仍对政治生态产生冲击,也就是民进党是否真的如此麻木不仁,真的不在乎外界反应吗?
昔日盟友不再护短
  
    谢长廷赴美访问,向美方表态“冻结台独运动”,不会从事独立公投;但谢长廷回台接受泛绿媒体访问,却又表示五年内推动制宪正名。另一方面,民进党主席游锡堃提出“正常国家决议文”,表明“去除宪法一中迷思”,分明是冲着谢长廷而来。
  
    陈水扁则罔顾美国的强力反对,不但继续推动“入联公投”,甚至提出“台湾前途公投”主张。民进党执政者如此飙车,而且争相加码,用更激进的诉求争夺主导权,表现“勇敢的台湾人”,这是真正的推动台独运动,还是选举的“虚拟议题”?恐怕已无人能解释清楚。
  
    民进党的执政弱点是经济基本面不佳,“延续本土政权”、“本土牌”、“族群牌”成为民进党的尚方宝剑;然而,马英九勤走基层,强化本土论述,在“入联公投”议题上与民进党竞相飙车,也对谢长廷造成相当的压力。8月14日马英九的市长特别费官司即将一审宣判,谢长廷的政治献金案、高捷案官司仍在特侦组分案调查,任何变数出现,都会对大选产生影响。在内外压力下,民进党必然会强化“统独对决”、“对抗中国”的选举基调,否则拿什来说服基本支持者?
  
    台湾长老教会的开山祖师、瑞士宗教改革家加尔文时说:“我们若纵容君主压迫弱势者,就是欺瞒的行为。当政府变得令人无法忍受时,起来抵抗统治者是天经地义的职责。”如果连台湾长老会都发声了,对民进党所传达的清楚信息,陈水扁、谢长廷听到了没有?或者仍然以“狗吠火车”视之?
   
               
    (作者系台湾资深时事评论员)



                       (本文转载自:《联合早报网》2007-08-09)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五月花号”公约 \里奇•洛瑞
背景介绍:1620年11月11日,经过六十六天的漂泊,一艘名为“五月花”的英国三桅盖伦…
 
论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法治建设的影响 \公惟韬
摘要:中国的传统文化就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这种精神在社会的方方面面都留下烙印…
 
中国古代法律的法言法语 \马小红
摘要 中国古代的“法言法语”与现代社会法律语言的日益专业术语化不同,是术语、俗…
 
近代商法形成中的宗教因素考察 \赵忠龙
【摘要】近代商法发端于中世纪地中海沿岸自治城市的商事习惯。封建教会的宗教信条和…
 
道教与嵩山中岳庙的国家祭祀 \张广保
 中国古代很早就有崇拜天地日月山川的文化传统,说者以之归属于自然崇拜。然而,作…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当代中国政教关系新论——政教认同关系的社会化建构
       下一篇文章:台湾地区系列专题:台湾地区解严后的政教关系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