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家
 
书评《人的应当》
发布时间: 2022/2/11日    【字体:
作者:邢陌
关键词:  《人的应当》 信仰 政治制度  
 
 
 
保守信仰,心存敬畏,相信未来一切可期
 
读《人的应当》,看道峰老师关于三千年人类思想史的宏大叙事,最触动我的部分,是人类思想在不断升华的过程中,深刻影响和不断改变整个人类社会在不同阶段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从人类早期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主导的荒蛮世界,到帝国和独裁者们魂飞魄散的20世纪,正应验了中山先生那句“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进入21世纪,自称实行民主政治制度的国家比比皆是,人权问题成为每个国家在国际交往中最骄傲的谈资和攻击它国的利器。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推动这一切的发生?
 
01人类自主理性创造的政治制度
 
公元前509年,继承了希腊城邦民主政治的罗马改行共和制度,近500年的罗马共和国由此开启,掌握军事与行政权力的执政官和代表平民监督执政官的护民官,与共和国元老院,贵族和平民组成的议会,3种权力相互制衡,人类历史上最早的“三权分立”共和政治制度出现。直至公元前27年,奥古斯都的罗马帝国结束了罗马共和国,元老院和议会还在,但慢慢变成一个象征。这一时期的古罗马人以人的自主理性将人的行为应当直接安放到法律规定所要求的、符合公共秩序诉求的“人的必须”之强制约束中。
 
同期的古埃及和古中华也在寻求制定“律法”治国,与罗马法的最大不同在于立法程序,罗马立法是具有公民权的个体人代表在议会和元老院辩论后投票决定,《十二铜表法》便出自于此。而古埃及的《汉姆拉比法典》和古中华“铸刑书于鼎”的法、律、令等一样,其他人是被动接受君王颁布的律令,只有服从的义务,没有参与立法的权利。始于公元前罗马共和国的“代议制”和“三权分立”,在人类社会两千多年的历史脉络中虽历经挑战,却从未断裂,最终被不同民族和不同文化的世界各国接受。
 
02没有“思辨”,被神“拣选”,基督信仰的力量
 
公元30年,带着“爱”与“宽恕”的耶稣基督向人们展示了不同于过往以暴易暴的“复仇”模式,面对夺取自己生命的迫害,耶稣以生命献祭,报之以“爱和宽恕”。耶稣复活后,曾经作鸟兽散的门徒重新聚集,奔赴世界各地传播弥赛亚的福音,在罗马、希腊、犹地亚、波斯、印度、埃及、英国、土耳其、亚美尼亚、埃塞尔比亚和非洲的乡村,他们后来被各种酷刑迫害致死,但用“爱与宽恕”应对“人类暴力”的非复仇模式,开始为世人所知。
 
其后近300年里发生的10次宗教大迫害中,数以十万计的基督徒殉道,这些基督徒在生前的生活中效仿耶稣基督对其他生命的平等之爱,帮助处于弱势的残障人士、传染病人和老人妇女儿童等。罗马人对基督徒的暴力迫害越严重,基督教的信众就越多,在罗马帝国最兴盛的时期,基督教信众占总人口的15%-20%。基督徒们从容面对杀戮成性的罗马人,一次次的震撼罗马人的心灵。终于在公元337年,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临终前受洗荣归主怀,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自此开始,平等、自由、博爱的基督教价值观,从欧洲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至今已成为人类社会共识的普世价值。
 
03从政教合一到政教分离的欧洲
 
在人类自主创造的政治制度和基督教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欧洲,也就是人们常讲的“黑暗中世纪”,留给人类社会一个宝贵的政治遗产,那就是独裁的权力被切割,形成相互制约与相互监督的两个以上的平行权力,和采用差额选举新任教皇的制度。
 
罗马帝国消亡后,大多数的欧洲国家仍然选择基督教作为国教,罗马教皇取得了对基督教信仰国家国王的加冕仪典权,为了阻止国王们利用权力将自己造成人间神,基督教权和王权相互制约,王权和基督教权之间甚至爆发冲突与对抗。随着基督教会组织规模的扩大,世俗权力对教权的觊觎变成了现实的控制,神职人员也要根据职位高低去参与权利分配,不可避免的产生了官僚主义、教条主义、人神交易,教会成为寻租者的贪腐平台。
 
基督教内部也开始分裂,1517年,马丁.路德神父以《九十五条论纲》开启了反叛罗马教会体系的宗教改革运动,引发了数十年基督教会改革。在1544年召开,持续近20年之久的基督教特兰托宗教会议,主要是为了让基督教各宗派之间达成妥协和宽容,去除教会腐败弊端,选举教皇和限制教皇权力,建立监察机制。马丁.路德神父创办的新教引入了公平竞争的宗教公益市场,预防教会在组织化、教条化、仪式化的过程中对信仰的偏离,对信众的奴役和教会组织的腐败再次发生。
 
基督教的宗教改革,不仅改变了教会的内部机制,改革的影响一直延伸到世俗的王权制度。基督教权和王权的制约与争斗,虽然残酷,却为200多年后产生的政治市场竞争制度提供了重要经验,奠定了人类社会现行政治制度的基础。
 
人类社会的规则从早期赢家通吃的丛林法则,到现在签约遵守尊重人权、平等交往的国际法则,从野蛮走向文明,经历了数千年血与火的洗礼,数以亿计的人类生命为之牺牲。如果没有人类的自主理性创造和基督教信仰对价值观的改变,集体的权力被切割被制衡,公民个体的权力被保障,很难想象在今天的人类社会,大部分国家能够在民主政治制度和普世价值观方面高度趋同。
 
读《人的应当》,看到人类社会的政治制度和价值观在数千年的时间里,缓慢的走向文明,虽然有倒退有溃败,但没有停滞。当下的时代,看似太平盛世却是暗藏危机,或许一场毁灭性的暴风骤雨就要来临,但愿我能保守信仰,心存敬畏,眼望历史长河,相信未来一切可期。
 
应当读书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欧洲国家的中世纪和宗教根源
       下一篇文章:儒家文化与中国历史上的王权之争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