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商周间的神权政治
发布时间: 2022/10/27日    【字体:
作者:顾颉刚
关键词:  商 周 神权政治  
 
 
古人相信天上有上帝,上帝有无上的权力。王是人间的第一等人物,他到了天上还该是第一等人物,所以或说王是上帝所生,或说王死后魂升于天也做了上帝;最谦虚的想法,是王的地位有和上帝接近的资格,所以活的时候可以见到上帝,死了之后可以升到上帝那边去,跟上帝一块儿做事。王和上帝既然这样地分不开,所以王的另一种称呼是“天子”,表明他是上帝的儿子,直接代上帝到下界来管理土地和人民的。诸侯百官和人民除了信仰这位天子之外,还应当信仰那位比天子更高超的上帝。
 
上帝和下民息息相关,人们必须处处听从他的命令,不幸他是人们所瞧不见的,他的意志从何表现?他们说,不妨,有占卜的方法,在占卜时他就会表现出他的意志来。占卜的方法怎样?他们说,用了田龟的腹甲,兽的肩胛骨和胫骨,刮磨得平滑了,先在反面用凿子凿成一个椭圆的孔,再用钻子钻出一个正圆的孔,这样一来,钻凿的地方就薄了,用火在孔上一灼,甲骨的正面就裂出了线纹,凿的孔容易使正面裂出直纹,钻的孔容易使正面裂出横纹,成为
 
诸种形象,这叫做“兆”。上帝就在这些兆的样子上表示出他的意见。他要我们这样做,我们听了他的话做了可以得福,这就是“吉”;他不要我们这样做,我们违背了他的话做了便要得祸,这就是“凶”。我们要求好好过生活,自该趋吉避凶,趋吉避凶的方法就是舍弃了自己的主意,而遵从上帝的命令。这是商朝人的说法。到了周朝,他们除了使用这个卜法之外,另有一种接受上帝命令的方法,叫做“筮”。筮法是拿了蓍草四十九条,排列四次,再变化十八次而成为六十四卦中的一卦,再从卦里去定出六爻中的一爻,就从这一爻里看出事情的吉凶来。因为筮法比较卜法简易,所以称筮为“易”。因为这是周人所发明的,所以叫做“周易”。他们占大事用卜法,占小事用筮法。如果卜了觉得还不能决定,随后就来一次筮。卜的态度严重,他们认为更容易接近上帝,所以卜和筮的结果倘有不同,那时人总觉得应该承受卜的表示。
 
“周易”是什么?
 
《周易》是《十三经》中的第一部经书,凡是受过旧教育的人没有不读的,可是懂得用蓍草占筮的人太少了,我们还不容易亲切看到古人使用的方法。用了甲骨的卜法也早失传了,千幸万幸,近四十年来在洹水边上发现了商代都城的遗址,挖出了一二十万片的商王占卜用的甲骨。在这上面,不但保存了钻凿和烧灼的痕迹,不但保存了直裂和横裂的兆文,而且那时的史官,用小刀刻了许多文字在上面,记出占卜的日期,记出占卜的原因,还记出事后的应验,简直是一部商朝的历史。我们从这些文字记载上,知道他们卜祭祀的最多,其次有卜出去和还来的,有卜打猎和捕鱼的,有卜刮风和下雨的,有卜年成好坏的,有卜战事胜败的。总之,他们每做一件事情就得占卜。试想那时的上帝是怎样的不怕麻烦,担负了指示人间的一切大事和小事的责任。
 
商和周都认自己的一族是上帝特地降下来的,但商王就把上帝当做自己的祖先,去世的祖宗也算作上帝,周王只把自己的祖先陪配上帝,做了比上帝次一等的人物,这一点却不同。那时的天子有不方便的地方,因为他的头上还有上帝和祖宗监督着他;但是也有更方便的地方,每逢他自己要做什么事情,可以不管别人的意见如何,只说上帝和祖宗要我这样做,我便不敢不这样做,否则上帝和祖宗要生气的,他们要降下大灾来的。说这句话时,不必拿出证据来,一般臣民也就没法反对,只好照他的意思办了。
 
像这样的事情,我试举几个例。
 
盘庚是商代中叶的王,不知为了什么原因,他要迁都到殷地,他的臣子们安土重迁,齐声拒绝。他把甘言好语来骗他们,不够,把严刑峻法来逼他们,还不够,他就请出先王先祖的神灵来吓他们,居然给他吓倒了。在他的公开演说里有下面一段话:
 
我想起我们先王任用你们的先人,就记挂你们,要把你们养育得好好的。现在此地不能住了,若是我还勉强住下,先王一定要重重地责罚我,说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虐待我的人民呢?”若是你们无数人民不肯去求安乐的生活,和我同心迁去,先王就要重重地责罚你们,说道:“你为什么不跟我的幼小的孙儿和好呢?”所以你们做了不好的事情,上天决不饶恕你们;你们也一定没有法子避免这个责罚!
 
我们的先王既经任用了你们的先祖先父,你们当然都是我所蓄养的臣民。倘使你们心中存了害人的念头,我们的先王一定会知道,他便要撤除你们的先祖先父在上天侍奉先王的职役;你们的先祖先父受了你们的牵累,就要抛掉你们,不救你们的死罪了!如果你们在位的官吏之中有贪污的,他喜欢财货,不顾大局,你们的先祖先父就要竭力请求我们的先王,说道:“快些定了严厉的刑罚给与我们的子孙罢!”于是先王就大大地降下不祥来了!……
 
在这一段话里我们可以知道,一个王死了之后称为先王,他的权力就比活的时候更大,因为王只管世间而先王则上天下地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他的刑罚也比活的时候更辣,因为王只能用刀杀人而先王则可以降下大灾难来害许多人陪着死。我们又可以知道,在地面上的王国里的君臣,死了之后到天国里还是君臣,一个臣子总是臣子,他在生逃不了侍奉君王的责任,死后也逃不了侍奉先王的职役。这条索子捆得这样紧,无论入世出世总给它捆着,就是过了千万年还给它捆着。
 
盘庚之后有一位名武丁的王,他是很能接近神灵的,他即位后的头三年,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常在默默地思想,一班臣子发急了,恳求他说:“王是应该发号施令的,你永远不说话,教我们哪里去接受命令,办国家的大事呢?”武丁听了,写出一篇文字给他们看,写的是“为了怕我的才力不够治理四方,所以没有说话。可是我曾得一梦,梦见上帝赏给我一个治国的大贤人,现在就把他的相貌画出来,你们照这个样子去寻觅罢!”臣子们拿了这个画像到各处去访问,居然在傅岩中找出一个人来,同画上的一样,这人名叫傅说,正在打杵筑墙,就把他拉了回朝。武丁一见大喜,升为上公,号为梦父,命他早晚在旁边规诫自己,对他说:“我像一柄刀,要用你作磨石。我像一条河,要用你作渡船。我像天旱,要用你作大雨。你一定要教我学好,不要把我弃掉!”为了武丁用了傅说,这样听信他,所以国内大治,对外也表扬了赫赫的武功。
 
当周人在西方兴起的时候,也学会了这一套本领。他们说,伟大的上帝看下面的事情是很清楚的。上帝知道商国是没有希望的了,到各处去找,只有周国是好的,于是先给他们一片岐山的荒地,让他们开辟了住下;又替周王娶了一位贤后,让她生出好儿子来承受天禄,国土也就大起来了。到文王时,他事奉上帝更加谨慎,上帝喜欢,对文王说:“你这样不胡干,不贪求,你就可先得着天下,坐在最高的位子上。”上帝又说:“我常常想念你的德行,你不自作聪明,又不改变态度,一切都遵从我的规矩,你这人真是最诚实的。”上帝又说:“你该联合了兄弟们来对付你的仇雠,你就带了云梯、临车和冲车去打崇国的城罢!”文王出兵了,他知道有上帝的保佑,精神很定,攻击很缓,先祭上帝,再祭群神;崇国的城墙虽是非常高大而又坚固,但他纵兵一战,就把他们灭掉了。四方之国听到这消息,没有敢不顺从的了。
 
文王死后,武王兴兵伐纣,到了商郊牧野,商国的兵丁排的行阵黑压压地像一座大森林。武王向自己的部队下令道:“你们不要有什么疑惑,也不要有什么害怕,上帝就在你们的跟前!”大家听了他的话胆气增加许多,待到两国一交锋,一个很大的商国就给周人打败了!
 
克商后二年,武王得了重病。那时天下初平,这样一个军事和政治的领袖实在死不得,他的弟弟周公旦尤为忧虑,无可奈何只得求祖宗了。于是周公在一个场上筑起朝南的三座坛,供了他们的曾祖太王、祖王季和父文王,再起了一座朝北的坛,他站在上面,顶了璧,捧了珪,把自己做了抵押品,上告三王。史官开读祝文道:
 
你们的长孙现在犯了很厉害的病。倘说在天上的你们为了自己的不舒服要叫他上来尽扶持的责任,那么就请你们把我代替了他罢!我很会说话,又很能干,最适宜于服事鬼神。你们的长孙,他并不多才多艺,是不会做这些事的。
 
你们受命于上帝的宫庭里,把四方完全保护了,所以你们的子孙能安居在下面,四方的人民没有不敬畏的。唉,只要我们不失掉上帝给付的重命,也就永远有地方来安顿你们的神灵了!
 
现在我就在大龟上面接受你们的命令。你们如果答应了我,我就把璧和珪献给你们,回去等候你们的消息。若是你们不答应我,我就把璧和珪抛开了。
 
祝文读罢,他分配三人同时卜了三个龟,结果是一致得到了吉兆。开了锁钥,把记载卜兆的书翻开一查,原来是武王和周公都得了吉兆。周公高兴道:“好了,王的病不紧要了!我小子新受了三王的命令,也可以长久筹谋国事。现在等候着罢,三王是一定关心我的。”他回去,把这篇祝文安放在用金质封固的柜子里。隔了一天,武王的病果然好了。
 
在这篇记载里,我们又可以知道,周朝开国的三王虽不即是上帝,而对于人间的事情也可以帮上帝做一点主。他们在天上有时也像活人一般生病,所以武王病倒时,周公会猜想他们欠人侍候,要唤他们的长孙上天。他们爱的是玉器,所以周公可以用了珪和璧去要挟他们。
 
武王死后,纣子武庚又反,东方的奄国也起兵相助,逼得周朝几乎退回老家去。周公东征三年,杀掉武庚,又灭掉奄国。他在洛阳造了一个东都,叫做王城;又在东都的附近造了一座城,叫做成周,把东方的殷遗民迁去,借此铲除他们作乱的根苗。遗民当然不愿,但在武力统制之下有什么法子违抗。他们迁去后,周公代成王向他们演说了一番,说的是:
 
你们这班遗留下来的殷人啊!你们不幸,上天降下大乱与你们,我们奉了上帝的威严,来执行这个责罚。你们想,我们周家本是一个小国,怎敢来夺取你们这样的大国,我也怎敢希求这个天位,只是上天要我们这样做,我们得到上天的帮助之后也就不得不做!
 
我听说好久以前,上帝本让夏人安全过日子的,不幸他们太荒唐了,逼得上帝废掉他们,命你们的先祖成汤起来革去夏命。你们的先王,从成汤到帝乙,没有一个不是修身敬神的,所以天就保定了殷,殷王世世代代受到上天的恩惠。直到你们的后王行为放荡,不顾先王的教训,也不注意天道和民事,于是上帝不再能保护你们,他降下这大乱来了。就是四方大小诸国的丧乱,也无非他们的罪恶的天罚。
 
我们周王事奉上帝是最虔诚的,上帝有命令下来,着我们“割殷”,我们就只得完成他的命令。我们原不想和你们敌对,可是你们王家竟和我们敌对起来了,乱事就从你们那边发动了。为了这个缘故,所以我要把你们迁到西面来。这不是我随意把你们搬动,乃是奉行天命,你们不得违背!我的命令发出之后是不能收回的,你们不要来埋怨我!你们知道,你们的先人传下来的册书上明明记着“殷革夏命”,目前的事情正同那时一样。
 
你们曾说:“殷朝肯选了夏人做官,为什么现在不这样?”我并不是不肯提拔你们,我要用的是有德的人,商邑的情形太坏,我不敢就在那边找来用了。我所以把你们迁到洛邑来,原为哀怜你们,希望你们学好。现在的不用你们,不能说是我的错处,只是我遵照上天的命令!
 
你们听着:以前我从奄国班师的时候,你们本已犯了死罪。我虽然饶过你们的生命,可是我仍须奉行上天的责罚,把你们移到这远地方来。在这里,你们离开了原住的地方,就近做了我们的臣仆,将来你们就可恭顺得多了。
 
我告知你们:我为了不忍把你们杀掉,现在再把这个命令申说一遍。我在洛水旁边造起这一座大城来,就为你们奔走服事我们的方便打算。在这里,你们依然有自己的土地,你们一样可以安居乐业。只要你们能敬天,天自会给你们保佑。否则岂但你们失去了现有的土地,我还要把上天的刑罚降到你们的身上!……
 
左一个上帝,右一个上天,周公说这一大篇话时何等威严,又何等得意。可怜这班亡国奴本已动弹不得,现在又有这样一个天大的大帽子压下来,哪敢不表示屈服。而且他们记得成汤受了天命来革掉夏命是真实的历史记载,又哪能禁止这件故事的复演。既经这样,造反也无用,不如大家死心塌地当了奴隶算了!于是殷民再也翻身不转,而周朝的政权就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国史讲话:上古》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乾元国学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人性、宗教信仰与帝国秩序——1555年《奥格斯堡宗教和约》及其规制意义 \王银宏
摘要:1555年奥格斯堡帝国议会决议将神圣罗马帝国之前关于和平与秩序的法令扩展适用于…
 
俄罗斯的记忆政治——宗教的作用及其影响 \胡巍葳
摘要:记忆政治在任何国家都不可或缺。在国家记忆政治中,政权主体通常运用存在于民族…
 
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 \张坤
摘要:美国宪政中的宗教经验是在动态发展中演变形成的,它与美国宪政历程具有密不可分…
 
英国中古中期首席主教之争 \葛海燕
摘要:中古中期,英国两大教省坎特伯雷和约克大主教之间产生了首席主教之争。双方争…
 
作为法律之超理性背景的道德与宗教 \余涛
摘要:宗教因素尤其是基督教的影响,是西方近代法律体系得以形成的至关重要的前提,可…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从“国家祭祀”观察中国古代王权
       下一篇文章:明代藏传佛教政策的转换与演进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