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禅宗和中国人的革命精神
发布时间: 2023/3/10日    【字体:
作者:巴宙
关键词:  禅宗 革命精神  
 


了解点中国宗教的西批评家,不能抓住其内部含义和精神实质,常常趋向说不相的话,这些批评家落⾬⽯般的说明是法论证的,我现在正在展阅篇题为《中国佛教疑难问题》的论。这篇论⽂⼏次提及禅宗佛教,在处,作者称禅宗佛教为“印度佛教遮盖下的中国宗教”;在另处,他说禅宗要求“倾轧绝部分或全部佛教理论,仅仅保留实践的教规,即戒律 。”(强调有我)

 

已经全研究过禅宗佛教深刻思想的就会没有丝毫含糊地证实,被称为乔装着的“中国宗教”的禅宗佛教愿意做间唯剩下的事,即抛弃精神活,放弃按戒律规定的字引导的简单活。禅宗佛教把详尽的解释、学上的说明,公平地称为领错路。

 

关于禅宗是否是宗教的问题,我们认为没有D·T·Suzuki在很多年前更好的回答,他承认禅宗佛教的权威:“禅宗不礼拜上帝,不奉礼拜仪式,没有死后的命定归宿,直最后,禅宗没有为部分寻求幸福的精神,也没有强烈牵挂有关部分的不朽声誉的习。禅宗就是要从教条主义和‘宗教’的累赘解脱。”

 

读了这段字,如果还有仍然坚持禅宗是宗教或乔装的“中国宗教”的话,我们尊重他的观点。要是他在这种着迷状态中寻到乐趣就好啦!

 

此外,我们必须细想下禅宗学派对中国禅宗佛教发展的贡献的事实。

 

佛教传中国的早期(公元1-4世纪),由于中国佛教尊重这种新宗教,虔诚地接受了由梵译成汉的全部佛典,从来不敢对乘和乘教义已经存在的盾特征提出疑问。

 

且,部分译成汉语的经典有缺陷,要得出符合般准则的含义是艰难的,这就引起公元4世纪佛教知识界的不满,他们当中的为了获得佛教的本质,就放弃了较不重要的琐事。

 

以道(卒于434)为例加以说明。他是鸠摩罗什和慧远的弟,深经藏,掌握了独特的顿悟说,经过多年的学习和研究以后,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经典的作,就是阐明理念,得到理念以后,就要忘掉经典;语的功,就是解释义理,得到义理以后,语就停了作”。

 

抱怨,从佛教传中国以来,译经师粘着在字上,对内涵缺乏掌握。就他本⼈⽽论,他宁愿“旦得到鱼,就忘掉捕鱼的”,也就是说,佛典、礼拜仪式和礼仪等等,不应该和本质的东西及佛教的实质占有同样重要的地位。正如鱼更重要样。

 

其他对佛教徒有重影响的看法是:1.顿悟;2.阐提具有成佛的可能性;3.报;4.佛没有极乐世界。

 

可是,传统势最初厌恶道论,挑剔他的病,以外道邪说把他赶出僧团,后来 ,当《涅槃经》全部译成汉时,传统势就完全被折服了。《涅槃经》清楚地告诉我们,阐提具有佛性。

 

公元世纪的禅宗佛教徒对“顿悟”理论提出了强烈的呼吁,他们把顿悟说作为已的理论。论如何,禅宗在公元世纪的解释,与道的差别极。不过,禅宗真正地接受了道这种追求真理的命精神。这正是禅师语录的象征。再者,我们知道慧能的教派,被称为顿悟南宗,神秀的教派为渐悟北宗。当然,本性和佛性的理论也在很程度上影响了禅宗。

 

同时代的其他杰出师,如道安、慧远、僧肇等,也对佛教发展作出了贡献:有的写出了研究佛教哲学的论;有的简化了难懂的禅那实践体系,创了新的学派。这些拓荒者努的成果激发了禅宗佛教徒的想象;禅宗学派步着这些早期哲迹,取得了辉煌成就。

 

是归纳禅宗学派的简洁提纲:

 

教外别传;不⽴⽂字;

 

直指⼈⼼;明性成佛。

 

这就是传统所认为的菩提达摩思想。但是,如果我们对公元世纪以后兴盛的禅宗检讨下,我们就会认为禅宗更符合发扬光的禅宗学派。现在,让我们分析下禅宗的特殊性,以便得到个清楚的观念。

 

佛教在中国传播的通常途径,是在把佛教梵著作译成汉上花了很长时间;注释、宣讲经典;确新的理论和实践;最后在特定的经典上形成新学派。

 

禅宗教徒认为,中国量的时间和精浪费在这些活动上。当些经典被有缺陷地翻译过来,对要理解的来说,就颇有困难;常常发的是,误解了这些经典。事实既然如此,这些经典就难以达到预期的的。

 

禅宗教徒了解到引经据典的失灵和局限,决定不依靠作为宗教学的书本知识。想从这些羁绊中解脱出来,获得直接的的灵性感受和菩提显现,这就是在成佛途径上先要达到开悟。他们为开悟选定的⼿常的不寻常——可能是棒打、呵斥、说笑话、似⾮⽽可能是的论、打⼿势,甚⿐⼦

 

对于门外汉来说,很可能认为这是⼗⾜的胡闹,对禅宗教徒来说,如果这种法契机,就含义深刻,也许就象电视图象样清晰,使参学的随处认识真理。这就是开悟!与此相,经典会对什么意图有?

 

禅师为了使直接的效,严格奉对他们的弟不清楚地告诉任何东西,弟必须努由直接的体验获得认知;当他抱有极的希望时,开悟会突然感知。

 

禅宗教徒普遍反对崇拜偶像的佛教的传统式,他们强调弄清每个⼈⾃⼰的佛性;每个是潜在的佛;佛性和佛要从内部体认,不需要培养,绝多数禅师甚拒绝相信外在的佛、法、涅槃和菩提。

 

依据佛、法、涅槃和菩提等夸的客观理念,去掉传统的善与恶或涅槃与烦恼那样对的区别,正象头上安头样的障碍物(临济语)。临济(卒于公元866)是最杰出的禅师之,曾向初学者提出见佛杀佛的建议,如果他见到阿罗汉、祖师、祖先及亲属时,都要统统杀掉!再者,禅宗佛教徒不会依恋任何东西,从获得真正的解脱,当然,这的“杀”应该理解为喻。

 

个禅师(丹霞)焚佛的例证,可能看到了上同样情况的灵光。按照这个禅师的主张,表的和传统的实践将不会对思想的实现作出任何贡献,依靠外部帮助,就好象企图从书本学会游泳的⼈⼀样——也许,他会在河底找到⾃⼰!

 

基于前段,我们已经注意到在禅宗佛教 处于配地位的特征,即:摆脱传统,获得直接的认识,扩展来内部和不受书本知识引诱的真正的体验,所有这些,可以说属于佛陀开始的“特珠传统”,祖师又通过很长段时间使这传统继续发扬光

 

这个“特殊传统”的主张从历史的观点看发出了衰弱之,但是,当它和禅宗联系在起时,历史发现了它本⾝⽆⽤的主张。

 

很多古怪的和陌法,例如,擤⿐⼦、喝斥、拳打、说盾的话、反问以及在空中画个圈,已经被禅师使,作为指导弟法。在已经记载下来的绝多数情况,它可能全然没有任何意思,但是,有时它可能对某个体有深奥的含义,我们会举出个例,以便说明我们是否晓得下禅师的古怪为的内情:

 

(1)临济曾经被邀请到军营进午餐,些军官聚集在门欢迎他。临济指着附近的根柱,问那些军官,这根柱是属于有知阶层还是知阶层,军官们不知道回答什么。临济就拐杖击打那根柱说:“即使你们能找到答案,柱不会是其他东西,!”

 

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对依从俗例的的训斥

 

(2)兴化是临济的弟,有次从马背上摔下来,伤了脚,他就拄着⼿。他拄着⼿在寺院的,问和尚们,他们是否能认识他。和尚们向他打招呼,并且表敬佩。然后他说:“我是个只会讲话的残废法师,不能路。”就这点,他盼望着和尚们的回答。和尚们不作声,不知说什么。为此,他就在当时当地死去了。

 

倘若这个问题是向我们提出的,我们会说这个问题很可能和不给类留声机寄托任何信仰的“特殊传统”有共同之处,因为这个问题本真理。——倘若我们猜想得对,也许那位禅师不会那样快地死掉!

 

数以百计的上述例,对我们来说,看起来可能很奇怪,对初学者来讲,我确信,很正常、很简单。其实,禅宗根朴实。虽然早期禅宗学者⾥⼀企图给禅宗穿上神秘的外,他们常常说,禅宗是直觉的、超出理智的理解,即使它意指禅宗专门性的特征,这并不完全是真的。禅宗的本质可能是除了直接的体验外,不是由任何知识媒介所描述的任何东西 。禅宗是普遍的存在。临济给我们的暗说:“先们,没有发挥佛法的场所,佛法除价值的琐事外,是不存在的,正象本能的叫声、穿、吃饭以及困了睡觉样。知者会嘲笑我,个别聪明的能理解我。‘献于外部活动的任何’,俗话说,‘肯定是个痴’。”

 

具有同样倾向的另禅师马祖,给我们幅清晰的画,他说:“论你做什么,你要笑、眨眼、打喷嚏或打鼾——所有这切都和佛性联系在起;象愤怒、憎恨和烦恼类的的事情——也属于佛性……,你要让你本悠闲在,这就叫解脱,获得了解脱,就没有什么能绑住你,你就知道没有成佛的理论。”

 

在马祖提出“开悟”问题的另个重时刻,他甚否认开悟的存在,并且说:“我们谈及开悟,因为有愚昧。没有愚昧的起源,因就不会确定开悟。”

 

 

显然,这是多么的直率和痛快啊!这不正是禅宗的真正精神吗?

 

 

的论证导致了我们对禅宗佛教的结论,即从有佛教以来,最直率、最中肯的教派。禅宗重实践,认识到主体是否⼩⼼地体验到内部的觉醒的重要性。禅宗是命的、进步的以及从习惯的理论和实践中解脱。再者,虽然禅宗导源于禅堂,但已经成为远东数千年来的活中的

 

 (巴宙教授著《中国佛教》,1980年版)

原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组织法人类型定位及其治理结构研究 \黄晓林
摘要:《宗教事务条例》中的三类宗教组织法人属于《民法典》中的非营利法人。其中,宗…
 
博尼佐的政教关系思想研究 ——以《致友人书》为例 \潘鹏程
摘要:在11世纪中后期关于帝权与教权的众多论战文章中,《致友人书》以历史为载体,旨…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國地方宗教的合理性
       下一篇文章:道德杀手与思想试验 ——从“ 流浪地球 ”到“ 黑暗森林 ”的逻辑反转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