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调查
 
东蒙地区蒙古族萨满过关仪式——萨满入巫仪式的个案调查
发布时间: 2009/3/19日    【字体:
作者:郭淑云
关键词:  宗教 调查  
 
 
                                       郭淑云
 
     萨满入巫仪式,或称萨满加入仪式,是新萨满大都要经历的,也是萨满生涯的第一个仪式。从萨满所属的群体来看,萨满入巫仪式标志着一位新萨满的诞生、氏族世代相传的祖先神力得以继承,从而使氏族的安危获得了一份保障。对于萨满个人来说,通过了入巫仪式,萨满的身份得以确立,从此获得了氏族的承认和独立举行萨满神事活动的资格。正因如此,萨满入巫仪式对于萨满本人及其所属的社会均有着重要的意义.
 
    我国北方民族萨满的入巫仪式各因袭传统。蒙古族的入巫仪式,俗称“过关仪式”,通过对新萨满进行法术检验,确认其萨满的资格。2000年8月8日(农历7月初7)、2000年10月6日(农历9月初9)和2005年10月13日(农历9月11),笔者三次亲历分别在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和内蒙古哲里木盟腰林毛都南塔大队,由色仁钦萨满为其徒弟们举行的过双关仪式,并做了现场调查和跟踪调查。本文即是在田野调查的基础上,对蒙古族萨满过关仪式及当代蒙古族萨满产生与继承等问题梳理.
 
     2000年8月8日(农历7月初7)和2000年10月6日(农历9月初9)、2005年10月13日(农历9月11),笔者三次亲历分别在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和内蒙古哲里木盟腰林毛都南塔,由色仁钦萨满为其徒弟们举行的过双关仪式,并做了现场调查和跟踪调查。本文即以三次田野调查为基础,对蒙古过关仪式及当代蒙古族萨满产生与继承等问题做一梳理。
 
     一、过关——蒙古族萨满的入巫仪式
 
     按照蒙古族萨满教的传统,每一位新萨满都要经过过关仪式。当然在实际的调查中,也有个别没有经过过关仪式而行宗教活动的.但这种情况属于特例。过关仪式,蒙语为“伊顺达巴”,意即过九道关卡。往昔,只有顺利通过九道关才能成为真正的萨满。过关仪式通常由一个地区德高望重的老萨满主持。通过主持仪式,其威望和地位将大为提高。届时,老萨满带着各自将过关的徒弟前来参加,整个仪式上有多位萨满候补者过关,时间长达数日。过关仪式不仅是对徒弟技艺的检验,也是对师傅法术的考验。只有在徒弟的法术达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师傅才能率领徒弟参加“达巴”。在徒弟过关的同时,师傅要在旁边击鼓吟唱,指点徒弟过了几道关,应该怎样过,等等。在整个过关仪式上,师、徒的命运是密切结合一起的。有的徒弟因害怕而中途中止过关,师傅也随之跑掉。其实过关主要在师傅,师傅法术高强,徒弟便不惧怕。这种师承关系在萨满传承过程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萨满过关的层次不同。其中,过九道关是萨满候补者的最高检验仪式。在九道关中,也有难易之分,并非一次即将九道关全部过完,而是通过数次过关仪式,方能过完九道关。顺利通过“过关”仪式,即可获得独立从事宗教活动的资格。过九关仪式非常隆重,一般在农历九月初九举行。届时,要有12个经过九道关的师萨满参加。据信,只有12个萨满的神灵共同保佑,才能使过关仪式顺利。过关仪式举行前,在选定的祭场上,先将各种过关法器备好,将油锅烧热,刀梯立好。过九关仪式需要九个马、牛、山羊、绵羊、猪、鸡、驴、骡子、骆驼等,此外还要向师傅表达谢意,整个仪式开销巨大,所有费用由参加过关仪式的新萨满共同分担。
 
     所谓“九关”,是指检验新萨满的九种法术。但“九关”的具体内容,各地区不尽相同。每次过关的内容也不尽一致,每位过“九关”的萨满所通过的9种法术互有差异。据色音钦萨满介绍,科尔沁地区蒙古族萨满所过的九关有:1.淘孙,即油锅捞物关,将油锅烧得滚开,锅下烧火,过关者从油锅中手捞九枚大钱或其他铁器。2.嘎勒,即跑火关,点九堆火,过关者在每堆火里裸脚跳9下;3.依路日:即烙铁关,或用牙叨烙铁,或用舌头舔烙铁九次;4.呼硕:即踩铧关,脚踩在九个铁犁铧子上来回走三遍;5.特木勒沙波特勒讷,即撸链关,将铁链烧红,用手来回撸;6.舒日格,即滚针关,将将81根铁针尖朝上放在毡子上,过关者在毡子上滚81下;7.霍特格辛戈讷,即吞刀关,将两个筷子竖着放在肚子上,锄刀横放,用10多斤的大铁榔头砸,一下一下地砸,共砸9下;8.伊森达巴戈舍戈讷,即上刀梯关,梯子有9个梯级,上绑锄刀,萨满每上一级,要在上面蹦9下;9.佳特辛戈讷,即吞剑关,将剑横插进肚子中,用榔头砸。内蒙扎赉特旗萨满过九关的内容包括油锅捞物、跑火关、撸链关、踩铧关、锁杆关(或称拧杆关)、踩剑关、踩针关、钻刀圈、踩锄刀关、跑火关、刀割肚子和刀割舌头等。举行过关仪式时,从中择9种进行。蒙古学专家波•少布先生介绍的“九道关”为:铡刀关、宝剑关、扎枪关、锥子关、铁滑关、烙铁关、虎齿关、鞭子关、筷子关等。也有学者认为,九道关包括:筷子关、鞭子关、铡刀关、“吉达”(即矛)关、“伊勒都”(即剑)关、“嘿土杆”(即刀子)关、锥子关、“火顺”(即犁铧)关、熨斗关等九关。
 
     二.主持过关仪式的师萨满
 
     在两次过关仪式中,主持过关仪式,指导\引领萨满候补者过关的师萨满都是色仁钦老人,其徒弟胡天亮担任助手。色仁钦,男,1925年生人。祖籍哲里木盟库伦旗,随其父母迁入科尔沁左翼中旗。现居于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科尔沁左旗腰林毛都南塔大队,主要活动于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地区\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和锡林郭勒市所属旗县及扎赉特旗等地区.色仁钦所在的南塔大队以农业为主, 主要种植玉米,因人多地少,经济状况一般.色仁钦共有六子五女.长子\次子在外地工作,其他四子均为农民, 五个女儿也在附近居住.色仁钦的老伴于1997去世,享年71岁.现他与幼子一起生活,家中5口人,有一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儿子以务农为生。
   
    色仁钦是一位颇有神事造诣和天赋的萨满,他出生在一个7代相传的萨满世家.其爷爷哈日那撒和太爷希地巴特尔都是萨满。哈日那撒萨满从小有病,请萨满看病,被看出系家族萨满神灵附体所致,遂拜库伦旗塔沙萨满为师学萨满, 在18岁独立从事萨满活动.其太爷希地巴特尔被后人尊为“祖宗”.至色仁钦,其家族萨满传承已至七代.
 
     色仁钦对萨满文化天然摯爱。他自幼孤独,很少与别的孩子一起玩,而是迷恋刻木头神像,唱萨满的曲调,可谓无师自通。但他当上萨满还是因病所致。他11岁开始闹病,浑身没劲,抽搐不止,吃不下饭,下不来炕,长达两年之久。每天吃饭、上厕所都要人背。期间经多方医治无效。13岁时,家人请来良月女萨满为其治病,良月女萨满说色仁钦患病是其爷爷(已故的哈日那撒萨满)神灵附体所致,遂领神应允当萨满,拜良月萨满为师。良月萨满,阜新县扎门霍德嘎人,嫁到科左中旗宝龙山苏木。色音钦在13-18岁期间在宝龙山苏木的师傅家中学习萨满术。良月萨满的弟子很多,色仁钦跟随师后,他们都先后独立行博治病。色仁钦是她最小的弟子,也是关门弟子,受到师傅的严格管教,甚至经常挨打,五年中也只回家两次,平时父母来师傅家看他。在5年的时间里,主要学习萨满的历史、唱词、舞蹈、跳博及治病等内容。同时,跟随师傅在科尔沁草原行博,在实践中学习。那时,经常被人请,每年只能在家二三个月,每年七八月份最为忙碌。色仁钦后来成了师傅的帮博(助手),师傅看病挣钱,他在师傅家白吃。色仁钦18岁时,在师傅住的那个村子参加了过九关仪式。与他一起过关的人共有50多人,仅师傅就有十多人,由师傅率徒弟前来参加.所需经费由参加过关的徒弟平摊。色仁钦萨满是目前科尔沁地区唯一一位过九道关的萨满。
 
    据色仁钦讲,他的守护神有两个,一是他爷爷哈日那撒萨满,一是他的师傅良月女萨满。色仁钦出生前,他爷爷已去世,他出萨满时领的神即是他爷爷。1950年,良月师傅搬到吉林省前郭县的扎斯吐村,从此失去联系。良月萨满一生无子,于1961年去世.去世四、五年,其魂开始附色仁钦体,成为他的守护神,在梦幻中指导他。两位守护神都是通过托梦与他联系。平时无事不来,如有紧急情况就托梦告诉色仁钦。近些年还是他师付来的时候多。如近年色仁钦多次为徒弟举行过关仪式,每次举行过关仪式前,师傅都给他托梦,告诉他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他爷爷则更关心他的身体情况.色仁钦患肺气肿,他爷爷在梦中告诉他,不许吃辣的。
 
     色仁钦萨满在年近80高龄时,仍未中止治病等神事活动,尤以治疗精神疾病见长。作为萨满文化的重要传承人,色仁钦萨满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美国、日本、韩国、德国等多国学者和国内一些学者对他进行了专访,参加民俗资料片的拍摄工作等,为抢救萨满文化遗产做出了重要贡献。
 
    胡天亮,女,1954年生人,内蒙古科左中旗布都毛都人。17岁时做一个梦,梦见一个穿长袍的老爷子骑孔雀在她家院中落下,并让她骑,她刚骑上,就醒了。这位老爷子在梦中告诉她,不许对外人说。但当时她对梦不信,将梦境跟村中的朋友说了,从此便开始闹病,一年抽搐三四次。23岁结婚,嫁到科左中旗腰林毛都,婚后不再抽筋,但却经常做梦。梦中一老头告诉她必须领神出萨满,否则家中将死人。她自己家中也是祸事不断.自结婚后,家中马、牛、猪养不住,牲畜总死,但她没找人看,婆家也不知道她有病。33岁那年的正月十五,她得了一场大病。那天晚上她家吃馅饼,三个大孩子在地下跳舞,她正在给小孩子喂奶。她让其中的一个孩子去厨房取水给她喝。孩子取水时将馅饼中的馅掉入水中。喝水时,她心里一直想着《西游记》中孙悟空借巴焦扇,过火焰山的情景,看也没看连同两个馅饼的馅一起喝了下去,顿觉脚下像腾空一样,浑身很轻,周身无力,脑袋轻飘飘的。
 
    34岁那年神灵又给她托梦,如不出萨满,就让她受罪。做梦不到一个月,她的二女儿遇车祸致残,小便失禁。胡天亮认为,这是神给她上的眼罩。从33岁到41岁,她家中一直祸事不断,她的病也越发严重。有时在路上就晕倒了。不得已,她到处看病,医生、萨满、喇嘛都找过。当时她娘家布都毛都有一个小萨满布仁白塔(男)给她看病,告之她要出萨满。但当时尚不知“色仁钦”的名字,此名字由心而知。此后,她到处寻问,问了第七个人才问到色仁钦的住址。时当1996年,胡天亮41岁,色仁为她治好了病,并于1997年为她和科右中旗的包全等人举行了过双关仪式。从此,她拜色仁钦为师,跟随师傅到处行博治病。
 
     据胡天亮讲,她给人看病,平时靠号脉诊病,病人患什么病,一号脉神就告诉她。她的守护神还托梦给她,告诉她33岁那年正月十五喝下两个馅饼馅,是两个咒。其法力与此有关。她擅长治疗习惯性流产、宫血、不孕症、子宫瘤等妇科疾病。从1997年至2000年10月笔者采访她时,已治愈习惯性流产者十余人,不孕症五人。现在家人都很支持她,一方面,她在附近看病有一定影响,另一方面,自她领神当萨满以来,家里一直比较太平。
 
     胡天亮是近年在科尔沁草原较有影响的一位女萨满。自1996她被色仁钦萨满治好病后,便跟随色仁钦萨满行博治病,参与各种神事活动,成为色仁钦萨满的得力助手。笔者于1998年8月在通辽市哲里木盟博物馆、2000年8月4日—9日在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和2000年10月6日(农历9月初9)在内蒙古哲盟科左中旗腰林毛部南塔大队参加的三次萨满仪式,胡天亮萨满都担任色仁钦萨满的助手身份(即帮博),发挥着重要作用。
 
     三、过双关的新萨满
 
     近年,一些被色仁钦治愈的患者和一些被看出因已故萨满神灵附体而患病的患者纷纷拜色仁钦为师,并在他主持的过关仪式上过了双关,因而,在东蒙地区涌现了一批蒙古族新萨满。笔者两次采访的新萨满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以下六位是在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达尔汉屯举行过关仪式的参加者,张美荣和包杰是第二次过双关。
 
     1.张美荣:女,1947年生,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达尔汉屯人,农民。娘家在查干花乡孙家村,据老人讲,她三岁时病得要死了,家人欲将其扔掉,正巧一个人路过她家,告诉其家人:这个孩子不能扔,因此而救了她的命。中年后患病,久治不愈,多种方法都试过了,均不奏效。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想去通辽寺庙上香拜佛以祈福祛病,在赴通辽的途中,听人讲起色仁钦治病的故事,遂前往其家拜访,请色仁钦为其治病,并于1999年农历9月初9在色仁钦家参加了过关仪式。2000年农历7月,又将色仁钦萨满接到家中,在自家操办过双关仪式。
  
    2.包成:男,1958年生,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兰花村人,农民。原是一个生产多面手,种地、杀猪、宰羊、做买卖,样样都行。后来却干啥都不顺,样样损失。1999年家中牲口养不住,老母猪吃猪仔,15个猪仔全被吃光了。12岁的孩子坐在拉玉米的马车上,因马毛了,孩子被摔下来,腿被摔肿了,他当时即应允当萨满,随即拍一拍孩子就好了。自1989年后,包成夫妇常患病,包成患大叶性肺炎、其妻患妇科病,上医院花了不少钱,却未治愈。许诺当萨满,拜色仁钦为师后,病却不治而愈,家中一切顺利。遂要求过关,希望过关正式领神当萨满后,能帮大家忙,解除病人的痛苦,而不希望挣别人钱。包成及其妻子对祖辈有人当萨满和包成当萨满一事,均以平常心对待。
 
     3.白福月:女,1970年生,吉林省前郭县格兰村人,21岁嫁给孙家村的孙秀义。从小有病,在查干花小学上学时,有时课都上不了,常因生病被老师送回家,只上了七年学就退学不念了。身体状况始终不好,结婚前,患十二指肠溃疡,结婚后身体也时好时坏。但学习好,特别聪明,课本中哪一页有哪些内容,都记得清晰准确,考试答卷如同有答案一样。她天性敏感,预见性强。14岁那年,秋季太阳落山时,其母嘱咐她去将白天在草甸子上放养的猪接回来。结果她忘了,受到妈妈的指责。她下意识闭上眼睛,只见小猪在水坑中被泥糊住,于是她直奔水坑,猪果然在那里。这种预见性在14‾18岁时更为准确。一次大家在山上干活,看见四五里路外有一辆车,其姐说是搬家车,她说是拉棺材的车,她们打赌,结果她说对了。这种预测应验的事还有很多。
 
     她领的神是女神,民间谓“渥特干”相中她。在蒙古族萨满中,领女神的人较少。在领神前,她曾领有狐黄二仙,后被萨满的正神赶走。已能单独治病。2000年春,同村倪小亮出外走一圈后突然发病,患急性肺炎,需打点滴,但其嫂子请白福月为其诊治,她只喝酒,与患者双目对视,几分钟后倪小亮病就好了,令人称奇和信服。
 
    4.胡淑英:女,1950年生,前郭县小庙乡黑坨子村人,20岁结婚,嫁到查干花乡达尔汉屯。丈夫高清瑞于1998年死于肝癌。高清瑞家九代前有一位萨满,家中供奉萨满牌位已有二十多年。胡淑英25岁得病,头痛、大流血,领有狐仙的婆婆用吹符法为其治好了大流血。后来,头疼病又犯了,浑身疼痛,日见消瘦,经婆婆和寺庙的喇嘛等多方治疗,虽有好转,但终未痊愈。最后到科左中旗请色仁钦看病,色仁钦看出是被萨满相中而致病,便用跳神的方法为其治病。即让她穿上神服,色仁钦击鼓,胡淑英本人跳神,开始跳时只感到头疼,后来就人事不醒了。神来时打哈欠,浑身难受。神走时向房门口窜,口吐白沫子,躺一会醒来起来,病就好了。但因经济原因,未随张美荣参加1999年在色仁钦家举行的过关仪式。张美荣等人从通辽回来后,胡淑英的脚不知不觉地扭了,经张美荣的治疗和她自己用喷洒等方法治愈,遂想参加2000年的过关仪式。尽管此前从未见过这种仪式,但她心中并不害怕。
 
    5.包杰:女,1955年生,前郭县三家子乡人,1975年结婚,嫁到查干花乡白音花村。8岁时父亲去世,16岁过继给在西蒙地区居住的叔叔。从小常见异常现象。13岁时晚上闭上眼睛就看见佛.有一年三十晚上煮完饺子,见锅台上有一个穿天蓝色衣服的小人。她与丈夫自由恋爱,尽管娘家无一人同意,但与丈夫非常恩爱。然而,自1984年患病后,家庭出现不和睦现象,夫妻关系逐渐恶化。她经常又哭又闹,在民间被认为是神灵附体所致,但她丈夫不了解,经常打她,有时打得昏死过去。1999年春,她又一次闹腾,丈夫以“不要脸”等恶语辱骂她,她一气之下吃了50多片去痛片,却迟迟不见药效出现,她又喝了许多凉水,只等药效发作一死了之。结果她不但没死,其丈夫却大吐不止,吐出来的东西又黄又红,带血丝,一直折腾,他实在忍受不了,求妻子到外面点酒为其祈祷,包杰不但不为他祈祷,反而诅咒他,使他折腾得更为厉害。后来他自己一阵祈祷,呕吐才停止。愈后他去找同村的张美荣的弟妹,希望请张美荣给包杰看看。张美荣认为包杰患病是神灵作用的结果,但张美荣的神看不了他的病,无法教她,让她寻找一位75‾85岁的老博,拜其为师。她与张美荣去通辽大庙,巧遇一位在文联工作的蒙古族老同志,告之色仁钦的地址,她们便一路找去,期间也有人为之介绍其他巫医,但她们坚信色仁钦萨满能治好她的病,便直奔色仁钦居住的南塔大队,走进色仁钦家,见有一位老者,进屋就叩拜,泪如泉涌,如遇亲人。遂于当年春天将色仁钦接至家中,为其治病,此后痊愈。1999年农历九月初九在色仁钦家参加过双关仪式。此次是第二次过双关。
 
    6.孙龙梅:女,1958年生,查干花乡孙家村人。23岁结婚,育有一子一女。丈夫于1999年逝世。1995年前后患宫外孕,并常感冒,浑身痛疼,断断续续发作,久治不好。发病时那股邪劲上来,两孩子都害怕。尤其看不上大孩子,说一些特别刺激的话。1999年,张美荣给她看说是已故萨满附体的原因。于2000年正月十三去通辽,请色仁钦看过后,以前的症状全好了。她说:在此之前,她对萨满一点也不信。现在鼓一敲神就下来,但神不说话。据老人讲,她娘家\婆家和舅家过去都有萨满,但究竟是哪位萨满附体尚不清楚。2000年4月,将色仁钦请来,治了近一个月,情况大为好转。
 
    2000年10月6日(农历9月初9),在内蒙古哲里木盟腰林毛都南塔大队过双关的新萨满有17人,首次过关为以下12人。
 
    1.毛纳海,1955年生,内蒙古哲里木盟科左后旗敖古斯台毛都人,原为公社粮库工人,现下岗。父亲是农民,在他3岁时去世。出萨满前头疼、心跳、腿疼,现在一切正常。能自主请神降临,他自感神来时如来股热风,全身麻,但头脑清醒。神来时一般为半小时,或十分钟,感受与平时不同。但神不请不来,必经请神方能降临,当上辈神来时,周身发抖,敲鼓时难以自控,颤抖不止。他非常重视过关仪式,认为过关是一生中最难得的机会,是祖先给的一次机会,也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毛纳海为世袭萨满,已传五代。
 
     祖宗:60多岁去世,原为萨满,死后魂当了喇嘛。
 
     太爷:名叫奥其尔,是一位法术高强的萨满。据传,在科左后旗依和塔镇干达木曾举行过镇压鬼魂仪式。一个冤死者的魂灵变成鬼,总作祟家人。其太爷用锅和符,将其魂扣住,打入18层地狱。
 
     爷爷:名叫赫西格杜冷,人称哈日喇嘛博。以其祖父为守护神,神下来时,表现出喇嘛念经之形态。主治精神病,有些实病也能治,治病以跳神为主,不用药。也用扎草人的方法治病。给草人穿上衣服,能动、能跳、能走。预感强,不管哪个方向来人,提前就知道,如西北方向来人,他提前知道。
 
     2.白晓光:女,毛纳海女儿,初中文化,现做小买卖。为世袭萨满,1997生前后开始患病,胃寒、胃疼、腿疼。与父亲领的是同一位神。主要以托梦和降神附体的形式与神灵沟通,神灵常附体,有时不请自来,神来时有一种飘飘然然之感,并不觉难受。有时也在梦中与白鹰、白龙王等神灵相见。
 
     3.乌力吉:现居科左后旗海斯改苏木大日图大队,农民.太爷是萨满。1985年患囊虫病,至2000年过双关时已有15年之久,久治不愈。在过关仪式举行一周前找到色仁钦,请其治病,色仁钦在自己家为他跳了4—5次神,已见效.
 
     4.包水晶:女, 1960年生,现居吉林省前郭县敖都乡杨家村.农民,自1983年始患头昏、腰疼病,医院诊断为妇科病.色仁钦用喝符水的方法为之治病,已见好。娘家外祖父是萨满,住地附近有一座土地庙.她现供庙里的神,以求保护家人. 过关前周身抖,踩在刀上则很舒服,无害怕之感.
     
     5.桂兰:女,1958年生,现居科左中旗腰林毛都,农民.育有两个孩子.1990年前后得病,浑身疼痛,干不了活,在通辽等医院治过,均不见效.请萨满看过后,于2000年7月开始供佛,旋见好。因祖上没有萨满,主要供菩萨和蒙古族神老爷佛.
     
     6.巴德玛:女,1958年生,现居科左后旗干镇哈图哈拉村,农民.家境一般,育有4女.抽筋多年,通辽医院诊断为脑囊虫.将色仁钦请至家中,经跳神,已痊愈,身体健康,红光满面.公公是萨满,名吐克斯白日纳,1993年去世,以治精神病和癔病出名,长于针灸疗法,如患者得的是实病,则如实告之。
    
     7.陈葵花:女,1965年生, 现居扎赉特旗白音莽哈苏木白音莽哈嘎查.患病多年,浑身疼痛,久治不好.1999年秋,请色仁钦为其治病,已好转.
   
     8.阿敏乌力塔:男,1956年生。现居库伦旗鄂勒逊镇和力村. 农民兼牧民,养多头牛马和一辆机动车。家中有3个孩子,生活条件较好.1999年农历4月16,父亲坟东南角被雷击一个大洞,自家房子东南角也出现一个洞。此后全家开始有病,头疼、麻木,妻子和二女儿都有这种症状。花了八千多元也没治好.曾找库伦旗一位叫朋斯格的人看病,但没见好.经色仁钦治疗,已见效.
  
    阿敏乌力塔为世袭萨满,本家族已知的萨满有6代:
 
    ①太爷: 人称希黎幻顿博,是已知世袭萨满中最早的一位,被家族后人尊为祖宗.其法术高强,遇雨天有事出门,能施法术使天暂时不下雨.看病也很有效。
    ②太太:太爷的儿媳妇,名叫沙仁齐木格。
    ③爷爷:接太太的神.搬至兴安盟,得瘟疫而死,其子斯力布随其去。

    ④大爷:朋斯格,得瘟疫而死,弟斯力布12岁时去世。

    ⑤父亲:斯力布, 1982年去世,享年73岁. 农民兼兽医,乐于助人,给别人家牲畜看病,仅要药钱。斯力布神力高强,酒中点火一饮而尽;用手一拍能将锁头打开;治病时常用吞剪刀等法术;算卦、治病均见长。原有七星宝剑,土功时被没收,现家中有翁滚4个和铜镜,4个翁滚是自己来的,吃炒米时发现的。斯力布虽以务农为生,但也治了许多病,在当地很有威信.文革时因此而挨斗。

    ⑥阿敏乌力塔
 
    9.沙仁花:女,1971年生,现居扎赉特旗拉哈达公社沙音布尔村,家有2个孩子.患头疼、肚子疼,久治不愈,找萨满一看,说是因萨满之缘故,便参加过关仪式.
 
    10.图门巴根,汉名车六斤,男,1960年生,内蒙古自治区武警总队武警。上世纪80年代末患重病,腿头溃烂,重时骨头都露出来了,四年不能上班.在呼市350医院\附属医院\内蒙医院都治过,并慕名到全国许多大医院看过,被各大医院确诊为骨癌。经呼和浩特市的民族学者包玉林介绍,于是1991年来科左中旗,找色仁钦看病。在请神后用喷酒法治疗,一周后见好.2000年参加过关仪式时,身体已基本康复。2005年10月13日,他没来参加过关仪式,听色仁钦萨满说,他已退休,身体尚好。
 
    11.永林,男,1973年生,初中文化,居科左后旗海斯嘎公社大日土村,已婚,家中三口人。原身体很好,干农活很轻松。2000年始头疼、眼疼、整天吐,吃的药也全吐出来,既不能坐,也不能走,眼睛也睁不开。2000年9月,请胡天亮萨满为她看病,随后又到色仁钦家治疗,一周即见效,能走了,眼睛也能睁开了。
 
    12.唐胡日勒:男,1955年生,现居科左中旗腰林毛都北腰村。1995年前患病,先后得了5种病:即高血压\脑血栓(人扶着才能走)、冠心病、神经性头疼和骨质增生。多方求治而无效。因与色仁钦家是亲戚,便请色仁钦为其治病,色仁钦通过号脉知其病是因被家族已故萨满的灵魂相中所致,遂请他的神降临,附其体。经色仁钦治疗后,一付药没吃,就痊愈了。其家族中舅爷是蒙古萨满的一种——赖青,原居科左后旗。
 
    2005年10月13日参加过关仪式的新萨满多达46人,其中毛纳海和唐胡日勒等人已过双关,因色仁钦萨满身体欠佳,这次代替色仁钦为过关者示范。笔者对已过关者做了跟踪调查。
 
    三、过关仪式程式
 
    近些年,新萨满在蒙古草原不断涌现。色仁钦萨满每年都要为徒弟们举行过关仪式。当然,老萨满的逐年谢世以及过九关仪式耗资颇巨,过九关仪式已难再举行。色仁钦萨满近年为徒弟举行的过关仪式都是过双关。双关并非就是指双数,而是指过不同的“关”而言。据波•少布先生的调查,1999年农历九月初九,带领他的9名徒弟过九双关。2000年8月8日(农历7月初7)和2000年10月6日(农历9月初9),笔者两次参加分别在吉林省前郭县查干花乡和内蒙古哲里木盟腰力毛都南塔大队,由色仁钦萨满为其徒弟们举行的过双关仪式。这几次过的双关均为铡刀关、铁铧关和烙铁关三种。其主要程式如下:
 
    1.准备工作
 
    过关头一天,由萨满亲自将刀、铧子上的锈擦掉。举行过关仪式的当天早晨,由色仁钦和大弟子胡天亮剪纸幡。纸幡为白色,所剪图案不尽相同。过关所用的纸幡,具有保护神的作用。在正式使用前,要对其进行嗜血仪式。萨满用刀将舌头划破,用舌头上的鲜血染纸幡,使纸幡具有灵性。
   
    在场院中设过关现场。事先挖好三个长条形的坑,将铡刀(刀把上拴有哈达)埋入地下,露出向上的刀刃。在刀把上拴一条哈达,以示吉祥。在刀的左侧埋四个树杆,分别将两张纸幡挂于其上,两个纸幡中间用白纸相连。两树杆之间用一个纸幡系线相连。从而形成了由多个长76厘米、宽56厘米的白色纸幡围成一个长方形,象征着一面墙,使魔鬼难以进入。在墙内面向西摆供,供桌上放着剑、铜制神偶、三条哈达压在酒盅下,点燃酒盅中的油灯。
  
    过关剪纸幡具有突出的宗教象征意义。由纸幡相连形成的长方形空间,是一个想象与观念中的屏障,一个人为设置的神圣的空间。在萨满教观念中,宇宙中栖息着众多的神灵,蒙古族更有“十万精灵”之称,以示其多。此外,除了众神外,宇宙间也充满了众多的恶魔。举行过关仪式时,只是迎请一部分与此仪式有关的神灵临坛。用纸幡围起一个神圣的空间,旨在将无关的神或魔拒之其外。这些神和魔久未受享香火,一听到鼓声或闻到香味,也要下来享供。有些过往的散神也想下来看一看。因过关仪式非一般的祭神娱神仪式,所请诸神多为师萨满的守护神,故有较为严格的神灵遴选限制。
 
    此外,要将过关用的铡刀埋入地下,拢一堆篝火,将铁铧和烙铁放入篝火中烧红,以便备用。
 
     2.“达巴苏斯乌日格讷”仪式
 
    即向神灵献羊仪式。先将神帽、神器请出供奉。供桌前摆上三条哈达布,代表对神的敬意,此为蒙古族的最高礼节。过关的萨满候补者每人献出一只羊。2004年农历7月初7有4位萨满候补者过双关,共献4只羊。供桌上摆三盅洒、一个香炉,一个铜制油灯。参祭族人先后将4只羊抬至室内,师萨满和过关者站在羊的两则,一个一个地拎起羊的腿,向神堂和相反方向各上下摆动三下,意即向神灵叩拜,请神领受。萨满向羊喷酒。主祭萨满脖子上挂着佛珠,手击鼓,脚踏羊,直到羊老实、不乱动为止。如果有的羊不太老实,便视为祭祀中可能有什么缺欠,意即神不领受。需继续击鼓祈祷,直到神灵接受。
 
    3.“苏四乐”仪式,意即用羊心血供奉神灵
 
    蒙古族萨满教有着突出的偶像崇拜观念。佛教传入蒙古草原前,人们供奉的偶像由木、皮、毡、金属等材料制作的偶像。近世,蒙古族萨满的神偶,多为青铜制作的人形偶像。正式过关前,要把每位萨满的神偶请出,先在室内祭祀神偶。将神偶摆在一个装满粮食的大碗中,前面摆上白酒以祭典神偶。对祭祀神偶的羊也要进行祈祷。然后用刀割破羊心动脉,将神偶放入羊的胸腔中,使神偶享用鲜血。过会,将羊心血掏出放入盆中,将铜制神偶“翁衮”放入其中,用羊心血浸泡,供在供桌上,使神偶发光、发亮,寓意着使神性复活。
    祭祀神偶要用全羊。将羊卸成6块:即4条腿、头和胸脯,摆成全羊状,供在供桌上,羊头朝前,4条腿按照羊的原来位置摆好,五脏六腑、肠子煮好放回膛内。羊的右边放在一个盆,内放羊屎,左放一张羊皮,象征着用羊的全身部件祭祀神灵。此次过关的徒弟们、众参祭者至神桌前上供、上香、跪拜、磕头,用哈达、白酒、雄鸡祭祀。此期间,萨满面向神堂唱神歌,请神保佑过关成功。然后,主祭萨满将鼓交给助手,又从一位将过关者的手里接过哈达和酒杯,向四方跪拜。整个过程达半个多小时。
    
    随后,萨满和助手来到室外,在已用纸幡建起的围墙内击鼓,然后又来回跳,唱神歌,对唱、对着旋转,由慢至快,相对旋转。最后,两位萨满向前拜鼓。
  
    4.“达巴”仪式
     
    即过关仪式。在过关仪式的现场设祭坛,将香、酒和油灯等从室内移至场院的供桌,将神偶供于其上,点燃草香,供祭白酒、圣灯。首先过铡刀关,由萨满先点洒,然后率先赤脚在铡刀上走过,先竖着走两次,过关者随后。接着再横着走。竖着走过铡刀时需有人扶持,横着走时则不用扶持。第二关是踩铧关:在院中挖一个坑,将烧过的铁犁铧放入坑中。萨满用脚后根蘸油,一踩犁铧,即冒烟或冒火。每位过关者来回踩两次。最后一关是烙铁关。萨满和徒弟用牙将烙铁叨起,在院中走一圈。
   
    5. 送神
     
    晚上,天黑后送神。将室内神案上的三杯酒点燃,冒兰色火苗,萨满用火烤鼓,并向神堂,向四方,然而面向神堂唱神歌,从左向右转半圆三次再回原地,面向神坛,再背向神坛。两个萨满对着转3圈,再唱神歌,然后再转3圈,唱时轻击鼓,转时重击鼓。最后,由萨满助手由左向右旋转,至快速旋转时,萨满神服上的飘带随之飞舞。
    
    6. 新萨满降神
     
    由刚过关的新萨满请神,向神灵报告一个新萨满正式诞生,祈请神灵保佑。届时,新萨满要将神灵请下,附于己身,以实现神人合一的境界。
    
    当他们神灵附体后,这两位新萨满表现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行为。孙龙梅平时性情温和,神附体后神情激奋、狂野,男萨满则行为粗犷。老萨满色仁钦声嘶力竭地向他们发问:你是哪位神?从何处来?但这两位新萨满都没有开口。按照萨满教的观念,只有新萨满在神灵附体后开口说话,告之主神是哪位及神灵的其他情况,才能出萨满。
  
    蒙古族萨满“过关仪式”是蒙古族萨满传承的重要问题。“过关仪式”是萨满入巫的一种形式,在蒙古族中世代沿袭。通过过关仪式,对新萨满进行法术检验,萨满遂由普通人变成萨满,实现了由俗界向圣界的转化,萨满的身份得以确立,并获得独立举行萨满神事活动的资格,从而实现了萨满的传承。
 
 
                           (本文转载自:《北方民族》2005年第3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沙特政教关系变革与社会话语重构 \孙晓雯 佘纲正
摘要: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奉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在政治领域和公共生活中践行瓦哈比…
 
从超越世俗到走向神圣 \曾润波
摘要:本文分析了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公开国家发言中所涉及的宗教和神秘元素,选择了能够…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大变革的时代传奇性的人物——黄乃裳的故事及回响
       下一篇文章:古田教案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