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宗教、种族与政治:东盟的“戈尔迪之结”
发布时间: 2013/6/1日    【字体:
作者:卢克·亨特(Luke Hunt)
关键词:  宗教 种族 东盟  
 
 卢克·亨特(Luke Hunt)
 
[内容提要]戈尔迪之结:Gordian是Gordius的形容词。Gordius是公元前四世纪小亚细亚地区的一个国王,他把一辆牛车的车辕和车轭用一根绳子系了起来,打了一个找不到结头的死结,声称谁能打开这个难解的Gordian knot谁就可以称王亚洲。这个结一直没有人解开。到了公元前三世纪,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拔开身上的佩剑,一下子就把这个死结斩开了。此后Gordian knot便用来指“难以解决的问题”。
 
    在2015年达成区域经济一体化是亚细安(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期盼已久的梦想。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一组织内十个成员国所面临的复杂现实,尤其是种族和宗教问题,近来一段时间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恰恰显示出要达成这个目标所面临的任务之艰巨。
 
    强硬派的伊斯兰交战状态又再次在印度尼西亚上演。同时菲律宾南部基督教徒、穆斯林和少数民族摩洛人争夺领地的紧张局势蔓延到了马来西亚东部的沙巴。在缅甸,反穆斯林袭击正在扩散,而越南和老挝的所有教派则必须听从一个信守无神论的中央政府的领导。
 
    亚细安已经有数次政治分裂的先例,去年的轮值主席国柬埔寨忽略区域职责而选择支持中国在南中国海争端谈判中的领土主张就是一个很好的说明。然而,亚细安经济共同体的形成将为宗教和种族仇恨提供更深厚的土壤,并会为降低五亿强劲人口跨边境工作并融合的门槛设置最大的障碍。权威者们在有关亚细安经济共同体成立的确切日期上扭扭捏捏,提供的信息微乎其微并且回避“深度挖掘者”的相关问题。他们经常嘴上说这个共同体将在2015年实现,但是具体日期却被推延到了这一年的末尾。
 
    在近来一次在亚细安2013年轮值主席国文莱召开的会议上,文莱文化青年体育部大使阿布杜勒( Pehin Hazair Abudullah )强调说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而东盟经济共同体当下之急是需要一个能够确保各方面的目标都能被满足的文本。“我们离亚细安共同体成立只剩下两年时间,“他在会议上说道,“时间如此之短,我们需要更迅速的行动。”他表现出的紧迫感是前所未见的。
 
    从财政和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 亚细安的政策条文恰到好处,而它的基本结构尤其是跨境贸易方面也已经构建。其获利和繁荣的欲望正在变得愈加强烈。但是批评者认为亚细安在金融融合和稳定维护上将欧盟用作它的模版并不合适。它缺少了最基本的安全措施来保障一国的劳动力大军在遭遇组织型的劳动力传统发生剧变时能够获得公平均等的进入机会。
 
    来自美国国际劳动力团结中心的威尔士(Dave Welsh)认为这些保障措施应当包括一个社会安全网,一个集体磋商的议程和一个独立的劳动力法庭来解决投诉问题。“没有人来告诉我们细节问题,也没有听到他们讨论有关如何来避免有可能发生的全面混乱方面的问题。我们不知道哪些工人会去哪些国家。“ 威尔士这样告诉《外交官》杂志。他还补充说到工人的选择问题,尤其使那些低层劳动力,他们会很容易受宗教因素驱使。
 
    在东南亚,三大教派-伊斯兰教、佛教和基督教的分歧作为政治迎合的反映前所未有地大。住在一个印尼小镇上的基督教民们在市政厅命令推土机推毁他们的教堂时发现了这一令人印象深刻的趋势。为可兰经而动情哭泣的穆斯林竟然为Taman Sari Batak 天主教堂被推倒而欢呼雀跃。这座教堂位于雅加达外围的bekasi。伊斯兰的“不宽容”在这个世界最大的穆斯林国度很普遍。怒火中烧的路线强硬派经常将一些支线教派如Ahmadiyya看作是伊斯兰教中亵渎了上帝的偏离份子。去年印度尼西亚的权威人士逮捕了一个无神论者,同时在越南相信上帝的人们也被逮捕。
 
    在缅甸佛教和穆斯林之间也发生了暴力冲突。军队被派遣到Meiktila一带,据报道称20人在严重的暴乱中死亡而成百上千的人失去了他们的住宅。网络上展示出了一系列陈列着烧焦尸体和恐惧人脸的恐怖镜头。
 
   来自Meiktila的消息称宗教冲突在一部分程度上是因缺少教育和经济机会而被点燃,“恐外”的权威也是如此。他们补充说乡村层面需要投资来帮助减缓越来越被宗教附属定义的经济不平等。
 
   “这并不会破坏亚细安下达的不干涉邻国内政的命令。相反它是为本土经济和小规模商业提供便利的切实手段。“ 一位因为在当地有商业利益而拒绝透露姓名的情报人士告诉《外交官》杂志。她补充说:”考虑到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都是亚细安的一部分,缅甸激发这种表面针对穆斯林Rohingya而实际上是针对全体穆斯林的排外情绪并不明智。这些国家都在这一地区有经济影响力,应当准备为处于边缘的区域声张正义。
 
    二月份当南部菲律宾人在东部马来西亚的沙巴地区发动一场叛乱后,宗教对抗和政治又为参与势力排演了一部壮观而无畏的大秀。菲律宾从未承认马来西亚拥有对沙巴的主权。那里是传统的基督教教区,拒绝逮捕Jamalul Kiram III, 一位将自己神圣化为苏禄群岛撒旦的菲律宾原住民。他引发的暴乱至少已经在马来西亚造成了71人死亡。威尔士认为宗教能够成为亚细安经济共同体条款下为缺少基本权利的工人提供保障的依靠。这意味着来自印尼和南菲律宾或是缅甸北部的穆斯林将有可能在印尼、马来西亚和文莱等穆斯林国度找到工作。同时,基督教徒将被吸引到菲律宾,而佛教徒将在柬埔寨、泰国、缅甸甚至经历了38年共产主义但拥有强势僧侣的老挝找到文化和宗教归属感。简而言之,宗教将会成为一个地区从中产阶级和赚蝇头小利的小贩那寻求保护的团体的港湾或卫道士。他们代表着那些从服装业到捕鱼业中因为滥用童工,压力集会和人口贩运而繁荣起来的产业。
 
    另一方面,跟随劳工大量移民而转移的宗教问题也是一种风险。如今的暴力冲突因此可能被带进之前未被好战情绪影响的东南亚的部分地区。威尔士认为“对于处于较高层面的有技能的人来说不会有太多问题”, 他主要是针对一些专业人士,如医生或工程师而言。"但是在最低层亚细安经济共同体可能仅仅是将现代奴隶实践合法化了。“他补充说:”人们将会看见缅甸的佛教徒去柬埔寨的服装行业工作,而年轻的未接受过教育的柬埔寨人则有可能需要忘记他们的佛教背景转而在马来西亚全周24小时做帮工。“
 
    亚细安和它不干预邻国事务的政策也使得这个集团在最新的沙巴动乱中没有从外围发挥任何建设作用。而在缅甸即便是获得诺贝尔奖的Aung San Suu Kyi 对穆斯林Rohingyas所处的恶劣境遇也保持着沉默。“我感觉亚细安正对缅甸的经济状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Meiktila的消息报道称。“他们需要更用心地为本土层面的发展作出具体的建议,而不是仅仅成为一个超级东南亚经济体。“
亚细安作为一个贸易集团渴望变成具有真正国际影响力的政治实体,但是上述内容对此野心却没有任何积极的预示。Pehin Hazair Abdullah在缅甸所呼吁的亚细安经济共同体文本仍未兑现,但是它有可能在9月完成并起到一定的作用。
 
   除非亚细安开始着手处理它那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对他们的少数种族的态度带来的种族和宗教的不和谐,那么这个集团和它那过分自夸的亚细安经济共同体计划将会看上去更像一篇仅仅为了获得廉价劳动力的刻板文章,在反对发展一个放任自由的区域经济模式的同时加剧了宗教分歧。
 
(翻译:Merlot0612)
     (本文转载自:译言网。http://article.yeeyan.org/view/merlot0612/358163.)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政教分离中的理性与信仰———黑格尔论国家与宗教之关系 \于涛
摘要:黑格尔的法哲学理论中,政教关系既是一个重要的理论问题,又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论中世纪宪政中的基督教因素 \姜永伟
硕士论文摘要:宪政不仅仅是一种文化,它更是一种精神,一种对于自由、正义以及平等…
 
当代欧洲政教关系状况及述评 \刘国鹏
【摘要】欧洲地区,尤其是中、西欧地区宗教信仰的总体特征和最新趋势是世俗化日益加…
 
中国古代宗教治理的法律解读 \建志栋
【摘要】自孔子以来的儒学体系,奠定了中华文明重视道德伦理的文化特征,因此,在中…
 
基督教原罪论对现代刑法的启蒙 \衣家奇
〔摘要〕缘起于西方社会的现代刑法制度,在形成与发展中受到了基督教文化的深刻影响。…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基督教的“善与正义一元论”与世俗政治之“正义”——与沈阳先生商榷
       下一篇文章:《结合宗教与政治的12条规则》序言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