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探寻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之路
发布时间: 2014/10/21日    【字体:
作者:海俊亮
关键词:  伊斯兰教 经堂教育 现代教育  
 
    伊斯兰教育事业的发展,为伊斯兰教在我们的世代传承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伊斯兰教育事业的发展,在我国经历了两个重要阶段: 

    一是明朝末年经堂教育的创立,迎来了我国伊斯兰教育事业的第一次高峰;   
 
    二是清末民初新式学校的创办,开创了我们伊斯兰教育的先河,迎来了我国伊斯兰教育事业的第二次高峰。 

    当今,众多伊斯兰教的专家学者开始重新研究伊斯兰教育问题,积极探寻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准备迎接伊斯兰教育事业第三次高峰的到来。这对提高广大伊斯兰教界认识和穆斯林群众的整体素质,促进伊斯兰教与现代社会相适应,增强应对来自内外各种压力与挑战的能力,都具有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经堂教育为伊斯兰教在我国实现本土化建立了不朽功勋,但在近当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经堂教育为伊斯兰教在我国的传承与发展发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伊斯兰教从唐代阿拉伯人、波斯人来到我国开始至今已有近1400年的历史。我们很难想象当时操阿拉伯语或波斯语的人是如何对讲汉语的、深深打上儒、释、道烙印的中国人进行宣讲伊斯兰教义教规的。但是,无聊怎样,伊斯兰教在我国还是扎下了根。经过唐、宋、元几个朝代的变迁,最初来华的侨民先是“胡商”、“藩客”,而逐渐形成了与中国50多个民族地位平等、和睦共处的回回民族。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他们始终以伊斯兰教作为共同的纽带,保持和坚守了穆斯林的纯正信仰。

    然而,到了明代,最初那些只能讲阿拉伯语或波斯语的人的众多后代也只会讲汉语,不会讲阿拉伯语了。在广大穆斯林群众中,阿拉伯语的《古兰经》和圣训几乎成为无人能懂的“天书”。由于伊斯兰教经师的严重匮乏,使伊斯兰教在中国的继续传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伊斯兰教在中国实现本土化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和挑战。在这危急关头,一位著名的伊斯兰教学者登上了历史舞台。明朝末年,陕西咸阳渭城人胡登洲(1522-1597)在自己家里设帐开学,招收弟子培养经师。忧郁穆斯林学子前来求学者甚多,后移至清真寺办学,形成了结合我国实际的经堂教育。这种教育模式立即受到了全国各地穆斯林学者和大众的青睐与积极响应,经堂教育迅速遍及全国。大批经师从经堂教育中走向穆斯林所急需的岗位上,但负起促进伊斯兰教在我国继续发展的重任。 

    至明末清初,王岱舆、张中、马注、刘智以及稍后的马德新、马联元等一大批汉文译著大师,以促进伊斯兰教与中国社会相适应为宗旨而开展的“用儒文传西学”、“以儒诠经”的翻译、诠释活动,促进和完成啦伊斯兰教在我国的学说化,使经堂教育走向了成熟和顶峰。经堂教育是使伊斯兰教与中国穆斯林实际相结合的一项创举,经堂教育为推进伊斯兰教在我国的顺利传承与健康发展发挥了极端重要的作用,掀起了我们伊斯兰教育事业的第一次高峰。

    时至今日,进入21世纪的经堂教育仍然担负着培养伊斯兰教经师的重任,发挥这任何组织和形式都难以替代的特殊作用,经堂教育在整个伊斯兰教育中的地位越来越显现出来。但是,由于经堂教育几百年来一成不变的教学模式已经很难适应现代社会的高速发展。当初以推动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学说化、推进伊斯兰教与当代社会相适应、促进伊斯兰教健康发展为宗教的经堂教育的成分愈来愈少。与之相反,脱离现代社会世纪、脱离穆斯林大众实际需求的缺陷愈来愈凸现出来,使经堂教育逐渐地缺少了生机与活力,对一些年轻人更是失去啦吸引力,致使他们对经堂教育不感兴趣,甚至出现了反感现象。特别是那些受过中等以上教育的人员,更是难以使其放弃已经受过的现代教育的理念,而回过头来去重新接受他们认为是“古老”的经堂教育的模式,从而造成了经堂教育在初中、高中毕业人员方面的生源的匮乏,使后继乏人问题又重新显现了出来。这就造成经堂教育人才的文化层次越来越低,这是一种不祥的预兆,更是一种可怕的现象。这一现象已经引起了所有关心穆斯林教育事业健康发展的伊斯兰教界人士和穆斯林群众的焦虑与关注。

    二、现代教育为伊斯兰教育事业开辟了一条全新通道,但在普及过程中遇到了巨大困难

    从清末民初开始,众多的伊斯兰教学者开始对经堂教育问题进行研究,探讨继续完善经堂教育的新途径,使我国的伊斯兰教育事业能够顺应时代发展潮流,尽快培养出符合社会发展要求的新型人才,快速融于时代发展的大潮之中。

    在我国,最早提出完善经堂教育、兴办现代教育的是王浩然阿訇。他于1906年赴麦加朝觐后,分别到埃及、土耳其等国学习、考察国外的伊斯兰教育状况,深受启发。经深思熟虑后提出了改善经堂教育与我国实际脱节的内容和方法,倡导举办经学与汉学并举的新式学校。这一主张的提出,打破了我国经堂教育数百年来一贯制的一片宁静,其现实意义非同寻常。这不仅提出了一种新的办学模式,更重要的还在于为我国伊斯兰教育事业的发展提出了一条崭新的出路。更难能可贵的是,王浩然阿訇不是仅仅满足于理论方面的研究,而是大胆地付诸实践。1907年,他在北京牛街清真寺创办了“回文师范学堂”,培养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新型阿訇。 

    我国著名的王静斋大阿訇在评价这一创举时写道:“古都阿訇王浩然大师游历土耳其等回教国家归来之后,因得到新的知识不少,乃在北平牛街大寺创办改良大学,由达浦生阿訇担任教授,阿文的一切课程照旧,另添读法、作文、会话等课,更增加国文一课。自是以后,中国回教教育,另开一新纪元”。

    王浩然阿訇开创的我国伊斯兰现代教育,受到了我国伊斯兰教界的高度评价,并得到了积极的响应。1925年,马松亭阿訇与唐柯三先生在济南西兰清真寺创办了成达师范(后迁北京);1927年,达浦生、哈德成阿訇由马福祥先生赞助在上海小桃园清真寺创办了上海伊斯兰师范(后迁甘肃平凉);1929年,云南回教促进会创办了昆明明德中学等。这些伊斯兰教的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迅速普及全国,掀起了我们伊斯兰教育事业的第二次高峰。

    然而,这一时期创办的新式学校,虽然在理论上提出了新的思路,在实践上完成了新的框架,但是仍然处于探索阶段。真正使伊斯兰现代教育走向完善、成熟、定型的是庞士谦阿訇和马坚教授等这些从埃及爱资哈尔大学留学归来的骄子。庞士谦阿訇归国后,坚信伊斯兰教界整体素质的提高必须“从教育入手”,在这种理念的指导下,他对新式学校的标准做了美好设计:“再加上科学的课程,更进一步使其所学的阿拉伯文现代化,能使其读报、写信、作文、说话,那么将来的效果一定很好”。按照庞老的设计,伊斯兰教的新式学校所培养出的人才,正好是现在大学所培养的本科毕业生的标准,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望。为了将这一夙愿变成现实,庞老为此而付出了毕生精力。他归国后,在北平参与创建了回教经学院并任教。在教学方面,他总结了王浩然、达浦生、哈德成、马松亭等前辈创办的伊斯兰新式学校的成功经验,吸收了伊斯兰国家的现代教育方法,结合我国伊斯兰教育的实际,奠定了我国伊斯兰现代教育的基础。与此同时,马坚教授等在北京大学开设了阿拉伯语系;刘麟瑞教授等在南京国立东方语言专科学校开设了阿拉伯语专业。为我国培养了大批伊斯兰教的高层次人才和阿拉伯语专业人才。经后来几十年时间的检验,他们的教育理念是正确的,教学方法是科学的,实际效果是众所公认的。从清末至文革前,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共同开设了我国伊斯兰现代教育的先河,他们的功绩不亚于开创中国经堂教育的胡等洲太师。

    但是,由于庞士谦阿訇等创办伊斯兰现代教育正处在新中国诞生前后,祖国的各项建设事业突飞猛进,急需各方面的专业人才。他们培养的高层次专业人才积极响应祖国的号召,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祖国的各项建设事业中,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值得后人学习和称赞。但与此同时,由于这些高层次专业人才没有及时补充到经堂教育中,致使我国伊斯兰教的现代教育与经堂教育没有在最佳时机得到融合,反而逐渐形成了两条永远也无法交叉的平行线,分道扬镳,各行其事。时至今日,庞士谦阿訇提出的能用阿拉伯语“读报、写信、作文、说话”的构想在伊斯兰现代教育的经学院和国家高等教育中已经得到了实现,但是由于经学院所培养的专业人才多数没有从事伊斯兰教职业,使伊斯兰现代教育的科学方法在经堂教育中难以得到推广;而至今仍不能使用阿拉伯语“读报、写信、作文、说话”的经堂教育仍然承担着培养伊斯兰教教职人员的重任。伊斯兰现代教育的普及,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与挑战。

    三、伊斯兰教育事业的健康发展在于经常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这需要全体伊斯兰教人士和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

    伊斯兰教育事业的根本出来,在于积极探索和寻求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的结合,发挥二者的优势,抑制二者的不足,促进二者的并轨。具体地说,就是既要发挥经堂教育培养伊斯兰教职人员的优势,又要发挥现代教育科学教育方法的优势,使二者合二为一、完美结合,这是实现伊斯兰教育事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这个愿望是广大伊斯兰教界人士和穆斯林群众所共同期盼的,这个愿望如果能够实现,那么,伊斯兰教育事业的第三次高峰就会来临,其功绩绝不亚于开创经堂教育的胡登洲阿訇和开创现代教育的王浩然、庞士谦阿訇。

    一是从更新观念上下功夫,努力实现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促进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的良性互动,关键在于双方的相互了解与信任。这就需要全体伊斯兰教人士和穆斯林群众解放思想,提高认识,开阔视野,更新观念,理解和支持现代教育事业,积极投身于现代教育事业,努力促进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的有机结合。

    二是从伊斯兰教的教育体制上下功夫,切实发挥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在培养阿訇人才方面的主导作用。 

    必须从90%以上的阿訇培养来自于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的教育体制。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切实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融入到国民教育和精神文明建设全过程,转化为人民的自觉追求。”具体到伊斯兰教来说,培养年轻的高素质阿訇,关系到提高广大穆斯林群众的整体素质,关系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这就对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提出了更高要求,所以对现有伊斯兰教经学院进行适当改革势在必行。

    一是继续坚持宗教院校培养爱国爱教教职人员的办学宗旨;
    二是切实提高宗教院校的教育质量; 
    三要抓紧编写适合我国伊斯兰教实际的统编教材; 
    四要嘉庆教师队伍建设,在现有基础上减少行政人员,强化教师队伍,并解决教师待遇、职称等实际问题;  
    五要在领导班子和教师队伍中配强伊斯兰教界专业人士,以消除穆斯林群众的误解,获得伊斯兰教界人士的认可、信任与支持。

    三是从建立晋升机制上下功夫,切实提高伊斯兰教界人士的整体素质。从目前情况看,我国阿訇队伍已基本满足穆斯林群众的需要,今后阿訇培养的重点已不再是数量,而是追求质量。而传统的经堂教育,由于学习年限和毕业考试机制,不管学习10年还是学习3年,只要能在清真寺占位,就统称为阿訇,这就缺少了内部活力,造成了阿訇队伍知识层面的参差不齐。另一方面,由于缺乏内部的晋级机制,无论学识如何,只要是阿訇,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见解对经、训和教法作出解释,这就出现了在事务、教务等各方面的分歧。与此同时,由于不论知识层面的高低,也就缺少了激励阿訇向高层次发展的原动力。所以,伊斯兰教育质量的提高,在于激发内部活力,在于激励机制的建立。可由中国伊协出台办法,建立和完善阿訇队伍的晋升机制,要求立志成为阿訇的学生必须参加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的正规学习,取得经学院专科毕业证书或同等学历后方可参加阿訇资格考试,拿到双证书(经学院的专科证书和阿訇资格证书)后才可成为阿訇,但其职称应确定为“初级阿訇”;经继续学习深造取得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的本科毕业证书方可参加省级伊协组织的考试,合格后可获得“中级阿訇”职称,并可担任县级或地市级伊协组织的负责人,取得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硕士以上证书或同等学历资格后方可参加中国伊协组织的全国统一考试,合格后可获得“大阿訇”职称,并可担任省级或全国伊协组织的负责人。建立和完善阿訇的晋升机制,既可全面提高阿訇的整体素质,强化阿訇的业务培训,又从根本上解决了各级伊斯兰教经学院的生源问题,弥补清真寺培养阿訇监督的缺失,同时,也为各级伊协培养高层次的伊斯兰教人才,可谓一举多得。在此基础上,要注重解决阿訇的实际困难,关注阿訇的社会地位、工资待遇、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等实际问题,解决阿訇的后顾之忧,从而使他们能够放下包袱,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为加强民族团结、促进社会和谐、确保大局稳定和社会各项建设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伊斯兰教的经堂教育,为培养阿訇人才奠定了坚实基础;伊斯兰教的现代教育,为培养阿訇人才提供了科学方法。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的机会,必将使伊斯兰教的教育事业如虎添翼。发展和完善伊斯兰教的现代教育事业,关系到广大伊斯兰教界人士和穆斯林群众整体素质的提高,关系到广大穆斯林群众良好形象的塑造,关系到伊斯兰教事业的健康发展。所以,我们一定要解放思想,提高认识,成形共识,共同努力寻求经堂教育与现代教育相结合,喜迎我国伊斯兰教育事业第三次高峰的到来。

本文原载:《中国穆斯林》 2008年03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试评析杰佛逊的宗教和法律思想 \曹培  钟卫红
【内容提要】杰佛逊的法律思想是自然法理念与基督新教的结合,他是那个时代的美国文化…
 
西方宗教理性与法律理性的嬗变与演进 \王建芹
宗教是一种信仰体系,通常认为与理性或者说与科学理性相对立。但宗教是否就是非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掀起你的头盖来——头巾与穆斯林
       下一篇文章:闻思修 讲辩著——藏传佛教历史上的学经辩经和学位制度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