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义务教育与宗教教育之关系初探
发布时间: 2015/1/30日    【字体:
作者:张铮
关键词:  义务教育 宗教教育  
 

感谢刘老师让我在这里做一个汇报,关于义务教育和宗教教育关系的问题。我准备谈六个大的问题。我主要关注的问题,我国现存的义务教育制度,和我们所说的宗教自由之间,它们之间是不是产生张力,以及如果有冲突的话,如何来处理。我提出我自己的初步解决方案。大概讲六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义务教育它的起源实际上是宗教教育,第二个问题,我想谈的是中国现有的义务教育制度的框架。第三个问题我想谈的是现有的义务教育制度的框架,和我国宪法所提出的所保障的宗教信仰自由原则之间的张力,它的冲突问题。第四个问题,义务教育本身它的合理性和合法性的问题,我说的合法性,是它的正当性(legitimacy).义务教育是有一定正当性的。第五个问题,既然宗教自由也有它的正当性,义务教育也有它的正当性,那这两者显然产生了冲突,冲突解决的方案是什么?最后第六个问题,在咱们中国现行的体制之内,在义务教育里,一个比较合理的,能够尊重宗教自由的一种义务教育,它的内容应该是什么,这是我要讲的六个问题。

首先第一个问题,义务教育起源于宗教教育,义务教育这个制度,它实际上最早是在古希腊斯巴达。斯巴达是一个大军营,整个是军事化管理,也没有像样的家庭制度,孩子生下来之后就是军训,交给国家培养,这是最早的义务教育,给公民留的自由空间是零,没有。这是在古希腊。在古希腊之后,到了罗马帝国中世纪,整个国家这个概念,还没有真正的彰显出来,我们知道中世纪是社会、教会,各种各样的行会,各种各样的大学,这些组织可能会比较多;但是现代国家产生,大家公认的是在新教改革之后。真正的义务教育产生,是马丁路德改教他本人提出来的,他本人提出来他的目的有两个,至少有两个,第一个,马丁.路德的基本理念是“人人都是祭司”,人人都要读圣经,你了解内容,才能和神沟通,你必须有基本阅读文化技能。当时大众不具备这个能力,一定要由国家介入进来,推行这个东西。第二个目的,大家知道马丁.路德、加尔文这些改教者,他们在当时历史条件下不是很宽容的,他们要传播一种他们真正认为正确的信仰。他们认为天主教是错的;他们要传播自己的观点,马丁路德要传播他的观点,加尔文要传播加尔文宗的观点。因此,最初的义务教育有两个目的。现有世界各国的义务教育制度,还是跳不出这个框架。现有的义务教育制度,基本上第一是文化教育,ABC加减乘除;第二是价值观教育,你要做一个好公民,做一个遵纪守法和宽容的现代公民。这两块在马丁路德时期已经框定了。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的义务教育,它的起源是改教时期的宗教教育。

第二个问题我想谈的是中国义务教育制度。刚才雷律师也提到了,我们的义务教育制度是九年义务教育,这个义务教育和宗教教育关系是什么?我们的宗教教育,根据《宗教事务条例》,和我们宗教局那几个文,宗教教育只有高等宗教教育和中等宗教教育。高等宗教教育是大学的概念,中等宗教教育是中专的概念,错开了6岁到14岁即小学到初中毕业的时间。现有宗教教育体制下,宗教学校等同于高中,职校或者是大学。所以是中级和高级教育。九年的那块非常明确,我们法律说的很清楚,这是一个义务,孩子的义务,父母的义务。对谁的义务?对国家的义务。父母没有选择的权利,必须把孩子送到公办学校;也不一定是公办,也有可能是民办的,但是民办教育的义务教育内容是国家非常明确的,给它框定下来就是这些内容。教育内容大体分解也是两块,价值观加上基本技能。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6岁到14岁九年期间,家长没有选择权的,必须这么做。所以造成宗教教育可以搞,但在这九年期间,只能在家里教育自己的孩子;九年之后,你送到宗教学校也可以。学前教育的状况不清楚,我没有发现对学前的宗教教育有什么规定,我没有看到。所以现在义务教育大概的制度就是这样。

而且义务教育规定的非常清楚,大家看义务教育法,明确说德智体,德育为主,36条说的非常清楚。德育是什么?大家知道,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是它的指导方针;集体主义、爱国主义、社会主义教育,这是德育的主要的内容。当然还有一些公民教育,包含在“社会主义”里面了。这是我说的第二个问题。中国的义务教育制度的问题。

第三个是义务教育制度和宗教自由的关系。我同意雷律师和尚律师的观点,义务教育和宪法规定的宗教自由之间,还是存在张力的,有很多冲突的地方。具体的可能还会有其他的发言人谈这个问题。因为宗教自由,必然蕴含着教育自由。因为教育牵扯到宗教传承的问题,宗教不是我个人信了就完了,它还要传承,是一个传统。 


 如果在儿童6到16岁之间,价值观形成关键时期,剥夺了他的宗教教育的权利,这样的话,严重影响到宗教的传承。我把它比作精神领域的计划生育。我们计划生育制度,那是在肉体领域的控制,开始慢慢放开了;但是精神领域这块,实质是一样的。当然我们说,你可以在家里搞宗教教育,在家里九年义务教育时期,在学校学习之外,回家父母教育孩子,也是一种方式。这个当然我们知道,它和宗教基本的直觉和基本原则有一定冲突。宗教最终培养的是一个完整的人,认可某些价值观,把它付诸整个实践,统辖自己整个生活,整个生命,是一整套的东西。但是你如果说,让孩子在学校接受这一套德育教育,在家里接受另一套德育教育,我不是说学校的一定不好,但这个会造成他的人格分裂。我们看到社会上腐败现象严重,我们反腐在紧锣密鼓的进行。腐败的根源和这个有关系:人的人格是分裂的。我这个不想多谈。

我谈第四个问题,义务教育合理性的问题。刚才说义务教育会损害宗教教育自由,但是义务教育该不该取消呢?显然不行,义务教育有它的功能,有他的合理性合法性。义务教育可以培养现代公民。如果宗教教育培养出来的都是恐怖分子,或者是反社会分子,或者是一些拒绝合作的人,这也有很大问题。我们的义务教育至少要培养人们的尊重、平等、宽容,这些基本的现代公民基本的价值;而公民教育是国家应该介入进来的。因为国家在这里有利益。包括爱国主义、集体荣誉感,这都是好的,塑造好的公民,以后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都是好东西。所以有它的合法性。所以冲突是很明显的,就是国家在儿童的教育方面是有利益的,父母在儿童教育方面也有利益,我们不能想当然的认为,孩子是我的,是我父母的,所以孩子所有一切都是我父母作主。这一说法的的前提是家庭制度神圣不可侵犯,但是家庭是不是神圣不可侵犯我们有讨论的空间。刚才说了斯巴达,现代国家没有斯巴达这么极端的;但是有其他国家介入家庭的例子。在现代化过程中,国家不断地介入家庭;对这个问题本身有很多争论。但是国家在公民教育上有利益这一点是站得住脚的。国家在未来公民培养方面,必须有基本的价值灌输,这是站得住脚的。

第五个问题,这个冲突怎么来解决。目前的方案,我认为是不行的,是需要来修补的。有两个办法,目前公立学校不能提宗教,因为我们宗教与教育分离,你一提宗教,你就是不分离了,你就违反了宗教分离原则,而且公立教育,刚才雷律师提到的,九年义务教育里面有很多价值灌输的内容,有些对宗教敌视的。现在有两个解决方案,一个是为了保障公民义务教育自由,你把九年义务教育里面,加入一些宗教内容,这是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很多人都在做,欧洲很多国家都是这么做的。把宗教教育加进公立教育,给父母选择权,比如说某些宗教他们觉得不好;公立学校进行天主教教育,但我不信天主教,请你给我加一个路德宗课程进来;路德宗我也不信,加一个一般伦理课进来。总之父母有选择权。这个方案,我觉得适合欧洲国家,不适合中国,因为中国传统上基本上是世俗国家,而且我们政教分离制度是占得住脚的。政教分离了,你公立学校还讲宗教,那就明显不分离了。

第二个方案,放开对初等宗教学校的控制。现在有中等和高等宗教学校;但九年义务教育期间,私立宗教学校不能搞,民间不能搞。我建议私立放开,允许设立,你在私立教育里面,强制加入义务教育课程,这是和第一条路相反的,但殊途同归。我认为这条路比较好。因为以人为本,为人民服务这是基本价值观;也给父母了选择权;而且和现有制度基本上合拍,现有我们教育制度,就是鼓励促进民间办学,我们有《民办教育促进法》,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还是说“鼓励民间办学”。既然中学可以办,大学也可以办那么小学也可以办起来。在现有制度下,这是可以比较容易涵盖进来的,唯一要注意的是国家的利益一定要保证。公民教育怎么放进来?那就是设计一套公民教育的一些课程,把它放到初等宗教学校里面,作为初等宗教学校的必修课。

第六个问题,这个课程具体该怎么设置。文化技能方面就不谈了;义务教育课程里一定要有这方面的内容。价值内容方面,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做法,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历史,它的现状,不同的理念等等。在我国,我有初步不成型的想法:在一个极端,那些反社会的恐怖主义的宗教教育不应允许存在,要合法地进行打击。在另外一个极端,在公民教育里,我们是不是还要放进来那些教条主义的反宗教的内容,如精神鸦片论等等?,这些理论我看也应该从义务教育中拿出去;如果这个也要拿进来,就违反了宪法宗教自由原则了。至于两个极端中间,还有广阔的空间。我们的价值教育应落实到哪一个点上,采取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既符合我们的理念,又和我们基本制度相容,和马克思主义相容,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容,我们可以来探讨。马列主义未必和宗教是针锋相对的立场。大家知道解放神学,很大一块是把马克思主义装进来的。在理论上我们要足够的开放,这有助于我们在义务教育的价值内容上寻找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编者注:本文根据作者在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2015年“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的发言整理稿修改而成。

本网首发,感谢作者赐稿!转载请注明来源。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试评析杰佛逊的宗教和法律思想 \曹培  钟卫红
【内容提要】杰佛逊的法律思想是自然法理念与基督新教的结合,他是那个时代的美国文化…
 
西方宗教理性与法律理性的嬗变与演进 \王建芹
宗教是一种信仰体系,通常认为与理性或者说与科学理性相对立。但宗教是否就是非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法治与宗教教育
       下一篇文章:评本世纪初以来中国基督新教的社会态度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