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中国的僧教育应怎样
发布时间: 2015/4/24日    【字体:
作者:太虚法师
关键词:  僧教育 僧材  
 
 
 
  今天讲此题目,一、因前次考试院长戴季陶氏来山主荐班禅大师,曾恳切地对我谈过,他深信住持佛教必要有真正的出家僧众,因为佛法是要实行实证到的,不光是学理的研究。他很希望我能在一个名山胜刹,从实践训练上,养成将来复兴中国佛教的根本僧材。昨天、立法院委员卫挺生氏来山访晤,和我谈到与戴氏相反的话,他说:“一般佛教僧尼,可不可以使他通俗化,改变现在僧尼不婚姻营生旧制,而使佛教普及人民,任何人都可信仰佛教而改进其道德”!我于这两种谈话,一方面觉得必要有极少数能实行实证的住持佛教僧宝,一方面也觉到应使佛教普及一般人民,成为大多数不出家的在家信徒,也就可以增进其道德。
 
  二、八年前,我作过一篇“从一般的教育说到僧教育”一文,近曾转载佛化新闻。其时、教育部长改任了陈立夫氏,我就将此文寄他,因知他对于教育必有改良的计划。后来得他的回信,对于我的意思很表同情。并云:他已立了一个较详细的纲领,将提出中央会议后而公布;他日有缘,当持商榷。并且、在报上也见到陈氏讲中国教育应文武一致,农工兼重,智德并育及行导师制等。在此、我觉到中国一般的教育已将有改良的方法出来,但我们所需要的僧教育,则尚没有实现进法。因为那一篇所讲的僧教育计划,是不为陈氏所注意的。
 
 
  但是、现在中国的僧教育,决定要有那一篇文上所讲的改进办法才好!倘使没有此种办法,那末、纵令办僧教育,决定没有多大的利益。那篇文所说僧教育的办法,大概分为两方面:
 
  一、消极的方面,把一部分寺院僧伽淘汰出僧宝以外去。我觉到有一部分的出家僧尼,朽废怠惰,不惟决不能作住持佛教的僧宝,而且使佛教为世诟病!所以应把这一部分僧众,划出些寺庙与他,作为等于在家的佛教信徒,施以普通谋生活常识及信徒常识的教育。把他淘汰出住持僧宝以外去,使可开山锄地,或作工、经商等,获受国民通常待遇,而不在住持佛教的僧宝数内。
 
  二、积极的方面,是要由很严格的、很纯正的、很认真的,而且是很长远的一种僧教育,以养成少数住持佛教的僧宝。据我看来,此种人是不能多、也不必多的,全中国只要有三四万人,能够真正地养成僧宝资格,住持佛教,弘扬佛法,也就很可以了。而养成此种僧宝的教育,应有几个阶段:以高中毕业之年龄──十九岁──学问相当的正信出家者,施以先受沙弥戒及实践行持沙弥律仪,而教练以出家僧众应具之知识行事。如此经过一年,使他身心上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到二十岁进受比丘戒,学持比丘律仪,比丘应有的知识及共同生活习惯,实践做到,同时亦授以佛教常识,是为第一阶段。第二阶段,是教理的研究,可为七年:一、四年作普通教理的研究,其程度等于大学。二、三年作专精教理的研究,其程度等于研究院。第三阶段是深入修证,可为三年,此深入的修证临时择定一门,或密宗、或禅宗、或持律、或念佛等。而所取形式,或住洞、或闭关等。如此三个阶段,经十二年学习出来,才可以作为住持佛教之僧宝。或者仅历第一阶段,或仅研究教理四年的,七年的,只要能够遵守僧众的律仪,也就可为僧众中之辅佐份子,但不能作主导份子。于养成僧宝最要紧的,是起初二年,必须经过受戒持戒的行为训练,这是僧教育的特要关键。
 
 
  这僧教育计划不能实际施行,于事实上有两个缘故:一、这种僧教育的实施,是要于一般寺院的僧众和产业有一番整理才可。曾拟建健全的佛教会或僧寺整理委员会,对全国的寺院、僧尼、财产,加以调查统计后,施僧尼特殊的改选。一方面养成积极的僧宝,从受沙弥戒、比丘戒实行起来;一方面划出一部分寺院财产,施以淘汰出僧外的生产教育方能实现。如果对于僧寺及寺产不能整理,此种僧教育便也无从设施。
 
  二、照戴氏所说,在一山林先行主办,然后待各处逐渐来仿效,亦是一法。但一因不易得到有相当经济基础可办此僧教育的名山胜刹,二因也未能准备得有施此僧教育的主干师资。而余以身力衰朽,已不能实际上去做准备工夫或领导模范的人。所以、对于建立“养成住持中国佛教僧宝”的僧教育前途,觉得很为悲观!
 
  四
 
  现在、以本院所施的教育来观察,似乎是在第二个阶段上,普通教理四年,专修教理三年。然而、既没有第一阶段修学两年的基础,来学的人又没有都到高中毕业程度;虽在第二阶段、而更须补习国文及偏重于研究藏文。此种人才,不能够作为养成主持中国佛教的僧教育。故本院对于沟通汉藏佛教和文化,确有特殊的意义,而对于住持中国佛教,不过作一种补充的旁助的,而不能作为一种主要的僧教育。这一点,是本院大众先要认清的,庶免由过分的希望而滥施误用。
 
      复次、关于本人,也要大家明白认清:养成“住持中国佛教僧宝”的僧教育,不过是我一种的计划,机缘上、事实上,我不能够去做施设此种僧教育的主持人或领导人。而且、我是个没有受过僧教育的人,一切的一切、都是教的人及学的人不能仿效的;仿效我的人,决定要画虎不成反类犬,这是我的警告!我今讲此僧教育,是作一种计划的提议,希望听讲的人能深切体察到其中的意思!他日遇有悲愿福慧具足的人,而又机缘凑巧的时候,或能实施出来。
(心月记)(见海刊十九卷四期)
 
载于《太虚法师全集》第九篇“制议”,转自佛缘网。
http://tx.foyuan.net/book/Article09_037.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试评析杰佛逊的宗教和法律思想 \曹培  钟卫红
【内容提要】杰佛逊的法律思想是自然法理念与基督新教的结合,他是那个时代的美国文化…
 
西方宗教理性与法律理性的嬗变与演进 \王建芹
宗教是一种信仰体系,通常认为与理性或者说与科学理性相对立。但宗教是否就是非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石门坎:一个信仰与文化改变社会的标本——贵州石门坎百年的变迁的故事
       下一篇文章:中国汉传佛教僧伽教育功能思考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