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活动
 
“世界伦理”构想的宗教背景及其问题
发布时间: 2015/5/22日    【字体:
作者:杨慧林
关键词:  世界伦理 宗教依据  
 
 
从“世界伦理”(或“全球伦理”)构想 的提出,到1991年“世界伦理基金会”成立、1993年世界宗教大会通过“世界伦理宣言”、1997年互促委员会(InterAction Council)通过“人类责任宣言”、乃至不久以前为2001年中西学者关于“世界伦理”之对话举办的筹备会议 ,宗教学学者以及宗教界本身对“世界伦理”问题的促动和参与,都是极为引人注目的。担任着“世界伦理基金会”主席的天主教学者汉斯昆,更是其中最主要的倡导者。为什么“世界伦理”的命题是从基督教思想界肇始?基于宗教经验的伦理理想会在现实世界中遇到何种问题?要将这样的讨论引向深入,也许必须关注汉斯昆的两部代表性著作:《全球的责任:寻求新的世界伦理》 以及《全球政治和经济的全球伦理》。
 
一、理性的有限性与“无条件的伦理责任”:“世界伦理”构想的宗教依据
 
汉斯昆《全球的责任》一书的首句和末句,都落在他的三个基本论题之上:没有世界伦理就没有人类的生存,没有宗教和平就没有世界和平,没有宗教对话就没有宗教和平。而这一论题的起点,是在于文化范式的现代转换(paradigm shift)格外鲜明地凸显出世俗手段、世俗价值的有限性及其自相矛盾。
 
通过解析1918年以来各种意识形态和社会生活领域的变化,汉斯昆表达了对于既有文化和价值系统的根本批判。在他看来,社会主义、新资本主义或者东亚模式(日本模式),都“已经不再有未来” ;这就是他所谓的“现代意识形态的终结”、“历史的终结”、以及“无限发展”和“不断进步”的“神话的消解”。 无论我们能否同意这种多少带有另一层意识形态味道的判断,或许都可以理解作为宗教思想者的汉斯昆试图超越世俗局限、重建“终极理想”的努力。如他所说:“18世纪以来,对于贵族与教会、国家与宗教的启蒙理性之批判当然是必要的,这最终也导致了康德对理性本身的批判。但是当它日益绝对化、并且迫使一切都以之为标准的时候,理性便也……摧毁了它自己。……甚至在自然科学方面,……也已经建立了一种全面的思维方式;……人类不再是主宰自然,却是与自然达成‘新约’。……就原则而论,没有人会真的‘反对进步’,成为问题的是:……美国、日本和欧洲的技术进步和工业进步,已经变成大众予以无条件信奉的绝对价值和偶像。”因此要“寻求进步的意义、科学技术的意义、经济与社会的意义,就必须超越现有的系统。” 
 
汉斯昆对世俗社会的“现有系统”之不屑,植根于一种关于人类“自义”(self righteousness)的否定性评价 ;这与另一位基督教思想家莱因霍尔德·尼布尔的“自义”之说颇为相似 。其中更直接的针对性,显然是希望摆脱通常的意识形态偏见,指向普遍意义上的“绝对伦理准则的毁灭”、“目标的缺失”和“权威与传统的……失效”。 所以汉斯昆特别指出:“西方面临着意义、价值和准则的真空,……问题并不在于西方是否最终战胜了社会主义的东方,而在于西方能否应付它自身产生的经济、社会、生态、政治和道德方面的困难。” 这种困难首先被他概括为四个方面:第一,科学,而缺乏避免滥用科学研究的智慧;第二,技术,而缺乏控制高技术中不可预见之危险的精神能力;第三,工业,而缺乏抵御经济过度膨胀的生态学;第四,民主,而缺乏制约强势个人或群体的道德。 这后来又成为他对甘地所说的“当今世界七大重罪”的重述:“有财富而没有劳作,有享乐而没有良知,有知识而没有个性,有商业而没有道德,有科学而没有人性,有宗教而没有牺牲,有政治而没有原则。” 
 
对理性的世俗结果持有如此否定的评价,当然只能“超越现有的系统”才有望落实“无条件的伦理责任”。而沿着汉斯昆的思路,这一“超越”必然要导向宗教信仰:“伦理要求不能建基于有限的人类,只能建基于无限者……即一种绝对”,因为“只有不能被理性所证明的、终极的、最高的真实,才能被理性的信念所接纳——无论它在不同的宗教中如何被命名、理解和阐释。” 
 
值得注意的是:汉斯昆确实通过“理性的有限性”推演出一切既有文化模式都“不再有未来”的结论,从而将他的伦理构想“建基于”以宗教为载体的“无限者”;但是与此同时,他对宗教本身也有同样的惊人之语:“坦率地说,无论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是犹太教,……任何试图回复、试图强制的宗教,都不会有长久的未来。” 所谓“再造基督教的欧洲”、“欧洲的再度福音化”等等说辞,也被他指斥为“牧师的幻想”。 因此尽管汉斯昆的“世界伦理”构想具有明确的宗教背景和宗教依据,他却从未希冀某种单一的宗教价值重新主宰世界。 
 
二、现实宗教的两面性与“可能的伦理基础”:“底线”上的宗教合一
 
汉斯昆多次讨论到宗教的两面性(two faces of religion)以及在宗教旗号下的种种罪恶 ,他还特别例数了其他宗教对基督教的批判:“基督教强调爱与和平的伦理,却常常是排他的、不宽容的、咄咄逼人的;……基督教几乎是病态地夸大人对罪的意识,……以便突出人们悔改和求得恩典的必要性;……基督教最大的虚妄在于它的基督论,……耶稣的形象似乎总是能在其他宗教中得到证明,从而成为独一的神圣。同时人们还会问:基督教一连几个世纪在亚洲进行了极其密集的传教活动,亚洲的人口占整个世界的三分之二,而基督教仅仅征服了大约百分之五的亚洲人,这难道只是历史的偶然吗?” 这种“自我批判” 的结论在于:“没有无罪的宗教,所有的宗教都既有正号、也有负号。” 
 
宗教既然如此不堪,又何以成为“可能的伦理基础” 呢?汉斯昆清楚地意识到:“至少在20世纪末,我们已经不可能从‘天’、‘道’、圣经或者其他圣书当中获得明确的道德决断。这并非是反对圣经、古兰经、妥拉以及印度教、佛教经典中的……道德命令;但是首先必须承认:……根据所有历史学的研究,各大宗教中具体的伦理准则、价值、洞见和关键概念,都是在极为复杂的社会和动态过程中形成的。……因此圣经所宣称的上帝的命令,在古代的巴比伦法典和汉谟拉比法典中也可以找到——而这些法典是在基督降临的1800年到1700年之前。” 此外,宗教伦理还需要处理另一种困难,即:与各种问题相关的道德决断,都只能是在尘世完成,“无论是犹太教徒、基督徒、穆斯林还是印度教、中国宗教或者日本宗教的信徒,人们都要为具体的道德养成承担责任。” 在这样的困境中,宗教要成为“可能的伦理基础”,必须分别从两个方面证明自己或者限定自己。
 
汉斯昆对宗教的证明,大致体现为宗教的四种基本功能。第一,宗教即使面对痛苦、不公正、罪愆、无意义,也可以显示一种最后的意义;第二,宗教可以保证终极的价值、绝对的准则、深层的道德动机和最高的理想;第三,通过象征、仪式和宗教体验,宗教可以创造一种信任感和安全感;第四,对“全然的他者”(the wholly Other)之渴望,使宗教可以提供反抗非正义的力量。 对不同的信仰传统而言,这似乎不仅是功能层面、更是思维方式上的“底线”。
 
至于宗教的自我限定,实际上就是排除教义、传统、习俗、仪式甚至信仰理念方面的一切差异,去考察各大宗教是否还具有共同点。汉斯昆认为,各大宗教的共同点就在于六种观念,即:关注人类的安宁,无条件地确认最基本的人性原则,遵行中庸之道,信奉“金律”,确立一种道德榜样,期待意义和目的。 这正是后来有关“世界伦理”的一系列文献的基础,由此也引申出两项基本原则和四项“不可或缺的承诺”。 相对于汉斯昆对宗教功能的证明,可以说这些共同点是各个宗教的“伦理的底线”。
 
这样,被汉斯昆证明和限定后的宗教,是因其在思维方式的“底线”或者伦理“底线”上的合一,而成为“可能的伦理基础”。但是恰好是由于这一点,又使“世界伦理”的构想在诉诸实践的时候不得不接受尖锐的挑战。
 
三、“世界伦理”构想的悖论式循环:尚待解决的三个问题
 
当代西方的种种阐释神学、政治神学、伦理神学、以及所谓的“后现代主义神学”等等,都体现着基督教思想界对于社会实际发展的关注。 其中肇始于西方宗教界的“世界伦理”构想,或许是一个最突出的例证。
 
但是如同我们从汉斯昆的论说中所看到的:从宗教的初衷建构“世界”的“伦理”,必须作出极大的妥协。妥协至思维方式上的“底线”,则宗教(也许特别是基督教)必须承受被哲学消解的危险;因为以汉斯昆所说的四种基本功能而论,各宗教之间的冲突虽然弥合了,宗教似乎也与一种形而上学的精神无异。妥协至伦理的“底线”,作为“伦理基础”的宗教则只剩下汉斯昆所归纳的五条:不杀人,不说谎,不偷盗,不做非道德的事,尊老爱幼。 这固然“可以获得一切宗教的肯定,也可以获得非信徒的支持” ,不过它与世俗伦理的区别又在何处?
 
另一方面,如果宗教伦理不肯妥协,显然无法避免“大神学解释学”(macro theological hermeneutics) 的思路,即:将反思人类文明的宗教视角重新夸大为统领一切的力量,从而使宗教伦理落入新的权力模式。
 
因此,“世界伦理”构想的妥协中潜在着一种悖论式的循环。其中至少有三个问题尚未得到有效的解决。
第一,“世界伦理”是以一种低调、弱势的姿态换取最大限度的“普世性”和可接受性,所以它不得不排除各种信仰中的核心理念,不得不强调“世界各种信仰的合一远远多于它们的相异,……世界伦理是为共同的价值、标准和基本态度提供一种必要的最低限度” 。汉斯昆之所以要以宗教作为“可能的伦理基础”,首先是希望借助信仰为“无条件的伦理责任”提供合法性的说明。但是如果简化到“敬老爱幼”的“底线”还可以同“宗教依据”相关,恐怕会有太多的世俗欲望也同样能通过“信仰”获得合法性。
 
第二,“世界伦理”的“普世性”在相当程度上已经被转换为一种世俗性。而伦理的世俗依据只是利益的平衡,它所追求的相对合理往往受制于道德主体的不同出发点,那么其中不可避免的悖论又如何解决?这一点其实在汉斯昆本人的《全球政治与经济的全球伦理》一书中亦有所体现。当他试图以“伦理责任”介入西方的现实主义政治传统时,其例证之一在于“西方的决心……和伦理意志的缺乏,……助长了塞尔维亚军队对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和波斯尼亚的入侵”,如果更“及时地予以经济制裁和武力威胁(不动用地面部队,而只用强大的北约空军进攻其空军基地、军营、兵工厂和具有战略意义的桥梁),本来是可以制止入侵的”。 即使这些“手段”最终要合成一种道德的目的,它同“绝对的道德命令”之间仍然存在着一层听凭道德主体进行解释的空白地带。而一旦留有空白,人类几乎可以为任何野蛮的行为找到足够的辩护理由。
 
第三,不仅“底线的”、甚至是“高线的”伦理准则,其实在各大文化传统和信仰资源中都从不缺乏,更关键的问题是这些准则何以不能产生实际的约束力?《世界伦理宣言》在导言中提出:“在各种宗教的教义中存在着一套共同的核心价值,……然而……真理已被知晓,还有待落实于心性和行为。” 《关于“寻求世界伦理标准”的结论与建议》则承认:“主权国家仍然是基本的变革工具,……世界宗教领袖们……可以敦促主权国家及其领导人、教育机构、大众传媒……以及各种可能的手段,采纳并倡导一种世界伦理的共识。” 如果是通过这样的途径完成“世界伦理”准则的“有待落实”,那么它的支撑点仍然是世俗伦理的逻辑预设,仍然是寄希望于人类自我约束和自我拯救的可能性;而宗教伦理的基础,却正是对这一预设和这种可能性的质疑。
 
以上问题或有苛求之嫌,但是问题终究是无法回避的。“世界伦理”的构想立身于理性的人类所应当承担的基本责任,同时又力图使“责任”超越世俗意义上的“道德正当”和相对的“合理性”,在更深的层次上获得稳定的信念支持。这其中确实存在着难以克服的悖论,然而它毕竟是要用“旷野的呼告”表达人类的希望。希望的意义,首先在于不放弃希望——这对基督教学者的“世界伦理”论说本应具有更直接的启示,即:神学的(或者更广义之宗教的)伦理思考,也许还是要持守它与现实之间的张力。
 
转自维真网,2003-2-5 
http://www.regentcsp.org/list_bbs.asp?id=285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从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看法学家的力量 \李军兰
罗马法系与伊斯兰法系在世界现存法系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历史地位,同时也表现出了其…
 
宪政民主与基督教文化关系探微 \陈德顺  普春梅
摘要:西方宪政民主的产生与基督教文化有着复杂的联系。一方面,基督教的罪感文化体现…
 
从“摩西十诫”看法律和宗教的关系 \余宸歆
“摩西十诫”被称为人类历史上第二部成文法律,体现了平等的“人神契约”精神。它对西…
 
试评析杰佛逊的宗教和法律思想 \曹培  钟卫红
【内容提要】杰佛逊的法律思想是自然法理念与基督新教的结合,他是那个时代的美国文化…
 
西方宗教理性与法律理性的嬗变与演进 \王建芹
宗教是一种信仰体系,通常认为与理性或者说与科学理性相对立。但宗教是否就是非理…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扩散与聚合:基督教在我国朝鲜族中的发展历程
       下一篇文章:当代居士教育的探索—以菩提书院为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