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在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之间架构桥梁的最后一位大师
发布时间: 2015/9/25日    【字体:
作者:石衡潭
关键词:  汪维藩 基督教 中国文化  
 
 
915日上午,在微信中得知汪维藩牧师早晨安息主怀的消息。心里咯噔了一下。其实,我对这一天的到来已经有所准备,但还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早。我不是汪牧师的学生,与他老人家的接触也不多,但我对汪老敬仰已久,且一直关注他在《天风》上写的系列文章《自牧》,还认真阅读了他在香港出版的1997——2007十年作品专集《十年踽踽》,也有幸于201443日星期四拜访了汪老。当时,汪老行动已经不太方便了,但头脑尚清晰,表达也还连贯。那天,我们有一个多小时的交谈,当时我妻子也做了简要的记录。现在我将这次访谈的主要内容整理出来,就当是对汪老的不算怀念的怀念吧!
 
20144月初,我应金陵神学院和江苏神学院的邀请,去南京讲学,主题是——论语圣经对读和透过电影看人生。到南京的第三天即43日上午,天气晴而不朗,我与妻子李朝霞在金陵神学院刘美纯教授的引荐下,一同拜访了汪老。
 
当时汪老已经87岁了,身体明显虚弱,由夫人照顾日常起居。首先汪老先说了自己早年的经历,他出生于1927年,6岁开始在私塾里学《论语》,父亲抽上了鸦片,7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带着他和他哥哥,靠大房的田产生活。10岁上小学3年级;17岁的时候,母亲出门去接哥哥,还没有到见面地点,被人打了,吓了,精神失常,不久撒手人寰,她为了不是自己生的孩子而茹苦含辛,最后失去了生命。“哥哥不是母亲亲生的,他是父亲前妻的儿子,比我大12岁,他3岁时,自己的母亲就死了。后来父亲又娶了我母亲”。在这种痛失亲人的心境中,他写出了自己平生的第一首诗歌《挂锡》:“一袭衲衣/一根锡杖/遥想那一翘首/一挥袖的英雄。昨夜/芒鞋踏破万里/明日/脚下犹有万里征程。”
 
汪老对父亲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对母亲则有不尽的思念,在说到母亲时,他仿佛回到了过去,看到了母亲的身影。他的母爱神学的主题应该是由此产生的吧。他说其他国家的妇女神学多讲妇女的权利,而中国的妇女神学应该讲母爱神学。
 
高中毕业后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学航海系,那年这个系合并到了吴淞商船学校,管理学校的英国人租了几个大教室,学校没有宿舍,他就和三个老乡合住一个床。无法生存,一个学期后回家。回家后在一个教会小学教书,开始接触基督教,接触福音,1948年到南京考中央大学,即现今的东南大学,考的是教育系,因为读教育系,不用花钱。读教育系时,他对信仰更加明白了,对神的呼召也更加清楚了,1951年,就奉献自己去读神学,上的是在杭州的中国神学院。这是内地会办的学校。南京则有金陵神学院。他很长时间处于两难之间,不知该去哪个学校。当时金陵神学院已经加入三自了,上海的贾玉铭还没有参加三自,汪老对其他在信仰上还是不太放心。“杭州中国神学院的信仰比较纯正。当时奉献之后,再去读神学的是极少极少的。如果我走的路是对的,希望后面有人跟上,或者可以做后面人的借鉴。我就从南京到上海,从上海到杭州。师母在上海,对我很支持,即使讨饭也跟我。她是上海人,她很节俭。”
 
汪老和师母是在上海结婚的,师母说:“丁光训给我们证婚,我们是他证婚的第一对夫妻。”
汪老说自己是在政治和宗教之间走钢丝。“政治上要求进步,宗教上要求虔诚。这是当时的整个思潮。政治上要进步,宗教上必然下滑。我始终是在钢丝上走,也受到一些迫害。1955年在南京读神学,读完后,别的同学有地方去,有好的工作;我没有地方去。当时镇江有个小教会,薪水是25元/月,每个月奉献2.5元,问我去不去?我也去了。毕业之前,丁主教希望我留校任教,但其他人不同意,他也没有办法。后来,丁主教给我来信说:‘我出尔反尔,请你原谅,推荐你去镇江一个小教会。’”这是我第一次跌落。
 
1957年,调我到南京编辑刊物,福音派办的刊物。1958年大鸣大放,我被打成右派。被软禁在金陵神学院大院内。“四人帮”被打倒之后,在庆祝“四人帮”被打倒的大会上,我看到丁主教,交给了他一封信,信中给他述说了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随后,他叫我到家里去,不久,他把我从工厂里调回神学院,在神学院教书20年,刘(美纯)老师是我的第一批学生。”
 
“在南京金川路的一个工厂里做水泥工。那时候的书都是毛泽东选集,要学习马列主义、当时要写马列主义注释。我写了两本书,二十多万字。我用马列主义为宗教辩护,用马列主义来建构神学。这二十多年来,丁主教搞中国神学思想建设,淡化“因信称义”。基本理论是不能淡化的,我就硬顶,丁主教很气愤。加上其他原因,我就从金陵神学院被开除了。”刘美纯教授补充说:实际意思是:当时其他教授退休后都被返聘,只有汪老除外。
 
汪老在金陵神学院教过圣经、中国古典文学、中国文化元典等课程。
汪老自称在金陵神学院三起三落。55年第一次落,58年第二次落,1999年第三次落。 
汪老表示今后愿为独立自主的中国教会工作。自己写文章。在全国15各省市培训传道人。他主要读的是和合本圣经。
 
我问他对中国的教会有些什么看法?他说:“昨天和广东工商团契的人谈话,我说要根据圣经的教导,不能歧视穷人,如果有钱人控制了教会的权,教会非走歪路不可。”
我还问到汪老对中国文化与信仰的看法?
他说:“中国文化和希伯来文化源头相近。最远的《诗经》里有渊源。《礼记》里也有。我写过一篇文章,写了圣经和礼记的关系。《论语》和《圣经》只写过零碎的,没系统写过。
 
在圣经主题上,做过妇女神学,母爱神学研究。中国文学里的母爱比较突出,不像西方压迫妇女。释经学方面可以从传统中找借鉴。周易中正负相对,阴阳相对,阴阳相碰,而不是相争。阴是根。上帝所创造的树木、花草里面都含有种子,种子的意思是儿,希伯来文的种子是儿子,上帝所创造的树都带着儿子,生命一代一代向前去。
 
在思维方式上要注意,中国的根,本和体,成中英谈本与体。树是本,长出来是体。因信称义,必须里面有信,才能称义;必须里面有信,才能生发仁爱的信心;必须里面有灵魂,才能生存,要不然就是僵尸。这是圣经的体系、释经的体系。我做了一些研究。因为这个我和丁光训干了一场。”
 
我问:“要建立中国的神学,应该如何做?”
汪老:“在圣经和中国的经典中找到共同处,不同的时代要吸收不同的东西。景教吸收了周易的一些东西,元朝的基督教注重上帝的力量:长生天,气力。长生,永远的;天,上帝。长生天,气力,就是永恒的上帝的大能大力啊,那时写信开头常如此。很注重生,要活下去,不能无缘无故地让人死。依靠永恒的上帝的大能大力,有所作为。生,生仁的生。仁,就是果仁的仁,杏仁的仁——生之始也,生命的延续。明朝基督教比较注重伦理。徐光启说儒家,儒生,追求人伦,但是很难真正体现出来,问题何在?因为里面没有灯,没有信念,单靠外面模仿,是不行的。到了解放后,我觉得从马列主义也可以吸收一些东西,如为人民服务可以吸收进来。保尔·柯察金:人生只有一次,对于我来说,生命的意义就是把我全部生命奉献给共产主义。我要把我的生命奉献给我的主。奉献的目的不同,但奉献的精神可以吸取。高尔基的三部曲,向人生,向人间,把一切美好的东西都融化在人生里。
 
释经学是后来研究的。要探索中国自己的释经学。中国教会常常讨论的问题:行为与信心,外表与里面,哪个重要?经常讨论,就是本与体的问题。field being,海外的场有神学哲学,场:field;存在:beingfield being,在一个场里面,有阴才有阳,有阳才有阴。外面的好行为才能说明里面的根,有里面的根,才有外面的好行为。”
 
我问:“如何看待三自教会和家庭教会的关系?”
汪老:“目前没办法讨论。家庭教会比较上帝多一些,三自教会凯撒多一些。人总归是人。家庭教会时间长了,也会慢慢地人代替上帝;三自教会走到一条绝路,成为体制的一部分。每次看,宗教条例没有改变,戏唱不起来了。宗教搭台,经济唱戏。南方一些工商团契好像就是这样。”
我问:“中国应该取消宗教管理条例吗?”
汪老:“宗教管理条例,美国没有,俄罗斯也没有。俄罗斯改革之后,宗教管理委员会没有人。没有犯法你管他干什么?多管闲事。按例牧师不应该由宗教事务局管理。家庭教会坚持一些教会的真理,但也面临一些危险。要互相谅解,不要激化矛盾。脱敏,怎么脱敏?新疆出了事之后,不让提,说这是新疆人干的,蒙古人干的,不应该。”
 
结语:
 
这次访谈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当时汪老的身体状态已经不太好,说话也比较费力,所以,谈到的东西并不太多,但现在整理的时候,还是发现有许多新鲜的内容。这些东西以前没有人谈过,或谈得很少,更谈得不透。汪老虽然也只是寥寥数语,但还是饱含深意,对今天中国教会的现实与未来,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汪老给我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他的独立思考与坚持原则。在世事纷纭、变幻莫则的时代,要坚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他因此而三起三落,但他无怨无悔,笑傲江湖。丁老与他,亦师亦友,有恩有怨,但他在原则问题上,从不妥协,甚至敢于顶撞。也许他们各自位置不同而导致思路有异,但孰轻孰重?谁是谁非?后人自有公论。
 
还有一点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对汇通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思考与实践,特别是对中国释经学的追求。在现代基督教思想史上,这些问题,除吴雷川、赵紫宸、章力生、谢扶雅、徐松石等前辈有所探索外,汪老同辈人中,堪与比肩者可以说寥寥无几,殷颖、于中旻孤悬海外,何世明壮志未酬,寇世远、唐佑之、鲍会园等也先后谢世,惟汪老在大陆只身前行,深入腹地。可惜的是,汪老的这份遗产还没有引起中国基督教的足够重视,甚至连他这方面主要著作都没有在大陆出版,以致许多中国人都无由得见。现在,痛悼汪老的人很多,可深知汪老的又有几人呢?在众多的揄扬与哀悼之后,汪老的著作若仍然如石沉大海,没有消息,中国教会依旧原样,波澜不兴,我们又如何对得起这位踽踽独行的老人呢?
汪老走了,他走的不是一个人,同时带走了一个时代。
泰山其颓乎,梁木其坏乎,哲人其萎乎!
大师云集的时代过去了,我们还能产生大师吗?
 
(文章根据访谈录音整理而成,没有经过汪维藩牧师及其家属审阅。)
2015918日星期五
 
转自“圣经论语对读班”微信群,2015-09-18。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宗教财产归属的法律思考 \杜应芳 李荣
摘要:宗教财产归属不明,导致社会乱象比比皆是。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对宗教财产…
 
拉美政治变迁的社会基础——对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国天主教与左翼关系的比较研究 \钟智锋
摘要:20世纪末,拉丁美洲出现了两种型塑拉美政治变迁的重要运动——左翼运动和天主教…
 
加尔文:西方权利变革的起点 \安哲明
以良心自由为其中核心,首先要求宗教自由,而取得宗教自由则至少需要保障人不受迫害和…
 
沙特政教关系变革与社会话语重构 \孙晓雯 佘纲正
摘要:长期以来,沙特阿拉伯奉瓦哈比派教义为国教,在政治领域和公共生活中践行瓦哈比…
 
从超越世俗到走向神圣 \曾润波
摘要:本文分析了俄罗斯总统普丁在公开国家发言中所涉及的宗教和神秘元素,选择了能够…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海派基督教”及其历程 ——欧美基督教在近代上海的社会化问题
       下一篇文章:印度教研究的新创获——评《印度教:宗教与社会》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