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上海神长教友学者实名呼吁:马达钦主教早日复职
发布时间: 2016/9/29日    【字体:
作者:光启小粉丝
关键词:  神父 教友 马达钦主教  
 

本博客“光启小粉丝”中刊登了教友满邓安、则济利亚的呼吁:要求政府能考虑上海教区的实际情况,尽早让马达钦主教复出。教友神父修女们纷纷转发,感谢两篇文章说出大家心声。为此,本博通过电话或短信、微信采访了个别教友、神长和学者,将相关看法整理如下。那些还没有被采访到、但是希望支持自己主教、希望教区早日走出僵局的神长、教友和修女们,请直接在本博客“评论”栏里,或者在“光启小粉丝”微博的“评论”栏里留下自己的堂区和实名。

董家渡教友张兰英:

我家以前住在董家渡堂隔壁,但那时还不是教友。80年代董家渡圣堂复堂,天主就奇妙地带领我走进来,领洗进教,从那之后我一直在这个堂望弥撒,帮神父做一些事情。后来房子拆迁搬到了浦东,那边有更近的教堂,但董家渡堂才是我的“家”,尽管神父前后换了很多个,我都不舍得离开这个“家”。董家渡圣堂的危情其实去年8月就有征兆,耽搁至今才被重视,我们普通教友觉得很痛心。马主教以前做过我们这里的本堂,我相信他知道肯定也会痛心。我们祈求教区生活早日正常化,我们教堂的生活也能早日正常化。

董家渡教友徐七妹:

昨天主日下午我到杨思教堂参与弥撒,心里好难过,想起我们董家渡教堂给施工单位造成结构上如此大的破坏,以至我们得搬移到其他教堂去参与弥撒,实在不是一点点的失落。我只求天主赶快修固我们的圣堂,也祈求慈悲天主赐予神父力量,保护他们,使他们健康平安,坚固我们的信德,让我们这群小羊不至于丢失。我更为教区和马达钦主教祈祷,期望他能早日出来,和神父们一起牧养主的羊群。

董家渡教友崔保禄:

今年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强调依法管理宗教,《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也正在征询意见。我们希望大家都能遵循法规,也希望众教友的心声能充分被重视,教区必须有头,方能让教务、圣事正常化,这是我们众信徒的诉求!

洋泾浜圣若瑟堂何为神父:

文章提到徐家汇和董家渡堂的问题,其实我们堂的情况也很严峻。曾经有地铁建设部门咨询我:有没有教堂施工图纸,教堂下面有没有地下建筑。我回答说图纸当年早就被烧光了,教堂下面还有地下室。洋泾浜教堂曾经是耶稣会的总帐房,也是教区主教府所在地。但它建造的时候只花了一年半的时间,砖木结构,一旦下面地铁通过,遭受的损失肯定比徐家汇大堂还要厉害。

没有主教,教区很多事情都做得 不理想。因为哪里有主教,哪里就有教会(Ubi episcobus, ibi ecclesia),主教是宗徒的继承人,这是教会的信仰特色。也是我们修道人的原则。我一直向各级部门反应和呼吁,上海教区不能长期没有主教,尽早让马主教履职。

大田路小德肋撒堂赵保军神父:

这几天我在忙一些事情,没时间上网。你讲的那篇文章我还没有看到,你提到圣堂建筑出问题的事,我们大田路教堂也有问题,但还没查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如果教区有主教,主教出面,统筹教务和具体事务,问题会更好、更快地解决。谢谢关心,天主降福你和家人。

金山圣达尼老堂韦红星神父:

一个家庭,不能没有家长;这么大的上海教区,15万信徒,怎么可以没有主教?现在上海教区的老主教都已过世,按照教会法律和传统,马达钦主教是天主教上海教区的主教。我每天都在弥撒中为主教祈祷,也期盼他能早日复出牧养羊群。

周浦耶稣圣心堂本堂贾晟永神父:

两篇呼吁都看到了,反映了我们教区的现状和大家的心声。我还想说,教会和社会一样,都在经历变革。在变革中,有些人因为看不清天主的旨意,迷茫消沉;有些人因为缺少辨别的能力,被社会上的一些意见所误导;有些人为了保护自己,言辞谨慎;……但是作为修道人,我们能做的是把一切都放在天主手中,祈求圣母的转祷,祈求上主俯听我们的祈祷,主教早日复出,让教区生活正常化。

浦东唐墓桥露德圣母堂本堂宋健立神父:

这两篇呼吁表达了我们积压在内心的想法。由于主教不能履职,我们教区一盘散沙,工作停滞;兄弟教会在发展,我们止步不前;一些教友神父在迷茫当中…… 好在我们神父还能做弥撒,还能公开祈祷,我们一直求圣母玛丽亚在慈悲的天主台前转求,让马主教能早日出来,带领我们神长教友,同心合一,让教务回到原来的境况,并且更上一层楼。

浦东唐墓桥露德圣母堂本堂赵世杰神父:

马达钦主教曾是我们的本堂,我们很希望他能早日出来主持工作,协调教务。刚才你已经说到圣事、教会纪律、圣堂和堂区管理等方面,我想补充的是,如今慈善法和宗教工作会议都有新意,上海教区在提高社会服务能力和项目上,急待主教统筹。祈求上主宏恩,早日让马主教复出。

泰来桥备修院院长王景茂神父:

我当时在大修院工作的时候,有174个学生,住不下,我经手定了上下铺的铁床,如今大小修院加起来才7个学生,每个人可以住一层楼。真是伤感。
除了修院培育,新教堂和新祭台需要主教来祝圣,圣堂的命名、婚姻的豁免、圣油祝圣,都需要主教。我们本堂区已经多年没有行坚振礼了,主教不能出来,可是牧灵工作还得进行,真是大问题啊!我们祈祷并呼吁教会生活正常化。

松江邱家湾耶稣圣心堂何永辉神父:

谢谢。我看到转发过来的呼吁。我希望看到呼声变成现实。如果主教出来,很多事情就会得到更好的处理。让我们在慈悲年一起祈求天主的慈悲,祈求佘山圣母眷顾我们!

杨浦和平之后圣母堂/虹口耶稣圣心堂本堂牛素青神父:

我每天都在弥撒中为马主教祈祷,求慈悲天主让他早日行使善牧之职,和司铎弟兄们一起彰显主的荣耀!

泰来桥备修院刘强神父:

我看了“慈悲禧年的呼声”和“教友神父呼唤马达钦主教早日复出统筹教务”的文章,我们怀着信徳,一起热切地祈祷,愿慈悲天父俯听我们发自内心的恳切祈祷,垂允我们的愿望!

崇明大公所耶稣圣心堂本堂黄政平神父:

我还没有看到这两篇呼吁,但是听你介绍了内容之后,我认为它们反映了我们的心声,我们希望教区生活早日正常化,能尽快有新的面貌,大家和马主教团结在一起,共融合一。

崇明大公所副本堂杨建军神父:

那两篇呼吁提到的问题都是现实的问题。由于教区不正常,教会管理散化,下面教堂维修抢修的审批都不顺利。关于慈悲禧年的事情,我们非常希望马主教能出来开圣门,但是作为下面的堂区本堂和副本堂,我们最多是和区里县里的民宗部门反应问题,没有适当的渠道让更高层的领导听见。因此,一直把教区正常化放在我们的祈祷中,祈求天主圣神的带领!

息焉堂本堂李艳军神父:
 
这个问题经常也有教友来问我,希望神父能对上海教区的现状给予分析和指导。我的回答是,按照教会的法典,马达钦主教是上海教区合法有效的主教。因此,我在弥撒中一直为马主教祈祷,把一切交托给天主。

泰来桥修院王春勇神父:

虽然我没有仔细看过您说的两篇文章,但是出于对教区正常化的渴望,我常祈求,能以天主的方式、符合罗马天主教会的原则以及符合人的良心自由的方式,教区尽快正常运作。天主以祂的方式在净化祂的教会,也在激发我们的信德!我们怀着信德,等待天主安排的教区正常的时间!你们的呼吁本身体现了对教会的热爱,愿天主降福你们。

某大学副教授 朱晓红博士:

您让我从学者的角度谈谈看法,谢谢信任。我就说三点自己的观察,希望今后空闲时能写文章表述得更完整一些。第一,我近几年一直从事天主教上海教区口述历史的项目,马达钦主教公开发表的所有文章我都有阅读,也有不少人和我分享他们和马主教的交往经验。我看到的是一个热爱文学、多才多艺、信仰虔诚、口才出色的牧者;他冷静沉着,善于倾听,有团队合作和自我牺牲精神;我还在网上看到过他任教务委员会秘书长的一份总结和计划,翔实细致不花哨,有全局观念,是一个出色的教会领导者。因此,我完全理解那两篇呼吁文章作者的迫切心情。

第二,当初宣布马主教两年内不能公开行使牧职,但两年后,金主教已去世,无人推动作后续处理。今年六月中旬再度引起波澜的文章,表达了马主教提倡对话、寻求和解的积极态度,发表至今,未能看到有关部门正面的回应,这会让更多有意愿与政府和解合作的地下主教和神父心寒。我觉得宗教工作需要有一种发展的、长远、全局的眼光。

第三,虽然网络上有不同的声音,但很明确的是:中梵在进行对话。而推进对话的教宗,非常关切马达钦主教。比如教宗发言人在6月23日发言时说,The personal and ecclesial life of Msgr. Ma Daqin, like that of allChinese Catholics, is followed with particular care and concern by the HolyFather, who remembers them daily in prayer. 马达钦蒙席的个人和教会生活,和全体中国教友一起,都在圣父的特别关爱与关注中,圣父每日都在祈祷中想到他们。您们博客转发过的这个讲话翻译得很完整准确。(本博按:讲话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163b6280b0102whlt.html?vt=4
 
光启小粉丝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163b6280b0102wpy9.html?utm_source=bshare&utm_campaign=bshare&utm_medium=weixin&bsh_bid=1517090004&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立法与宗教管理”学术研讨会 \徐玉成  冯雪薇 等
编者按:2016年12月10日,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宗教与法治学术研讨会”。本…
 
早期基督教的人权观念与人权实践 \魏治勋
提要:作为现代宪政制度核心理念的人权原则起源于基督教的伦理规范。基督教伦理规范…
 
我们的法律与宗教危机 \方灿
——读伯尔曼《法律与宗教》有感 摘要:梁治平先生的《死亡与再生:新世纪的曙光…
 
大智大勇巧安排,复兴佛教绘蓝图——纪念赵朴初居士诞辰110周年 \徐玉成
内容提示: 2017年11月5日,是伟大的爱国者、中国共产党亲密的朋友、著名的社会活动…
 
略论宗教改革对国际法发展的影响 \钟继军 邱冠文
摘要教会否定国家间的相互独立,阻碍了国际法的发展。宗教改革促进了欧洲近代民族国家…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从道教生命哲学看道教文化的现代意义
       下一篇文章:基督教“家庭教会”内部规则及其影响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