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一个乡村教会的挣扎——俺家乡村庄的基督教传播历史和现状之观察与思考
发布时间: 2016/12/30日    【字体:
作者:刘盐约
关键词:  教会 基督教传播  
 
作者按语:众所周知,文革之后,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最先在广大的乡村地区开始,1980-90年代产生大复兴。与此同时,从1990年代开始福音逐渐进入城市。进入21世纪,城市教会开始崛起,而乡村教会却走向衰落,原因是多方面的。近日笔者回到位于山西北部黄土地上的老家探亲,观察到乡间教会的一些现象,并对此有一些思考……
 
一个村庄,千余人口,不到十位信徒,分属四个不同教派。这就是我们村基督教的现状。昨天下午去村西头两位老姐妹家串门聊天,也了解到村庄里基督教的传播历史。早在1989年左右基督教就传了过来,当时我还在上小学,也听说村里西头有个基督教聚会点,而且信徒大多是老弱病残,那时的我对基督教不屑一顾,直到我读了研究生,在城市教会里才真正听到了福音并接受了耶稣。  
 
最早传入村庄的是一个叫做“生命道”的教派,是村里一位嫁出去的女儿传来的。我去串门的两位老姐妹,当时都是通过“生命道”听到福音的。何为“生命道”?其中一位老姐妹告诉我, “生命道”讲究的是"奋兴会",信徒唯有通过"奋兴会"才能"得救""得生命"。何为"奋兴会"?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在某个接待家庭里召开"奋兴会",一连七日,不能多一天也不能少一天。在这七天里,信徒必须对照十诫彻底认罪,反复祷告,并且伴随痛哭。
 
要哭到哪个程度才叫"得生命"?要到突然大笑,或看见天象,或听到上帝的声音。如果没有遇到此种现象,说明还没有"得生命",必须要等到下一次奋兴会。在认罪方面又结合了极端灵恩派的某些作法,该教派要求信徒“吐罪”,要把罪以污秽物的形式从肚子里呕吐出来,这样才能把罪清理干净,才能被圣灵充满。因 “生命道”在聚会中大喊大哭的现象,其他教会的信徒称之为"哭派",又叫"哭重生",老百姓称之为“哭哭教”,实际上是一个异端教派。不过,后来因很多信徒达不到这个境界,又有所改变,但仍然具有极端教派的特征。后来(距今十余年前)这位老姐妹搬到大同居住,去了大教会(家乡这边三自体系教会的称呼),才发现以前信偏了,就和 “生命道”脱离了关系。
 
“生命道”这个聚会点持续了十多年,也吸引了多位村民信主。聚会人数十人左右。只是以后有人搬家离开,信徒数量缩减。到现在聚会已经停了好几年了。
 
但后来,东方闪电(现在叫全能神教)渗入,至少掳去了三个信徒,都是妇女。其中一个后来跳河自杀,一个醒悟过来退了出来,还有一个至今还在里面,不顾家,经常出去"传道"。到处宣称耶稣已经回来了,就在河南某个地方。其举动在村子里造成了恶劣影响,阻隔了人们对耶稣的认识。
 
昨天下午两位老姐妹还告诉我,村里还有两户人家是信天主教的。这样一个千余人口的村子里不到十位信徒,分属不同的四个教派,分别是大教会、 天主教、“生命道” 和全能神教。最正统的是大教会,后两者是极端或异端,而全能神教更是一个披着基督教外衣的邪教。
 
村里信徒文化程度普遍很低,信仰根基不扎实,很容易信偏走歪,而且还夹杂了些民间宗教的因素。上述“生命道”教派(所谓“哭派”)的“吐罪”就是一例。我串门的另一个老姐妹眼睛几近失明,村里天主教的信徒就说可以去先他们的神父,神父可以给人祷告,用清水抹在眼睛上就能治好。不过她们对拜偶像和祭祖之类认识还是很清醒的,合乎圣经。这也是基督教不为多数村民接受的原因。
 
在我们村东隔河(桑干河)相望的西店村,多年前教会就建堂了。在我们村西相邻的肖宅村,也有个正统教会的聚会点,很稳定。但我们村庄的福音一直传不开来。原因是多方面的,教派对立,异端侵扰,信徒少且没有好见证,是主要原因。求上帝怜悯!
 
基督教在历史发展中由于多种原因衍生出很多宗派教派,但耶稣只有一位,圣经只有一本。我们有耶稣和耶稣的教导,我们可以通过福音书认识理解,就能找到正确的信仰的方向。因此我当下和两位老姐妹约定,我过一天过来给她们讲一次道,就讲福音书。两位老姐妹同时也会邀请几位村民过来。愿天父上帝亲自在这块硬土动工!(后来我去了,十多位村民参加,其中有隔壁村教会来了六位弟兄姐妹。笔者分享了约翰福音3:1-21,“你们要重生”。)
 
正当我写好此文发布在微信朋友圈,有位山西姐妹给我留言,我上面所述的情况并非个别,还是比较普遍的:“我是山西吕粱市兴县的,我们这里的情况和你的描述的你老家情况一模一样,信的人不多不说,还邪教异端很多。我们这地方年青人吸毒的特别多,太需要福音了。但就是悖逆的不信,一听说你是信耶稣的,躲得你远远的。感谢主,求神怜悯这些地方,也求神兴起更多的传道人和弟兄姊妹,让更多的灵魂得到拯救。”阿们!
 
转自基督时报
http://www.christiantimes.cn/news/21784/一个乡村教会的挣扎――俺家乡村庄的基督教传播历史和现状之观察与思考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国法保障信仰自由,教规体现信仰价值 \张远来
自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以来,国法与教规的关系问题又再次成为宗教界、法学界及相…
 
中国需要一次立约运动 \张千帆
最近大家都知道,在山东发生了一件事,山东建筑大学的邓相超教授遭到了“毛左”的围…
 
从基督教对美国历史的影响看政教关系 \临风
事实是顽固的,历史呢? 独立战争前,约翰亚当斯是位律师。1770年发生了“波士顿…
 
中国基督徒增长辨析 \杨凤岗
美国普度大学社会学教授杨凤岗:我推算中国将在15年后成为基督徒最众多的国家,在中…
 
中国宗教问题研究方法访谈(上) \刘澎
编者按:当前,随着信仰宗教人数日益增多,宗教在中国社会的重要性也不断提高,宗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河南新乡一牧者谈:网络牧养给城市教会带来的冲击与思考
       下一篇文章:造神运动与中国道教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