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利玛窦与天主教在华传播
发布时间: 2017/1/13日    【字体:
作者:周东华
关键词:  利玛窦 天主教  
 
 
天主教于晚明进入中国时的受容问题一直是学术界探究的热点,其中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是,中国第一个天主教徒是谁?其因何信仰天主教?对此问题,此前的研究著作鲜有涉及。在2015年9月澳门大学举办的学术会议上,笔者作了有关明末清初天主教与儒家如何处置麻风病患的报告,引发意大利独立学者、现南京大学学衡学院教授宋黎明先生的兴趣,他认为利玛窦在广东肇庆传教时受洗的第一位中国天主教徒可能系麻风病患,并承宋先生馈赠意大利文《利玛窦资料》相关记载的翻译件。笔者据此记载,大致梳理清楚中国第一位天主教徒系麻风病患,他的皈依开启了天主教在华传教的开端
 
根据利玛窦的手稿:中国第一个皈依的天主教徒是一个穷人,他患有不治之症,医生束手无策,而家人又不能抚养他,故将他抛弃至野外。神父们获悉此事,便去问他是否愿意成为天主教徒,其人肉体无救而灵魂可救。此人看到家人对他漠不关心,而探望他的是外国人,觉得这是天助,便回答说他很乐意接受天主教,因为他觉得教导人们如此行善的宗教是真正的宗教。神父们于是让寓所的仆人们在一个干净的地方搭起一个小屋,每天从寓所给他送去其所需之物,同时向他传授天主教知识,并在传授足够的知识后,给他洗礼;几天后他去世了。
 
利玛窦所记录的这位肇庆病患事迹,在巴托利(Daniell Bartoli)1843年出版的著作中也有记载,“此人为一穷人,患有不治之症,根据当时中国的习俗……他们将他赶出家门,以便不被传染”。从利玛窦的记录到巴托利的记载,进一步明确一件事情,这位肇庆病患因所患疾病系传染病而被家人抛弃于野外。
 
  那么,我们能否确定这位肇庆病患究竟所患何病?利玛窦对其为什么采取“疗灵”而非“疗身”的治疗方式?这些问题端赖肇庆病患所患病症解密。首先,从广东地方社会对麻风病的认知与处置看,肇庆病患是典型的麻风患者。民国时期杭州广济麻风医院医生沈永生称:“癞病, 恶疾也,一名大麻疯,古称大疠风。吾国闽粤患者尤多。彼辈之所以不得治愈者,以其乏神医鲜圣药也。该症形虽难见于批复,毒实积于脏腹,其候先麻木不仁,次发亦赤,再次浮肿,破烂无脓,渐致眉秃目损,耳鸣声嘶,鼻梁崩塌,指趾节脱,遂失其本相,狞然可怖,躯体残废,无以为生。致家人离散、戚友远避,复遭同道所呵斥。受经济之困难,至此流离失所、饥寒交迫、零丁孤苦,颠连无告。其境遇之惨,吾尽不忍言之矣。”道光年间陈炯斋则在其所著《南越游记》卷二中称,“是疾能传染,致伤合家,得之者人皆憎恶,见绝于伦类,颠连无告至此极矣”。对照之下,根据肇庆这位中国第一位天主教徒患有不治之症,家人恐其传染、不能抚养,且将之抛弃到野外这些记录,基本可以断定其所患之病为麻风病。
 
其次,罗明坚回忆录可直接证明利玛窦的肇庆病患是一位麻风病患者。“肇庆城有个患有麻风病的中国人,他被家人抛弃后来到神父们的寓所。神父们看到他如此可怜并受虐待,立即在距离寓所不远的花园里,给他搭了一座木头小屋,并安置了一张简陋而整洁的床铺。”
 
再次,利玛窦接纳该病患后,在药物方面虽然束手无策,但他吩咐仆人们为他提供了独立的住所、食物,并教导其天主教知识和教义。笔者认为,由于利玛窦面对的是一位麻风病患,药物无能为力,故只能放弃“疗身”,转而根据《圣经》教义,对其传授天主教知识,引导其皈依,助其“疗灵”得救。这种推测,有一个很好的佐证。利玛窦对肇庆病患隔离“疗灵”而非“疗身”进而引导其受洗的做法,与此后在福建的多明我会传教士救济麻风病患进而引导皈依的路径如出一辙。
 
据记载,1667年福建福安地区传教的多明我会神父莫拉勒斯听一位教徒说有一户人家想要把家里的麻风病人活埋。神父听说后马上与这位教徒一起赶往这个村子。等到神父赶到这户人家时,他看到一名奄奄一息、发出绝望呻吟的麻风病人正躺在一个担架上。这位麻风病人感受到了神父礼貌的问候和亲近的安慰,也向神父敞开心扉,开始抱怨准备抛弃他的妻子儿女,抱怨他们因为恐惧这种可怕的疾病,因此不但不敢靠近他,而且准备将他活埋,以避免全家感染一起死。神父劝他不要难过,告诉他并没有真正患麻风病,可以治愈。于是这名麻风病人就被神父和教徒带回教堂,神父命人在教堂中腾出一间专门的房子供他居住,对他进行治疗与护理。结果,这名麻风病人活了下来,最终决定入教,他所有的家人也因此入了教。
 
最后,对于利玛窦、罗明坚等在华传教士而言,麻风病患的皈依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罗雅谷《哀矜行诠》中《顾病者》一节称:“意诺鲁德遇道傍一癞者,实吾主化见也。臭秽不堪,竟携之归,共卧一塌。夜半忽不见,遍索弗获。意诺鲁德戚然,谓若人之不告而去也,既而悟曰:吾主试我乎!马弟略亦尝遇一癞者卧草间,解己衣衣之,负以归,抵家呼其侣启门。甫置病者于地,而容已变矣,乃见耶稣像,且呼其名,谓之曰:尔今不我拒,我天国中亦不尔拒。言讫不见。友启门问曰:病者何在?弟略曰:我早识之,不令去矣!”这两个案例表明,第一,天主教对待麻风病的态度——去秽化,即善待麻风病人,视病者重而己轻;视人之污秽若己有。第二,善待麻风病患是天主对神父和天主教徒的考验,善待麻风病者得拯救入天国。
 
中国内地第一位天主教徒的故事,本无奇异处,但麻风病对福音传播的隐喻,使得个人受洗“这件小事”成为天主教在华传教的开端。
 
转自社会科学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浅议美国的法律与宗教 \吴婷婷
“在法学院里,他们告诉你,法律是一门了不起的学科,是尽善尽美的理性。事实上,它…
 
中国历史上天主教福传困难原因剖析 \蔚和平
前言 在中国教会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甚至包括在今天,不少的情形下,中国的基督…
 
一带一路的宗教风险--来自人民网的报道 \白贲编译
2017年7月1日,由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主办的第二届“普世反恐论坛”在京举行。人…
 
佛道教寺观“社会所有”的法律缺陷 \徐玉成
2017年6月7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权益保护委员会会议在湖南湘潭举行。中国…
 
信仰自由与神权专制是不能“多元共存”的 \秦晖
再论“文化无优劣,制度有高下”      “左”“右”两种偏见都忽视了“文化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造神运动与中国道教
       下一篇文章:宗教概念”的观念史考察——以利玛窦的中西方宗教观为例考察——以利玛窦的中西方宗教观为例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