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团体
 
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金明日牧师访谈录之一
发布时间: 2017/1/25日    【字体:
作者:余杰
关键词:  中国 城市教会 金明日牧师  
 
金 明 日 简 历 朝 鲜 族 , 出 生 于 黑 龙 江 , 一 九 八 六 年 考 入 北 京 大 学 地 球 物 理 系 , 一 九 八 九 年 重 生 得 救 成 为 基 督 徒 , 之 后 在 北 京 一 家 外 企 工 作 。 两 年 后 接 受 上 帝 之 呼 召 , 放 弃 世 俗 职 业 , 入 燕 京 神 学 院 学 习 。 毕 业 之 后 , 金 明 日 在 神 学 院 任 教 并 在 北 京 一 家 " 三 自 会 " 控 制 下 的 教 会 担 任 牧 师 。 二 零 零 二 年 , 赴 美 国 富 勒 神 学 院 学 习 , 研 究 新 约 神 学 , 获 神 学 博 士 学 位 。 二 零 零 七 年 归 国 , 担 任 北 京 一 家 开 放 的 独 立 教 会 -- 锡 安 教 会 的 牧 师 至 今 。 金 明 日 是 积 极 推 动 城 市 教 会 公 开 化 的 牧 师 之 一 。
 
余 杰 : 金 牧 师 , 你 好 , 在 旧 金 山 “ 一 代 人 的 见 证 ” 大 会 上 , 我 曾 经 听 到 你 分 享 个 人 的 信 仰 经 历 , 很 受 感 动 与 鼓 舞 。 可 惜 , 那 次 每 个 发 言 人 只 有 五 分 钟 时 间 , 没 有 听 到 你 的 比 较 完 整 的 见 证 。 今 天 很 高 兴 有 机 会 单 独 倾 听 你 的 分 享 。
 
金 明 日 : 我 出 生 于 黑 龙 江 , 是 一 个 地 地 道 道 的 农 民 的 儿 子 。 一 九 八 六 年 我 考 入 北 京 大 学 地 球 物 理 系 之 后 , 在 一 九 八 七 年 , 我 开 始 去 教 堂 。 我 家 里 没 有 基 督 教 背 景 , 父 母 都 是 循 规 蹈 矩 的 农 村 人 , 对 基 督 教 相 当 排 斥 , 是 我 自 己 想 去 寻 求 人 生 的 真 谛 。
 
我 生 命 的 转 折 与 " 六 . 四 " 有 关 , " 六 . 四 " 的 经 验 在 我 的 生 命 中 已 经 " 内 在 化 " 了 。 当 时 , 我 是 一 名 三 年 级 的 学 生 , 不 是 那 种 最 热 心 最 积 极 的 参 与 者 , 但 与 大 部 分 的 北 大 学 生 一 样 , 是 赞 同 和 支 持 学 生 运 动 的 , 也 多 次 参 加 游 行 活 动 。 六 月 三 日 、 四 日 的 时 候 , 我 不 在 北 京 。 我 记 得 很 清 楚 , 四 日 清 晨 , 我 在 泰 山 顶 上 看 日 出 , 下 山 的 时 候 , 突 然 听 到 一 个 高 音 喇 叭 在 播 放 “ 美 国 之 音 ” 的 消 息 , 这 才 知 道 北 京 的 军 队 开 枪 了 。 那 是 一 个 很 特 别 的 时 刻 , 高 音 喇 叭 中 居 然 在 播 放 “ 美 国 之 音 ” 的 消 息 。 我 听 到 这 个 消 息 之 后 , 仿 佛 天 崩 地 裂 一 般 , 决 定 立 即 赶 回 北 大 。
 
六 月 五 日 的 清 晨 , 我 抵 达 了 北 京 站 。 此 时 北 京 的 情 形 与 几 天 前 离 开 的 时 候 完 全 不 一 样 , 整 座 城 市 都 处 于 瘫 痪 状 态 , 没 有 公 交 车 , 人 们 纷 纷 离 开 这 座 城 市 。 回 到 北 大 之 后 , 老 师 们 都 劝 我 们 赶 紧 回 家 。 我 一 边 整 理 自 己 的 物 品 , 一 边 流 泪 , 整 个 人 被 一 种 绝 望 的 情 绪 所 笼 罩 , 原 来 的 世 界 全 都 破 碎 了 。
 
不 久 以 后 , 学 校 通 知 大 家 复 课 。 回 到 学 校 , 继 续 学 习 , 但 已 经 是 物 是 人 非 , 有 同 学 永 远 离 开 了 我 们 , 我 自 己 也 像 死 过 一 次 一 般 。 那 是 一 九 八 九 年 秋 天 , 我 突 然 接 到 教 会 的 一 个 朋 友 传 来 的 消 息 , 说 崇 文 堂 的 一 位 老 姊 妹 过 世 了 。 这 位 老 姊 妹 跟 我 在 教 会 里 有 一 些 来 往 , 一 直 都 在 关 注 我 的 信 仰 状 况 , 一 直 都 在 为 我 祷 告 。 据 她 的 亲 人 说 , 直 到 她 患 肝 癌 去 世 前 夕 , 还 在 为 我 信 主 的 事 情 恳 切 地 祷 告 。
 
我 听 到 这 个 消 息 之 后 相 当 地 感 动 , 要 知 道 八 十 年 代 的 大 学 生 是 没 有 自 我 的 , 没 有 独 立 性 的 , 是 很 少 被 爱 的 。 " 六 . 四 " 之 后 , 我 突 然 觉 得 自 己 是 一 个 被 拒 绝 、 被 抛 弃 、 被 欺 骗 的 人 , 在 高 压 下 连 话 都 不 愿 说 , 也 不 愿 看 官 方 的 宣 传 报 道 。 那 时 , 突 然 得 知 有 这 样 一 位 老 姊 妹 牵 挂 我 、 关 心 我 , 心 中 最 柔 软 的 那 一 部 分 被 触 动 了 。
 
余 杰 : 我 是 九 二 年 考 入 北 京 大 学 的 , 那 时 的 北 大 与 八 九 年 的 时 候 相 比 已 经 有 了 翻 天 覆 地 的 变 化 , 商 业 浪 潮 席 卷 校 园 , 但 我 仍 然 感 觉 到 当 年 残 存 下 来 的 绝 望 与 虚 无 的 氛 围 。 在 我 的 同 龄 人 中 , 有 “ 六 . 四 ” 情 怀 的 人 寥 寥 无 几 , 也 很 少 有 人 思 考 生 命 的 意 义 的 问 题 。
 
金 明 日 : 就 在 那 个 人 生 的 低 谷 , 原 来 的 那 些 理 想 都 破 灭 了 , 上 帝 却 拣 选 了 我 。 我 去 参 加 在 八 宝 山 举 行 的 那 位 老 姊 妹 的 追 思 礼 拜 , 那 是 一 个 最 普 通 的 基 督 徒 , 除 了 上 帝 之 外 大 概 很 少 有 人 关 注 她 。 但 就 是 这 样 一 位 老 姊 妹 , 心 中 却 有 爱 。 这 是 我 第 一 次 面 对 面 地 看 到 死 去 的 人 的 遗 体 , 突 然 感 到 自 己 有 一 天 也 会 躺 在 这 里 面 , 不 知 会 有 几 个 人 来 看 我 的 遗 体 。 " 六 四 " 同 学 的 死 难 才 过 去 几 个 月 , 死 亡 的 问 题 一 直 萦 绕 在 我 的 心 头 。 当 时 我 还 是 唯 物 论 者 , 在 唯 物 论 者 看 来 , 死 后 人 就 变 成 了 灰 尘 , 就 再 也 不 存 在 了 。
 
那 天 我 流 了 很 多 泪 水 , 既 是 为 那 位 老 姊 妹 而 流 的 , 更 是 为 自 己 而 流 的 。 我 听 到 周 围 的 基 督 徒 在 唱 歌 , 他 们 唱 的 是 " 经 过 约 旦 河 与 天 父 见 面 " , 听 到 这 歌 声 , 我 非 常 感 动 。 以 前 , 我 们 村 里 也 有 基 督 徒 的 葬 礼 , 父 母 都 很 反 感 , 认 为 子 女 不 烧 香 、 不 倒 酒 、 不 磕 头 , 是 不 孝 顺 , 而 且 还 在 葬 礼 上 唱 歌 。 这 一 次 , 我 身 临 其 境 , 觉 得 基 督 徒 的 追 思 礼 拜 , 意 义 与 中 国 人 传 统 的 葬 礼 完 全 不 一 样 。 我 感 到 信 仰 是 勇 敢 的 , 不 是 逃 避 现 实 ; 以 前 我 听 不 懂 教 会 内 的 用 语 , 是 因 为 我 没 有 处 在 那 种 光 景 里 。 我 发 现 基 督 徒 的 歌 声 里 有 一 种 强 烈 的 盼 望 , 这 是 一 般 人 没 有 的 。 我 想 起 读 过 的 丹 麦 哲 学 家 齐 克 果 的 一 句 话 : " 信 仰 需 要 付 出 代 价 , 但 不 信 仰 需 要 付 出 更 大 的 代 价 。 " 是 的 , 绝 望 是 因 为 没 有 盼 望 的 原 因 。 以 前 听 不 懂 上 帝 的 话 语 , 觉 得 上 帝 没 有 存 在 的 必 要 。 但 这 一 次 的 追 思 礼 拜 让 我 意 识 到 上 帝 很 重 要 。
 
那 一 天 之 后 , 我 便 开 始 积 极 参 加 教 会 的 聚 会 。 那 时 真 是 如 鹿 渴 慕 溪 水 , 再 长 的 讲 道 也 听 得 津 津 有 味 。 还 参 加 查 经 班 , 虽 然 " 同 学 " 都 是 老 人 家 , 上 周 查 完 的 经 文 , 这 周 他 们 又 忘 记 了 , 还 得 重 新 开 始 。 但 我 还 是 如 饥 似 渴 地 倾 听 , 做 笔 记 , 也 很 热 心 地 在 教 会 中 服 事 , 比 如 打 扫 卫 生 等 等 。 教 会 的 弟 兄 姊 妹 很 关 心 我 , 我 是 教 会 中 唯 一 的 北 大 学 生 , 那 时 的 大 学 生 很 少 去 教 会 的 。
 
这 时 , 开 始 面 临 毕 业 的 问 题 了 。 同 学 们 都 忙 着 毕 业 设 计 , 看 我 整 天 往 教 会 里 跑 , 都 劝 我 说 , 不 要 弄 得 毕 不 了 业 , 一 份 北 大 的 文 凭 对 未 来 的 生 活 是 可 靠 的 保 障 。 但 我 当 时 考 虑 的 中 心 问 题 是 : 上 帝 是 否 真 的 存 在 ? 我 是 谁 ? 我 为 什 么 而 活 着 ?
 
我 学 的 专 业 是 地 球 物 理 , 一 直 以 来 都 是 科 学 的 信 徒 。 要 让 我 相 信 像 神 话 一 样 的 《 创 世 纪 》 是 事 实 , 与 我 所 受 的 科 学 教 育 是 矛 盾 的 。
 
那 时 , 教 会 有 一 位 来 自 美 国 伯 克 利 大 学 的 、 到 中 国 来 短 宣 的 弟 兄 。 他 一 直 在 注 意 我 , 有 一 天 他 突 然 对 我 说 : " 你 想 成 为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吗 ? " 我 一 听 这 话 , 心 中 有 点 恼 火 : " 难 道 我 是 假 基 督 徒 吗 ? " 他 看 到 我 的 神 情 , 便 对 我 说 : "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不 是 只 参 加 聚 会 、 查 经 、 服 事 就 可 以 成 为 的 , 真 正 的 基 督 徒 是 耶 稣 与 你 的 生 命 发 生 了 联 系 。 你 若 有 内 在 的 需 要 , 就 去 敲 门 , 向 主 敞 开 你 的 心 , 主 就 进 入 你 心 中 。 " 他 的 话 带 有 不 由 分 说 的 力 量 , 却 给 我 极 大 的 震 撼 。
 
这 时 , 我 感 到 自 己 是 一 个 需 要 被 上 帝 拯 救 的 人 , 便 跪 下 来 祷 告 。 祷 告 的 时 候 , 我 真 的 感 受 到 了 主 的 同 在 , 我 表 示 愿 意 接 受 耶 稣 基 督 为 我 生 命 的 主 。 我 流 着 泪 , 心 中 却 有 大 喜 乐 。 聚 会 结 束 , 我 骑 自 行 车 回 北 大 , 四 十 多 分 钟 的 路 程 , 一 路 上 我 都 在 流 泪 , 我 的 里 面 有 看 见 , 那 种 喜 乐 是 谁 也 夺 不 走 的 , 就 好 像 一 个 孩 子 被 人 欺 负 之 后 回 家 , 父 亲 早 已 在 门 口 等 候 , 孩 子 看 到 父 亲 伸 出 来 的 拥 抱 的 手 , 一 句 话 也 不 用 说 , 便 痛 哭 流 涕 了 , 所 有 的 委 屈 都 在 那 一 刻 得 到 了 安 慰 。
 
那 天 是 我 重 生 得 救 的 日 子 , 我 被 圣 灵 大 大 地 感 动 。 我 们 教 会 是 下 午 聚 会 , 聚 会 完 回 学 校 的 时 候 已 经 很 晚 了 , 一 路 上 我 看 到 路 灯 下 沉 默 地 奔 波 的 人 群 。 一 九 八 九 年 的 秋 天 是 我 所 经 历 的 最 为 阴 暗 沉 闷 的 秋 天 , " 六 四 " 让 这 个 世 界 整 个 地 翻 转 过 来 , 绝 望 抓 住 了 每 一 个 人 。 我 在 这 种 压 抑 的 情 绪 下 生 活 了 许 久 , 第 一 次 感 觉 到 人 生 如 此 美 好 , 北 京 如 此 美 好 。 正 如 C. S. 路 易 士 所 说 , 对 美 的 体 验 是 上 帝 赐 给 每 一 个 基 督 徒 的 宝 贵 礼 物 , 我 们 应 当 怀 着 感 恩 的 心 接 受 这 个 礼 物 。
 
我 回 到 宿 舍 , 同 学 们 都 在 打 牌 。 " 六 四 " 之 后 , 几 乎 所 有 的 北 大 学 生 都 沉 迷 于 打 牌 , 这 是 一 种 消 极 的 反 抗 , 以 虚 度 最 宝 贵 的 青 春 年 华 的 方 式 反 抗 。 有 个 同 学 嘲 笑 我 说 : " 老 金 啊 , 上 帝 对 你 说 话 了 吗 ? " 我 大 声 回 答 说 : " 上 帝 真 的 对 我 说 话 了 ! " 那 个 时 刻 , 我 被 基 督 的 爱 所 充 满 , 感 到 立 即 要 为 大 家 做 点 什 么 , 便 跑 去 为 周 围 的 三 个 宿 舍 的 全 部 同 学 打 开 水 , 跑 了 很 多 趟 , 打 了 十 多 壶 开 水 。 这 样 的 事 情 在 大 学 里 从 来 没 有 过 , 大 学 生 们 都 爱 偷 用 别 人 的 开 水 , 而 不 愿 自 己 打 水 , 更 不 用 说 帮 别 人 打 水 了 。 大 家 都 说 , 教 会 真 是 让 人 变 得 善 良 的 地 方 。 但 我 却 清 楚 地 知 道 , 耶 稣 改 变 了 我 的 生 命 , 上 帝 安 慰 与 接 纳 了 我 。
 
余 杰 : 鲁 迅 说 过 : “ 绝 望 之 为 虚 妄 , 正 与 希 望 同 。 ” 他 是 一 个 彻 底 的 悲 观 主 义 者 , 不 认 为 未 来 有 一 个 “ 黄 金 时 代 ” 。 你 却 在 绝 望 之 后 得 到 了 永 生 的 盼 望 。 那 么 , 你 成 为 基 督 徒 之 后 , 很 快 便 走 上 了 全 职 事 奉 的 道 路 吗 ? 据 我 所 知 , 在 九 十 年 代 初 , 很 少 有 知 识 份 子 选 择 当 全 职 牧 师 的 道 路 。 当 时 有 没 有 生 存 方 面 和 家 庭 方 面 的 压 力 ? 这 些 压 力 你 又 是 如 何 解 决 的 ?
 
金 明 日 : 我 信 主 之 后 不 久 , 就 知 道 自 己 一 生 要 做 什 么 , 要 为 真 理 而 活 , 要 做 一 个 传 扬 福 音 的 人 。 当 时 我 在 缸 瓦 市 的 一 家 教 会 聚 会 , 他 们 缺 乏 讲 道 的 牧 师 , 那 时 规 定 很 严 格 , 没 有 北 京 户 口 的 人 不 能 讲 道 。 我 毕 业 分 配 在 北 京 , 有 北 京 户 口 , 是 北 大 毕 业 生 , 有 文 化 , 在 圣 经 方 面 又 很 有 追 求 , 所 以 大 家 让 我 来 讲 道 。
 
那 个 教 会 只 有 三 、 四 十 个 人 , 尽 管 是 " 三 自 " 系 统 的 教 会 , 但 当 时 北 京 控 制 非 常 严 密 , 在 我 讲 道 的 时 候 , 派 出 所 的 警 察 和 安 全 局 的 官 员 就 混 在 其 中 听 。 我 被 圣 灵 充 满 , 就 放 胆 讲 道 , 大 声 疾 呼 这 座 有 罪 的 城 市 赶 紧 信 主 , 不 然 就 要 灭 亡 。 我 将 每 一 次 的 讲 道 都 当 作 最 后 一 次 。 感 谢 主 的 保 守 , 一 直 没 有 出 什 么 事 情 。
 
家 里 人 对 我 热 心 于 教 会 的 服 事 非 常 不 以 为 然 , 他 们 专 门 安 排 我 哥 哥 来 劝 说 我 。 哥 哥 帮 我 介 绍 了 一 家 外 企 的 工 作 , 收 入 很 高 , 但 我 心 中 始 终 不 得 平 安 。 两 年 之 后 , 我 遇 到 燕 京 神 学 院 的 吴 慕 迦 先 生 , 他 当 年 曾 经 为 信 仰 坐 过 牢 。 他 跟 我 一 接 触 , 知 道 我 的 愿 望 之 后 , 就 对 我 说 : " 你 来 我 们 燕 京 上 学 吧 ! "
 
通 过 了 入 学 考 试 之 后 , 我 决 定 辞 去 工 作 到 燕 京 神 学 院 念 神 学 。 当 时 , 我 还 不 敢 跟 父 母 说 是 去 念 神 学 , 只 是 说 要 学 习 。 父 亲 知 道 了 之 后 便 说 , 年 轻 的 时 候 多 读 书 总 是 好 的 。 母 亲 很 细 心 , 仔 细 盘 问 我 到 哪 里 去 念 书 , 当 她 知 道 我 是 去 念 神 学 之 后 , 差 不 多 气 得 昏 了 过 去 , 躺 在 床 上 好 几 天 不 理 我 。 后 来 , 母 亲 对 我 说 了 三 句 话 。 第 一 句 是 : " 人 生 很 短 , 要 做 些 有 意 义 的 事 情 。 " 她 以 为 我 是 经 过 " 六 . 四 " 之 后 , 对 这 个 世 界 灰 心 失 望 , 看 破 红 尘 要 出 家 当 和 尚 去 了 。 第 二 句 是 : " 中 国 是 共 产 党 的 天 下 , 共 产 党 是 坚 持 无 神 论 的 , 你 们 信 有 神 论 的 没 有 好 下 场 。 " 她 知 道 共 产 党 的 意 识 形 态 的 基 础 是 无 神 论 , 与 有 神 论 是 冲 突 的 。 第 三 句 是 : " 你 的 妻 儿 谁 来 养 活 呢 ? " 她 考 虑 到 了 我 们 小 家 庭 的 生 计 问 题 。 母 亲 虽 然 没 有 读 过 多 少 书 , 她 是 从 生 活 中 得 来 的 朴 素 的 智 慧 。
 
但 是 , 上 帝 为 我 开 了 道 路 。 我 妻 子 当 时 在 北 大 进 修 , 她 支 持 我 的 选 择 , 停 止 了 学 业 , 进 入 一 家 日 资 企 业 工 作 , 以 此 来 支 持 家 庭 。 我 成 为 文 革 之 后 第 一 名 进 入 燕 京 神 学 院 学 习 的 北 大 毕 业 生 。 经 过 两 年 的 学 习 之 后 , 第 三 年 开 始 在 神 学 院 任 教 , 并 到 一 家 教 会 牧 会 , 有 近 十 年 之 久 。 二 零 零 二 年 我 去 国 外 念 神 学 , 二 零 零 七 年 回 国 。 六 月 三 日 , 锡 安 教 会 汉 语 堂 从 七 个 人 开 始 ; 六 月 五 日 , 朝 语 堂 从 二 十 多 人 开 始 。 有 一 家 有 三 、 四 十 人 正 在 寻 找 牧 师 的 教 会 也 加 入 了 。 第 一 年 , 教 会 超 过 了 三 百 人 ; 第 二 年 , 教 会 发 展 到 五 、 六 百 人 。
 
余 杰 : 今 年 是 “ 六 . 四 ” 二 十 周 年 , 当 局 一 直 不 肯 认 错 并 给 予 受 害 者 以 国 家 赔 偿 。 以 “ 天 安 门 母 亲 ” 为 代 表 的 有 关 人 士 , 二 十 年 来 始 终 坚 持 不 懈 地 追 求 真 相 与 和 解 。 你 认 为 教 会 和 基 督 徒 的 思 想 , 可 以 为 解 决 “ 六 四 ” 问 题 发 挥 何 种 作 用 ?
 
金 明 日 : 我 在 教 会 的 一 次 退 修 会 中 分 享 了 圣 经 中 赎 罪 祭 和 赎 愆 祭 的 区 别 , 《 利 未 记 》 中 有 很 多 关 于 赎 愆 祭 的 仪 式 的 记 载 。 赎 愆 祭 包 含 了 " 补 赎 " 的 意 义 。 赎 罪 祭 是 人 在 得 罪 神 之 后 如 何 消 除 自 己 的 罪 孽 , 上 帝 如 何 宽 恕 忏 悔 了 的 人 ; 而 赎 愆 祭 还 涉 及 人 与 人 之 间 如 何 修 复 彼 此 的 关 系 。 人 与 人 关 系 的 恢 复 ( 当 然 也 包 括 国 家 、 政 府 、 政 党 与 个 人 的 关 系 的 恢 复 ) , 需 要 加 害 一 方 对 受 害 一 方 作 出 一 定 的 补 偿 , 不 能 大 而 化 之 地 说 " 向 前 看 " , " 彼 此 包 容 " 。
 
爱 和 公 义 需 要 取 得 一 个 平 衡 , 不 能 只 有 无 原 则 的 爱 , 而 没 有 公 义 。 那 样 对 被 害 者 一 方 而 言 , 是 不 公 平 的 。 这 里 的 补 偿 包 括 了 物 质 层 面 的 , 《 利 未 记 》 中 说 需 要 献 祭 母 羊 、 羔 羊 等 。 赎 愆 祭 的 观 念 运 用 到 社 会 层 面 , 那 就 是 , 如 果 执 政 者 因 为 执 政 的 错 误 而 引 发 了 人 为 的 亏 损 , 给 人 民 带 来 各 种 伤 害 , 就 应 当 主 动 认 错 并 给 予 具 体 的 补 偿 , 补 偿 的 数 量 应 当 是 加 倍 的 。
 
余 杰 : 是 的 , 在 韩 国 处 理 光 州 事 件 、 台 湾 处 理 “ 二 · 二 八 ” 事 件 的 时 候 , 都 由 国 库 中 拿 出 钱 来 , 成 立 专 门 的 基 金 会 , 给 予 受 害 人 以 补 偿 。 虽 然 逝 去 的 生 命 不 能 复 生 , 但 这 种 补 偿 是 社 会 正 义 的 重 要 部 分 。
 
金 明 日 : 处 理 其 他 的 冲 突 也 需 要 这 种 从 圣 经 中 来 的 大 智 慧 。 人 民 的 心 灵 需 要 得 到 安 慰 , 只 有 心 灵 的 问 题 解 决 了 , 才 能 建 立 永 久 的 和 平 。 如 果 一 直 像 现 在 这 样 , 一 有 不 同 意 见 便 使 用 高 压 政 策 , 不 让 人 表 达 , 积 怨 越 来 越 大 , 总 有 爆 发 的 一 天 。
 
转自圣山网论坛
http://www.holymountaincn.org/bbs/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049&fromuid=1&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中必须高度重视宗教信仰问题 \王冬丽
我国民族自治地方约占国土面积的64%,西部和边疆绝大部分地区都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少…
 
论基督教对西方法律思想的深远影响 \王路遥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文明是基督教文明,同时西方社会人群的主体目前也是信奉是基督…
 
两种正义观与立法精神 \黄裕生
我们不仅生活于现在,也生活于过去与未来,因为我们有思想。思想有多深,我们的过…
 
“政教分离”还是“政教分立”? \郭暮云
按照亚伯拉罕·凯波尔的定义:原始阶段的宗教,很难与政治、法律、经济、艺术、科学等…
 
千禧年主义和早期美国社会秩序的形成:对韦伯和托克维尔理论的补充 \李晋 马丽
在对现代社会秩序的研究中,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MaxWeber)在他经典社会学著作《新教…
 
 
近期文章
普世二维码
 
 
       上一篇文章:宗教概念”的观念史考察——以利玛窦的中西方宗教观为例考察——以利玛窦的中西方宗教观为例
       下一篇文章:天主教现代主义神学的演化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微信二维码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