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迷失的寺庙
发布时间: 2018/1/25日    【字体:
作者:周元镐
关键词:  寺庙 商业 龙华寺  
 
 
数年前写过一篇铭文“哀龙华寺”,也是我开博时的第一篇博文。这篇拙文以后铭刻下来没有,我无所谓,但龙华寺被我“哀”了一声后,还真重修了庙宇,再塑了金身。这也许纯属天意巧合,但我还是额首称庆了一番。
 
今秋的一个风雨如晦天气,我在一个饭局上结识了董玉霞女士,企业家兼慈善家的董玉霞女士有许多头衔,湖北省政协委员、民建湖北省委委员、湖北省安徽商会常务副会长……我惊奇地得知,她还是湖北省佛教协会副秘书长,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更没想到那个龙华寺的昭雪浴火,玉霞女士也有一份功劳。
 
龙华寺位于武昌蛇山南坡,临大东门。明成化年间,大内王定家母染疾,该宦爷奉旨还乡探视慈恩,为母祈福始建龙华寺。大东门明时称宾阳门,龙华寺自宾阳门一直往长江边逶迤至抱冰堂,据载寺庙宏伟,殿庑壮丽。香火不绝,佛光灿烂。青烟袅袅,弥漫武昌。
 
自清光绪后,虽匪患兵祸,龙华寺开始逐年显现败象,但古佛依然庄严,庙宇依然巍峨,寺内僧尼依然众多,晨钟暮鼓,从不断绝……历史走到了公元1958年,武昌城76座寺庙的僧尼集训龙华寺,响应党的号召分家,僧人炼铁,尼姑织布。时龙华寺仍有尼众127名,被统一安排到山下的千家街毛巾厂学习劳动,每天踩着晨钟下山,踏着暮鼓回寺……
 
公元1966年8月26日,龙华寺毁于红卫兵战旗之下,在一片铺天盖地的狂吼声中,数尊铁佛被五花大绑扔进了炼钢炉熔化,僧尼们四下呼喊逃命,镇寺之宝兔儿石、猫儿石混乱中不知所踪……更大的劫难紧随而至,大批盲流盲人趁机抢占龙华寺,大殿禅房,或为车间,或为圈窝,僧尼受辱,神灵蒙羞……天灾乎?人祸乎?世人不忍卒书。
我不信佛,但敬畏佛,相信“信则有,不信则无”这句禅偈之语,所以佛和我有缘。大概是2009年前后,龙华寺的智荣师傅找到了我,我当时为作家文摘报湖北联络处主任。智荣师傅交给我一份有数十名尼众按了鲜红手印的联名信,泣请有关方面落实宗教政策,保护龙华寺不再遭受涂炭。
 
原来,龙华寺接到有关指令,称经规划,龙华寺整体迁至九峰山,原址另作它用。之前,刚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有关单位斥巨资在龙华寺前开发了一幢高耸入云的摩天商品大楼“龙华大厦”。可没几天,就接到通知在一片疑惑、惊愕和愤怒的咒骂声中被所谓地静态定向爆破了。
 
这就奇怪了,以龙华寺之名报批的项目,不去修复孤殿古佛,残碑断碣,却搞什么商品楼开发,大厦刚落成居然又让它轰然倒地腾起一天烟尘,数千万元纳税人的血汗钱就这样不知了去向,个中肮脏交易岂能容你一声爆破就轻易地掩埋了罪证?
 
望着尼众们的一双双泪眼,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袖手旁观。九峰山什么去处?那是武汉市东边方向的殡葬之地,墓碑如林,终年纸灰飞舞如同幽灵,龙华寺迁往那里难道不是对我佛的亵渎?我当即拨通了武汉市李宪生市长秘书的电话。
 
李宪生市长很快作出批示,请对龙华寺的动迁规划重新论证,并责成有关部门对“龙华大厦”从立项开发到静态爆破拆除一事展开调查。
这就有了前面董玉霞女士的出现,她在政协会议上大声疾呼,在当前全社会信仰缺失甚至出现危机的背景下,一个城市的中心必须有她的晨钟暮鼓,用于涤荡静化芸芸众生的心灵,所以龙华寺不能动迁,只能在原址保护修复。
 
关键时候,武汉市的赵宝江老市长也出手相救,为修复龙华古寺筹得800万元款项。也有另一种说法,老市长是为了自我救赎。但不管怎样,老市长终归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值得万民景仰和称颂。
玉霞女士那天眉眼间突然有了戚色,继而起了唏嘘。因为龙华寺,我们谈及了全国的名山古寺,由此触及到一个更深层的话题,近些年来宗教场所的商业性开发愈演愈烈,我们在近似疯狂地亵渎宗教和神灵的同时,也在亵渎自己的灵魂。芸芸众生在焚香跪拜佛祖菩萨的宗教活动中,因为宗教场所商业化、功利性的污染,千千万万的善男信女由虔诚渐变为怀疑、失望,最后沉沦到对世间一切毫无敬畏之心,活生生地把自己变成了一只只哀鸿!
 
这就让人自然想起少林寺的丑闻,五台山的迷失,还有泰山脚下农舍一夜之间全被涂成庙宇颜色的骇世之作……玉霞女士一声叹息,这都是因为全国的寺庙交给了国家旅游局!
 
我一时无语,良久才敢去看玉霞女士悲戚的面容,我的眼前顿时浮现出满大街化缘的假和尚、假道士、假尼姑……我又想起那年去九华山,我们被一位农民骗去他家也涂成寺庙颜色号称小天台的农舍,同行的几个女伴们上当抽签算命,当场被骗去700元大钞。
 
上了真正的天台之后,主持天台禅寺功德簿的和尚嫌我20元的捐款太少,轻蔑地朝旁边的功德箱努了努嘴。等下山来到母亲庙,我真不知道接待我们的那位是和尚还是尼姑,他(她)收下我们的数张百元大钞后,同意超度我们的母亲,但又反复叮嘱,每年都得来九华山还愿,后又说实在太忙不来也行,他们有账号的,超度或还愿费用每年打进他(她)的指定账号就行了。
 
我又想起了龙华寺的尼众告诉我的一个秘密,求神拜佛捐善款,千万别丢进功德箱里,有关单位会定期派员来收了那捐款去,集中起来作出国旅游之用。那年头,武汉市的归元寺、宝通寺、长春观,包括龙华寺无一幸免。问题是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只限于武汉市,自上而下自始以来早已弥漫成一种中国病了。
 
据闻李宪生市长曾拍案怒斥:“这些人还算人吗?”不算人算什么呢?天作孽,尤可活。人作孽,不可活!这些人无知无畏,老百姓献给神灵的香火钱都敢肆意糟蹋享用,可谓可恨可恶之极,但也可怜可叹透顶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莫看这些人今天得意,明天又会怎样呢?如此说来其实也不过是一只只哀鸿。
 
“鸿雁于飞,哀鸣嗷嗷。”佛旨民心,戒之!戒之!
 
转自zhouyuanhao1950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6a1bf650102vypt.html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当代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 \巫升海
摘要 宗教信仰自由是指公民依据其内心信念,自愿地选择信仰某种宗教并进行宗教实践…
 
有关清朝对蒙古地区宗教政策及宗教立法研究 \乌云陶格斯
【摘要】宗教作为统治阶级管理国家、控制民众精神的最有效手段。在清朝统治者看来,…
 
宗教工作如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以行政强制手段阻止宗教发展结果适得其反 \史方平
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
 
清末士绅和教会在地方上的冲突与矛盾——以湖北社会为中心的考察 \刘元
摘要:基督教在传入中国内地的过程中,受到来自地方士绅的最激烈的反对。反教的原因…
 
基督教生出“非暴力不合作”? \杨凯乐
耶稣,被人说成是革命者,也被人看作是非暴力不合作第一人。近年来,当基督徒们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的寺院经济是佛教发展之必需
       下一篇文章:广东佛教教育刍议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