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中国有6500年的文明史么?——驳蒋庆“六论”
发布时间: 2007/7/6日    【字体:
作者:博浪沙
关键词:  宗教 社会 儒学  
 
 
 
 
                                   博浪沙
 
 
编者按:这是一篇显然有失偏颇的文章,但不无道理。刊登在这里,希望大家持有开放的心态,并引发对儒教、儒学问题的更深入的思考。对于蒋庆,我们看不到他的主张在当今时代有什么大的功用,但对他的孤胆英雄气、从容不迫心,我们深怀敬意。
 
 
蒋庆,1953 生,字勿恤,号盘山叟,江苏徐州人。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2001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任山长。主要著作有《公羊学引论》、《政治儒学———当代儒学的转向、特质与发展》、《以善致善:蒋庆与盛洪对话》、《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 ———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等,翻译有《基督的人生观》、《自由与传统》、《当代政治神学文选》、《政治的罪恶》、《道德的人与不道德的社会》等,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
 
                                  
 
    当代著名儒家学者蒋庆近日提出“重建儒教”构想,在构想中,他提出要以儒学为“王官学”,以儒教为国教,甚至要“将‘尧舜孔孟之道’作为国家的立国之本即国家的宪法原则写进宪法,上升为国家的意识形态”;并且,蒋庆还主张儒教构建的内容还应包括民众的信仰、教育、财产等领域。蒋庆的构想一经问世,引起舆论哗然。有评论认为蒋庆是在“向上要权力,向下要利益”,也有评论认为“这是非西方国家‘第二代精英知识分子本土化’的现象,是正常也是值得提倡的。”蒋庆本人近日也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对批评作出了回应。他表示,许多批评者没有认真分析他提出“重建儒教”的思想理路和时代背景,而是简单地加以否定。他始终对“重建儒教”充满信心,并且说儒教崩溃已经有100多年,西方文化影响了当代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占据了大部分知识分子的心灵,但西方文化始终是“霸道文化”。重建儒教文化,可能会为中国的和平崛起提供文化和道德支撑。
 
    1、究竟要不要遵守人类约定俗成的标准?
 
    蒋庆在回答儒家是不是宗教的问题时指出:“宗教这个外来词,是按照西方文化对宗教的理解来定义、来解释的。所以,我们在讨论中国的问题时实际上是在讨论别人文化义理架构中的问题,中国的问题只是讨论的材料,而别人文化(西方文化)中的概念、术语、名词则是讨论的‘义法’(最基本的义理架构)。这样,我们就是用别人文化的义理架构为标准来衡量、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来解释、定位我们的文化。在当今中国,似乎不借助西方的概念就不能理解我们的文化,就不能讨论我们遇到的问题。我们中国人已经丧失了按照自己文化的义理架构来思考问题与讨论问题的能力了!”(《追求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中和之魅———蒋庆先生谈儒家的宗教性问题》)
 
     在这里,蒋庆为了贬斥否定西方社会的政教分离传统,论证并且赞美中国从来如此的圣俗不二政教合一充分体现“三重合法性”的王道政治,不惜以似是而非的所谓西方标准的名义达到否定抛弃人类约定俗成的标准、规范、概念的目的。
 
     试问:电灯、电视机、电脑、雷达、坦克、抽水马桶等等恐怕都是外来词,是不是也要统统抛弃,也要按照“中国文化的义理架构思考与讨论这些问题”。我们知道,有人就是用这种逻辑也就是用“中国文化的义理架构”来思考与讨论“政党、人权、自由、政权的合法性”等等问题。
 
     但是,关键在于:你是人,你就必须按照人或者人类的标准、规范、概念来思考和讨论人类所面临的问题。
 
     2、中国有6500年的文明史么?
 
     2004 年5月13日,蒋庆在中国政法大学一场题为《儒家文化是建立中国法律制度的道德基础》的讲演中指出:“我们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碰撞以前我们中国已经有了 5000多年的文明史,如果从‘伏羲画卦’开创文明算起,我们中国已经有6500年的文明史(科学家考证《易经》的历史已有6500年,这意味着中国的文明史已有6500年)。我们中国文明比西方文明的历史要早得多、长得多,并且把道德放在首位也比西方文明优越得多,我们不可能被西方文化所同化所改变。”
 
     姑且不论历史久远文明源长就意味着道德就一定优越等问题,单单就我们中国有6500 年文明史而言,无疑是信口开河、大言不惭。即使满打满算从太史公根据传说记述的黄帝故事算起,中国的文明史也不过是5000年。你蒋庆究竟有何证据要将中华民族的文明史追溯到“伏羲画卦”的6500年?是那个断代史骗子工程么?你蒋庆治的是儒家经典,又不是行走江湖的郎中。
 
    3、奴役政治还是王道政治?
 
    王道政治或许是蒋庆的一个核心概念。蒋庆及其崇拜者认为王道政治“给中国乃至整个人类未来的政治文化指出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见《王道政治是阳光下的政治———蒋庆先生就王道政治再答周北辰问》整理者按)。蒋对这个概念论述充分、完全,已经自成一个完整的体系,这里只能择其要者以言之。
“王道政治就是仁政、德政,是圣人政治。王者何?参通天地人天下归往为王,王者任德不任力,依仁不依霸。”(《王道政治是阳光下的政治———蒋庆先生就王道政治再答周北辰问》)“王道政治是从什么地方产生的呢?王道政治是从伏羲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的智慧中产生的,这一智慧是‘三才共生’的智慧,即天地人和谐共存的‘中和智慧’,落实到政治上就是‘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共存制衡’的智慧。”“王道政治是孔子对中国三代文化的大综合大创造,是源自伏羲尧舜以来历代圣王一脉相传的‘道统’,是孔子为后世制定的‘万世法’。”(《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中)》)
 
    “中国的历史文化,就是王道政治所体现的历史文化,任何一个中国新建立的政权,都必须去继承这个王道政治的历史文化才合法,即才具有历史文化的合法性。”“秦王朝违背‘三重合法性’二世而亡,这一历史教训非常深刻,此后两千年来中国历代的统治者都以亡秦为鉴,努力使政治权力符合‘三重合法性’,力图使政治统治长治久安。”(《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上)》)
 
    “在中国历代统治者的人格风范上,王道政治的价值理想能够有限地、大体地落实,尽管这种落实并不能够令人满意。”(《王道政治的特质、历史与展望———蒋庆先生谈王道政治三重合法性问题(中)》)
由上可以清清楚楚、明白无误地知道:蒋庆无视中华民族几千年惨遭专制奴役的历史事实、无视我们的历代祖先世世代代惨遭那些白痴或者野兽横暴统治的历史事实,无视几千年专制王权给中国社会中华民族带来的无以复加、无穷无尽的社会灾难,大肆涂脂抹粉。对此,任何生活在今天的中国只要有基本的良知、常识和神志正常的人无一例外地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想多作评论。
 
    4、我们有过多少辉煌?
 
    蒋庆宣称是为了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参见《关于重建中国儒教的构想》、《读经与中国文化的复兴》)。
 
    然而,中华民族或者中华文明有过多少辉煌?
 
    一个民族的辉煌不外乎表现在:国力强盛、文化多元、人们生活幸福。我们因此可以说,古罗马和古希腊的文明非常伟大非常辉煌,因此也就可以说西方社会伟大的文艺复兴。
 
    但对中华民族却不见得可以这么说。历史书上常常写的是“生灵涂炭”、“大饥,人相食”;元代张养浩散曲中说的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近代周树人则指出:中国人从未争到过人的价格或地位。
 
    5、圣贤凡庸何以别,上智下愚何以分?
 
    蒋庆在《儒家的生命之道与政教传统——— 蒋庆先生谈儒家的心性学统、道统与政统》中指出:“庶民属下愚,只适应于下学,难于上达,对深奥精微的生命学理难以知晓……”“圣贤是圣人,你是凡人,圣人与凡人在现实层面的差别比人和猿的差别还大。圣人立人极,达天德,内圣外王成己成物,赞天地之化育而与天地参,你呢?生命还时常停留在自然生命的阶段,还不能对‘人禽几希’的‘几希’进行扩充,还处在下愚下达民者暝也的蒙昧状态,你对生命的终极意义与价值一无所知,你的生命缺乏至善之道的提升与指引,你终日在食色名位中头出头没不得出离。在这种情况下,你有什么理由拒绝圣贤的教化教诲呢?因此,虽然你有人权,但圣贤有圣权,圣权高于人权,圣贤有天然教化教诲凡人的权利,即‘天赋圣权’,凡人只有无条件服从圣贤教化教诲的义务。这里体现的是天道自然等差的常理,不存在自由与平等问题,只存在接受天理自然安排的问题。在古代,凡人无条件服从圣贤教化教诲没问题,因为凡人知道自己是凡人,绝对不能跟圣贤争平等,凡人生来只有服从圣贤教化教诲的命,服从圣贤教化教诲正是提升自己的生命,会使自己从小人变为君子,给自己带来好处,所以乐于服从。”
 
    的确,人与人之间在先天的智力、后天的环境际遇等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但问题是,我们在茫茫人世间,以有限浅薄的智力如何去划分上智下愚、如何去判断圣贤凡庸?
以地位么?桀纣残暴,而司马衷是白痴。
 
     以读经多寡么?超凡入圣的惠能一字不识,而满天下遍地都是皓首穷经百无一用的腐儒。
靠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么?则天下到处都是伏羲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孟子阳明先生。
 
     那么,究竟用什么甄别圣凡智愚?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可以借助心理学的方法,得出大致不错的结论。
在政治或者其他重要领域,我们将用下面所述的方法。
 
     6、什么叫合法性?
 
     我们生存于其中的社会是人类社会,因此,一个国家其政权的合法性基础只能是生存在其中的人们的同意。即民意是合法性的唯一源泉。没有人们的同意,就只能是篡夺,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合法性。
 
     蒋庆在《王道政治是当今中国政治的发展方向———蒋庆先生答何谓王道政治的提问》以公羊家的“王道通三”将一个完完整整的合法性一划为三,名之曰“三重合法性”,即“天”(超越神圣)的合法性、“地”(历史文化)的合法性、“人”(人心民意)的合法性。
 
     其实,这无疑表明蒋庆食古不化,是个只知寻章摘句而丝毫不知变通的凡庸之辈。他只知“王道通三”,难道不知晓“天人合一”么?
 
     如果你蒋庆承认有“天”存在,有至高无上的创造者存在,承认有超越神圣的合法性,难道你蒋庆就不知道人是“天”即至高无上的创造者的创造物,人与生俱来就完完全全代表了超越神圣的合法性吗?
 
     还有,你蒋庆也承认“地”的合法性即历史文化的合法性,这土地可是我们历代祖先耕耘生息的土地,这历史文化传统的合法性如果不体现在正常理智的人的身上,难道是体现在那些白痴和野兽身上吗?
简而言之,合法性只能由体现人心民意的选票来决定。
 
 
                                           (本文转载自:金羊网)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世俗化的宗教 \许倬云
文章摘自《中国文化的精神》,许倬云著。 杨庆堃先生讨论中国人的宗教时,曾将建制…
 
论国族-国家的宪法与宗教 \吴礼宁
[摘要]国族-国家与传统国家有着本质的区别,国族意识是其文化基础,世俗化是其主…
 
基督教和儒教差异对宪政的影响 \贾志民
摘要:宪政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其中与文化、宗教、伦理等因…
 
从亵渎宗教到煽动宗教仇恨 \汤洪源
对诋毁宗教、破坏宗教声誉、伤害信众宗教感情的言论进行立法管制,涉及表达自由与宗…
 
论公民宗教 \汲喆
  每个概念都有其自身的命运。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N.Bellah)…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追求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中和之魅——蒋庆先生谈儒家的宗教性问题
       下一篇文章:中国人的信仰认同模式——以儒教信仰为对象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