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冲绳的辟邪俗信与文化
发布时间: 2018/5/10日    【字体:
作者:梁景之
关键词:  冲绳 辟邪 俗信 文化  
 
 
摘要
 
辟邪是冲绳最具代表性的民俗事象,其内容可以大致分为“琉球狮子”和“石敢当”等两大门类。其中琉球狮子是冲绳最重要的文化符号,较之石敢当,它不仅具有辟邪的功能特点,而且装饰性效果也非常明显。辟邪俗信在冲绳的风行,促进了风水思想的传播,同时推动了陶瓷产业的繁荣,形成了以“壶屋烧”为代表的陶瓷文化,而以琉球狮子和石敢当为代表的辟邪及其民俗文化则是陶瓷文化中大众认知度最高的主体内容之一,乃至成为陶瓷文化的核心和标志。
 
冲绳古称琉球,由于历史与地理的关系,冲绳文化不仅表现为典型的海洋与岛屿文化特征,而且兼具区域性与世界性之双重属性:其一表现为独特的地域特色,其二反映出明显域外因素,特别是中国闽台文化的深远影响。①为了深化对冲绳文化的了解,2016年1月份,海外民族志项目“人类学视野下冲绳文化研究”课题组赴冲绳进行了为期半月的实地调查活动。在日方接待单位首都大学东京、特别是何彬教授的大力协助,以及国学院大学渡边欣雄教授、冲绳大学石垣直教授的热心接待和积极协调下,调查得以顺利进行并取得圆满成果。期间,课题组重点考察了较有代表性的那霸市久米村与牧志村、名护市国头郡今归仁村、石川市琉球村、冲绳市读谷村、系满市座波村等村落或社区的相关民俗文化和俗信,搜集获得了不少一手资料和相关文献资料。下面拟在先行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根据田野调查及相关资料,从民族志的视角,就冲绳传统民俗文化中最具普遍性和代表性的辟邪事象试作考察。
 
一、辟邪的类型、布设与功能
 
辟邪是冲绳传统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民俗事象,即俗信。其内容大致可以分为“琉球狮子”和“石敢当”等两大门类。“琉球狮子”,一般认为起源于古代东方和印度,是一种以狮子为原型虚构的动物。后来随着文化交流与丝路贸易的发展,在十五世纪时经中国明朝移居琉球的闽人三十六姓传到冲绳。②因此,“琉球狮子”又带有明显中国文化的烙印,被当地俗称之为“シーサー”(日语发音西萨,为琉球语冲绳方言狮子的音变),或认为最早源于闽台一带常见的风水辟邪物——“风狮爷”之音变。迄今,在冲绳各地城市和村落建筑的屋顶、门户以及路口、桥梁等处,随处可见其大小不一、表情各异、千姿百态、个性鲜明的造型,人们将它视为招福、辟邪、镇宅防灾的守护神和吉祥物而大受欢迎。如作为壶屋新象征、乃至那霸市地标性雕塑之一的“壶屋大狮子”,又名“壶屋大风狮爷”,据介绍,它由号称具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壶屋烧”传统工艺制作而成,假陶工之妙手赋予了其灵魂和生命,与伫立于蔡温广场的“蔡温大风狮爷”为兄弟关系。同时宣称,“壶屋大狮子”作为那霸市的守护神,将会永远默默地保佑着人们,去迎接那幸福、快乐的生活以及充满梦想和希望的光明未来。因此从文化的角度而言,将冲绳称之为“シーサー”之国当不为过。
 
 
石敢当是辟邪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也是当地比较多见的一种石碑状物,人们相信它具有辟邪、守护的功能。如琉球村多幸山窑关于石敢当的介绍:“冲绳当地常见之石敢当文字,并非某人之名牌或门牌,而是辟邪石碑,人们相信其法力能给人提供保护。”较为详细的介绍则如那霸市壶屋一家石敢当专卖店:“石敢当,公元八世纪后半叶从中国福建省传入台湾、香港、新加坡。十五世纪中叶始传冲绳,十六世纪末传至日本本土以及秋田、青森。人们视之为辟邪、除厄、祛病的祈愿对象, 立于门前、丁字路口对冲处、村落入口、池塘河流沿岸、大桥两侧等处。或认为石敢当起源于后汉时代一位英雄的名字,但由来于石崇拜或石神信仰的说法似乎更有说服力。除石敢当以外,也见诸泰山石敢当、太山石敢当、石敢东、石散当、石散堂等刻字,或者在刻字上方刻有北斗七星、狮面等纹样。”那霸市国际大街三越百货店于昭和四十七年十二月刻立的石敢当碑记也写到:“石敢当石碑乃冲绳自古以来之风习。古代中国之阴阳家云:丁字路之当冲处,地相凶恶,乃妖魔、恶灵徘徊之所,为禳其灾,故书‘石敢当’ 于石碑而立之。所谓石敢当,乃西汉大力勇士之名,以书其名之碑为守护神,可镇百鬼,压灾厄,逢凶化吉,繁荣一方。唯伴随工业文明之进步,人类未免过于相信自身之力而渐失敬畏之心,故今在此特立石敢当石碑以存古风,并祈敝地之繁荣。”显然,当地的辟邪俗信,或者说琉球狮子、石敢当的信仰习俗由来已久,谱系上与中国文化渊源颇深,一脉相承。① 这一印象在实地考察中似乎格外深刻。
 
(一)石敢当的类型、设置与功能
 
日本学者对石敢当的调查与研究比较深入且广泛,著名者如漥德忠先生对石敢当的来源、传播路径等进行了比较细致的分析和研究,认为石敢当习俗源自唐代,广泛分布于中国各地,其中福建一带的石敢当习俗是对日本、特别是冲绳最为直接的影响因素。② 小玉正任则基于广泛的文献梳理和田野调查,进一步指出:“一般认为,十五世纪中叶由于那霸首里士族与统治阶层的推崇,石敢当信仰得以普及,并逐渐从冲绳本岛扩及周边诸岛。十四至十五世纪,中国福建人移居琉球,在那霸聚族而居,形成村落,是为久米村。他们在移居琉球的同时,也带来了福建当地的习俗,这样石敢当也随着风水思想的传入而落地生根,并由当初的士族阶层逐渐扩及庶民中的富裕者。” ③他发现,虽然老碑多刻作“泰山石敢当”,新碑则多刻为“石敢当”,甚至误刻为“石严当”之类的石碑也偶见于各地,但“均带有强烈的传自中国的正统派印象”。④ 应该说这是日本学界关于石敢当来源及其流布的最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观点,也为中国学界普遍认同。
 
可以想见,作为一种民俗事象,石敢当在日本数量众多,分布广泛。据小玉正任调查,“截止2004年4月份,石敢当分布于日本全国的29个都道府县,其中冲绳县最多,依目前推断,应在1万块以上” ⑤。不过他承认,由于“冲绳石敢当非常之多,且近年冲绳各地出现一种造立石敢当的热潮。因此,冲绳县全域到底有多少石敢当,除极其有限的个别地域的数据以外,迄今尚无全面的调查数据,加之新立的石敢当数量还在不断增加。但可以确认的是,今归仁村从昭和五十九年九月至今,19个聚落中共有75块石敢当” ⑥。虽然石敢当的数量难以统计,但对其现状,小玉正任概括为以下几点:(1)石敢当自古以来即已存在,主要立于T型交叉路口等道路的直冲处,但最近即便不是道路或路口的直冲处,如门侧、墙壁、大楼入口等也多有醒目的刻字石敢当碑。(2)当地关于石敢当民间传承的故事很多,多认为由来于石敢当这一人名,且其原型为唐朝的一员武将。但现在冲绳的年轻人对石敢当的由来已多不关心。(3)石敢当的石材多为细砂岩,其形状近乎自然石或碑碣,分别为长方形和柱形。(4)石敢当并非祭祀的对象。但现在也有在风水师、巫师等的建议下而设置的情况。(5)石敢当为魔除的一种,但也有与其它魔除如狮子等组合使用以强化其法力的事例。(6)现在石敢当虽为个人或企业设立,但过去曾设立于聚落的入口或鬼门方位。当然也有将原本立于道路旁的石敢当移置于宅内的做法。(7)冲绳的石敢当开始作为商品出售。即便在本地,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购买的方式。① 那么从2004年至今,冲绳石敢当俗信,特别是关于其类型、布设与功能的三大要素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根据并不全面的实地观察,当地石敢当可以大致分为石质与陶制两种基本类型,其中石质又可分为自然石与人造石两种,其中自然石多为不规则形,人造石呈平面长方形。陶制则多为方柱形或兽面方柱形以及扁圆柱形、平面尖形等形制。当然,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大量小巧可爱、 色彩饱满的陶制石敢当造型不断上市,成为一种喜闻乐见的大众吉祥物和旅游纪念品而被赋予了许多新的内涵,如装饰性小摆件、实用性书镇等。
 
石敢当的布设,据观察目前主要有以下三种情况:一是立于或嵌入T型交叉路口即丁字路口的直冲处,如位于道路尽头或者正对路口的建筑物墙脚或墙壁。二是立于或嵌入临街或沿路的建筑物外墙脚、墙角或门墙一侧。三是立于道路的转弯处。其中一个最大特点就是石敢当的设置点通常与道路和街道的走向存在密切关联,而外墙墙角处则是最为多见的设置点之一。
 
石敢当的功能或设置目的,无疑在于镇宅辟邪,这是当地最通行的说法,也是学界的主流观点。② 不过据漥德忠先生调查,在冲绳一些村落尚有不少其他的说法:(1)为使他人返足。(2)人之足有毒,为免足踏他人之宅而立,石敢当是中国练相扑的大力士,立之,即可除足之毒。(3)被他人之足所踏之家,运恶,于屋角立石敢当可免此。(4)为防他人踢踏房屋而立。(5)为了守护屋宅。③
 
也就是说,除了辟邪的功能,石敢当还有防止、预防以及化解现实生活中人为踢踏以保护住宅的作用。实际上,石敢当在这里起到了一种界定自我私有空间范围以区别于他人外空间,并保护私有住宅空间不被损毁或侵犯的一种标识作用。若此,其背后当有风水思想的一定影响。诚如小玉正任所言,当年在中国福建人“移居琉球的同时,也带来了福建当地的习俗,这样石敢当也随着风水思想的传入而落地生根” ④。风水学说认为,宅者为人之本,人以宅为家,“居若安即家代昌吉, 若不安即门族衰微”,因此保护家宅的安宁就显得尤为重要。
 
可以看出,石敢当的功能已从单纯的信仰范畴延伸到了现实生活领域,成为一种旨在预防和避免建筑物基址、外墙等突出部位被冲撞、剐蹭的保护性措施,同时也是一种很醒目的警示性符号,如志牧村壶屋一家临街靠路的陶艺专卖店,窗口下墙壁嵌入的石敢当,与其外侧矗立的水泥电线杆下部刷涂的黄黑两色相间的疑似立面标志,即构成一幅典型的“交通警告标志”。
 
值得注意的是,石敢当作为一种信仰习俗,具有中国文化的鲜明特色,尽管在其东传琉球以及日本本土过程中与当地习俗发生或多或少的习合,但其基本形态及其固有内涵并未发生根本性改变。本质上而言,石敢当信仰有别于日本本土的灵石崇拜,灵石崇拜的对象是自然石或自然物,而非人格化的神灵。而石敢当则是人格化、神格化的产物,从一开始就以一位大力士、英雄人物的面目出现,其“镇百鬼,厌灾殃”,魑魅魍魉、恶煞魔鬼闻其名则胆寒,见其形则遁迹。正因为这一特质,民间多刻其名以镇不祥。实际上,石敢当石碑是石敢当名号化、牌位化或灵符化的产物,是石敢当这位英雄人物的一种象征性的存在,恰如尉迟恭、秦琼图像化为门神一样,石敢当最终被符号化、牌位化为石敢当石碑而在民间广为流布,相沿成俗,乃至东传。
 
较之以往,应该说迄今石敢当的种类更加多样化,使用范围更加广泛,其功能进一步拓展,特别是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作为当地传统民俗用品的石敢当也变成了具有地方特色的旅游纪念品而越来越多地进入市场,同时人们对石敢当的民俗属性、来源的大众认知度明显提高,年轻人也不例外,这点与2004年小玉正任调查所见明显不同。
 
(二)琉球狮子的类型、设置与功能
 
琉球狮子是当地最为多见的一种民俗事象。据介绍,琉球狮子的类型以其制作方法的不同,可以分为自然石雕、烧制以及所谓的灰泥瓦制等三种基本类型,其中灰泥瓦制琉球狮子或风狮爷, 即屋顶脊狮应该是最传统的一种类型。
 
据说,赤瓦屋顶上的琉球狮子即屋顶脊狮,是泥瓦匠在建筑物竣工时,为答谢房东,用剩余的瓦片和灰泥、沙等亲自制作并安置在屋顶辟邪方位的镇宅之物,以此防止台风灾害,保佑家宅平安。灰泥的原材料是当地出产的一种生石灰和稻草的混合物。这是过去的习惯,并非由制作狮子的专门陶工来完成。因此,虽然他们的制作技艺水平不一,参差不齐,但却匠心独运,个性鲜明,充满人文情怀。不过随着时代的变迁,传统的红瓦屋顶有的变成了平整的水泥面,因此在屋顶上安置脊狮的现象似乎在变少。但毕竟手工制灰泥脊狮是冲绳特色的大众文化,所以即便在流行水泥屋顶的今天,人们仍然希望保留这一传统习俗。
 
人们普遍认为琉球狮子的原型来自中国。最初狮子是权威的象征,后来演化为大众守护神和辟邪,其身影在当地随处可见,从王宫、王陵到村落、民宅,形形色色,种类繁多。因此,以其处所与守护范围的不同,又大致区分为公共性的宫狮子、村落狮子与私人性的家狮子三类。其中宫狮子以首里城欢会门的雌雄双狮为代表,既是魔除,又是权威的象征。村落獅子,通常置于村落入口两侧的高台之上,作为村落的守护神镇守一方,如琉球村双狮。一般认为,位于东风平町富盛的石狮子是目前最为古老、体型最大的一座村落狮子,1974年被列为当地民俗文物。据说由于当地多火山,过去时有爆发,为了免遭火山灾害,于是按照风水师的要求在村落设置了这座石雕狮像。家獅子则是明治时期随着赤瓦在民间的普及,开始大量出现在民宅中并逐渐大众化的,以其布设方位的不同,又分为屋顶脊狮、门柱门狮以及外墙壁狮三种类型。其中屋顶脊狮最为多见。
 
琉球狮子的造型千姿百态,但其组合方式不外乎单狮与双狮之别。不过据初步观察,似乎双狮现象更为多见。双狮均为口部一张一闭的雌雄双狮形象,民间流行的说法是张口的雄狮代表镇宅护宅, 招福纳祥;闭口的雌狮则象征守福聚福,以免外流。此外,当地还有这样一种解释,即双狮表示密教中的“阿”与“吽”,即一切诸法的开始和终结,阿是万有发生的本体,吽是万有归结的智德。
 
无论是单狮还是双狮,按其造型特点,可以分为以下几种基本形式:(1)正面蹲立式双狮;(2)侧面蹲立式双狮;(3)正面蹲立式单狮;(4)侧面蹲立式单狮;(5)横卧式单狮;(6)纵卧式单狮;(7)横卧式双狮;(8)纵卧式双狮;(9)连体兽面;(10)单体兽面;(11)直立式单狮;(12)直立式母子狮;(13)半身双狮;(14)半身单狮;(15)双狮立柱。
 
此外,龙柱也是当地魔除的一种造型或变体形式,其功能与布设方式与琉球狮子相同,一般分为单柱与双柱两种,质地为陶制或石雕。
 
 
琉球狮子的布设,据实地观察和了解,主要有几下几种方式:
 
屋顶:屋顶又称屋脊,是一所建筑物的顶部所在,在赤瓦屋顶或其他建筑如公交站亭顶部放置单狮是当地最通行的一种主流做法,而且清一色的为名曰“赤烧”的单狮造型,或立或蹲或卧,怒目而视,威风凛凛。“赤烧”的原材料则是当地出产的一种黑土和赤土的混合材料,有的施以釉彩。
 
门柱:门柱位于大门两侧,与大门一起构成一座建筑物的所谓门脸。按当地习俗,民宅、公寓、车库、消防队、学校乃至议会大楼等公私建筑的门柱或门侧多对称设置雌雄双狮,左雄右雌,但限于空间环境,也有只设置于一侧门柱或门侧的情况。由于当地多台风,固定时需用水泥与门柱粘合。
 
门头或门楼:由于高大水泥建筑物的增多,屋顶设置脊狮由于视觉效果较差且不易取点,故通常选择门头或门楼处作为脊狮的安置点,且以单狮居多。这种情况似属折中之法。
 
路口或外墙:琉球狮子不仅是建筑物本身的标志性要素,而且与街道或道路存在密切关联,一些著名的街道路口、十字路口、交叉路口或某些场所的入口、建筑物外墙等处都是琉球狮子或龙柱的设置点,不少甚至成为所在地的一道独特风景,如壶屋大狮子即其一例。由于当地多台风,且钢筋混凝土住宅建筑非常多,因此人们认为外墙壁挂形式的兽面或狮子最适合于这种环境条件。
 
玄关:玄关位置可谓建筑物的内门脸或第二门脸,因此这一方位通常为双狮设置,左雄右雌,但壁挂形式的狮面或兽面多独立悬挂。当然,以双狮或兽面为主体,稍微调整或组合运用也属多见。
 
琉球狮子是冲绳最重要的文化符号,较之石敢当,它不仅具有魔除的功能特点,而且装饰性功能也非常明显,可以说随处可见的琉球狮子已然成为当地的一种建筑文化符号和大众审美元素。
 
如果说石敢当必定与道路或街道关联,但其设置却离不开建筑物本身为依托的话,琉球狮子则完全不同,它既可以成为建筑物本身的一部分,又可不依赖于建筑物本身而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琉球狮子在设置上有别于石敢当的特点,其实也正是两者在功能上的差异性表现。石敢当主要是近地式的墙脚或墙角设置,针对道路的冲煞,故客观上成为一种类似警告性交通标志的文化符号。琉球狮子则是远地式的高处或高台设置,如门头、门柱、屋顶或街巷家屋要冲地带的路口、 十字路口等处,主要针对地形地物等环境状况和空间形态所构成的不利形势即冲煞而设置,客观上构成一种类似建筑小品或标志性雕塑的存在物。因此,就其功能特点而言,石敢当重在制煞,以强力克制和防御
为目的;琉球狮子则兼有克制与化解之能,即制煞与化煞并重,以镇宅化煞,趋吉避凶为要务。当然,为突出或强化某种效果,以物象表达意象,同类相加,组合式运用以助其功,以全其能,也较多见,如狮子与石敢当、狮子与注连绳、兽面与竹箩、兽面与注连绳、石敢当与护符以及屋顶双狮、双体兽面的组合或结合等即其例。可以看出,其中既有传统中国风格的固有要素的组合,如狮子与石敢当、兽面与竹箩、屋顶双狮,也杂有日本本土文化因子的介入,如狮子与注连绳、兽面与注连绳的混搭等。
 
二、辟邪俗信与风水文化
 
作为民俗事象,以石敢当、琉球狮子为核心的辟邪俗信在冲绳的风行,无疑是中国文化特别是风水思想直接影响下的历史结果。而随着辟邪俗信的流布,反过来也进一步促进了风水思想的传播,并在风水实践中逐步形成了琉球特色的风水学说,而这与风水知识的掌握者或地理学知识分子群体——久米村闽人三十六姓中的中国地理学留学者及其贡献是分不开的。某种意义上而言, 久米村的风水实践可谓开琉球王国风水之先河。
 
久米村是移居琉球的闽人三十六姓的聚居地,也是中国文化东传琉球的重要基地。史载公元1392年,以福建省福州为主的闽地三十六姓,奉明洪武帝之命来到琉球,以久米村作为聚居地,自称为唐营,后改称唐荣。
 
据久米崇圣会提供的材料介绍,关于久米村的风水,《球阳》和《唐荣旧记全集》等文献中均有大致相同的记载,即久米村,在现今的泉崎桥陆桥附近称之为久米村大门,经久茂地川河口与那霸港毗连。久米大街一直延伸到波之上方向的西门(西武门),其两侧为天妃町和久米町。
 
大门的前方、久茂地川的河口,有那霸港的潮汐涌来,宛若明堂(天子听政之处,向阳而建的明亮殿堂),南侧则(岛尻方面丘陵)峰峦环抱,成锦幢之势。奥武山高耸叠秀,成文案之形,其后与左右两侧(松尾山、上之藏、笔架山方面),林木繁茂,呈玉屏风之状。
 
泉崎村仲岛以西,有一巨石(即仲岛大石,作为历史遗迹,现存那霸巴士总站内),与大门相对,是为龙珠,大门附近即为龙头,双树为龙角,双石为龙眼。从大门到西武门的久米大街为龙体,西武门为龙尾。久米、天妃两侧的小路则为龙足。且村中有一江(久茂地川支流)入海,潮水往来涨退,平添了龙之威势。另外,泉崎桥(原久米孔子庙前架设的旧泉崎桥)以西,有两巨石屹立河中, 平缓水流使不急。
 
这些要素,即明堂、锦幡、文案、玉屏、龙珠、龙头、龙眼、龙角、龙尾、龙身、村中之江、二巨石等, 均关乎久米村的风水。
 
仲岛的巨石位于泉崎村,但在1673年当时的久米村总役(久米村最高长官)金正春城间亲方请示王府,该巨石事关久米村风水,故欲请久米村管理。于是得以许可,该巨石从此属于久米村。
 
殡仪队列横穿久米村大门,即踩踏龙头行进是坚决禁止的事情,他们必须得避开大门经小路迂回而过。这在第二次大战前一直如此。据说,一旦触犯这一禁忌就会招致饥馑和台风。
 
《球阳》附卷《遗老说传》也载,久米村之南有里闾,俗谓之大门。其前有空地,形如半月。古人以为龙头。其左右,置双石为龙眼,植双树为龙角,以里中大街之蜿蜒而为龙身,以仲岛水滨之团石为龙珠。盖夫龙为阳物、灵物。切勿以死尸过其门。若渎其灵,则必怒,以致台风,而为国家之灾。此说由来已久。顺治七年庚寅(1650),使者新纳刑部殿身亡。公朝不信此说,遂以其棺椁经此门而葬之。未几,果飓风大作。又,康熙四十八年己丑(1709),有愚蠢者,夜以新尸出此门。是年,飓风作七次,致大饥。①
 
以上是关于久米村地理风水之大要。其中关键点有二:一是言明了村落整体形势的龙形物象特点。风水学说认为,气是万物之本,气藏诸内而发于外,生气旺相,则形吉,反之则凶。故地理大势即物象便成为判断山川土地吉凶旺衰的重要表征。龙为瑞兽,在中国既是天子的象征,又是民间传统的吉祥之物,故其风水寓意不言自明。二是强调了与久米村大门正对之巨石,即所谓龙珠的风水意义。那么,结合龙头即久米村大门之左右两侧置双石以为龙眼的布设来看,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传统琉球民家典型的门前布局,即大门左右门柱与影壁的对应关系。具体而言,大门即门脸,是为龙头,影壁若龙珠,左右门柱则如龙眼。由此可见村落风水与阳宅风水的同构性与一致性。
 
风水在中国通常是由研究风水地理的专家即地理师或地理先生来勘查判定,当时的琉球王国也不例外。可以说在近世琉球,风水已成为一门公共性的学问,1839年琉球王国甚至设立了负责风水方面的专门机构,由久米村出身且精通风水者担任官职,风水知识随之推广19世纪中叶以降,渐及民间社会。据《球阳》记载,当时久米村比较有名的地理师及其主要事迹如下:
 
(1)尚质王二十一年(1668),周国俊目取真亲云在中国学习地理学回国。尚贞王四年(1672)建设久米孔子庙时,周国俊选定的庙地。
 
(2)尚贞王四十年(1708)蔡温志多伯亲云上(后来的具志头亲方)作为存留官赴福州任职,期间拜刘霁为师学习地理学,得其秘籍和大罗经回国。
 
(3)尚敬王元年(1712),正义大夫毛文哲(安富祖亲云上)、都通事蔡温(神谷亲云上、后来的具志头亲方),奉命勘查王宫、国庙、玉陵的风水。
 
(4)尚泰二十一年(明治元年1868),为判定王世子宫殿以及玉陵修葺的风水,专门派遣地理师郑良佐与仪亲云上、系役蔡呈祯翁长里之子亲云上、蔡大鼎伊计亲云上等三人到中国研究地理学。①
 
其中蔡温(1682年-1762年),即具志头亲方,是一位深受琉球王府器重的地理师,也是琉球国第二尚氏王朝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在推行“北背南面” (依山控制北面,开拓南面)、建造聚落、奖励村落迁徙等政策,以及运用风水地理知识治理水患、利用山林等方面颇多功绩,而且在首里城核心区域的勘探、规划和营造方面多有贡献。因此,如果说首里城的基本格局可体现出一定风水思想的话,则与久米村地理师群体的风水实践是分不开的。
 
首里城坐落的丘陵地带,呈东高西低之势,据说是“来龙气聚”之地。因此琉球人自比东方之龙,希冀乘龙之气飞黄腾达,交通中国,而首里城的营造就是实现这一梦想的大舞台。
 
毫无疑问,琉球风水深受中国的影响,并在实践中形成了重视地形与方位的思想,如首里城正殿背后的东方为上方位,其前面的西方为下方位,其右(北)有峰若城壁,其左(南)则有山水之绿。 两条河流自东而西流经首里城两侧山谷,在西侧城下合流而呈山环水抱之势。这是一种非常理想的地形,恰如人工巧思妙想之作。再者,首里城前有一条向西延伸的绫门大道,以此象征通达中国,而其开端处则是唐营(久米村)、波上宫。
 
从琉球风水思想的方位判断而言,上方位(东)为玄武,较低平的下方位(西)为朱雀。北侧,与之相连,宛若城壁般的山峰,即虎濑山、末吉山则为白虎。南侧,山清水秀的雨乞岳、识名园、高津嘉山为青龙。从弁之岳之巅,可远眺首里城乃至那霸。首里王府可谓四神相应,极尽荣华之象。
 
有文献记载证明,首里城的营造确实充分考虑到了风水的因素。琉球王朝时代,蔡温曾主持规划都城的建造设计、治水、绿化等工程,目的在于因地制宜,尽量利用既有的自然条件以利民生。 而且由于当时的地理师多在福建学习过风水思想,因此对于某些关乎风水利害的重要地形,往往给予特别的注意,以免因开垦等破坏气脉。
 
首里城的龙脉之源是弁之岳。弁之岳位于首里城正东,首里城正门因而取正西向。因为弁之岳来龙是从背后护卫首里城,源自弁之岳的龙脉恰好在此结为龙穴。显然,对龙脉的崇信和守护是首里城风水实践的最大特色,这与久米村龙形物象的风水隐喻可谓一脉相承。而作为首里城之拱卫的四神相应之势,功能上而言,则与魔除石敢当、琉球狮子有异曲同工之妙:大而化之为意象, 缩而小之即魔除,自然造化与人工所为相辅成,以求达于风水理想之至境。
 
可以说,久米村、首里城的风水实践是中国传统风水思想与当地实际相结合的产物,也是琉球风水思想及其信仰的集中体现和典型代表。
 
三、辟邪俗信与陶瓷文化
 
辟邪信仰,既是一种观念性存在,又是一种物化形态。辟邪俗信的流布,一方面使辟邪信仰日趋大众化,同时也促进了辟邪俗信的物化形态或物质载体———陶瓷产业的繁荣,并形成了以“壶屋烧”为代表的陶瓷文化。虽然陶瓷文化不等于辟邪俗信的全部,但辟邪俗信却是构成陶瓷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主要内容,也是解读陶瓷文化的重要方面。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6年11月,志牧村壶屋烧町有20多家工坊、40家店铺,读谷村则有50多家工坊。据介绍,琉球烧物即琉球陶器的历史,始于公元1600年。1682年由王府主导,将美里村知花窑(现冲绳市)、首里宝口窑、那霸涌田窑集中于牧志村以南,从而形成了现在的“壶屋烧”陶器。战后,壶屋地区由于住宅密集,传统柴窑的烟害遂成为一个严重问题,那霸市为应对环境污染,决定禁止使用柴窑。这样留在壶屋地区的陶工开始改用嘎斯和灯油窑,而沿用柴窑的陶工则将窑口迁移到了读谷村,并利用读谷村一带得天独厚的陶土资源,逐渐发展成了一个新的陶器之乡。不过,壶屋仍是冲绳最具代表性的陶器产地,其产品“壶屋烧” (壶屋陶器)历经300余年而不衰,尤其是传统作品的纹饰,从几何纹到动植物、冲绳风物等可谓多种多样,别有韵味。如壶屋烧中屡见不鲜的菊纹代表长寿,莲花纹象征子孙繁荣,梅纹蕴含长生不老,牡丹纹寓意富贵,鱼纹表示富裕等等,展示出壶屋烧纹样所蕴含的独特魅力以及陶艺匠人对陶文化的深刻理解。其中不少与辟邪俗信存在直接或间接关联,以单独或组合方式,巧妙运用于辟邪的纹样、色彩、造型以及背景图案的设计中。根据纹样内容的不同,其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类:
 
1)以多元组合的吉祥纹样,表达最高的祝福
 
七宝纹:由四个同心圆部分重叠交叉而成一大圆形,圆即意味着圆满。
 
石榴纹:石榴兼具食用与药用两大功效,被视为神圣果实,其果实多籽,故寓意子孙繁荣。
 
云纹:多与龙纹组合,被视为吉祥的象征。而涡状瑞云则认为是涌自神栖之山,是驱邪之云。
 
桃纹:桃即仙桃,食之长生不老,受中国文化影响。
 
松纹:松属常绿乔木,经冬不衰,被视为神木。
 
龙纹:头为驼,身为蛇,角为鹿,目为鬼,鳞为鲤,耳为牛,爪为鹰,掌为虎,翼为蝙蝠,一种想象的动物。尽管如此,又被认为是圣王诞生,和平盛世的吉兆。属非常祥瑞的纹样。
 
2)植物纹样
 
菊纹:菊原产中国,由于人们相信菊花泡水可治病延寿,故成为一种吉庆的纹样而深受人们欢迎。而且因其花瓣呈放射状排列宛如太阳,所以又是太阳照临之恩的象征。
 
石竹纹:在人不知中绽放与枯萎的秋野草花,被称之为“秋草”,过去它是诗歌、绘画、纹样等的常见题材。而石竹即“秋草”之一。其浅色的花瓣可爱动人,常用来作为壶屋烧的纹样。
 
莲纹:原产印度,有神明从莲花中诞生的传说,被认为是神圣之花。在日本,作为绽放于极乐净土之花常常与佛教相提并论。
 
牡丹纹:牡丹在中国最初是作为药用植物而栽培,但后来作为观赏植物而广为流行,有花王之誉。而且作为象征富贵(金钱、地位、身份)的吉祥图案,成为中国的代表性纹饰。受中国的影响, 日本在家徽、工艺品的装饰中也大量使用牡丹纹样。
 
蝶纹:壶屋烧中牡丹与蝶常对应出现,两两相配。蝶在中国与表示80岁的耋谐音,故成为代表长寿的吉祥纹。
 
松纹:松树常绿,经雪霜而不变,故作为古代圣木信仰的对象而视为神栖之木。其凛然轩昂的风格自古以来即受到人们的喜爱,并逐渐纹样化。
 
竹纹:竹成长快,伐而不绝,生生不息,以其旺盛的生命力而被视为子孙繁荣的象征。且绿叶青翠,经冬不落,故又赋予了其长寿的意义,构成各种不同形式的竹题材的纹样。在中国,竹与祝读音相同,因此竹纹又含有祝贺之意。
 
梅纹:梅原本在中国就是一种深受人们喜爱的植物。寒梅花开迎春归,老树抽芽发新枝的生命力,被视为不老长生的象征。而花分五瓣,又意味着福禄寿喜财五福齐全。
 
松竹梅的组合纹样,则称之为岁寒三友,是东洋画的题材之一。表示即便在逆境中也不被利诱,不畏困难的清高气节和牢固友情。
 
唐草纹:唐草纹样经年累月,不时变异其形而传承至今。据说唐草最早源于古代埃及的睡莲,一种象征复活与再生的植物,后来融入中亚棕榈的元素而演变为古代希腊的一种优美曲线状纹样,最后经由印度和中国等地传入日本。壶屋烧可见形形色色的唐草纹样。
 
3)自然纹样
 
山水纹:在中国从十六世纪中叶开始即以表现大自然的手法屡屡用之于陶器的装饰,甚至出口欧洲的陶器也采用了中国风格的山水图案,而且大受欢迎。壶屋烧从大正到昭和时期描绘的主题多为香蕉树、苏铁等冲绳风景。后在美军统治下,又作为专供美军的土特产,创作了不少带有山水纹样的陶器。
 
云纹:涡状瑞云被认为是涌自神栖之山,是驱邪之云。或认为是由于吉气聚集而形成瑞云。 其与龙纹组合则尤其吉祥。
 
4)动物纹样
 
鹤纹:洁白的羽毛让人联想起老人的白发,即便在寒冬却依然活力充沛的身姿则更成为长寿的象征。在中国,据说鹤是仙人之鸟,寿活千年。以其优美的姿态,“鹤立鸡群”遂成为优秀的代名词而极尽赞美之能事。人们相信闻鹤声则喜事至,鹤的纹样从来就受到人们的喜爱。迄今仍有折千纸鹤以期达成心愿的习俗。
 
龟纹:据说龟寿万年,长寿的象征。特别是那种尾部拖有长长海藻的蓑龟最为祥瑞,自古以来即用作纹样。
 
鸡纹:中国常以鸡鸣占卜,因而鸡一向被看重,而在日本《古事记》中则是一种驯化的鸟,该鸟可报时,故受到重视,也常用作纹样。
 
鱼纹:在中国鱼与余同音,是富裕与幸福的象征。且鱼多卵,又有子孙繁荣之意。佛教则尊双鱼纹为吉祥纹。
 
虾纹:虾,日语写作“海老”,长须弓腰,据说是“海之翁”的化身,常用作寓意长寿的纹样。且虾弹跳力强,又表示事物顺利,运气良好。
 
狮子纹:雌雄双狮嬉戏,配以毛球、幼师,隐喻育成大丈夫,常见吉祥纹。
 
麒麟纹:身为鹿,头为狼,足为马,犄角,是一种不同于现实版长颈鹿的虚构动物。表示祥瑞和吉庆,被视为太平盛世之兆。
 
凤凰纹:凤为雄,凰为雌,据说以梧桐为栖,以竹实为食,属想象虚构的瑞鸟,姿态华丽。
 
龙纹:象征吉祥的虚构动物。头为驼,身为蛇,角为鹿,目为鬼,鳞为鲤,耳为牛,爪为鹰,掌为虎,翼似蝙蝠。在中国被视为象征天子的最高吉祥纹,五爪龙仅限于天子使用,臣下为四爪,民间则为三爪。①
 
5)功能的附加与外延:色彩的寓意
 
琉球狮子种类多样,颜色不同,寓意有别。随着辟邪的民俗化,特别是旅游业的发展,辟邪造型及其文化越来越多的进入商品市场和日常生活领域而成为一种大众文化消费品,而且在传承其固有意义的同时,赋予了不少时尚的寓意和功能以更加适应现代人的心理需求,如红色琉球狮子代表工作、健康和奋斗的运势。粉红色,代表幸福、恋爱和婚姻的运势,据说这种颜色深受女性青睐。黄色代表金钱、创造和想象力,最适合那些苦于发财的人。绿色代表协调性、平常心和健康。 青色代表诚实、沉着冷静和胜负的运气。水色代表圣洁、放松和放下,疲于工作者很适合。紫色代表神秘、人格魅力、感受力强。茶色表示安定、坚实、母性的象征,对求安者最佳。白色代表财运、 廉洁清白、人际关系佳,苦于人际关系不良者最合适。黑色代表高贵、严肃、高雅、除灾、克制,情绪易冲动者很合适。②
 
总之,冲绳陶瓷文化已成为当地最具商业价值和旅游价值的文化品牌之一,而以琉球狮子和石敢当为代表的辟邪及其民俗文化则是陶瓷文化中大众认知度最高的主体内容之一,乃至成为陶瓷文化的核心和标志。
 
转自民俗学论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基督教和儒教差异对宪政的影响 \贾志民
摘要:宪政在发生和发展过程中受到多种因素和条件的制约,其中与文化、宗教、伦理等因…
 
从亵渎宗教到煽动宗教仇恨 \汤洪源
对诋毁宗教、破坏宗教声誉、伤害信众宗教感情的言论进行立法管制,涉及表达自由与宗…
 
论公民宗教 \汲喆
  每个概念都有其自身的命运。1967年,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贝拉(RobertN.Bellah)…
 
什么才是中国人?——从多元价值、叠合认同视角的解读 \张志鹏
最近“D&G辱华事件”引发网络上的大量关注,“辱华”一词吸引了众多的眼球,也刺…
 
我国宗教财产民事保护的实务研究 \陈世佳
一、宗教活动场所的财产权利保护实践 当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将其拥有的各种资…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世界与教会,谁影响了谁
       下一篇文章:法国总统借助宗教找回国民的身份认同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