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教会如何关怀精神疾病患者?这四个提醒激励人心
发布时间: 2019/8/22日    【字体:
作者:Lieryn Barnett
关键词:  教会 精神疾病  
 
 
译:颂玫;校:JFX
 
 
使徒保罗曾提及他肉体上的一根刺,他三次求主叫这刺离开他(林后12:7-10)。圣经学者们不确定保罗的刺是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刺是什么:双相障碍(bipolar disorder,又名躁郁症)。我十几岁时被确诊,也曾不止三次地求主叫它离开我。
 
我比保罗花了更长的时间听见神告诉我,祂的恩典够我用。
 
在教会中,精神疾病(mental illness)可能依然是个十分见不得人的话题。没有这些挣扎的人或许难以理解自杀意念,以及伴随临床抑郁症的极度绝望。尽管很多基督徒经历过偶尔的焦虑或抑郁情绪的试炼,但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的人面对的挑战是独特的。
 
司布真曾说过,“心灵可以远比肉体下沉得更深,因为它里面有无底的深坑。肉体只能承受一定数量的创伤,仅此而已,但是心灵可以有一千种流血的方式,一小时当中死了一次又一次。”精神疾病并不是一个新现象。
 
与此同时,有一些圣经真理曾经鼓舞了几个世纪的基督徒,今天,它们仍然可以激励那些患有精神疾病的人。我们也许依然每天在心灵的“无底深坑”中挣扎,但我们可以抓住四个鼓励我们的原则。
 
01你并不孤单
 
自人类堕落以来,神的子民就遭受着苦难——精神上、情感上、和肉体上。甚至基督自己也在十字架上绝望地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这呼喊呼应了诗篇中的一首哀歌(诗22:1)。我们受苦的时候并不孤单。
 
此外,精神疾病很可能比你知道的更普遍。美国国家心理卫生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每五个成年美国人中就有一个患有精神疾病;世界卫生组织则说全世界每四个人中有一个会遭受精神卫生方面的问题。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你不是会众中唯一在对付精神疾病问题的人。敞开谈论你的精神问题可以让其他人分享他们的挣扎,让你们彼此互相关怀。
 
02这不是你的错
 
虽然精神疾病是人类堕落的后果,我的痛苦——就像那个瞎子的痛苦一样(约9:3)——不是对我或我父母的罪的惩罚。
 
精神疾病不一定是我的错,但它可以成为一个机会,让我向他人传讲耶稣爱的真理。
 
当然,罪会激化精神疾病,或者引起抑郁、焦虑。罪传播黑暗,因此让人把你带到基督面前非常重要。如果我们悔改,专注于基督,我们就能让光——无论看上去多么微弱——透进来。
 
“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雅4:8),这个应许既适用于光明的日子,也适用于黑暗的日子。
 
03神看见的苦楚并与你同在
 
我们有一位能体会情感的个人救主。当你遭受精神疾病的折磨时,要记得基督就在你身边。祂与你同哭,就像祂与拉撒路的家人同哭(约11:35)。
 
祂知道祂要做复活的工作,但是祂依然愤怒地抽泣。同样,祂知道他将怎样在你的生命中做工,在这个过程中祂与你同在。
 
借着恩典,祂差遣我们的保惠师圣灵与你同在,帮助你。圣灵为你代求(罗8:27)。当你说不出话,只能发出绝望声音之时,祂为你呼求。(罗8:26)
 
所以,要站稳,因为大有盼望:“耶和华靠近伤心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诗34:18)我们都有各自的伤心之处,但基督使我们完全。祂照亮我心中最黑暗的角落(林后4:6)。
 
祂把我从最深的坑中拉上来(伯33:28;诗40:2;103:4;哀3:55)。并且如果祂看为合适,祂会使用我去帮助别人。(林后4:7-10)
 
04神对你说话
 
圣经不怕谈论精神和情感上的苦痛。看看约伯记,或者诗篇中最大的一类——哀歌诗篇。它们都是人们在绝望中向神发出的歌声:
 
“求你转向我,怜恤我,因为我是孤独困苦。”(诗25:16)
 
“我的心哪,你为何忧闷?为何在我里面烦躁?应当仰望神,因他笑脸帮助我,我还要称赞他。”(诗42:5)
 
“因为我心里满了患难,我的性命临近阴间。”(诗88:3)
 
即便如此,大多数哀歌诗篇的结尾都很积极,提醒听众神是信实的。和历史上神的子民一样,我们常常忘记祂为我们所做成的一切,以及祂正在继续成就的应许。
 
把这些真理放在常常能提醒你的地方。把它们跟密友、家人或督责伙伴分享。当你忘记、没有力量或意志提醒自己的时候,他们可以提醒你。即使在最艰难的时日,神也向你说话。
 
我的刺也许永远不会离开我,但是我可以因全能上帝的伟大和主权而喜乐。这病不断地提醒我,神的恩典够我用。我祈求神在我软弱之处显出刚强。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和谐社会视野下宗教立法问题研究 \黄坤
【摘要】:宗教立法有多种含义,本文所指的是国家立法机构制定涉及宗教事务的法律法规的…
 
宗教财产涉税政策的规范审查与实施评估 \顾德瑞
摘要:宗教工作法治化和税收法定的合力驱动下,宗教财产涉税政策走向法治是历史的必…
 
宗教力量在应对唐宋民间纠纷中的作用 \李 可
【中文摘要】在唐宋时期,宗教力量在应对民间纠纷上有一整套的预防、控制、解决和结…
 
论八二宪法上的“宗教信仰” \黄鑫
【摘要】现行宪法第36条规定我国公民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然而何为宪法上的“宗教信…
 
明末清初中国民族文化起源的中西“道统”之争 \周书灿
明末清初是学术界通常理解的西学东渐的第一个关键时期。耶稣会传教士来到中国,在传…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佛教慈善公益的理论基础
       下一篇文章:慈善的法律意蕴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