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慈善的法律意蕴
发布时间: 2019/8/29日    【字体:
作者:吕鑫
关键词:  慈善 法律  
 
 
慈善法实施近三年之际,社会各界仍然对该法存在诸多疑问,最为突出的问题之一即是“什么是慈善”。诚然,对于慈善的界定无疑是慈善立法所应解决的首要问题,如果无法在规范层面准确地界定慈善,那么也就无法在实践层面精准地界分慈善。事实上,人们对此问题可能会通过列举的方式给出各种回答,诸如慈善就是向贫困群众施以援手,为促进教育提供资助,以及为保护环境贡献力量等等。这些回答固然正确,但从概念界定的角度来说却略显不足,尤其是其无法回答现象背后更为复杂的问题:为何上述这些目的不同、差异明显的活动都能被称之为“慈善”?换言之,上述这些活动表面虽然具有差异性,但其背后却又具有某种共同性。
 
那么,慈善活动背后的共同性究竟是什么呢?一般认为,所有的慈善活动都具有利他性,诸如接济流浪者、抚慰残疾人、帮助老年人等,而利他性也将慈善与具有利己性的商业活动区分开来。但问题在于,我们并不能简单地将慈善与利他等同,毕竟有些利他性活动并不属于慈善活动。比如,当我们无偿地帮助亲友时,这种行为具有利他性却又难以视为是慈善。更重要的是,慈善来源于人们无偿捐赠的财产和时间,但在国家和人民尚不富裕、捐赠总量有限的情况下,慈善活动根据利他范围的不同又可以区分为两大类:一类慈善活动是以特定的个人或少数人为受益人,典型的如接济乞讨者;另一类则是以不特定的多数人或所有人为受益人,典型的如为贫困地区修路。那么,我们又应当鼓励哪种慈善活动呢?
 
显然,慈善法选择鼓励后者。根据该法第3条的规定,慈善活动是以捐赠财产或提供服务的形式自愿开展的公益活动,而此处的“公益”二字则被赋予了特殊的意涵,具体来说,其在慈善法上至少应具有两层含义:第一,慈善活动应当具有公共性,即应当以不特定的人为对象,其既可以以某类人为受益人,如资助失去父母的孤儿,也可以以所有人为受益人,如捐资改善生态环境,换言之,慈善法所调整的慈善活动不以特定个人或少数人为对象;第二,慈善活动应当具有有益性,即慈善活动应当在客观上产生有益于不特定对象的结果,而这种结果应当与其开展前所设定之慈善目的相符,诸如某项慈善活动以救助孤寡老人为目的开展,就应当帮助这些长者,而不能转而去救助孤儿等其他群体。由此,慈善法基于公益性标准不仅阐明了慈善活动背后的共同性,也对其所调整的慈善活动予以明确。
 
事实上,慈善法不仅将调整的范围限定在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动之中,且还相应赋予其税收减免等特权。究其原因在于,首先,从效率角度来说,以不特定人为对象的慈善活动,不仅能够在慈善捐赠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救助更多需要帮助之人,且能够通过甄别以选择救助其中最需要帮助之人,提高慈善捐赠的使用效率。其次,从功效角度来说,就慈善组织所开展的诸如救济贫困、促进教育、保护环境等活动而言,上述活动同样属于政府所应承担或提供的公共福利之范畴。在此意义上,如果慈善活动已经部分提供了政府本应承担或提供的公共福利,那么政府就应当部分免征用以提供公共福利的税收,毕竟政府提供公共福利有赖于通过税收征缴的方式筹措资金,这也正是政府赋予公益性慈善活动以税收减免等特权的理由,更是其应当积极鼓励公益性慈善活动开展的原因。
 
据此,慈善法以是否具有公益性为标准将慈善活动一分为二,并着重鼓励和保障那些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动,无疑具有积小善以行大善之意。与之相应的是,鼓励行大善也有助于政府予以监管,事实上,慈善法为确保公益性慈善活动开展的合法性与合理性,也相应构建了一整套以民政部门为核心的监督机制,并涵盖了从慈善组织到慈善捐赠、慈善募捐、慈善信托和慈善服务等活动,尤其是对网络慈善募捐等当下新兴的慈善活动模式也予以回应,构建了较为完整的监督体系,为依法行善提供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值得注意的是,慈善法所调整的慈善活动虽然限定在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动领域,但并不意味那些不具有公益性的慈善活动就无法开展,更不意味着它们处于法外之地。诸如争议颇大的“罗尔事件”等个人救助问题,仍然受到民法等相关法律的调整。事实上,恰恰是这些不属于慈善法调整的慈善活动,由于缺乏监督而容易产生如募捐人身份不详或情况不实、捐赠使用不当或余额处理不明,乃至募捐诈骗等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引导其被纳入公益性的慈善活动之中,由慈善组织更为精准地开展资金筹集和监管资金使用,这不仅有助于解决寻求救助之人的切身需要,也相应将慈善法调整之外的慈善纳入监督范围之内,无疑有助于慈善事业更为健康、有序地发展。
 
由此,当我们要回答“什么是慈善”这一问题时,必须意识到慈善法所调整和促进的慈善活动并非所有慈善活动,而如果要进一步对前者范畴内的慈善予以界定,那么我们可以大致如此回答——慈善,意指以具有公益性的慈善目的为导向、以不特定的受益人为对象的活动。
 
 
转自公益慈善论坛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丹麦宗教改革与新教国家联盟的形成 \周施廷
摘要:丹麦在1536年前后进行的宗教改革是其政治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目的在于维护国…
 
中国传统法律伦理化与西方法律宗教性成因初探 \张焕新
摘要 文章开篇指出中西方法律体系的不同属性从根本上说来是因为西方法律受到基督…
 
你们当中谁没有罪? \冯象
在讲座的第一部分,冯象老师以《圣经》的文本为基础,对圣经中出现过的“罪”概念…
 
日本宗教团体财产法律制度考察与启发 \黄晓林 
【内容摘要】日本的宗教团体依据《宗教法人法》规定的条件,能够成为宗教法人,拥有独…
 
从《唐律疏议》看唐代法律与宗教的关系 \肖海英 吴青山
摘要:自古以来,人们就非常关注法律与宗教的关系问题。就全世界而言,东西方法律与…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会如何关怀精神疾病患者?这四个提醒激励人心
       下一篇文章:后《慈善法》时代,社会组织监管是否越来越严了?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