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财产
 
西什库教堂早弥撒及我所认识的天主教朋友
发布时间: 2019/11/28日    【字体:
作者:石衡潭
关键词:  西什库教堂 弥撒 天主教  
 
 
西什库教堂,本名救世主教堂,俗称北堂,位于北京市西城区西什库大街33号,是一座天主教堂,1703年开堂,曾经长期作为天主教北京教区的主教座堂,是北京最大和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今天(2019年11月9日)一大早,我来到了西什库教堂,这里正在进行早弥撒。望弥撒的约有四五十人。祭台中央是羔羊的画像,大殿后面最上方窗玻璃上画的是耶稣立像,他定睛看着所有的会众。神父穿着宽大的白色祭披,一尘不染,动作一丝不苟而又干脆利落。弥撒圣器金碧辉煌,气氛庄严隆重。
 
主礼神父在恭读集祷经
 
主礼神父邀请信徒们祈祷时,前面有一个辅祭员为他捧着《感恩祭典》,显示出对圣礼的极度敬重。今天主礼的是一位年轻神父。唱诗班在二层楼上,会众只闻其声,不见其容。赞美的歌声仿佛从天上飘下,萦绕殿中。弥撒结束时,神父与辅祭捧着圣经游行,再由侧门退出,赞美的歌声一直伴随。此后,信徒们在殿中祈祷,或行礼划十字后悄悄退出。
 
信徒们领圣体
 
很多年前,也来过西什库教堂。那时候,还没有重新维修,大殿内采光和照明都不太好,感觉有些灰暗,陈设装饰也很老旧。来望弥撒的人不多,参观的人更少。现在的确大不一样了。窗明几净,灯火辉煌。在每个主日,有七台弥撒(包括南堂的一台,南堂最近,因在维修,信徒们暂时借西什库教堂望弥撒),一台弥撒大约有六百人参加,其中一台是英文弥撒,内容是一样的。的确是今非昔比啊!
 
今天,我也参加了北京教区天主教神学中国化方向研讨会。在这里,我还意外地见到了老朋友师惠敏神父。十多年前,我们在旧金山湾区共同相处过一年。几乎每到周末,我们两个访问学者和他们两个神父都要在他们宿舍相聚,主要是他们做饭,请我们去吃。美国的学校,特别是神学院,周末食堂一般都关门,学生们要自己做饭的。
 
修女们和学生们在认真听会
 
两位神父的慷慨热情解决了我们的很大问题。吃过饭后,总是海阔天空,思想激荡,非常过瘾,常常要聊到夜深。远在异域他乡,身边没有亲人陪伴,也没有杂事相扰。这种畅谈在一定程度上也解了乡思之渴。师惠敏与王和平神父都是很有爱心的人,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我和清华大学的唐文明教授回来后,两位神父还在那里继续学习了几年,然后才回国。现在,两位在天主教北京教区都担当重任。王和平神父负责北京教区神学办公室,师惠敏神父做了北京神哲学院的副院长。我常常怀念那段四人畅聊的日子。
 
王和平神父讲孔子“忠恕”思想和耶稣“爱的”诫命
 
天主教在培养人才方面是舍得下功夫的。王和平神父1993年就从北京去美国了,拿的是因公护照。那时拿因私护照出国的比较少。现在北京教区的海归博士就有七位之多,在读的还有几位。还有修女也是海外名校毕业的博士。
 
乔卞云修女讲从基督宗教的观点简析探国法与教法
 
相比基督教,他们真算得上人才济济了。中国基督教会,在国外获得博士学位并且归国的,还是屈指可数的。近年来,才稍微多一点。这次研讨会,发言的主要是天主教神父,只有两位是学术界的学者。这也可以看出北京天主教区在学术上的实力。
 
天主教神父们的重要论文有:王湛波神父的《 “从‘风景’的‘风’体悟圣神” 》、王和平神父的《“孔子的‘忠恕’思想和耶稣的‘爱的’诫命”》、乔卞云修女的《“从基督宗教的观点简析探国法与教法——以中国化的视野看教法与国法相互关系”》、李文雨神父的《“教会在与时俱进中宣讲福音”》、张晓卓神父的《“天主教婚姻对中国家庭的影响”》等。
 
李文雨神父在发言
 
李文雨神父在《教会在与时俱进中宣讲福音》一文中指出:“从前传教士在中国办学校建医院,收养孤儿救济难民扶持贫病,在当时这些都是非常有效的宣讲福音的方式,但是时代的进步,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国民教育普及,医疗体系的不断完善,社会救助制度的不断健全,教会在这方面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了,教会就不应该固守在这些事情上,而是需要去探索新的宣讲福音的道路,去关注新的社会问题,例如空巢老人、留守儿童,成瘾问题,精神空虚,心理疾病师徒问题等等。路是由于人走的多了才出现的,新路就需要有人去尝试,需要去开拓宣讲福音之新路需要对现代人的需求,有一个客观的分析,只有知道对方的需求才能给予他最想要的,才能让他获得满足,宣讲福音的方法应该是与时俱进的,是不能照搬其他时代与地区的,只有适合自己的方法才是最好的方法。”
 
中国人民大学张践教授讲宗教中国化的巨大精神动力
 
这几年,他们也加强神学培训,除神哲学院有常规的修生外,还开办了神学培训班,给普通信徒提供学习进修的机会。
 
石衡潭博士讲孔子的人性论与圣经的人性论
 
这次研讨会的听众主要就是神学培训班的学生们和修女们。修女们很爱学习,做事情也很认真,尽职尽责。我写会议论文,也有于修女提醒日期,以保证进度,按时完成。她们对学者也十分敬重,这从点点滴滴都可以看得出来。
 
学员们在认真听会
 
西什库教堂西边就是主教府。主教和神父们办公和生活都在这里。主教府有四进院落,还是比较宽敞的,都是平房。在繁华闹市中,还有如此神圣的净土。当初,在此买地盖房建堂的神父们真是很有远见啊!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明清时期在华耶稣会士的西学 \艾尔曼
内容提要: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欧洲人宣告了科学在西方的成功,并且假定了科学…
 
“宗教活动场所”法人化与民法典的路向选择 \吴昭军
解读《民法总则》第92条第2款 一、问题的提出 加快推进宗教工作法治化进程,完善…
 
托马斯•阿奎那与古典自然法的巅峰 \柯岚
摘要 托马斯·阿奎那借用亚里士多德哲学实现了对希腊自然法理论的神学改造。阿奎…
 
我国传统文化对实行法治的障碍 \叶春阳
【摘要】:法治思想是一座宏伟的大厦,在法治秩序中,法律产生于所有个体的合意,完全代…
 
长沙麓山寺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方丈财务审计和新老方丈交接程序 \湖南佛教网
2019年11月份,长沙麓山寺已依法依规完成圣辉大和尚离任麓山寺住持财务审计与新老方…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新疆佛教寺院再造与宗教慈善——以乌鲁木齐市清泉寺为例
       下一篇文章:西塔的变迁:一个空间社会学的视角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