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圣经乌陵土明崇拜与中国阴阳黑白石崇拜二者关系与中国平民社会的构建
发布时间: 2020/1/3日    【字体:
作者:王政民  伊天原
关键词:  圣经乌陵土明崇拜 阴阳黑白石崇拜 平民社会  
 
 
“省长爱谕他们说:以后会有用乌陵和土明的祭司兴起来,那时你们就可以吃至圣的物。”
 
(拉 2:63 省长对他们说,不可吃至圣的物,直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尼 7:65 省长对他们说,不可吃至圣的物,直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
 
《以斯拉记》和《尼西米记》这段话说的是,祭司告诉以色列百姓,只有祭司,才能让老百姓接近神,吃至圣的物,祭司是通往神的唯一途径!
 
因此,本文思考的问题是,在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随着平民个体主义之兴起,文人祭司阶层之没落,平民阶层如何破除文人祭司阶层构建的一系列的属灵观念建筑,从而真正的走向真理和自由,独立和自主,能够真正独立的思考,理解自身处境,解决自身问题。在此之前,平民主义微弱,人类社会的公共语言是文人祭司和权贵式的、垄断式的,平民百姓没有话语权,没有自身独立的平民生活。
 
人类早期文明,很大程度上是以符号来标记和承载文明,本文试图浅析人类社会的黑白石崇拜,即以色列乌陵土明崇拜的历史,阐述希伯来祭司文明与中国民族性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建立在乌陵土明与阴阳崇拜的关系之上的。
 
本文认为,以色列的以乌陵土明为代表的黑白石崇拜,是一个媒介,祭司文人借此宣称拥有神谕发布权,从而操纵平民,指导压迫平民,以获得贵族的权威。耶稣到来后,废弃了乌陵土明这种二元论黑白石信仰和黑白石信仰卦辞下的律法和仪文,平民由此才能得到解脱和释放。
 
同样,对于中国人而言,阴阳学说是源自以色列乌陵土明的黑白石崇拜,这种黑白二元论对于中国人的民族性格和灵魂结构都进行了扭曲。一个崛起的大国,需要重新塑造一种非阴阳的文化,即非祭司文人的文化,本文即以此为题。
 
本文的问题意识在于,何以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中,都不约而同的形成或者存有一种祭司垄断神启和属灵权威的现象,这种明显的以一小部分人对大多数人属灵压迫的现象是如何形成的,以何种符号为媒介,怎么传播的,在中西方表现的异同。通过以上的分析之后,如何破除这种属灵的垄断,解放民众之心灵,让民众真正的享有真理和自由,在中国成为一个全球化国家进程中,为中国的国民之信仰和文化提供属灵支撑。
 
一以色列乌陵土明崇拜和中国阴阳崇拜的起源于建构逻辑
 
1
 
由于垄断了属灵的权威,旧约时代的以色列祭司,在每面临一件事情之时,即要考虑如何假装具有神的知识,来对人类社会发号施令。这个时候,祭司们发现,上帝创造的天地,黑夜白天很奇特,是不可解的巨大奥秘。另外,他们还发现,对老百姓发布命令,或者决疑判断,无非就是可以与不可以,是与非、吉与凶的判断。于是,就找到了黑白两块石头,精心打磨,放在胸前的口袋里,遇到前来询问自己的老百姓,就通过黑白两块石头来进行判断,说上帝的旨意是通过黑白这两块石子来体现的,这黑白两块石头,就叫做乌陵和土明。
 
白石子叫乌陵,代表肯定、光明、救恩、成就、得到、可以、满足;
 
黑石子叫土明,代表否定、黑暗、咒诅、亏损、失去、不行、失望。
 
具体决疑过程是这样的:当一个以色列男子,看上一个漂亮女子的时候,两个家族会讨论两人的婚事,如果大家认为门当户对,就积极促成两人的结合。如果女方认为男子家族贫苦,这种结合没什么大的意义,就反对。当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大家就来找祭司,祭司沐浴然后祷告,拿出袋子,从里面摸出一块石子,如果摸出来的是白的,就表示大家要让这对男女结婚,不能阻碍,因为是神祝福的;如果摸出的是黑色的石子,就表示如果他们结婚,神就会咒诅大地。
 
之所以要通过乌陵和土明来判断决疑,是因为最初祭司是直接用语言,通过自己分析和思考来判断决疑。但逐渐民众感觉这是祭司自己的个人判断,有时就是满口胡说,因此大家不再信任祭司,由此导致祭司的权威下降。
 
于是,祭司为了加强自己属灵权威的分量,就通过乌陵和土明来决疑判断。
 
这其中,祭司试图说服老百姓相信自己的决疑是没有自己的私心掺杂其中的,是完全依靠神和交给神的,是通过神的乌陵和土明来判断的,因此,这种通过乌陵土明的决疑就是神自己的决断,是绝对无误的。
 
但是,事实上,从口袋里摸出乌陵和土明,是祭司可以自己进行控制的。因为祭司每天都要抚摸这两块黑白小石子,知道这两块石头最细微的区别。
 
由此,祭司手拿着黑白石用于占卜吉凶。所谓吉凶,指的是是否符合神的心意,神是否允许。老百姓在祭司的引导下,深深信服,祭司则把握了吉凶定义权,神谕发布权。乌陵和土明的创造,是意义重大的,直接改变了人类的社会结构,直到耶稣出现。
 
2
 
黑白石子乌陵土明,是远古以色列人的信仰和崇拜之一,人世间的一切事耶和华神可能无法看到,但是这些每天需要处理的需要决断的大量的复杂的事情,都是通过乌陵土明来完成的。
 
最初的人类对于神的知识,是一种整全的思维和敬畏,是一种虔诚和姿态。但是祭司阶层把神弱化成了只是决定可以不可以简单判断的一种工具,得救与否简单判断的工具。后来在祭司的带领下,神的智慧又被认为是可以不可以的简单二元的对立。由此,对于神的旨意和计划的整全的认识和把握,就被祭司所规定的简单的黑白二元对立思维所取代。
 
从此,老百姓不再被允许和神对话,只能通过祭司,而祭司又通过乌陵和土明来判断。
 
3
 
同样,中国古代的周人,也是典型的黑白石信仰,这种信仰被称为“阴阳”信仰。周人、楚人、藏人、古代羌族人,都有阴阳黑白石崇拜。
 
阴阳是中国最古老的信仰,最终影响了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中国古人把黑白石合在一起,称为阴阳,把白石子叫做阳,后来做了卦象的一个符号,阳爻;把黑石子叫做阴,卦象为阴爻,阳爻和阴爻的多重排列,称为不同的卦象。这种卦象,最早依靠祭司解读,后来周文王赋予卦象以文字解说的具体的微言大义。这种成文的阴阳卦象文字解说也就是《易经》文本。作为中国文明的核心范式的易经逻辑,影响了日后华夏文明的文明性格和国民性格。
 
 
这个过程的意义是,在华夏文明体中,同样形成了和以色列祭司一样的专业的祭司群体。而周文王,无疑是其中最伟大的一位祭司。这个祭司群体,通过血缘继承,利用自身的优势掌握了解读卦象的能力,从而通过对卦象的解读来控制民众。这样就形成了职业的解读神谕的祭司阶层作为贵族,他们不参与劳动,从现实活动中脱离出来只依靠对属灵现象的解释和发布神谕为生。
 
中国的阴阳黑白石崇拜,有人认为来自男女生殖崇拜,有的认为来自黑夜白天崇拜,但实际上应该是以色列乌陵土明崇拜流传至中国后演变的结果。但不管怎样,阴阳黑白石崇拜对华夏历史的影响是极其巨大的,是根本性的。
 
4
 
乌陵土明的黑白石崇拜,其传播路径是这样的:它最早出现在中东地区,由于在古代时期,东西方通过草原之路和青铜之路已经建立起了长期的和频繁的联系,这样乌陵土明黑白石崇拜通过西亚,经过波斯、中亚、中国的西域、山西甘肃和蒙古高原,传入内地。
 
而在中国,受到这种黑白石崇拜影响最深的是周人。
 
但是在热带地区,黑白石崇拜并不明显,印度就是轮回信仰。因为黑白石崇拜归根结底是一种对光明的崇拜。在伊朗高原的古代波斯地区,形成了崇拜光明的信仰,也有善恶二分,同时还形成了独特的“天使”信仰,认为天使是来自光明世界的信使,这种天使信仰反过来带进了以色列的信仰之中。德国神学家认为,天使的信仰是黑白石信仰的强化,是经由古代波斯,传进以色列。
 
乌陵土明和阴阳黑白石的使用,彻底的改变了人类世界的文明走向,改变了人的灵魂结构,很多现代式样的思维,都是由此而来。以爱情为例,古人表达爱情,亚当是通过和夏娃在一起,觉得舒服和完美,觉得自由和美满,这是一种整全思维模式。然而现在的人,只会问对方,你爱不爱我,需要对方做出一个是否择一的回答。
 
行不行,好不好,同意不同意,这都构建了一种基于二元对立的人伦和社会思维,使人思维和视野变得极为狭小,人类只能用黑白二元论的灵魂结构来思考问题。由此可以看出,二元论是一种后生的、祭司创造的文明和思考方式,这种思考方式是源于对乌陵土明黑白石的崇拜。
 
这种思维模式,日后在希腊古文明里更被发扬光大。柏拉图认为世界分为理念世界和物质世界,理念世界是真实的存在,且是唯一的真,物质世界是表象,是虚假的投射,人们要想追求真实世界,就需要追求理念世界。这种思想,被奴隶主和贵族喜欢,他们认为,奴隶每日干活劳动是肮脏的,贵族谈论理念和诗歌是高雅的,由此形成了一种非此即彼的对立思考,拉开了好与坏,善与恶的距离,使人们在万物的思考上都有了非黑即白的思维定式。
 
由此可见,人类初始崇拜的构建逻辑都是一致的,来源于祭司恶意阻碍老百姓接触神,垄断神谕发布权,垄断属灵权,支配其他人群,支配资源。以色列祭司背叛了神,离弃了神,他们致力于自己当神,假装能直达神,经常发布神谕,神谕的内容仅仅是如何做可以,如何做不可以,不断的申明律法。中国祭司文人也是,把阴阳黑白石子的卦象解释垄断在自己的手里,老百姓只能听从,而不能反对。
 
二、从黑白阴阳二元论崇拜到律法崇拜
 
1
 
阴阳崇拜,之所以被中国文人祭司拿来吹捧,逻辑一样如此:
 
一是增加其神圣性,比如所有的祭司文人都认为阴阳是一切的生发之根基,是人类社会的指引,甚至现代科学也是由阴阳带来的,无论兵法战事,还是人文伦理,都包含在阴阳之中。
 
第二是阴阳的属灵性.由于人为阴阳黑白石承载神谕,承载天机,而解释权操控在文人祭司手里,所以,文人祭司就通过阴阳逻辑,控制了老百姓的一切。算命、算卦、占卜、风水吉凶,都是因此而来。自称懂阴阳的人,可以在民众中兜售阴阳承载的天机;自然现象,被解释为阴阳行为、天降异象。于是,文人祭司们就据此控制老百姓的生活,索取钱财,分配资源。
 
阴阳变化而生的一切,被认为是世界存在的根本道理。他们认为,一切都是阴阳而生的,独阴不生,独阳不生,阴阳参天地,万物乃生。阴阳预示着天地的德性,人们要按照天地的德性来生活,才会一切顺利。中国古代祭司将阴阳学问,定位为官家学问,认为老百姓没资格去学,不能窥探。他们还认为,国家如果不顺利,气候不好,土地减产,天有异象,都是皇帝的过错,皇帝就要举行复杂的祭天仪式,寻求和上天和解,以保护老百姓平安。从此,和上天沟通,不再是老百姓的私事,老百姓也没资格和上天沟通,而是需要通过祭司和国王,这样彻底垄断了属灵权力。
 
在中国,阴阳逻辑最早的文字记载是伏羲易,是中国文化的核心制度的来源。河图、洛书、伏羲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图,通过祭司长期的对阴阳的不断的演绎,从维护贵族特权和祭司阶层利益的角度出发,引申出了包罗万象的阴阳论哲学,其核心逻辑就是双方对立,但又互相依存,不能离开对方而独自生存,这种逻辑最主要的作用就是发展出了一种伦理关系的哲学,认为一切都是彼此关联,因果关系的,“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宋代的周敦颐,在太极图说中,说万物的变化是阴阳间的相互作用。
 
这都是以色列祭司传统的东移。
 
以色列祭司也是如此,他们不允许老百姓单独的去问一件事情的善恶,不能去问耶和华,而是要求他们寻求祭司的回答,因为只有祭司手里有乌陵和土明。乌陵和土明并非泛滥到人手一套,而是必须在祭司手里。祭司恫吓信徒,如果信徒想私自去摸圣殿里的物品,包括但不限于乌陵和土明,就会被神击杀。他们把耶和华描述为一个邪恶的、可怕的、喜怒无常的神,即使出于善意抬扶约柜,祭司说这样的人也要被神击杀,因为只有祭司才可以抬扶。乌陵土明也一样,只能被祭司阶层使用。
 
以色列人的乌陵土明黑白石崇拜,是中国阴阳黑白石崇拜的来源,而阴阳学说影响下的中国人的国民性格,是一种祭司控制下的奴性,是脱离真理和自由的被控制。
 
2
 
乌陵土明这两块黑白石,来到中国,变化为阴阳崇拜,之后变化为周易八卦,起初的阴阳八卦和乌陵土明一样,就是符号卦象,但是祭司阶层们附注上卦辞,以色列的祭司们则以律法书作为对乌陵土明的解释。
 
最早的时候,祭司们的工作量不大,民间需要决疑的事件不多,但随着人口的增长,百姓大量的走向祭司,要求使用乌陵和土明来判断是非,这使得祭司烦不胜烦,祭司阶层于是制造出律法,好比周易的卦辞,让老百姓先自行查看,自己判断。
 
因此,律法的功能是,在祭司之外,老百姓能以之作为生活的指导。律法是很庞大和复杂的,被以色列人认为包罗万象,吃穿住行用,都被包括在内。很多老百姓很纳闷,为什么安息日不能工作,甚至行善也不可以,祭司的解释是,神就这么启示了。
 
因此,旧约律法是乌陵土明崇拜的延伸和演绎,旧约律法是一系列可以与不可以的命令集合,与乌陵和土明起的作用一样,与其说旧约律法是神圣洁的属性的彰显,倒不如说是祭司创立黑白对立二元社会结构努力之结果。
 
因此,律法是乌陵土明的升级版,因为如果仅仅是乌陵土明,就会沦落为低级的掣签,而附加了旧约律法,祭司们就可以赋予乌陵土明黑白石崇拜以更高层次的属灵意义。正如阴阳,如果简化为卦象,就是算命的迷信,而后人赋予卦辞解说,就显得高大上而具有宇宙真理的意义了。
 
3
 
只有在祭司律法之下,老百姓才能形成群体的秩序,这种秩序有利于群体的稳定和谐,生产力的提高,财力物力的极大创造,这都形成了供奉祭司的资源基础。这个旧约律法的最关键之处,就是作为遵守律法的老百姓,不能对祭司阶层有任何的质疑。旧约律法归根结底是维护祭司的专职权力的。祭司的逻辑是,老百姓只要遵守律法,按照律法只做神喜欢的事,不做神讨厌的事就可以了,保证这种说法的正确性的是乌陵和土明,因为乌陵和土明是神直接显示意志的的直接证据。
 
祭司阶层的真正用意,是创造一个宗教文化和宗教世界,设立固定的时间,让老百姓去会堂,去圣殿,虔诚礼拜,这样才能强化祭司阶层的核心地位。只有不断的强化,老百姓才会自觉自愿拿出钱财分享给圣殿和会堂。如此,祭司阶层才会不用劳动,仅仅依靠随便解释律法,随便用乌陵和土明来决疑判断为生。
 
4
 
直至近代鸦片战阵以来,在外忧内患之际,保守的祭司,还试图建议官方使用阴阳兵家学术,来对船坚炮利的西方进行反击,这都成了历史的笑话。太极阴阳的武术,打不过现代的搏击术。但保守的祭司认为,这反而说明了阴阳的厉害,只是现代人没有继承而已。
 
因此,这种对阴阳二元逻辑无所不包的扩大,必然遭到了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文化运动的反思。五四传统是当今中国最重要的新传统建造,摒弃了祭司文人旧传统,认为都是封建糟粕和腐朽,不能真正的促进民族的强大,不能提升民众的思想独立。
 
三、绝地通天:祭司垄断真理的前提---否定人与神交往的独立自主性
 
1
 
作为基督耶稣信仰者,我们认为人类早期的文明缘起于中东地区,即最早的人是伊甸园里的亚当夏娃,以此为母族,开枝散叶,四处漂流外扩。这和人类学科学的研究成果在方向上类似,都是人为认为早期是兴起于一点或者同期多点,然后据此扩散。
 
在人类原始文化圈里,生存环境恶劣,人们渴望超越,渴望获得力量和智慧,渴望能解释自身的处境。这个时候,保存真正信仰的族群,就依靠上帝的启示来生活,他们倾听神的话语,谨遵神谕。
 
在远古时期,温度适合,栽种的植物不像现在的温带四季分明时期一年一季,春种秋收,而是随种随收,同一个时间,在土地上,会有一个植物发芽、开花、结果和枯萎,底层人们看到这样的境况,大为感叹,认为人也如此,有生老病死,轮回不断,人生无意义,永远是苦海,只有脱离轮回,才能脱离生老病死,花开花落的循环变迁。
 
那个时代,在亚洲东部,曾经出现了这样一种现象,即无论贫富,人人都可以宣称自己能通神,都能接触神,掌握神谕。尧舜禹也对此无奈,因为自己虽然仰望上天,指导民生,但是老百姓有不同意见的时候,也同样说,自己得到了一手的神谕,也是认识神的,且神对自己的神谕,不低于尧舜禹。
 
2
 
但是之后随着人口规模的不断扩大,人心诡诈,群己思维出现了霍布斯所说的自然状态,开始远离似乎虚无缥缈的神,转而寻求在现实世界获得资源,控制他人。
 
而控制社会和其他人,
 
一是需要构建一种精致的、不容易被识破的精妙奇巧的宗教文化,并且赋予其伦理和道德意义,使人觉得这些人生的智慧和神的知识,仅仅是为了人类老百姓的益处,而非为了文人祭司的私人利益所建构,文人祭司的利益必须隐藏在最后面,且有神谕作为保障。
 
二,同时,需要摧毁人作为人的独立性。独立性指的是认识神的独立性,认识世界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丧失后,众人必须经由祭司文人来认识世界,解释世界,改造世界,而不能通过自己,因为通过自己的认识是错误的,是人本的,唯有通过祭司文人得来的,才是真正的,属灵的真知识,才是神本的。
 
乌陵土明和阴阳黑白石崇拜,正是这样的一种构建,且是很成功的构建,因为附会了大量的道德伦理意义于其上,得以维持了几千年,以至于反对乌陵土明,就成了反对真理本身。
 
3
 
因此,随着时间推移,人口越来越多,由于大部分人无法接触神,出现了一种现象,那就是对关于神的知识的垄断。因为谁拥有神的知识,谁就能垄断对人类社会资源的分配权力。因此,宣称自己拥有神谕发布权,宣称自己拥有神的知识,就能优先获得好土地,能支配群体生活,能娶到最漂亮的女人,能让别人尊敬自己,不参与具体的劳动,成为贵族、成为祭司、成为国王,这是很多人的梦想,这种梦想自古如一。
 
权力具有巨大的魅惑,拥有权力,就可以支配他人,获得权力的方式就是愚弄老百姓,愚弄老百姓的方式是让老百姓相信,文人祭司和国王阶层,掌握着神谕,而老百姓自身无法独立的接触神谕,在这里神谕代表启示、代表真理、代表自由。当祭司们说,只有认识神,才能拥有自由的时候,就是在说,只有相信祭司文人,才能拥有自由。属灵的权力,也是一种权力,权力能让人敬畏自己,给自己获得巨大的现世好处。
 
在当今社会,很多人,有好的工作、好的生活、好的婚姻,本身在幸福之中,祭司们仍然告诉他们,这种幸福是不确定的,只有通过祭司们通灵,求问后世,才能有确定性。祭司们通常会把这些本身在幸福之中的人们论说的很悲惨,只有稳定的供奉祭司,才能解脱,才能对于自己的未来拥有确定性。
 
4
 
因此,那种华夏远古时代人神关系的文化思考,不符合祭司的利益。祭司认为,这是一种人为的思想,是自然宗教意识,是人类的无奈,是得过且过的和平意识。于是,祭司们说,我们要崇拜神、依靠神,而祭司们拥有神谕解释权。祭司在这个时期,提出了“绝地天通”的伟大的概念,这是人类宗教史上真正具有革命性创建的伟大之举。绝天地通的意思是,上帝和人,是距离遥远的,人类是不可能随便的就能拥有神谕的,只有通过复杂和特定的仪式,人们才能达到神,向神索取知识,于是民族性宗教出现,这伴随的是早期的城邦的形成。这个阶段,都是祭司和国王联合,切断了普通老百姓认识神的可能,垄断了神谕,垄断了属灵的权威。
 
5
 
以神的话语生活的人中,在圣经中记载的是远古以色列人,他们不崇拜万物,认为万物都是被造之物,是物质的,是非神的,不是属灵的,人生活,需要依靠神。所谓依靠神,指的是,依靠神对人类主动的,单方面的启示和给与,不是人类自己创造的智慧,而是神亲自屈尊的启示和显现。所谓依靠神之生活,指的是生活中的柴米油盐,个体的生活,群体和他人的关系,和外族人的关系的处理,等等所有方面,都要依靠神。这些关系的处理,人类社会自身的智慧和认识是不够的,是需要神指导的。因此,祭司说神以亚当、摩西为中介,对人类社会发布了大量的神谕,对神谕人类社会也进行了多重的解释,这形成了启示信仰。
 
这些信仰,出现于最早期的游牧民族之中。
 
但是,以色列人也一样,人们不满足于必须通过摩西来认识神,就自己创造了金牛犊,他们认为难道神只对摩西说话,不对众人说话吗?他们也认为,也声称,自己能绕过摩西这个道路,通过另外的路径认识神,他们不想尊敬摩西,而想通过声称自己也能获得神谕,来让老百姓尊敬服从自己。
 
远古以色列社会中的乌陵土明就是这种具有革命性宗教意义的“绝天地通”,即普通以色列人不再具有私人的和神的亲密的交往的权利,不再是人人皆祭司,而是只有少数的祭司和文人,才能有权利通过拥有乌陵和土明,决疑断是非。正如以前中国古人,人人都能说自己能接触神,能知道神明对自己的人生给与的计划和意义一样,以色列古人,也是每个人都热衷于祷告,热衷于和神建立亲密的私人关系,但是祭司们说人们妄图说自己认识神的表现是一种渎神行为,旧约里描述以色列平民是抱怨的、苦毒的、纠缠于吃喝的,而祭司们是艰苦卓绝的、伟大的、圣洁的,摩西在山上遇见耶和华被认为是神圣的,面容发光的。而山下的以色列百姓却认为,人人皆祭司,上帝爱每一个罪人,难道上帝向摩西说话,不向自己说话吗?那么以前上帝怎么跟亚当说话了?怎么跟诺亚说话了?自己每日祷告,神的引领难道不是神向自己说话的表现吗?祭司们斥责百姓的想法,认为个体无法预见神,只能通过祭司文人。
 
由此,历史上第一次平民反叛祭司的举动最终被祭司恫吓住了,从此祭司掌握了权力,“他们随时审判百姓,有难断的案件就呈到摩西那里。”这种现象直到耶稣到来,成全了律法,直到宗教改革,提出人人皆祭司的神学洞见,平民的独立性意识才开始再一次慢慢苏醒。
 
四、走出祭司宗教世界:先知对于祭司的反击
 
但是人类历史上也一直有对此反对的先知传统,先知们一致认为在圣殿里的祭司是腐败的,是渎神的,所以就有了先知传统反对祭司传统的历史。
 
旧约祭司集团是体制化的,一般都是利未家族的后代,居住在圣殿里,以信徒的奉献作为收入的来源,他们排斥其他人对圣职权力的羡慕,他们认为,圣职只能产生在他们的家族里,且认为他们是通过刻苦学习,掌握了复杂繁琐的敬拜仪式,而这些复杂的仪式,是普通人所无法掌握的,普通人无法进入圣殿,无法履行圣殿的仪文规则。
 
所以,祭司阶层们说,他们自身是依靠血统来继承神圣的神人沟通的职责的,普通老百姓要想质疑或者觊觎这种属灵权力,就会被耶和华击杀。这在当代中国教会里,能得到很好的理解,传道人祭司阶层,他们神话牧师祭司的属灵权力,认为是一种付出和奉献,而且是神呼召出来的,有着师承的认可,不是随便当的,不是人人皆祭司,而是唯独他们可以,他们把这个属灵的权力传递给自己的后代,用信徒的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然后说是为了接受神学训练,更好的服侍神。
 
但是先知传统一直反对这种说辞。先知们认为,真理并不在圣殿里,不在祭司传统里,祭司不仅不掌握真理,反而玷污了圣殿和真理。于是先知们正如我们看到的,大部分是圣殿体制外的中下层平民劳动者,有农民、有渔民、有牧羊人,都是做着低端的工作,但是他们都反对祭司,特别是反对祭司紧紧依靠乌陵和土明来判断,来决疑。他们认为,耶和华是对所有人说话的,是慈爱和良善的,人类是一个不断背叛的群体,但是上帝永远爱人,单方面无条件的爱,而不是祭司们所说的,需要依靠人对律法的遵守去换取上帝的爱。而祭司阶层认为,律法是对乌陵土明决疑的接受,是对神意的解释。
 
耶稣是先知传统下的,和施洗约翰一样,他们在圣殿之外学习和教导信徒与追随者,他们学习神的知识,认为可以在祭司之外单独可以获得,他们了解神的属性是真理和自由,是对人的解放,于是他们被祭司和法利赛人嫉妒和杀害,法利赛人是祭司阶层培养的敌人,并不反对乌陵和土明,不反对律法,而是认为祭司本身腐败了,他们要取代祭司,成为新的祭司。
 
但是先知传统,正如耶稣,却反对整个的祭司阶层和律法制度,认为律法本身就需要被超越,耶稣从不使用乌陵和土明,尽管他是最大的祭司,但是却厌恶乌陵和土明,认为这是祭司创造的,是为了挟制和约束神的真理和自由,约束神的百姓。
 
五、走出黑白二元的文化保守主义,开创平独立民国家之路
 
1
 
在中国古代,人们普遍认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至高道义来自神的授权,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而这都被祭司阶层垄断。同时又认为,在诸国争霸的时刻,谁能与西方建立联系,谁就能获得优势和合法性话语权。所以,外来的巴比伦和波斯文明,成为了中国内地最高属灵权力的来源地,乌陵土明的黑白石崇拜,也就成为了当时的最高文明。周文王受到来自西方犹太宗教传统的影响而致力于演绎和解读黑白石,据说是在商国的监狱里,以黑白石为依据演绎为阴阳周易学说,创立了卦象,这成为了日后中国所有祭司和文人的至高信仰。普遍认为,这是上达天机、看透世间万物的契子。
 
在中国当代教会,很多传道人深谙乌陵土明控制信徒的道理,他们声称自己具有属灵的权威,具有解释圣经的资格,主张信徒要把灵魂交给自己,认自己做信徒属灵的父母,做任何事,都要来寻求祭司们的指引。他们坚定主张乌陵土明二元论,即把上帝分解为二元对错黑白之间的律法,以律法来束缚制约信徒。
 
这种做法隐含的意义并非是老百姓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神,交给了上帝,而是交给了祭司文人。由祭司构建的乌陵土明和阴阳黑白石崇拜所延伸出的高级版的律法和伦理教导,在一定意义上讲,都是老百姓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祭司,由祭司解读,由祭司掌管。
 
2
 
这样的现象存在于过往的长久的历史当中,直到工业革命后平民主义兴起。工业革命之后平民终于开始有知识和学识,开始获得独立的经济基础,他们不满于被祭司阻碍真理和自由,不再依赖祭司的精神指引,希望自己能独立,开始认识到所谓宗教无外乎是以往的祭司利用乌陵土明和阴阳黑白石崇拜,无非是祭司的把戏和工具,从而抛开这些人类宗教的小伎俩,转而走向耶稣开创的真自由的解放之路,开始新的生命的建造。
 
3
 
乌陵土明和阴阳黑白石信仰,在今日的文化语境中讲,就是宗教和文化领域的保守主义。他们追求文人构建的脱离现实的古典正当,这种建构惊人的有成效。有个台湾作家,我的一个朋友看到其文字的优美,对各种爱情和异国他乡故事的描述让人觉得神往,但在其签名售书会上看到了作家本人,才发现这个作家披头散发,十米之内浑身烟味冲鼻,一说话露出两个大砍牙,握手的时候其手指头被烟熏得焦黄,于是判断其书里的故事都是假的,是自己长得丑,无法交友,从而闭门编造。其实终其一生,这个作家也没经历过其书里的故事。但是时隔十几年,作家已经去世。新生代的年轻人都坚信其是绝世美女子,有才情,有颜值,我如果偶尔说出这个典故,反而不被相信,认为是抹黑污蔑。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律法叙事的构建,是多么的迅速的能被人信服,人们也不去求证,反而深信祭司文人的语言,认为其诚实守信,一切都是出于神谕的庄严,才会出于无私来拯救老百姓。
 
文化保守主义,是在构建一种反对现代性,追求古今对立中对古人的向往,可以说做到了极致。他们认为现在的社会是不好的,因为现代社会是平民主义社会,个体主义在他们眼里是僭越和狂妄与混乱,因为个体主义追求独立的思考,理性的思考,绕过祭司文人来追索人生的真意义,而不仅仅盲目的听从祭司文人的劝告,他们认为这样的平民丧失了古典德性,浑身都是现代性的反叛。
 
在教会里也是如此,自由福音派新生代基督徒独立的思考圣经,得出了大量的与传统的神学所不同的解释,这些解释都极大地解放了信徒,让信徒的人生具有创造性,具有进取性。但是祭司们却说,这正是保守主义所说的虚无主义,丧失了绝对价值。他们不希望平民主义的信徒私下解释圣经,他们认为必须好好恭维供奉一种保守主义传统,在传统中获得一种有形统绪的认可,从而来保证神谕解释的可靠性。
 
4
 
当代社会的属性是平民主义社会,有了彻底反思和认识祭司文人和其所使用的乌陵土明与阴阳黑白石崇拜的基础,并且能认识到旧约律法和中国古代的为文人祭司服务的伦理道德之本质,都是一种控制社会和民众的宗教的发明,从而构建起支撑其自身个体价值的新的信仰、新的文化、新的社会结构。
 
由此,对于中国而言,在自身大国崛起的道路上,必将构建出一个由平民社会主导的大国崛起的和平之路。
 
华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唐初抑佛政策之定型与巩固 \李猛
——基于贞观十一至十六年间几个佛教事件的考察 内容提要: 贞观十一年,李世…
 
宗教法vs.世俗法 \Matthijs De Blois
——以荷兰法、英国法与以色列法中的盖特拒绝(getrefusal)为例(上) 李飞 【摘…
 
马丁·路德与宗教改革时期的瘟疫救治 \周施廷
摘要:在瘟疫肆虐之时,马丁·路德等人的救灾活动,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宗教改革与近…
 
东晋僧人慧远的宗教法思想 \鲁楠
佛教是印度本土宗教,约公元前6世纪为释迦牟尼所创立,东汉时期经西域丝绸之路传…
 
印度种姓特留权制度的宪法设计及运行挑战 \张文娟
种姓是印度社会不平等的主要形式。英国殖民者进入印度后,对种姓问题采取的是“不…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中国佛教圣地的形成与中国化过程
       下一篇文章:寺院宣传应如何与社会接轨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