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观点与争鸣
 
后现代的信仰危机
发布时间: 2020/3/14日    【字体:
作者:姚远
关键词:  后现代 信仰危机  
 
 
后现代社会正带来一场可怕的信仰危机?自宗教改革以来,借着宗教改革带来的红利,我们的社会创造了一个卓越的民主、自由和繁荣的时代。而这场信仰危机正在摧毁宗教改革带给这个世界的所有红利。
 
曾经人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民族,都有他们的神祗。现在许多人以“无神论,自己什么都不信”为荣,但曾经,你要是不信神,就会被视为有损社会道德,个人品格,甚至是民族城邦利益的大问题。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就是以不信神的名义被雅典人判处死刑。苏格拉底被指控三项罪名:反对城邦的旧神、试图引入新神和腐蚀青年。
 
虽然,很早就有人否认创造论,比如,更古老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就认为宇宙非被造,而是源自“火”,他认为火是宇宙与万物的本原,万物生自火,复归于火。同时期还有人认为宇宙源自水、气等等。但那个时候,从没有人否认上帝的存在。直到近现代,特别是启蒙运动以后,才有人以无神论为荣,以无神论为信仰。
 
后现代主义反理性,反传统,反终极价值,否认绝对的真理,当然,最反对上帝。
 
他们标榜的是自己的包容,以为什么都可以接纳,甚至以接纳传统价值观不能接纳的,比如LGBTQ、同性恋,变性,曾经被视为异教徒的人等等。
 
他们不接受理性的思考,否定价值和终极意义,只跟着感觉走,认为感觉是唯一的标准。他们否认真理,认为根本就没有绝对的真理。没有对错,你感觉怎样就是怎样,感觉之上只有感觉是可靠的。生理上你是男人,但如果你感觉你是女人,你就是女人;如果生理上你是女人,但你感觉你是男人,你就是男人,没有人有权利干涉你的感觉。认为每个人都有自由做任何自己感觉想做的事。
 
他们强调自由至上,认为有自由做任何想要做的事,他们的口号是主宰自己的命运,绝不接受任何凌驾于感觉之上的权威。
 
但实际上,我们反观后现代社会的所谓包容,只不过是包容的是一切和他们有一样价值观的反传统思潮和行为,对于无法接受他们这种“包容”的却绝不能包容。他们已经不能包容信仰。不能包容你秉持传统的价值观。不能包容不跟他们理念和价值不同的人。他们强调尊重,但其实连基本的聆听能力都没有。一点意见的不合,就会撕裂整个社会。其实,这正是一个最不包容的社会。
 
后现代的反理性主义思维更是令人诧异。后现代主义者常讲的一句话就是:“我什么都不信”,“这世界根本就没有绝对的真理。事实上,这也是后现代主义者最大的特征之一。他们如此标榜,也以此为自豪。但这句话的本身就有很大的问题,如何你什么都不信,你信不信你什么都不信。如果你信,说明你还有所信;如果你不信,说明了你连自己什么都不信也不信。你认为这世界没有绝对真理,你的这个宣信本身是不是真理?如果不是真理,就不可信。如果是真理,就说明这世界还有真理。
 
后现代社会追求没有约束的自由,也以为这是一个最为自由的世代。但纵观我们的社会,这实在是一个最不自由的世代。人们被自己的私欲邪情,被后现代的传媒浸淫捆绑。被各种的“正确”捆绑,他们追求不受约束的“权力”,但他们正被这种“权力”所捆绑,以至于我们连认识真相的自由都没有了。这实在是一个最不自由的世代。我想起康德一针见血的诊断:自由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而是你不想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后现代我们不正是被不想做的捆绑着?没有不受约束的自由,没有真理的根据,自由不过是海市蜃楼。我们享受的自由,莫不是在委身真理之后的果子。圣经说,真理使人得自由。一个拒绝真理的世代,当他们拒绝真理的时候,就已经拒绝了真正的自由。
 
后现代人以为感觉就是一切,是唯一的真实。我们追求感觉,但感觉是什么?最后只剩下赤裸裸的欲望,最后连满足欲望的能力都失去了。沉湎于各种“瘾”,各种感官的刺激。因此,毒品泛滥,药物滥用。他们追求的不是感觉,不是个性,不是自由,而是颓废的合理化。
 
圣经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共性的病症:【诗14:1】(大卫的诗,交与伶长。)愚顽人心里说:“没有 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没有一个人行善。保罗更是将这种疾病总结为这样的症状:2因为那时人要专顾自己、贪爱钱财、自夸、狂傲、谤讟、违背父母、忘恩负义、心不圣洁、3无亲情、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4卖主卖友、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 神,5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提后3:2-5)。
 
后现代社会是一个信仰危机的世代。丢掉了信仰,一切荒谬的东西都成为“正确”,一切正确的东西都会成为荒谬。人们宁可接受一个虚假的假说,也不愿接受那已经被验证的,已经给我们带来了真正的自由和繁荣的真理。而当我们丢掉了信仰,也同样意味着丢掉了那借着信仰带给我们这个世代的一切美德与红利!
 
没有信仰是不可能的。对无神论者而言,无神就是他们信的神。对什么都不信的人而言,不信就是他的相信。甚至,我们怀疑都是为了建立相信。我们怀疑而求证,但我们就连怀疑的本身也是建立在对某些的相信,和对非理智的不信上。事实上,如果我们不相信宇宙背后有绝对的完美和秩序,如果我们真的相信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我们就无从学习、钻研、思考和发现。人们的不信正说明他们的背后有一个需要相信,但却不愿相信的真理。就连不信的本身,也是在寻求某种的信。回归信仰,才是后现代主义唯一的归途!
 
QT灵修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嗣、香火与中国人的死刑观 \尚海明
内容摘要:祖先崇拜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一个显著特征,也是中国古代的主要宗教形式。在…
 
现代性、政教分离与言论自由 \张伦
按:在作者看来近年来世界性的伊斯兰极端势力扩张与许多人想象的相反,在本质上是一…
 
宗教、法律和政治 \尤尔根·哈贝马斯
———论文化多元的世界社会中的政治正义 摘要:各交往领域和经济的全球化正在产生…
 
美国宪法中言论自由的圣经根据 \萧笙客
(一)前言 1787年5月,美国制宪会议的55名代表中,有28名圣公会教徒、8名长老会教…
 
宗教立法原则刍议 \邸爽  那孝伟
加强宗教立法,是要体现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还是要以管理宗教事务,维护公共利益为…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神学是一生挣扎的历程
       下一篇文章:重新认识“宗教与中国文化传统”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