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慈善
 
泰国僧人医疗队
发布时间: 2021/8/20日    【字体:
作者:泰国网
关键词:  泰国僧人 医疗队  
 
 
不知什么时候,泰国一线医疗及救援队伍中,黄袍僧人成了主力,遍布全境。
 
没人检测,他们下到社区,亲自为民众检测,阴性保护,阳性送医。
 
 
没人发放补助,他们走上街道,做着他们不常吃的“荤素饭菜”,呼喊路人,免费发放,连饭带钱,默默传递——疫情前善信捐献的“功德金”,他们全拿出来了。

没人医治,他们化身医护人员,24小时照顾重症病患,无微不至。
 
没人火化,他们改造寺庙建筑,为病逝的遗体念经火化,分文不取。

原来疫情真让不少人忘记了,泰国原本“万佛之都”的身份。

近期因工作,泰国网看到了以下“生离死别”的场景,至今没有放下这份难过。
 
泰国这疫情逼的人无法透气,稍有不慎,内心就会被悲伤和压抑占领。
 
每位僧人,都在燃烧自己原本就不多的生命力,只为了在心灵流浪的驿站中,为人照亮前方的路,哪怕片刻,他们也心甘情愿。
 
“在疫情期间,我们佛弟子一般不会明着积极开导病患,更不会搬出让人瞬间入眠的高深佛法...”
 
“难道不是吗……原本人家只是想在地上崩溃打滚发泄下情绪,我们这佛法要是强行灌输过去....那指不定人家是真的想死了……”
 
我们的开导模式,最终达成了高度统一,我们会挑起病人对这个世界兴趣,以及未完成或正在完成的心愿....如果有条件,我们会外出帮助病患实现任何愿望,至少,一星期向他们汇报一次。
 
我们这么做不为别的,就为了在病患呼吸最艰难的时刻,用日常凝聚起来的“愿力”,助他们度过难关……
 
“大多确诊病患见到我们会双掌合十,他们说,我们披上白衣,仍旧是受人尊敬的佛。”
 
生死关键的时刻,只要病人的求生欲越强,那么他们就更容易活下来。
 
为了他们活着,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可以破坏戒律为病患跳舞唱歌,也可以怒火中烧陪他们吵架,更可以假传佛祖神话,假扮他们“今生来世”的挚爱,让他们阴冷孤独的生命里,能有一根柴火得以燃烧取暖。
 
只要他们能活下来,就好。
 
若佛陀不能拯救泰国,那么谁能.....
 
僧人救国,这听起来多么荒唐。
 
荒唐的并不是僧人们的“善举”,而是“善举”本身的感动,凭什么成为了一种官方民间的无偿消耗?
 
泰国当局,人民受苦的首要负责团体,你们人呢?
 
泰国示威者,你们口口声声说德尔塔“杀人迅猛”,可你们还在游行.....导致一线救援队死了一批志愿者也没人补上......
 
你们知道那些外国报刊怎么调侃你们么?
เครื่องมือแพทย์ไม่เคยครบ
เครื่อง มือ รบ(กับคนชาติ)ไม่เคยขาด
 
医疗设施从未齐全
示威装备从未缺乏

布周我再具体翻译一下:
 
干啥啥不行 造反第一名
 
当然了,国内外很多人都知道泰国示威者眼中的泰当局有多恶心,恶心到让民众自生自灭,混乱到“开放旅业血本无归”,“关门抗疫全民饿死”,
 
因此,成为示威者之前,你们不愿意像蝼蚁般讨饭活着,所以坚定了与“巴育”混战的决心。
 
然而,这些憋屈能成为造反的怨气,但不能成为疫情蔓延的愚钝,明知游行是在给“德尔塔”送人头,你们还去,并且还疯狂聚集、不戴口罩,
 
这简直变成了两码事了——巴老爷子抗疫不利,那是岗位上的政绩过失,而你们满街示威的聚众,那就是故意传毒的违法犯罪了啊....帮了全国人民的“大倒忙”...
 
别忘了啊,你们是佛国,有着大体一致的上座部“生死信仰”。
 
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法力无边的超自然救世主,只有佛陀证悟后开示的“因果报应,还至其身”。
 
泰国真正的出路,还是团结一致,不管“官与民”,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泰国人民啊,如果你们想拯救泰国,那么别把“示威拆家”当正义。

泰国当局啊,如果你们还想救泰国,那么请为边缘贫困人士多送去些温暖吧,自生自灭的粗放防疫模式真的很难受......
 
眼下,70万的阳性确诊人数积累,德尔塔扩散了,泰国最缺乏的,还是——
 
理智抗疫,科学斗争”

活着的人:我们不该为物质的财富而跪拜,当为了生命的流淌而喝彩!
 
布周十面派、老汉,以及泰国网全体同仁,我们仍在泰国。

说真的,我们也曾想过回国与家人团聚,也曾有过惧怕、逃避疫期采访,但我们更愿意接受我们工作岗位中的微薄价值,能做多少,是多少。
 
我们愿意与在泰所有同胞同在,不管返乡入境,我们愿意成为你们的“政策驿站”,为你们在疫情期间的往返方便,及时送出材料攻略。

我们更愿意成为“为同胞预警的双眼”,把我们所见过、踩过的“德尔塔雷区”,及时标记、及时告知。更远的,我们还愿意去等待和见证,泰国此地缓解、那地解封,最终凯旋兴盛....尽管目前还只是期盼。
 
从2020-2021年,我们始终相信,眼前的所有经历都是一种安排——为了让我们更看清这个世界,为了让我们更明白生命的意义,同时能把这些“看清”和“意义”传递下去,鼓励更多正在经历磨难的苦泪人。

 
无论何种环境,只要我们还活着,真的已经很好很好了,真的非常幸运且幸福了。
 
拼什么“哪家孩子优秀”,拼什么“谁家女儿嫁得好”,比什么“走走停停、谁行,谁又不行”....看什么“工资多少谁赚得狠”,纠结什么“谁混得好、升职加薪,谁又囊中羞涩、家徒四壁”....
 
往后,更无需为了身边何人暴富顺利而自损心智、暗生嫉妒,也不要为了职场勾心抱团而仇恨汹涌。
 
生老病死的平等面前,别在乎这些了。
 
请相信,努力活着,积极活着,上进活着,就是万有,就是丰富,就得荣耀,就有奇迹!
 
每一天苏醒,当对着阳光,被新鲜空气注满,满有盼望,满有憧憬,满有希望!
 
我们披星戴月的赶路,并不是为了抵达终点,而是为了披星和戴月。
 
生命本身就是最耀眼的亮光,又何必费尽心思在冰冷的物质里寻找梦想与感动呢?
 
一场疫情,我们当铭记生活绽放的无价和无限,最大的财富就是活着,最大的幸福就是平安。

 
不管新冠还要猖狂多久,不管前方还有多少艰难困苦,只盼所有痛哭后大彻大悟微笑的脸庞,都能连成一个太阳,为了日光所行之处,世间不再有人哭泣。
 
泰国新泰日报,泰国网,布周十面派,愿以此文,送给正想自杀、或者曾想自杀,或者在疫情及萧条中,对生活失去信念的所有抑郁人士。
 
我们愿你,幸福活着。
原标题
停尸房里哭泣的僧人:若佛陀不能拯救,那么谁能.....
宗教观察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神圣罗马帝国“多元性”的“意义想象”及其制度表达 \王银宏
内容提要:古罗马帝国崩溃后的“帝国记忆”成为后世的“帝国想象”及其实践的重要基…
 
简论宗教信仰自由及其法治保障 \姚俊开
摘要:宗教信仰自由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与有关国际公约一样,早已得到了我国法律…
 
哈罗德•J.伯尔曼:美国当代法律宗教学之父 \钟瑞华
摘要:美国著名法学家哈罗德·J.伯尔曼,因在法律与宗教跨学科研究领域的开拓性贡献而被…
 
清代西部宗教立法研究 ——以藏传佛教与伊斯兰教为中心 \田庆锋
摘要:宗教立法是国家有关宗教的政策和法律规范的统称。藏传佛教和伊斯兰教是清代中…
 
阿米什人争取教育权利的斗争与美国的宗教自由 ——以1972年威斯康星州诉约德案为中心 \尹栋
摘要:“阿米什人”是美国社会中的一个少数派宗教团体,他们自移民至北美殖民地以来,一…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大部分人所说的“慈悲”
       下一篇文章:取舍之间:英国长老会在华慈善救济事业研究(1856—1949)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36807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