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法律
 
罪与罚:奥姆真理教
发布时间: 2018/7/26日    【字体:
作者:索达吉堪布
关键词:  奥姆真理教 死刑  
 
 
2018年7月6日,日本法务省下达命令,以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为首的7名死刑囚犯执行死刑,23年前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的肇事者终于受到法律的惩罚。
 
 奥姆真理教都干了些什么? 

对于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而言,“奥姆真理教”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古代历史的某个宗教,但在当年的日本,这个“新兴宗教”却通过无差别攻击平民在整个国家引发骚动,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在日本国内动用化学武器的恐怖组织。
 
奥姆真理教的原点是1984年麻原彰晃在东京开办的瑜伽教室“奥姆会”。在印度原始瑜伽的理论中,熟练的瑜伽训练者可以做到空中悬浮,而麻原彰晃借助这一说法,在猎奇杂志《周刊姆》登载了一张自己的“空中悬浮”照片,并宣称自己可以帮助他人“开发超能力”。在1980年代,“超能力”在全世界引发热潮,麻原彰晃也通过这张照片与“超能力”吸引大量年轻信徒参与,其中理科生占据多数。
 
1987年,“奥姆真理教”正式成立,并在两年后获得政府许可成为宗教法人团体。从教义来看,奥姆真理教杂糅了许多印度教与藏传佛教理念,如以印度教三大柱神之一的“湿婆”为主神,主张“无常”、“轮回转世”,并以印度瑜伽作为修行的重要工具,追求佛祖释迦牟尼、耶稣基督等早期宗教创立者所共同追求的“真理”。教义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麻原彰晃借鉴佛教用语“金刚乘”制定所谓“五佛法则”,对杀人等暴力活动予以合理化解释。
 
如果仅止于此,那奥姆真理教也无非是一个普通的佛教类宗教,最多是一个售卖教主麻原彰晃本人的头发、血液、洗澡水等奇怪商品的神秘系宗教。但也从这一时期开始,麻原彰晃为了彻底掌控教徒而开启洗脑模式,要求信徒将全部财产捐赠、对教主实行狂热的个人崇拜,进而对不满教徒与反对者展开杀害。
 
1988年9月,一名参加教会修行的信徒突然暴毙,麻原彰晃为了不让教会受到不良影响,私下焚毁尸体并丢弃骨灰;1989年2月10日,一名男性信徒对焚尸做法有些异议,便被麻原彰晃监禁于富士山附近的一间小屋中,信徒非常不满要求脱离教会,最终遭到杀害;11月4日,为了方便自己第二年参与竞选,麻原彰晃派人直接潜入其家中,将组织了“奥姆真理教受害者会”的律师坂本堤一家三口全部杀害。
 
在警方调查这些事件的过程中,奥姆真理教成立的“真理党”顺利参加了1990年2月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但遭到惨败,得票最多的麻原彰晃本人也只有不到2000票。失败的窘迫让麻原彰晃开始认为,世界已经无法用“大乘”救济、只能改用“金刚乘”,意即不再以合法的竞选手段,改以武装暴动手段颠覆国家。
 
除去经营教会之外,麻原彰晃还广泛投资计算机制造、不动产、出版、印刷等行业,由于教会可以免费使用教徒,再加上日本政府对宗教法人的免税条款,奥姆真理教迅速有了资金基础。以巨额金钱为后盾,麻原彰晃从1990年开始投资研究肉毒杆菌毒素、沙林毒气、VX神经毒剂等生化武器,并在1993年前后相继研制成功,也为奥姆真理教的恐怖袭击活动打下基础。
 
1994年6月27日,奥姆真理教在长野县松本市的居民区散布沙林毒气,造成7人死亡,600人受伤;1995年3月20日晚8点,奥姆真理教更是在东京5辆正在运行的地铁中投放沙林毒气,造成13人死亡,6300多人受伤。在和平国家里对一般平民无差别使用化学武器,这在历史上绝无仅有,迅速引发日本普通国民的巨大恐慌。
 
实际上根据奥姆真理教的计划,他们准备在1995年11月实行“11月战争”,使用教会购买的军用直升机在东京上空播撒沙林毒气,期待美、俄、朝鲜等国家趁着日本的动乱爆发核战争,而教会则躲避于事先修建好的地下避难所,等战争过去之后再统治日本。
好在,还没等到这一天,他们就被抓了。
 
 为什么死刑拖了十多年? 

1995年3月22日,就在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后两天,日本警察一举突袭奥姆真理教的25个活动基地,发现制造沙林毒气等生化武器的设备,随即通缉麻原彰晃等奥姆真理教成员;5月16日,麻原彰晃在教会总部附近遭到逮捕,奥姆真理教遭到毁灭性打击;10月30日,东京地方法院要求奥姆真理教解散。
 
由于地铁沙林毒气事件影响深远,日本相继修订了宗教法人法、破产法等法律,意在限制各大宗教团体有可能出现的反社会举动。到1999年12月,日本颁布《实行过无差别大量杀人行为的团体规制相关法律》,明确提出“如团体活动成员曾使用沙林毒气进行无差别大量杀人行为”,“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该团体就必须受到警察方面的监视。某种意义上说,这完全是为了监视奥姆真理教而创设的法律,甚至媒体都直接称其为“奥姆法”。
 
在这一法律规制下,1999年12月,奥姆真理教发布“休眠宣言”,事实上进入解散状态。不过随后,教会又重新以“阿莱夫”为名在2000年2月复活,由于该教会继续以麻原彰晃的教义为主,依然按照“奥姆法”的规定受到日本官方的监视。事实上到今年执行死刑判决时,警察还来到“阿莱夫”总部所在地进行“登门检查”,以防止可疑现象出现。经过十余年的发展,“阿莱夫”又分裂出“光之轮”与“山田集团”两个独立教会,整体声势已经衰落下去,难以再成气候。
 
审判层面上,1996年4月24日,麻原彰晃第一次接受公开审判,吸引了大量社会目光的关注。虽然在历时数年的审判中,麻原彰晃几乎没有给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但到2004年2月27日,东京地方法院依然根据已经成型的证据链对麻原彰晃、即松本智津夫宣判死刑,并在2006年9月驳回上诉。
 
既然2004年就已经宣判死刑,那为什么却要在2018年才宣告执行呢?
 
实际上,日本刑事诉讼法第475条规定,死刑判决应在判决下达之日起6个月以内由法务大臣下达执行令。但奥姆真理教事件的性质非常特殊,使得法务省不得不动用另一项规定:当死刑囚有可能成为其他判决证人时,可暂时不予执行。
 
从1989年杀害信徒开始,到1995年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为止,奥姆真理教的犯罪事件与犯罪未遂事件有十多桩,造成至少29人死亡、30多人失踪、6000多人受伤,被称为“日本犯罪史上最为凶恶的事件”,这就注定整个事件的法律审理必定会卷帙浩繁,旷日持久。如此一来,虽然2004年麻原彰晃已经被判死刑,但依然有可能成为其他判决的证人,这就必须等待其他涉案人员判决全部结束,死刑执行进程才会开启。
 
到2011年12月,日本检察院一共起诉189名各起事件的相关人员,其中13人下达死刑判决、5人终生监禁。这一时期,日本法务省已经开始研究将死刑犯分配到不同看守所执行死刑的事宜,但由于2011年12月31日,逃亡16年的通缉奥姆真理教成员平田信自首,就使得13名死刑囚很可能出庭成为证人,死刑执行又一次停顿下来。
 
在平田信落网之后,警察又在2012年6月先后逮捕了通缉名单上的最后两名成员菊地直子、高桥克也,审理工作不得不重新开始。经过数年审理,三人的起诉与判决相继在近年完成,到2018年1月,东京地方法院驳回高桥克也对于有罪判决的上诉,标志着案件全部审理工作结束,这也意味着死刑执行进程可以开始。
 
从3月开始,13名死刑囚中的7名囚犯中相继被调离东京看守所(拘置所),转移到大阪、广岛、福冈等地具有死刑执行条件的看守所。由于日本死刑判决较少,设施也较为落后,一个看守所一天之内很难执行三次以上死刑,因而这次转移行动也被认为是死刑将要集中执行的前兆。
 
7月6日下午,在死刑执行后,日本法务大臣上川阳子出席记者会,强调死刑“是慎之又慎、反复探讨之上而决定执行”,呼吁大家重新对一系列事件里遭到伤害的受害者加以关心,毕竟“受害者与家人所遭受的恐怖、苦难、悲伤是我们想象不到的”。
 
转自 三联生活周刊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当代中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 \巫升海
摘要 宗教信仰自由是指公民依据其内心信念,自愿地选择信仰某种宗教并进行宗教实践…
 
有关清朝对蒙古地区宗教政策及宗教立法研究 \乌云陶格斯
【摘要】宗教作为统治阶级管理国家、控制民众精神的最有效手段。在清朝统治者看来,…
 
宗教工作如大禹治水,宜“疏”不宜“堵”——以行政强制手段阻止宗教发展结果适得其反 \史方平
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做好党的宗教工作,把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
 
清末士绅和教会在地方上的冲突与矛盾——以湖北社会为中心的考察 \刘元
摘要:基督教在传入中国内地的过程中,受到来自地方士绅的最激烈的反对。反教的原因…
 
基督教生出“非暴力不合作”? \杨凯乐
耶稣,被人说成是革命者,也被人看作是非暴力不合作第一人。近年来,当基督徒们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当代中国宗教困局:宗教财产所有权无法可依
       下一篇文章:《国际法与宗教非政府组织》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