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政治
 
李提摩太多次劝诫孙中山不要革命
发布时间: 2019/3/28日    【字体:
作者:苹果树姊妹
关键词:  李提摩太 孙中山 改良 革命  
 
 
1896年,孙中山来到英国,因为到处宣传革命,被清政府诱捕并囚禁于伦敦的中国公使馆内十多天,多亏康德黎营救了他。康德黎是伦敦传教士,在香港开办了一所西医书院,孙中山曾经是他的学生。孙中山被释放后,他来到李提摩太下榻在伦敦的旅馆,对李提摩太为中国的赈灾事业和文化事业作出的贡献表示感谢。孙中山夸张地痛斥满族人的暴政和贪腐,宣称满族人是世上最恶劣的,他认为汉族人急需取代满族人的政权,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李提摩太指出孙中山这种“种族革命”的想法是错误的,他说:“满族人的官员之中,既有卑劣的,也有杰出的,不能一概而论。政权若只是简单地从满族人手中转换到汉族人手中,而不对政府的权力中枢进行某些根本性地变革,那么这种权力的转换将是徒劳的。这就好比一枚已经锈蚀的钱币,你把它反过来放,它依旧是一枚锈蚀的钱币。”李提摩太劝诫孙中山,中国需要的是改良而不是革命。然而,孙中山已经不能被从革命的道路上回头了,他已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精力用来传播革命理论。
 
1900年,李提摩太取道日本去美国的途中,得知孙中山住在横滨,他特意去拜访孙中山,发现孙中山正专注于制定推翻满清统治的计划。孙中山宣称,满清统治者绝不会改变他们的暴政,必须用暴力革命推翻他们。李提摩太再一次劝诫孙中山放弃暴力革命,对他说,“真正的社会变革,只会来自于精神和智慧的提高,不会来自于武力,拔剑者必死于剑下“。李提摩太坚信,只能用文化的力量来启蒙政府,文化改变了,政府也就改变了。孙中山依然不听劝告,从此以后,孙中山游走于美国、新加坡和爪哇岛的华人中间,向他们募集资金预备革命。孙中山还去了巴黎,请求法国政府帮助他在中国的南方建立一个独立的汉族王国,法国政府没有理睬他。
 
后来,孙中山将指挥部放在日本,当时,大约有一万名中国留学生在日本,探索日本超越中国的秘密。这些学生掌握了一些粗浅的知识之后,很多人都返回了各自的省份,号召本省人起来反抗清廷的统治。孙中山除了在日本努力筹备之外,还与远在欧洲和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保持着通信联系,对于那些愿意攻击任何中国政府官员的学生,孙中山都许诺他们以高官厚爵。
 
1908年1月,李提摩太访问日本,应邀为早稻田大学做一个讲座,这所大学有七百多名中国留学生,大多数是来自山西大学。山西大学是李提摩太向清政府提出用庚子赔款建立的,换句话说,山西大学是用西方传教士的鲜血与生命换来的。李提摩太担任山西大学西斋总理职务,他发现这些留学生在日本被孙中山煽动得不学无术,单单醉心于革命,于是警告学生现在要一心完成学业,不要想着回国参加政治活动,否者于国于民于己都将毫无益处。然而,留学生的民族主义高涨,整天研究如何赶走满族人,恢复汉人统治,时时刻刻为革命做好准备。
 
李提摩太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1911年10月10日,革命首先在武昌爆发,随即蔓延至全国各地,10月22日,恐怖的杀戮降临陕西西安,一万五千名满族人,无论男女老幼均被屠杀。在福州、杭州、南京以及其他城市,很多满族人也遭到屠杀。11月28日,清廷官员端方刚去四川担任总督,革命军便将端方和他弟弟的头颅割下,分装在两个煤油桶里,用桐油浸之,携至武昌请赏,黎元洪赏给其人白银四万两。端方在陕西做巡抚时,义和团运动正发生,李提摩太提前给他发电报,让他保护传教士。端方收到电报后马上派出军队护送传教士离开陕西,逃往汉口方向,因而,陕西的传教士逃了一劫。端方是维新变法与宪政的推动者,1905年清廷选派五大臣出国考察各国宪政时,端方列名其中,出发时,差点被革命党人炸死。李提摩太为端方的惨死悲哀,也为革命军的残暴悲哀,更为正在预备立宪的中国悲哀。
 
1911年12月初,摄政王代表他的作为皇帝的小儿子,向隆裕皇太后呈递了退位诏书,并将所有政务委托给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当革命的第一声枪响时,孙中山尚在美国,但他很快就回到了中国。在12月于南京召开的共和议会上,来自十四个省的代表共同选举孙中山为临时总统,选举袁世凯为总理。三个月后,孙中山辞去职务,支持袁世凯做总统。孙中山向袁世凯毛遂自荐任中国铁路督办,保证在10年内修筑铁路20万公里,袁世凯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孙中山率领大批失业的革命党人乘坐豪华专车以视察的名义,在全国各地旅游观光吃喝玩乐。袁世凯对中国铁路总公司进行查账,发现账目不清,未建一寸铁路而耗费上百万银两。袁世凯将孙中山解职,并且以贪污犯通缉他。孙中山借宋教仁被暗杀之事,发动原来的革命党人推翻袁世凯。李提摩太又去劝诫孙中山不要革命,不要把刚刚建立的共和国毁灭了,孙中山依然不听劝诫。1913年,孙中山在进行了一次徒劳的反叛之后便流亡日本密谋着另一场革命。
 
从孙中山那里得到有利可图职位的官员们,大多数人不仅被证明是无能之辈,甚至贪污腐化比满清官员还要严重,将整个国家带入了混乱的局面。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说,他在清末上陆军小学时,但见朝野一片朝气,辛亥革命成功之后,则朝气全失。全国上下但觉一片腐烂败坏。李宗仁每每向人叹息说:“你说奇怪不奇怪呢?奇怪不奇怪呢?”
 
 李提摩太曾对梁启超说,“中国的很多人都是凭着一知半解而前行,他们不能用最高等的服务榜样去赢得同胞的信任。“
 
 谈起中国的教育,李提摩太说:“这个国家的教育有四方面的缺陷:一是没有真正的科学教育,二是没有真正的历史教育,三是没有真正的经济教育,四是没有真正的宗教教育”。
 
转自苹果树姊妹  走进基督教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民法典编纂背景下的宗教财产权属地方立法研究 \佴澎 李琰琳
【摘要】我国宗教财产权属纠纷以财产归属及相关权益为争议点。基于我国宗教财产权属…
 
“天命观”及政绩合法性在古代和当代中国的体现 \赵鼎新
一、引言   本文将探讨在中国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政绩合法性。这一概念是政…
 
英国宪政中的知识与智慧 \蒋志如
【中文摘要】通过《自由大宪章研究》一书,我们可以离析出英国早期宪政的三个因素:…
 
论尊重和保障宗教自由在国家治理中的意义 \杨合理
【摘要】国家治理的根本任务与目的在于尊重、保障人权。宗教自由是人权的重要内容之…
 
“礼仪之争”在法国 \陈喆
“礼仪之争”是近代早期中西关系史上的重大事件,也是学术界研究的热点问题之一。凡…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宗改对现在的我们意味着什么?
       下一篇文章:供养与恩赐——对法门寺地宫珍宝的再认识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