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社会
 
自由钟被指定为美国自由精神的象征
发布时间: 2019/7/4日    【字体:
作者:苹果树姊妹
关键词:  自由 美国精神  
 
 
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年必为你们的禧年,各人要归自己的产业,各归本家。
(利未记 25:10 )
 
在美国,有一口残破的大钟,经历着这个国家的每一次风风雨雨,见证着每一个危急关头,这就是搁置于费城的自由钟。钟上刻着:“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句话取自《圣经.利未记》第25章第10节。1776年7月4日,大陆会议正式釆纳《独立宣言》,美国先贤们敲响了自由钟,并且将7月4日定为美国独立纪念日,即美国国庆节。一首关于美国自由钟的传统诗歌记载:“古旧的议会大厦之钟沉寂着,那宏亮的钟声如今沉寂着,然而它所唤醒的灵魂,至今仍然活着,永远活着。在每一个7月4日的清晨,当我们向第一缕阳光微笑的时候,我们不会忘记敲钟人,祂在天地之间,敲响了独立的钟声。哦,神啊,但愿这样的独立永不消亡。”
 
《独立宣言》的发表,给美国人民留下了关于独立与自由的巨大财富,然而,美国这一人类历史上举足轻重的篇章也有其深远的历史渊源。1751年,自由钟就被订制,这是作为美国人奔向自由道路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为什么要定制自由钟呢?有两个主要原因。其一,为了纪念威廉.潘恩颁布的《宪章》50周年,宾夕法宁亚议会任命以撒.诺里斯、托马斯.利奇和爱德华.沃纳三人作为负责人,从英国订制一口重达2000磅的大钟,他们在1751年11月1日给英国人的书信中要求大钟上必须刻上《圣经.利未记》第25章第10节经文“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这样的引用是合宜的,因为这节经文前面一句是“第五十年,你们要当作圣年”,紧接着后面那句是“这50年要作为你们的禧年。”据说这节经文是由本杰明.富兰克林提出的。其二,随着费城人口的不断增长,美国先贤们新建了议会大厦(现费城独立大厅),议会大厦需要一口新的大钟。鸣钟是政府召集百姓并向百姓做出重大宣告的主要方式,钟声鸣响的时候,周围的市民就聚集起来,聆听政府宣布信息,并且将信息传达到各个地方。由于原来那个钟有点小,声音不够宏亮,所以要祷造一口大钟。
 
在废奴运动和南北战争时期,费城是废奴运动的重要据点,自由钟上面的铭文:“在遍地给一切的居民宣告自由”成为美国废奴事业的精神支柱。1839年,一群称为“自由之友”的废奴主义者制作了一个小册子,上面印有自由钟的图案,并且在大钟图案的周围刻上“自由钟”的字样。威廉•盖瑞森在反对奴隶制的小册子中写了一首诗歌《自由钟》,自由钟因此而得名。之后,自由钟的名望广为人知,甚至成了美国百年纪念的重要部分,1876年,自由钟被指定为美国自由精神的象征。
 
1915年妇女活动家凯瑟林•卢森伯格复制了一口自由钟,以此推动给与妇女投票权的运动,这个复制品被称为“妇女自由钟”或者“正义钟”。 凯瑟林•卢森伯格把钟的铃舌绑住,钟就无法发出声音。活动家们宣布要到妇女获得选举权后才让“妇女自由钟”发出声音,1920年,美国宪法第十九条修正案终于赋予妇女投票权。1951年,自由钟的一个复制品被赠予西柏林,悬挂于舍内贝格市政府的钟楼上。后来,随着柏林墙的倒踏与前苏联的瓦解,新成立的俄罗斯共和国驻美大使在独立大厅协会成立50周年纪念大会上发表演讲时说:“自由钟已经成了俄罗斯人民向往自由的象征。”1965年3月,25个黑人民权活动分子进入独立大厅围绕自由钟静坐,要求政府给予黑人投票权。自由钟曾经被作为国宝在美国各处巡回展览,从北至南,从东海岸到西海岸,所到之处,万人空巷,争睹圣物。
 
很多人误认为坐落在纽约自由岛上高举火炬的自由女神像是美国自由精神的象征,这其实是美国白左故意掩埋一些历史真相边缘化基督教的结果,自由女神像是法国在1876年赠送给美国的独立100周年礼物。据说,法国著名雕塑家巴托尔迪历时10年艰辛完成了这座雕像工作,女神的外貌设计来源于雕塑家的母亲,而女神高举火炬的右手则是以雕塑家妻子的手臂为蓝本,自由女神穿着古希腊风格的服装,这样的雕塑能象征美国自由精神?美国的自由精神可不是从法国雕塑家的母亲与妻子那里来的,也不是从法国启蒙运动家那里来的,也不是从古希腊那里来的,而是来源于上帝与圣经。
 
法国政治家托克维尔(1805-1859)如此说,“法国革 命似乎不仅想要改造法兰西,还想将全人类推倒重来。革 命唤起了原本不会产生的最激烈政治革 命。革 命激发传道改宗活动,产生布道宣传活动,由此具有半宗教特征,见者无不骇怪。或者不如说,革 命变成了一种新宗教,确实,这种宗教不完整,它没有上帝、敬拜或永生,却仍然将它的士兵、使徒、殉道者遍布大地。” “当我亲自走进美国的教堂,听到那闪耀着公义之火的布道时,我才真正明白了美国何以如此睿智和强大的原因。美国人是虔信上帝的,而一旦美国不再虔诚了,它也将不再伟大。”
 
此文资料来源《自由钟与美国精神》,作者彼得·里尔巴克(Peter A. Lillback)博士,美国威斯敏斯特神学院院长,著名历史学家、历史哲学学者。
 
转自 苹果树姊妹  走进基督教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论我国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律保护与限制研究 \张胜霞
硕士论文摘要 宗教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世界上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族宗教。全世…
 
信任视域下的宗教:兼论基督教中国化 \黄海波
——基于长三角宗教信仰调查数据的分析 内容提要: 现代多元社会中,宗教与信…
 
“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考释 \王亚荣
“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常被提及,传为东晋道安法师所云,甚至被抽象为道安法师所确…
 
香港禁止蒙面规例|附法国“面纱禁令”的宪法机理 \王蔚
禁止蒙面规例 (由香港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41章…
 
新加坡是怎样实现宗教和谐的 \王学风
新加坡是一个移民社会,不同的种族带着自己的语言、文化、宗教和价值观念纷至沓来,…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教会医院与苏州近代医疗事业
       下一篇文章:判教与佛教的中国化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