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 >> 宗教与国际事务
 
教宗表示:“我希望前往北京,我爱中国”
发布时间: 2019/12/5日    【字体:
作者:梵蒂冈中文网
关键词:  教宗 中国  
 
教宗方济各从日本返回罗马途中回答随机记者提问,指出“核能的使用非常有限,因为我们还未彻底达到安全的程度”。在问及对梵蒂冈财务的调查案件时,教宗说:“我很高兴,因为这是在梵蒂冈第一次从内部,而非从外部揭发自己的问题。”
 
(梵蒂冈新闻网)教宗方济各11月26日结束在日本的牧灵访问,于当天罗马时间下午4点多返抵罗马。在返程途中,教宗依照惯例举行了机上记者会,回答随机记者们的提问。教宗强调在广岛发表的强烈讯息是让人了解他的有关训导,同时也对使用核电站表示怀疑,因为今天尚未彻底达到安全的程度。
 
日本《天主教新闻》记者首先请教宗谈谈他对访问长崎和广岛的感受,以及西方社会和教会能从日本学到什么?教宗借用一句谚语说,“光明源自东方,奢华和消费主义起于西方”。东方的智慧不仅攸关知识,更涵盖时间和默观,有助于帮助过于匆忙的西方社会停下和观望。“东方能够以超越的目光来观望”。西方该当停下片刻,给智慧留下时间。
 
谈到长崎和广岛,教宗说,这两座城市“都遭受过原子弹的痛苦,因此有相似之处,但也彼此不同。长崎不仅受到过轰炸,也有基督徒的历史,那里有基督徒的根基,有悠久的基督信仰历史。基督徒受迫害在整个日本都发生过,但在长崎却格外严重”。前往广岛“只是因为那里有过原子弹爆炸事件,它不像长崎那样是个基督信仰城市”。
 
教宗说,广岛的遭遇对人类是一项教训。“对我而言,那是一次触目惊心的经验。我在那里重申,使用核武器是没有道义的行为,这在《天主教教理》中也提到,而且不仅使用,拥有核武器也违反道义,因为会发生事故,或者某些执政者会疯狂,一个人的疯狂能摧毁人类”。
 
《朝日新闻》记者接著提到,日本是受到美国核保护的国家,本身也是核能的生产国,这也导致了福岛的灾难。教宗对此表示,我们“又回到拥有核工业的问题,它总能发生故障…。核能的使用非常有限,因为我们还未彻底达到安全的程度”。
 
《京都新闻》记者提出死刑问题,他说一名被判死刑、等待修改判决的日本服刑人参加了教宗在东京巨蛋举行的弥撒。记者谈及死刑在日本是个热门话题,不知教宗与安倍首相会晤时是否谈到这个问题?教宗答道,他在事后才知道那个死刑个案。在与首相会晤时他只谈了在其它国家也存在的一般问题,例如监狱爆满、不论人是否有罪就被关进监狱。
 
教宗表示,他不久前曾对出席国际刑法会议的人士谈到,死刑是不道德的。“判刑必须总是让人能够重返社会,让人看不到前景的判决是不人道的。终身监禁的目的也是让人能重新融入社会”。关于终身监禁,教宗说,“我们必须抵制那种缓慢的死刑”。
 
《费加罗报》记者谈到合法防卫的问题,当一个国家受到另一个国家袭击时该怎么办?是否还存在一种正义的战争?教宗是否打算对非暴力问题发表训导?教宗答道:“有些计划已经存放在‘抽屉里’,其中一个是关于和平的,正在酝酿中。我认为时机一到就会发表。”关于“合法防卫的假定也应在伦理神学中予以思考,但应作为最后的诉求。使用武器应是最后的诉求。合法防卫应以外交和调停的途径进行”。
 
德国《公教新闻中心》记者提到教宗从曼谷飞往东京途中拍发电报给香港的林郑月娥。记者问教宗如何看待那里示威和区议会选举的局面,以及他何时能前去北京?教宗答道,给所经之地的领导人拍发电报是“例行的问候”,也是请求准许飞越他们领空的“一种礼貌方式”,这并不存在谴责或支持之意。这是所有飞机的一项惯例,当它们进入领空时要予以通知,“我们出于礼貌这样做”。
 
“关于您提到的另一件事,如果我们细想,不只是香港发生这样的事,智利、法国,民主的法国都发生了这样的事,法国黄背心运动进行了一年之久。尼加拉瓜和其它拉美国家也有这类问题,一些欧洲国家也如此。这是普通的情况。圣座该做什么?吁请对话、和平,但不仅是香港,还有此时我无法作出评估的各种情况和问题。”
 
教宗表示他尊重和平,为这些发生问题的国家祈求和平,包括西班牙在内。最好“呼吁对话、和平,使问题得到解决”。教宗表示:“我希望前往北京,我爱中国。”
 
教宗最后谈到泰国与日本的不同,称泰国拥有“超性的文化”。教宗说,泰国与日本的美丽截然不同。她贫穷却富有灵性,也有令人心痛的受剥削问题。
 
 
 
 
 
 
 
【把文章分享到 推荐到抽屉推荐到抽屉 分享到网易微博 网易微博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搜狐微博
推荐文章
 
宗教与法律的博弈——《威尼斯商人》中夏洛克的命运解说 \宋凤丽  杨振宁
摘要: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通过对夏洛克、安东尼奥等人物的性格、职业及宗教…
 
宗教与宪法关系概说——从中国近现代国家构建之得失谈起 \高全喜
摘要-宗教与宪法的关系,是在一个历史的过程中展开的,其基本的结构性关系,是在现…
 
守法义务的回报是什么——守法义务实现的难题和宗教弥补 \郭忠已
内容提要: 守法义务是公民应当履行的道德义务,但是当其他人都不守法时,一个人…
 
公意、公民宗教与民情 \张国旺
内容提要: 在卢梭的法律—政治思想中,“立法者”这一主题突兀而又令人费解:一…
 
印度正在成为“印度教国家”吗? \张忞煜
12月10日和11日,在印度国内外引发巨大争议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先后在印度议会上…
 
 
近期文章
 
 
       上一篇文章:真正的司法建基于对话而非敌对文化
       下一篇文章:西班牙殖民时代菲律宾华人天主教徒的信仰生活刍议
 
 
   
 
欢迎投稿:pushihuanyingnin@126.com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3-2014 普世社会科学研究网Pu Shi Institute For Social Science
声明:本网站不登载有悖于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以及公共道德的内容。    
 
  京ICP备05050930号-1    技术支持:北京麒麟新媒网络科技公司